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趁反派身患重疾我把他...... 28

书名:趁反派身患重疾我把他...... 作者:甜即正义

  白向阳哪里会那么轻易地让他们走, 可他刚要追, 却发现脚下又和上次一样,仿佛在地上生了根,让他动弹不得。


  可他还有嘴!


  “晚晚, ”对着二人的背影,他大声道, “你就这么冷血无情,看着你爸爸和你弟弟走上绝路吗?你明明手头宽裕, 还有个有钱有势的男朋友,却一点援助之手都不愿意伸,你的良心呢?”


  白晚晚:“......”


  这里是本市的摄影基地, 这边又是接待大厅,经常有人进出, 还有些记者在这里蹲伏明星, 白向阳这么一吼,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甚至不远处一个带着鸭舌帽脖子上挂着相机的狗仔,都目光兴奋地看向这里, 蹲不到明星, 来个什么不孝女和亲生父亲之间的纠葛缠闹,也是一个大新闻,搞不好还能上微博热搜。


  “怎么说?”沈时深问。


  “不管, 直接走。”白晚晚果断地说――反正他没法追上来, 爱叫叫了。


  这楼的大门口不让停车,老孟没办法, 已经把车开到街上去了,沈时深这资本主义的车却大喇喇地停在门口。


  “上去吧,送你一程。”沈时深这会儿居然良心大发,让白晚晚上他的车。


  由于那定身咒的时间就一会儿,白晚晚担心白向阳追上来,又是一阵缠斗,也不客气地上了,同时跟老孟发短信让他先走,自己会回去。


  他们刚上去,果然白向阳就追出来了,沈时深的司机果断地发动车子,不给他任何机会。


  “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沈时深见白晚晚松了口气,淡淡地说。


  白晚晚无奈地说:“那也没办法啊,我越是搭理他他越是闹腾,这社会不都你弱你有理么。”


  白向阳明显已经决定闹腾到底了,这种人这时候除非达到目的,不然是不讲道理的,就算白晚晚说他没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但他会死缠烂打地说是有生育之恩,而且是借钱。


  她就算能拿出个几千块给他,也只是杯水车薪,而且他还会觉得她是在打发他。


  他认定了她有钱,跟他争辩什么都是没用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惹不起躲得起了。


  沈时深忽然微笑地看着她。


  “......干、干嘛?”白晚晚被他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笑明显不怀好意,肚子里肯定在酝酿着什么坏水。


  “求我,我帮你解决。”


  “......”这什么鬼癖好,白晚晚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有什么难的,白晚晚一手挽住沈时深的胳膊,嗲嗲地说,“求你啦,男朋友,帮帮人家嘛。”


  沈时深:“......”


  又来了,触电的感觉又来了!


  沈总一把抽出自己的胳膊,冷下脸:“别套近乎,不帮。”


  白晚晚:“???”


  不是你让我求你的么,而且我哪里套近乎了?


  反派都像你这么喜怒无常么!


  狗男人!


  不帮就不帮么,白晚晚气呼呼地一挪屁股,锁到车门边,跟他保持最大距离,拿出手机,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话了。


  在沈时深的眼里,白晚晚一直是一朵打不死晒不坏,总能和你笑嘻嘻的太阳花,这会儿忽然委屈巴巴地锁在车角,一副受伤的样子,沈总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态度有问题。


  其实他没什么恶意,就......好像确实言重了。


  沈时深并不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人,可是,当着周岩、司机的面,沈总不太能拉下脸来道歉,见白晚晚在看手机,灵机一动,也拿出手机。


  白晚晚刚刚关静音的时候,被陈澄打了几十个电话,手机都差点没电了,果断把他拉黑,刚找到这手机的拉黑功能,把他加入黑名单,手机上面的通知栏跳出来微信消息。


  【男朋友:抱歉,刚刚我言重了。】


  白晚晚:“......”


  你就坐在我旁边,微信跟我道歉是几个意思,诚意呢。
她正要出声嘲笑沈总一番,沈时深第二条消息紧接着过来了:“有话说发消息,不准出声!”


  噗,白晚晚被这消息逗笑了,给他回。


  【白晚晚:幼不幼稚啊沈总】


  【男朋友:不用你管】


  还傲娇!


  【白晚晚:沈总,你这道歉也太敷衍了吧,诚意呢!】


  【男朋友:(诚意)给你】


  白晚晚:“......”


