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10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寿安堂的宴席倒是很早就散了。


  老太太仍舍不得静姝离去,只留着她在次间坐下。


  方氏和林氏也都陪着,静姝在何家住了七八年,就算她们先前对老太太独宠静姝颇有微词,但如今眼看着她就要走了,多少也会有些舍不得的。


  何老太太更是一言不发,直到捧在掌心的茶水都快凉了,她才叹了一口气,往方氏那边看了一眼道:“昨天让你办的事儿,你办好了没有?”


  方氏放下手中的茶盏,点头道:“老太太吩咐了,我能不放在心上吗,今儿一早就领到我房里来了,就等着给老太太您过目呢!”


  静姝一开始还有些奇怪,片刻后就明白了过来,老太太是想给她送丫鬟呢,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丫鬟。


  方氏的婆子很快就把人带了过来,静姝看着一个娇俏伶俐的小姑娘跟在那婆子身后,眉眼中透出几分水灵来。


  这是何家家养的扬州瘦马,有专门的教习培养,每一个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家中穷困,被父母给卖了的。


  能卖到像何家这样的大户人家,那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至少可以不用去外头接客,总归比那些窑姐儿强些。


  静姝打量着眼前的姑娘,瞧着不过十二三岁,却已有了几分天成的妩媚,模样更是娇美。


  “是不是太小了些?”何老太太道,“长得倒是不错,小家碧玉似的,着实清秀可人。”


  “姝丫头才几岁,要是选个大的,只怕将来的姑爷嫌弃年纪大了看不上呢。”方氏只开口道。


  老太太这才点头道:“我倒忘了这一层了,你说得对,还是得跟姝丫头差不多年纪才行。”她让方氏把那姑娘叫到了自己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叫什么名字?”


  “芸香。”小姑娘娇滴滴的开口,声音也是脆生生的。


  何老太太点了点头,才往静姝这边看过来。


  她坐在昏黄的烛光下,脸上蕴着橙黄温暖的光线,看上去非常平静。


  “姝丫头,就让这芸香丫头跟了你去京城,好不好?”何老太太试探着开口,其实方才方氏的话已经说的很露骨了,静姝应该能明白她们的意思的。


  可老太太心里还是觉得不放心,总觉得静姝还这样小,却要让她面对这些事情,实在让她心疼的紧。要是她那苦命的女儿还在,她们也不用为她操心在头里,等到了静姝要出阁的时候,总有自己的母亲帮她考量这些事情。


  但现在……静姝将来的一切都要靠她自己。她这个做外祖母的,也只能帮她帮到这里。


  静姝的视线缓缓落到那个叫芸香的丫鬟身上,对于这种事情,静姝并不陌生,但前世的她却并没有接受她们这一份好意。


  她觉得宋家是书香门第,她领个这样的丫鬟回去实在有些不像话,所以就拒绝了何老太太的好意。


  那时候的她还期待着康定侯嫡次子是个不错的男子,他们成婚后或许也能夫妻美满,举案齐眉。


  但现实狠狠的打了静姝的脸。


  那个叫芸香的丫鬟一直低着头,细密的刘海挡着光洁的额头,一排长睫微微闪动着。


  静姝静静的看了她片刻,抿了抿唇问道:“你愿意跟我去京城吗?”她不等那丫头回话,又继续道:“但你若想跟着我,以后就要有个普通丫鬟的样子,你能做到吗?”跟着教习学来的那些勾引男人的本事,去了宋家可要收一收,不然……会酿出祸事来。


  静姝现在想得有些长远了,她知道她现在的定亲对象康定侯嫡次子喜欢沈云薇,可她也绝不会再像前世一样任由他们予取予求,所以……最后她的婚事究竟怎么收场,静姝自己也没有成算,如果这辈子注定要嫁给这位康定候嫡次子,她是绝对不会对他有什么真情实感的,那她的身边,就必须要有一个有姿色又能为她所用的丫鬟。


  “奴婢……愿意跟着表小姐。”芸香想了想才回答。


  静姝心道,倒是个有点主见的丫头,便点头道:“那你今晚就跟着我回屋吧。”


