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渣女从良手册[快穿] 重生首辅大佬(九)

书名:渣女从良手册[快穿] 作者:唐宓

  与此同时, 端王府, 假山密室。


  丝毫看不出一点傻气的端王君亦则看着站在他面前老泪纵横的忠义伯,眼睛微微眯了眯,“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仅没有算计到宁潇,还搭上了你的女儿?现在她被毁了清白,在家中要死要活的,你的夫人也要跟着她一起去死?”


  听到这话的忠义伯,原先还通红的眼眶一瞬间变得更红了,“主上, 我也想不到这事情它,它怎么就这么发展了呢?我就只有这一个女儿, 虽然她平时任性妄为了些,但她是无辜的啊, 现在……现在,我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吧?”


  说着这老头竟然还抬起手来抹了抹眼泪。


  一看他那惺惺作态,君亦则的心底一阵腻歪,“那你想如何?该不是想让我帮她找一个婆家吧?”


  忠义伯却在听到了他说完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就朝他看了一眼,想着他们一家三口在家里想出的意见, 他顿时就哭得更厉害了,然后扑通一下就朝君亦则跪了下来。


  “若不是帮爷做事, 小女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再加上我与夫人去得及时, 大错还未铸成,所以,臣想跟殿下求个恩典,可否让小女以侧妃的名义嫁进王府,臣以后必定会忠心地辅佐殿下早已成就大事,恳请殿下成全。”


  他们的打算就是想趁着君亦则现在在外人来看还是傻子的情况下,干脆让昭昭试上一试,至于她其实早已在当天意外的清白全失的事情,他自然不能跟他说实话,反正洞房花烛昭昭说她总有办法混过去,她已经受了如此大辱,他们家又跟端王绑在了一起,不图谋就算,一图谋就必须要图谋个最大的。


  她必定要登上高位,好让宁潇那贱人从此以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这,他直接就低下了头来,根本就不敢朝君亦则看去。


  所以也就根本就没看到男人朝他看来的眼神,一瞬间犹如在看死人。


  老匹夫!敢威胁他!


  君亦则在心里怒骂了声,背在身后的手更是一瞬间捏紧。


  竟然还想将那么个不要脸的荡/妇塞进他的后院。


  今日之耻,他日必百倍奉还!


  君亦则眼中一厉,却在下一秒上前两步就将那忠义伯一下就扶了起来,满脸诚恳,“令嫒也是因为而受难,伯爷请放心,也请吕小姐在家中多候几日,等过几日本王必定下聘到伯府。”
“王爷大善!”


  忠义伯的眼中瞬间就泛起了泪花,而君亦则却始终都是一副温文仁和的笑。


  直到眼看着他彻底离开了密室,他才猛地一拳一下就砸到密室一侧的墙壁上,“老匹夫!”


  “噤声。”


  嘶哑的声音响起。


  君亦则立马转身,“师父!”


  “是我。”


  “师父,你跟我说说那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吕昭昭是否如哪啊老匹夫所说,清白没有全失?”


  “呵,那天我去了一趟忠义伯府根本就没有看到那吕小姐将宁潇带过去,一去便看到了那肤色极黑的女子正与那小厮……清白没有全失?呵,我看是清白一点也不剩了。”


  “贱人!”


  君亦则当即便气得火冒三丈了起来,“我道他们怎么让宁潇逃脱了,没曾想……竟然还想让我娶她进门,简直无耻!”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黑衣男人,“师父,帮我。”


  “你想我怎么帮你?”


  “我想看到,不出三日,那吕家小姐与小厮的奸/情立马被外人撞破,最好在一宽阔之处,见识之人多不胜数,最好多到那老匹夫都不敢跟我开口才好。”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毒辣。


  如果宁潇在这,必定会哇哦一声,要知道那吕昭昭虽然天生肤黑,但也不失清秀佳人一枚,上辈子她可是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到底还是进了君亦则的后院,甚至还想尽办法地生了个儿子下来,最后直接就被君亦则给封了个昭仪的九嫔之首位置,可以说是受尽宠爱,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变化,倒使得一对“恩爱夫妻”劳燕分飞了不说,还惹得一方对另一方下这般的狠手,啧啧。


  而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这小小的一踹就造成了个这么大的变化的宁潇仍旧举着手中的石头,然后毫不犹豫地一下就朝面前的谢嵇与王婉华用力砸了过去。


  “啊!”


