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继承了遗产怀念亡夫 第 27 章

书名:我继承了遗产怀念亡夫 作者:公子闻筝

  第二十七章


  郁朵提着将从药店买到的消炎药和纱布回到车上, 傅司年已经醒了,领结松松垮垮系在颈脖上, 衬衫嘴上两颗纽扣松开,昏暗的车内灯光下,露出一截精悍有力的肌肉,就在她上车的瞬间, 那双清明不带一丝醉意的眼睛灼灼望着郁朵。


  郁朵心一惊, 提着带着塑料袋的手因紧张而抓紧手袋,塑料袋哗啦作响。


  “买什么了?”


  郁朵强自镇定, 若无其事将车门关上,将塑料袋里的东西在傅司年面前一件一件拿出来, “我给你买了点消炎药,纱布, 还有药店的员工建议的几瓶药我也给你买了。”


  她进药店时,拿了个手拿包,在傅司年的目光下, 随意放在另一侧。


  傅司年看了一眼也就不看了, 低低嗯了一声,疲惫往后一靠,再次闭上眼睛休息。


  郁朵手不由自主紧握住身侧的手拿包, 长长松了口气。


  所幸,傅家很快就到了, 郁朵迫不及待下车,傅司年在司机小张的搀扶下进屋, 连姨早早就煮了解酒的汤,温在那,正好给傅司年服下。


  傅司年喝完,被搀扶上楼,连姨又为傅司年忙前忙后拿浴巾放热水。


  今晚上傅司年喝了不少酒,身上伤还没好,郁朵很担心他身体,将药和纱布拿出来,并让他把衣服脱了。


  傅司年深陷在沙发里,揉着眉心。


  今晚上他喝不少酒,头重脚轻,身体状况很不好,只想好好睡个觉。


  郁朵见他满脸疲惫,站在沙发后,替他揉着太阳穴,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傅司年抬眸,握着她纤细的手腕,“别忙了,我睡一觉就行。”


  “睡一觉?那怎么行?”连姨从浴室内出来,手里拿着毛巾和睡衣,脸上写满了不赞同,“先生,您这一身的酒气先洗个澡,去去味,否则您这大晚上的,让太太怎么睡?”


  傅司年无奈失笑,起身,“行,我去洗澡。”


  郁朵忙嘱咐:“你伤口还没好,千万别碰水。”


  “什么?还有伤口?”一听说傅司年身上还有伤口,连姨十分着急,在浴室门边上朝里唠叨:“先生,您这有伤怎么还喝这么多酒呢?这两天您也不和我说说,也不看个医生,这不成,明天我让医生来家里一趟,给您看看,您记住了,就擦一擦,千万别碰水啊。”
郁朵听着连姨的絮絮叨叨,边笑边若无其事拿着自己的手拿包去了衣帽间,换下礼服后换上一身休闲舒服的家居服,将验孕棒藏在袖口里,去了一楼的洗手间。


  关门,反锁。


  做贼似得。


  她怀着沉重的心情将验孕棒拿出来,到底是怀孕还是单纯的肠胃不好,待会就知道了。


  五分钟后,郁朵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杠红线,目光发直。


  这是……怀孕了?


  她真的怀孕了?


  郁朵掀起自己的上衣,看着自己略有些平坦的小腹,朝着镜子左看右看,深吸收腹,怎么看都不像是怀孕的人!


  如果这孩子是傅司年的,那至少得三个月了,三个月的肚子会是这么小吗?


  她百度搜索孕妇三个月大的肚子,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查出来照片上的准妈妈虽然肚子也不大,但明显能看出是怀孕了,哪一个的肚子像她这样平坦,她这样的,根本不像是怀孕,就像是最近吃多了,多了点赘肉而已。


  等等……


  不对劲。


  郁朵突然想起来,在傅司年失踪一个月,办完他的葬礼之后,她生理期准时来过一次,那次连姨还给她送了药的。


  所以,在傅司年失踪的一个月内,那时她并没有怀孕。


  那么,她肚子里这个宝宝……哪里来的?!


  不可能!


  绝不可能!


  郁朵将验孕棒一扔。


  肯定是这个验孕棒有问题!


  对,一定是检测结果不准确。


  正规的验孕棒准确率大约在85%~95%左右,万一她就是那15%~5%呢?


  开玩笑,这两个月里虽然和不少男人不清不楚勾勾搭搭,但她从来没做任何出格的事,怎么可能怀孕?


  肯定是肠胃出了问题。


  明天去医院查查肠胃就知道了。


  郁朵越想越觉得是自己肠胃出了问题,这个月生理期不正常,多半也是因为被乔桉那假遗嘱给气的,整天紧张失眠,导致生理期紊乱,至于疲惫……那是因为傅司年回来了,她的分神‘对付’他,能不累吗?


  对,就是肠胃不好加上生理期紊乱,想什么不好,偏偏往怀孕上想,吓自己有意思?


  想明白后,郁朵神清气爽,回房休息。


  傅司年洗好正准备上床休息,郁朵见着他,原本理直气壮的情绪突然间焉了,灰溜溜进了浴室,看着自己胖了一圈的小肚子,拍了拍,愁眉满面,决定明天从医院检查回来后认真减肥。


  洗完澡,郁朵小心翼翼钻进被窝,不成想,赴傅司年还没睡,如平时一样,伸手抱住了她。


  那手恰好覆在郁朵小腹上。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可郁朵心里有个疙瘩,傅司年恰好放在那疙瘩上,倒让她莫名心虚起来。


  感受到郁朵肌肉瞬间的紧绷,傅司年睁开眼睛,“怎么了?”