  何老太太心里却有些不受用,自从静姝决定要回京城之后,就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给她准备一个扬州瘦马带去京城,老太太原本以为她不会答应的,至少还要劝说她一番,可没想到她连问都没多问几句,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


  静姝又在寿安堂坐了一会儿,老太太见天色不早了,这才放了她回自己的住处。


  丫鬟们在整理行装,要跟着她去北边的人选也都定了下来。


  老太太原想让自己身边的刘妈妈跟着静姝一起过去的,但静姝回绝了。刘妈妈是何家的家生子,一家老小都在扬州,她这么年纪一大把的,还要跟着去京城,静姝实在有些不忍心。


  前世她就不懂得为别人着想,带着刘妈妈一起北上,老人家在京城没住几年就病倒了,后来死在了宋家的田庄上。


  这些都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静姝不想这辈子让她们过的不好。


  “姑娘真的不让老奴跟着去京城吗?”刘妈妈心里还有些失落,静姝四岁过来何家,从板凳高的小丫头长到现在亭亭玉立,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现如今她要回京城去了,她也想跟着去,可静姝却不要她了,这让她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她不知道静姝其实是在为她着想。


  “刘妈妈,”静姝看着耳鬓斑白的老人家,笑容清澈,拉着她坐在了自己身边,掌心贴着刘妈妈有些粗糙的手背,缓缓道:“你的两个儿子,两个闺女都在扬州,还有三个孙子孙女,两个外孙,一家老小的,你单单为了我一个,就要丢下他们都不管了吗?”


  刘妈妈眉心一蹙,她当然也是舍不得的,但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是何家的下人,自然是要以何家的主子为重,自己的家人只能靠后了。


  静姝又接着道:“您这把年纪,又是服侍过外祖母的老人,早该在家里享清福了,还要您跟着我往北边去,我是不忍心而已,哪里敢嫌弃你。”


  静姝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想到前世刘妈妈病故,她急冲冲的赶过去,老人已经去了,她服侍了自己一辈子,最后身边连个送宗的人都没有,静姝心里难受。


  “姑娘,老奴都明白,老奴都明白……”刘妈妈拿帕子压了压眼角,抬眸看着她道:“可是姑娘您还这么小,身边要是没个管事的,你让我怎么放心?”


  “以前随母亲陪嫁过去的徐妈妈不是还在宋家吗?她一直帮我管着母亲的嫁妆,等我回去了,自然为我所用,妈妈您就放心吧。”静姝淡然的开口,虽然她早就知道徐妈妈如今已经不跟她一条心了,并没有把她这个主子看在眼里,但那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徐妈妈呀,我差点儿就忘了她了,她是个能干的,要不然老太太也不会让她陪着小姐过去的。”刘妈妈见静姝这么说,倒也释然了几分。


  丫鬟们还在收拾行李,在她们跟前晃来晃去,刘妈妈看着这些熟悉的人事,一想到过了明天,这里就要空无一物了,又不觉悲从中来。


  “你打算带哪几个丫鬟去北边?”刘妈妈问道。


  “我就带上紫苏、绿墨、青黛,还有这芸香丫鬟。”静姝早两天就把要带的人给定下了,她房里原先有八个丫鬟,但大多数是何家的家生子,一家老小都在这边,也有人年纪大了正要放出去配人的,只有这三个丫鬟,两个是外头买来的无亲无故的,还有一个青黛虽然也是家生子,老娘死了,家里只有一个不成器的老子,是一心想要跟着静姝去的。


  “太少了,而且也就紫苏年纪大一些。”刘妈妈还想劝静姝多带几个人,忽然就想起宋家虽然是书香门第,却也是家大业大,如今的宋老爷子更是位列次辅,哪里还会在乎何家几个不值钱的小丫鬟呢。


  “罢了,你是回你自己家,他们总会好好待你的。”刘妈妈叹了一口气,喊了丫鬟过来服侍静姝洗漱。


  静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依旧满脸稚气的自己,想到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回扬州来,心里终究有些不舍。


  她前世虽然一败涂地,可好歹是在这里住到了十四岁,也不知道这辈子被她舍弃的这三年,能不能扳回她前世的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