  这一声不是宁潇叫的,而是被那擦着自己的胳膊就飞过去的巨石吓得扑通一声便坐倒在地的王婉华尖着嗓子喊出来的。


  而这边的谢嵇也条件反射地在石头飞过来的一瞬间,闭了下眼。


  再次睁开眼时,才看到宁潇拎着篮子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时,还未来得及去追,鼻尖便立马闻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


  他随意的一个低头,便看见地上蜿蜒了一条淡黄色的水流来,那早就被吓得坐倒在地的王婉华竟然……


  当即,谢嵇便立马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快步朝宁潇追去。


  他这下敢十分肯定,那上辈子纠缠了自己差不多一世的王婉华,这一世十有八/九是不敢在靠近他一步了。


  不不,是一旦看见他出现在她的十米的范围内,恐怕都要哆嗦着腿立马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想到这,谢嵇看着前方不远处自家小妻子边走边跑的小背影,竟然一下子就失笑出声来,随后脚下更快了。


  三两步,不过就在半山腰的位置一下就碰到了宁潇的手臂。


  可不曾想他的手指才碰到了她的衣袖,下一秒一阵大力袭来,他的手立马就被她随意地一掰,便瞬间到了脑后。


  “嘶!娘子,我错了……”


  谢嵇道歉道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你错了?哈……你才没错,你好好地跟人家小美人在松树下谈天说地,你侬我侬,拉拉扯扯,你怎么会有错?错的是我这个做好饭菜了还特意给你送过来的蠢货!你给我滚远点,以后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你就跟你的小美人一起双宿双栖,不孕不育,子孙满堂去吧!”


  宁潇一下就甩开了他的胳膊,拎着自己的篮子,捂着脸刚准备下山,忽然脚步一顿,然后猛地转身就朝身后的谢嵇看了过来。


  在她身后差点没被她这么一甩,直接就甩到山脚下的谢嵇刚刚站定,便看到前方的宁潇目光凶残地朝他的……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看了过来。


  一瞬间,他忽然就觉得那地方一凉。


  之后果然听到宁潇冷冰冰的声音一下就响了起来,“不行,光戴绿帽子可不行,只要有这东西你们就能爽,爽也不行!反正我以后也用不到了,干脆……”


  她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就拔出了柄匕首出来,然后直接就朝谢嵇的某个反向扎来。


  “割了吧。”


  一听到这话,谢嵇浑身上下的血瞬间就凝固了,“娘子,刀下……”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看着宁潇脚下一滑,当即也顾不得其他,就连忙上前将她整个抱住。


  随后,她手中的匕首便跟着一下子瞬间飞出,深深地扎到后面的一棵松树的树干上,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


  而这边即便谢嵇抱得及时,可她的腿还是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当即就疼得哇的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真的是哇的一声,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眼泪就跟那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从她的眼眶之中溢出,一颗又一颗地往下滚着。


  只一眼,谢嵇就心疼都不知道怎么才好了,想要给她擦眼泪,又发现自己的手太脏,最后还是从袖中找到了一方帕子,这才小心翼翼地给她擦了起来。


  “不哭,不哭,不哭,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问题。不哭了……刚刚,刚刚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姑娘只是是老师的孙女,我跟她从来除了打过两次招呼,就从来没有任何的交集,方才也不过就是对方差点摔倒了,我这才拉了她的衣袖一把,真的只是衣袖,我还只捏了一角,什么地方都没碰到,不哭了不哭了……”


  “那你……那你也不应该扶她……”


  宁潇抽抽噎噎地说道。


  “好,下次我再也不扶了,以后只要不是男子,就算摔死在我面前,我也绝对不会伸一下手。”


  谢嵇保证道。


  “真的?”