  郁朵心一跳,看似淡定从容盖上被子,闷声道:“没事。”


  “真没事?”


  “真、真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傅司年盯着她那双刻意躲避的眼睛,半晌才意味不明嗯了一声,手覆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似乎比之前更柔软了些,“好像长了点肉。”


  郁朵慌得一批,紧张地抓着被子,“我、我明天就开始减肥!”


  “不用,这样挺好的。”


  “……喔。”


  耳畔傅司年均匀的呼吸声传来,郁朵悄悄将他抱着自己腰肢的手拿开。


  未免夜长梦多,还是尽早去医院检查的好,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不管是哪里出了问题,绝对不可能怀孕!


  郁朵信誓旦旦地想。


  一夜无话。


  翌日,窗外天已大亮,又是一觉睡到九点半。


  早上没有主人的允许,连姨是不会冒然闯进主卧喊郁朵起床,以致于当郁朵下楼时,被连姨好一通唠叨。


  当然,唠叨的是傅司年。


  郁朵从前有固定的早起时间,可自从傅司年回来后,起床时间越来越晚,连姨有理由相信,这是傅司年让郁朵累着了。


  “这晚起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郁朵心不在焉地听着,时不时应两句,等连姨唠叨完,她这才笑道:“连姨,麻烦您帮我准备车,我去医院一趟。”


  “医院?您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


  “我就是去检查一下肠胃,这段时间不是老吐吗?”


  连姨听后说:“那您不用去了,我约了医生上门来给先生检查,您也一并检查一下?”


  “……”郁朵竭力扯出一抹笑,“我顺便还想去做个体检,家里的医生检查没有医院的全面。”


  “正好,我和你一起去。”傅司年从楼上下来,穿着整齐,径直走到郁朵面前。


  啪――


  郁朵手一松,刚准备吃的面包掉餐盘上。


  “阿齐,去开车。”


  在去医院的路上,郁朵坐立难安。


  虽然说她怀孕的可能性很低,但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离奇,万一……她怎么解释才好?


  “大哥,乔桉找过几次律师,但秦邵那边一直都没消息,我在想,秦邵是不是已经放弃乔桉了。”


  “正常。”在郁朵面前,傅司年毫不避讳,“对于一个没用的工具,秦邵是不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的。”


  “对了,乔桉说想见您一面。”


  傅司年交叉在前的手掰着指骨,咯咯作响,他脸色阴沉,眼底泛着寒光冷意,说:“阿齐,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背叛,乔桉的事你去处理,不用再向我报告了,该怎么办,警察会处理,也省的我们动手。”


  “好的。”


  傅司年单手搂着郁朵,“怎么发抖?冷?”


  郁朵下牙打下牙,靠在傅司年肩头直打颤,“嗯,有点冷。”


  “阿齐,空调高一点。”


  很快,医院到了。


  郁朵以担心傅司年为由,全程跟在他身边,非要亲眼看着傅司年做完检查后自己才肯去做。


  就这么磨磨蹭蹭一小时,傅司年所有检查做完后,郁朵再也没推脱的借口,这才不情不愿去体检。


  刚抽完血,郁朵便瞧见傅司年正打电话,电话挂断后,一脸歉意朝着郁朵走来,“朵朵,抱歉,公司临时出了点事需要我去处理,我让阿齐陪你在这检查身体,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


  郁朵忙摇头,“不用!”她义正言辞,“老公,你工作重要,有工作上的事赶紧去忙吧,而且你知道,我身体一向很好,我一个人可以的,阿齐也不用在这陪我,你们有事赶紧去忙,不用管我。”


  “不行,阿齐在这陪你我也放心些,”傅司年对阿齐说:“在这陪着你大嫂,体检完再送她回家。”


  “大哥,你放心,我会的。”


  傅司年这才放心走了。


  大哥走了,小弟还在。


  郁朵想了想,寻了个理由将阿齐支开,“阿齐,我早上没吃早餐,现在有点饿,你能不能帮我去买点早餐?”


  “大嫂你想吃点什么?”


  郁朵恳求的眼神看着他,“我想喝司年公司楼下的粥,你帮我去买一份好不好?”


  傅司年公司离这约莫半个小时的路程,等阿齐回来,她检查早做完了。


  阿齐默默将目光偏移,正犹豫不决时,郁朵以退为进,“你如果觉得麻烦就算了,是有点远,不过没关系,我饿一会没事的。”


  这声音,这语气,郁朵打了个颤。


  阿齐哪里顶得住,当即咬牙应了,“行,大嫂,你先做检查,我去给你买粥,不过在我回来之前,你千万别离开医院。”


  “好。”


  阿齐快步离开。


  就在阿齐消失在视线的瞬间,郁朵离开傅司年在医院检查时开辟的私人通道,忙朝着人头攒动的妇产科走去。


  挂号,排队,郁朵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终于在半小时后排到了自己。


  “医生你好,我想查一查我有没有怀孕。”


  “去做个B超,验个尿,早上吃东西了吗?”


  “没有。”


  “那再验个血,去吧。”


  郁朵争分夺秒,B超,验尿,验血,几个楼层来回穿梭。


  验尿和B超的结果来得最快,她将结果拿去给医生看,心里直打鼓。


  医生看了眼化验单子,眼镜扒拉下来,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这是怀孕了啊。”


  郁朵咯噔一声,颤抖的声音问道:“三……三个月吗?”


  “应该还不到三个月,以我的经验来看,两个月吧,”医生说:“恭喜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