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5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谢昭刚刚收拾完自己的行李。


  何家是扬州盐商,富甲一方,他前世很少跟这样的人家打交道。但现在的自己虽有功名,却尚未入仕,在何家当几天先生,应该也不为过。


  何况他今天还见到了宋静姝。


  十一岁的宋静姝,正如她的名字一样,静女其姝,笑容纯净的像一汪清泉,没有前世对自己的敬畏、怨恨和闪躲,也许这就是最初的她。


  “你们要把她们带到哪儿去?”


  门外传来何文旭的声音,谢昭推门出去,看见几个婆子似是领着一群小丫鬟从垂花门口经过。


  看走路的形态又不太像丫鬟,到显得十分婀娜多姿。


  还没等谢昭开口,何文旭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神神叨叨的凑到他耳边道:“明德,刚才走过去的那几个,你看上哪个了?”谢昭表字明德,友人间私下都这样喊他。


  谢昭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才恍然大悟。


  扬州的盐商可不得了,京城多少达官贵人的府邸,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瘦马。


  也正因为如此,扬州盐商赚得满盆满钵,扬州瘦马也名扬天下。


  何文旭见谢昭不说话,以为他害臊了,便玩笑道:“我还想送你一个呢,也算是来扬州走了一着,总要带些礼回去的。”


  谢昭清了清嗓子,忽然就想起前世宋静姝给他挑妾室的事情。


  那时候她大概是一万个不情愿跟他在一起,成亲才几天,就弄了两个出落的水灵灵的丫鬟,还指着她们对他道:“这么漂亮的丫鬟你都瞧不上吗?比我外祖母家养的瘦马都不差的!”


  谢昭那一次很生气,几天都没进她的房里,最后把丫鬟送人了。


  但现在他却有些理解宋静姝了,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耳濡目染知道的也自然是这些东西。


  “还是……留给别人吧。”谢昭有些无奈道。


  “就知道你对这些没兴趣。”何文旭笑了起来,又正色道:“老太太已经让她们搬去别的院子了,你可以安心在这边住下。”


  ******


  何家的家塾在西南靠街边的一个小院中,有一扇门是对着街开的,只要跟何家有些沾亲带故的人家,都可以过来这里上学。


  能考上功名最好,要是考不上,何家的商号满天下,总有能安置的地方。


  但念书还是讲天赋的,很明显何家人缺少了这一方面的天赋。


  因为要上学的缘故,静姝一早就起了。


  她记忆中的谢昭是从来不睡懒觉的,即便是休沐的日子,也会早早的起来。


  静姝好几次睡醒的时候看见他坐在床上看书,但她总是故意装睡,装着装着又真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谢昭已经起身了。


  何老太太在寿安堂摆了早膳,除了何佳蕙,何家另外两个庶出的姑娘也来了。


  她们在次间吃过了,何文旭过来向老太太请安,顺带领他们去家塾。


  老太太便问道:“有没有给你侄儿和妹妹们单独辟一个院子?”


  何文旭恭恭敬敬回道:“原先那个文耀堂就是两进的院子,我昨儿就让婆子们把后罩房收拾了一个大通间出来,正巧有个小门过去,都不用去前头正院,见不了外男。”


  其实小地方男女大防没那么严苛,静姝住在何家,也经常见何家的一些表兄弟。


  “你有没有问一问,谢四爷在我们家可住的习惯?”


  “我这一大早就来给老太太您请安了,还没去四爷那边呢,老太太您不用担心,四爷是很随和的人。”谢昭名声在外,何文旭起初刚和他结识的时候,也担心他不好相处,但熟悉之后才知道,他是非常随和的人,并没有那些文人恃才傲物的臭脾气,实在让人倾佩的很。


  “你一会儿出去,还该问问他,毕竟我们是主人家。”


  何老太太又唠叨了一句,喊了姑娘们出来,静姝看见何文旭,上前同他小声道:“三表哥,你那边有没有万寿图字帖?”