  “比珍珠还真。”


  “那你……昨晚为什么都没和我……”


  问到这里,宁潇抬起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朝谢嵇看了过去,然后忽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我都中药了,你都不帮我,你是不是让我泡冷水来着,你到底知不知道女子体寒,冷水跑多了以后可是会无法孕育子嗣的,你这不是在帮我,分明就是在害我……”


  “什么?”


  完全不懂一点医学常识的谢嵇当即就要背起宁潇往山下跑去。


  “我带你去看大夫,现在就带你去看,千金堂的秦大夫听闻是个妇科圣手,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她,走,你愣着干嘛,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快走!”谢嵇一下就急了起来。


  “你现在知道怕了,那你昨晚……为什么……”


  “现在还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吗?还不赶紧下山去千金堂!”


  谢嵇的脑子已经想不到这些东西,拉着宁潇就要下山。


  “好了好了,没事,我不逗你了,今早一起来我就已经去了千金堂了,说是只受了点寒,多吃点药就能补回来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宁潇不依不挠。


  闻言,背对着她而站的谢嵇一下就僵住了身体,许久微微有些低沉的话这才响了起来。


  “你愿意?你难道不是……”


  “我愿意。”


  谢嵇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完,宁潇的声音就已经响了起来。


  男人猛地转身,猝不及防下,刚好与他对视到了一起的宁潇便立马羞红着脸偏过了头,同时脚尖在地上不停地画着圈圈,“就……就我们本来就是拜过堂,入过洞房的真夫妻啊,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很正常吧?再说,再说祖母和母亲她们可都还等着抱孙子呢,你该不会想故意不跟我……以后好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借口纳妾吧,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要是敢纳妾我留敢半夜磨刀,然后找个良辰吉时,直接捅死一双,你信……”


  她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完,谢嵇便猛地欺身上前,一只手一下就扣在了她的后脑勺上,唇一下就贴了上去。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一吻才终于缓缓结束。


  谢嵇睁开眼,便看着宁潇眨巴了下眼,又眨巴了下眼。


  “你……”


  至此,谢嵇才知道自己在冲动之下到底做了什么,他竟然又……


  极度的羞耻涌上心头,不过脑子的话瞬间脱口而出,“如果你真的这么着急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答应。”
一说完这话,谢嵇就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尖,他这是在说什么狗/屎玩意儿。


  然后他就朝宁潇看了过去,便看到她的脸一下就冷了下来不说,还转身就去拔那扎进松树上的匕首。


  “一些没用的东西,还是干脆点,割了吧!”


  “不,娘子,我说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是我着急,着急的人是我,我可急了,要不是要读书,我现在就想……咳咳,你带了什么吃的过来啊?我能吃吗?看书到现在我都饿了,真的真的……\'


  谢嵇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闻言,宁潇的眼中瞬间就闪过了一丝期待,然后直接就将自己的匕首一下丢到了一旁,直接就将篮子拿了过来,“饭菜,我做的,你快尝尝。”


  看她这表情,谢嵇突然就有些不太想尝了


  可不尝是不可能的,他刚刚已经开口得罪过她一回了,所以就算是猪食,他都要好好地吃下去,然后夸一句真好吃。


  然后谢嵇就看了眼碗中卖相还不错的菜肴,夹起一根茄子便一口咬了下去。


  宁潇眼睛一亮,然后就看着对方只是顿了一下,就立马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


  “嗯,好吃,味道真好,想不到娘子的手艺这么好?”


  谢嵇吃得格外香甜。


  不……不是吧?她调料都是乱加的,这也能好吃?


  宁潇脸上的期待渐渐褪去,露出了疑惑不解的小表情来。


  “让我尝尝。”


  她这么说道。


  闻言,谢嵇却根本就没有给她尝一口的意思,见宁潇的小脑袋伸了过来,竟然还把碗往后收了收。


  这抢来的东西总是格外的好吃,一见谢嵇躲,宁潇瞬间就抢了起来,然后兴冲冲地捻了跟茄子就丢进了嘴里。


  再然后――


  她与突然停止咀嚼的谢嵇对视了一眼。


  随后,两人动作格外一致地一偏头。


  “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