  你还讲冷幽默。


  白晚晚被他逗得笑出声来,坐旁边的沈时深阴测测地瞪了她一眼,白晚晚立刻不敢笑了。


  【白晚晚:接收到了(诚意),沈总万岁思密达】


  【男朋友:......】


  思密达又是什么意思。


  算了,沈时深不想了解,肯定不会是好词。


  沈时深把白晚晚送回了公司,就回去了。


  有了沈时深这个采访,白晚晚完美交差,杂志还有几天就出刊了,他们又陷入了暗无天日的加班周,天天恨不得24小时都抱着电脑过。


  幸好白向阳这阵子都没来找过她了,白晚晚松了口气,除了这个稿子,她还要交养生养颜的那个稿子。


  养生养颜这一期做的是“荡涤瑕秽”,字面意思就是除掉体内的瑕疵污秽,排毒养颜。


  方法依旧由公司内部的姑娘们先试了,反响依旧非常好,效果显著。


  正是由于效果明显,加上上一期的营销做得很成功,大家都在搓手手地期待这一期的内容,杂志出来之后全国各地的售卖点几乎被一抢而空。


  没一天,网上关于“荡涤瑕秽”的评价就出来了,众人都惊呼效果特别明显。


  由于大家长这么大都没排过体内的毒,所以第一次练的时候特别明显。


  荡涤瑕秽练完之后,人会出一身汗,练完之后,许多人甚至肉眼可见地看到流出的汗液里带出来的污秽,可见体内积累毒素之多。


  大家都被这个功法的效果惊呆了,报社的热线也快要被打爆了。


  萌悦杂志的销量,也排在了全国杂志销量的前十,创造了他们杂志社的历史记录。


  他们杂志社,一下从前途无亮,跃居成前途无量的杂志社。


  不少商家嗅到了商机,想要趁机入盟的投资商、想要在他们杂志上插广告的商家们纷纷找上门来,特别是护肤这一块,其中还不乏一些国际大牌美妆品牌。


  杂志社的门槛都要被踏烂了。


  白晚晚一下成了大功臣,在杂志社的地位扶摇直上,现在没人会说她是花瓶了,甚至以前看她不顺眼的那些副总们,现在碰到她,也会主动跟她打招呼,亲切地聊上两句。


  白晚晚有点受宠若惊,表面却要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因为这些人都叫她大师呢。


  ......


  为了庆祝这次杂志大卖,杂志社特地办了个庆功宴。


  席上,笑得最开心的莫过于李晓琴了,杂志社是她一手创办的,如今能好起来,她当然高兴,更值得高兴的是这位带着他们走向成功的是她的女儿白晚晚。


  李晓琴满脸笑容地冲大家举杯,说:“来,为我们的成功干杯。”


  大家都举起了杯子,附和她说:“干杯。”


  李晓琴喝完杯中的酒,她不是个爱煽情的人,可这会儿却由衷地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信任,杂志社之前风雨飘摇,经历了不少人员的更换,能走到今天,跟在座各位的坚持和努力都脱不了干系,谢谢大家。”


  说着,她冲大家鞠了个躬。


  萌悦杂志社的待遇不算好,加上之前一直在停刊边缘徘徊,确实走了不少人,招新都不好招,能坚持跟着走下来的,确实算功臣了,李晓琴这声谢谢说得不过分,懂的都懂。


  不过谢谢什么的都是虚无的,很多人一天都不知道要听几次,早麻木了,感动不了人,所以,李晓琴一挥手,豪迈地说:“为了表示庆祝和感谢,从下个月开始,大家都加薪!”


  众人一听加薪,立刻沸腾了。


  “哇!”


  “社长威武,社长万岁。”


  “啊啊啊啊社长你加薪的样子好帅我爱你。”


  因为加薪这事情太过于令人激动,于是李晓琴被众人轮着灌酒,不小心喝多了酒,等到散席的时候,已经喝高了,白晚晚把她弄回家,这货已经开始傻笑了。


  “来,喝点蜂蜜水,醒酒。”白晚晚泡了杯蜂蜜水,递给她。


  “喂~”李晓琴嘟囔说。


  白晚晚:“......”


  没办法,把蜜水递到她嘴边,李晓琴喝了几小口,水量都没见下去多少,就抿着嘴不喝了,白晚晚说:“再喝点。”


  “不~”李晓琴带着几分孩子气地说。


  白晚晚没想到醉酒的李晓琴是这样的,哭笑不得,哄她说:“就两口。”


  “就......两口哦。”


  “嗯。”


  李晓琴乖乖低头抿了一口,抬头:“1。”


  随后又喝了一口,再抬头:“2,好,好了。”


  白晚晚被她小孩子般的举动逗得乐得不行,也没逼她喝了,把她扶回房间,让她睡觉。


  好不容易帮她把衣服脱掉,盖上被子,白晚晚身上出了一身汗,她坐床边,喘着气说:“妈。”


  “嗯?”李晓琴很傻很天真地看她。


  “找个男朋友吧。”李晓琴长得漂亮,又有能力有事业,想要找估计很优秀的都有。


  “男.....朋友,”李晓琴重复这个词,“你想要,后爸啊。”


  “对啊,我也想感受一下父爱。”白晚晚扯蛋说。


  “你想我就找,那我,多没面子,嘿嘿嘿,就不找,气不气。”


  白晚晚:“......”


  算了,她跟醉鬼说什么事呢。


  萌悦杂志大卖,受益最大的,莫过于当初投了1500的沈总了。


  这笔钱沈总压根没想着要有回报,谁知道这会儿竟然成了热门股,这倒是挺有意思的,沈总感觉白晚晚这人别的不说,还挺旺了。


  旺财的旺。


  于是白晚晚的微信备注,从女骗子,无情地被改成了旺财......


  白・旺财・晚晚因为上次答应了沈时深要教他咒术,等加班周一过,就屁颠屁颠地来传授知识了。


  “沈总,好久不见呀。”


  白晚晚在艾米的办公室快愉快地用晚餐,才走进沈时深的办公室,这回沈总没再给她点咸鱼拌抄手了,让她有了个快乐的晚餐,心情愉悦,连打招呼语气都亲切了许多。


  沈时深说:“才十天,不久。”


  “你这也记得太清楚了吧。”白晚晚震惊。


  “......”沈时深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冷着脸说,“因为智商。”
好吧,记得清楚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他怼白晚晚,白晚晚也要气他:“你现在都是国民老公了,我感觉我的男朋友像自行车一样被共享了怎么办?”


  沈时深作为沈家的继承人,虽然身体不好,但他就是代表着钱,代表着势,加上长得好,不少女性对他十分向往,如今被采访出来,果然不失所望,沈总为此涨了一大批的粉丝。


  甚至不少摸到他们企业的官微底下,在那里争宠叫沈总老公,还刷了好几千条。


  沈时深:“???”


  他本来已经因为这事情够气闷了,白晚晚还拿来调侃他。


  而且,什么叫共享自行车,你才共享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