  “万寿图字帖?”何文旭皱着眉心想了想,只摇头道:“我那儿没有,一会儿帮你去外书房找找。”


  静姝点了点头,她难得想尽心做一件事情,虽然前世宋老太太对她也不怎么疼爱,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祖母,如今她要过寿了,也该为她精心准备一份寿礼。


  ******


  一行人跟着何文旭往文耀堂去,何佳蕙挽着静姝的胳膊,凑到她耳边道:“祖母真是的,非要让她们两个也跟着,怪没意思的。”


  静姝转身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两位表姐,淡淡道:“跟着就跟着,又碍不着我们。”


  几个扫地的小丫鬟抱着笤帚坐在墙根下,口中还议论道:“你们看见那谢先生了吗?你们说他多大了?这么年轻就给人当先生了,可真有本事呀!”


  “我瞧着和咱家三爷差不多大。”


  “我瞧着还没咱家三爷大,还比咱家三爷好看!听说他还是一个举人老爷呢!”


  “你就知道好看!”丫鬟们笑了起来,又道:“再好看也轮不上我们呀,人家就住在明月轩边上,又便宜了那一起子小蹄子们。”


  “听说明月轩的人昨晚就搬走了呢!”


  静姝听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好笑,凭心而论,谢昭确实长得好看,也难怪这些小丫鬟们一个个春心萌动。


  “小蹄子你们胡说什么!”何佳蕙却已经听见了,张口就骂了起来,拧着眉心道:“扫完了就滚回去,这地方也是你们能长呆着的吗?是想让外头识字的爷们瞧见了,好攀高枝去吗?”


  何佳蕙是个心气高的姑娘,这话听着是在骂丫鬟,其实也是说给后面的两个庶女听的。


  她这个脾气以后怕是要吃亏的。


  静姝皱了皱眉,拉着她从角门进去,小声道:“三表姐快走吧,别让谢先生等久了。”


  ******


  谢昭果然已经先到了。


  他昨天跟何文旭说好了,晌午为谢家两个哥儿四个姑娘开蒙讲学,午后再到前头给那些要考科举的学生们讲八股制艺。


  桌上已经放好了描红本,谢昭站在讲台边上翻书,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抬了抬头,看见宋静姝和其他姑娘们一起从抄手游廊上走过来。


  现在的宋静姝,还是一个孩童的模样,身高只在他的胸口,恬静的脸颊上仍带着稚气,谢昭怎么也想象不到,她将来却会是杀死自己的刽子手。


  谢昭心口闪过一丝钝痛,但他很快就释然了。


  因为这一辈子,他一定不会再跟她有那样的交集。


  静姝坐到了位置上,从书箱中取出文房四宝,丫鬟把她昨天写过的扇面也收在了里头,几个歪歪扭扭的寿字,实在不好看。


  静姝把它放到了一旁,打开书来听谢昭讲课。


  墨哥儿和乔哥儿也都认识几个字,谢昭先教他们朗诵,再一句句的解译,触类旁通、引经据典,讲的十分生动。


  静姝渐渐的就进入了其中,连杂念都没了。


  最后谢昭让他们描红。


  静姝低头看了一眼,却认出那是谢昭的字迹来。


  他的馆阁体写的非常标准,礼部曾命印刷局的人按他的字迹雕刻模板。


  但现在这几行字,却是他一笔一划写出来的。


  静姝练习的很认真,抿着薄唇,大约是屋里的炭火烧的太旺,她额头上还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少女神情专注,完全没有意识到谢昭就站在她的身边。


  谢昭的视线却落在了静姝桌上那一页被写坏的扇面上。


  上头是几个歪歪扭扭的寿字,很显然她想写一个百寿图的扇面,但是没写好。


  谢昭便想起静姝说过,宋老太太不喜欢她,几个孙女中,她是最不出挑的。


  她那时候说这话的神情是不屑的,想来是被冷淡习惯了,心中已经麻木。


  可现在的宋静姝还在乎,她虽然寄居在何家,心里却仍挂念着远在京城的祖母。


  静姝却忽然抬起头看见了谢昭。


  两人视线相交的那一刻,静姝心底狠狠的跳动了一下,但她依旧弯了弯眉眼,朝着谢昭挤出一丝笑道:“谢先生,我写的不好吗?”


  “表小姐写的很好。”谢昭这才去看静姝写的字,她的字一向是写的不错的,何老爷是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书法大家,静姝只学了一丝的皮毛,已经受益一生了。


  静姝高兴的笑了起来,眼底都是喜悦的光芒,谢昭从来就吝啬于虚情假意的赞美,他现在说自己的字好,那一定是真话。


  少女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几分,谢昭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她还能因为自己的一句夸奖而欣喜,还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