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38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静姝回房换了一身衣裳,宋廷u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她今日穿了丁香色梅花竹叶刺绣领月白对襟褙子, 下身是月白色绣红梅的十二幅湘裙, 头上簪了红宝石梅花簪, 两捋碎发编成了小辫子,一同固定在发髻上, 上面垂着粉色丝带,看上去粉雕玉琢、娇美动人, 又不失几分孩童稚气。


  宋廷u一下子就看呆了, 静姝平日在家打扮的就不出挑, 没想到这样一装扮, 竟如此这般的好看, 难怪前几日还有同僚向他探问, 家里的四姑娘有没有许了人家。还说是在太子妃的寿宴上见到了, 实在出落的国色天香。


  “父亲, 可以走了。”静姝见宋廷u没有动静, 从马车的帘子里探出头来, 轻轻的说了一句,纤细白皙的手指如分花拂柳一般, 露出半张顾盼生辉的脸来。


  宋廷u急忙道:“这就走了, 快把帘子放下来。”这样光彩照人的女儿,若是让路人瞧了去可怎么好, 宋廷u无端就生出了几分紧张来。


  坐在马车里的静姝也很紧张, 拧着帕子问紫苏道:“你看我头发梳的好吗?有没有乱了?”


  紫苏道:“姑娘的头发梳得很好,一丝都不乱呢!”


  静姝又问:“那脸上的胭脂呢?是不是太红了?”她用帕子擦了擦, 好像是有点太红了。


  紫苏见她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姑娘本来就唇红齿白的,不用抹胭脂脸上都是红扑扑的呢!”


  被紫苏这么一说,静姝脸颊微微有些发热,又用帕子擦了擦脸道:“好像胭脂是有些深,谢老夫人不喜欢这样的。”


  紫苏忙拦着她道:“姑娘再擦,可就没胭脂了。”


  静姝这才停下了手来,看见紫苏手里捧着的匣子,又确认了一句道:“荷包放好了吗?这回可不能再弄丢了。”


  静姝前两日还见过宋景行,他仍用着她绣的那个荷包,静姝见了就觉得尴尬,那荷包里的谢字,真的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呢!


  “都放好了,姑娘快别担心了。”紫苏笑着回道。


  ******


  从沈家到谢家并不远,马车不过两盏茶就到了。


  靠近年节送年礼的人也多,门房上待客的也都是谢家的管家。


  静姝认识这位谢管家,很是兢兢业业,她在谢家主理中馈的那两年,也多亏的他们帮衬。


  管家差了小厮进去通报,说宋家二老爷并她家四姑娘过来送年礼了。


  帖子早两天就送了过来,谢家的人都在。


  静姝在门房等了片刻,便有丫鬟过来领她进去,静姝认得这丫鬟是谢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春喜,只高高兴兴的跟着她进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却是遇见了谢昭,谢昭见了她便停下脚步,静姝也忙福身道:“给谢先生请安。”


  谢昭心道:她要当真是个男孩子,他们师徒俩人倒还真能多说几句话,只可惜现在他要去见他的父亲,也不好跟她在这里多耽误什么。


  谢昭便开口道:“老夫人在静鹤堂等着你呢,你过去吧。”


  静姝点点头,想着要把荷包送给他,可这会子还有丫鬟在场,她又不好意思拿出来,便开口问道:“那我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先生?”


  她这话虽是随口说出来的,里头却含了一丝的期待,上回在东宫两人只匆匆见了一面,连一句整话也没有说,谢昭也想问她在家里过的好不好,不过瞧她这身打扮,还有脸上的神色,应该是没有人给她气受了。


  “过一会儿吧!”谢昭只回道:“我去外院招呼你父亲。”


  静姝无端想起前世的事来,宋廷u后来做了谢昭的泰山大人,却还是在谢昭跟前点头哈腰的模样,这么一想,静姝也怨不得宋景坤是那副样子的了,原都是随了她父亲。


  静姝道:“我父亲贪酒,你们少喝一杯。”静姝知道谢昭不甚酒力,要是喝多了还会头疼。


  谢昭点了点头道:“我们不喝酒。”又道:“今日我长姐也过来了,你一会儿就见到了。”


  谢昭的长姐谢竹君,堪称京城闺秀的楷模,几年前嫁给了郑国公世子,如今已经诞下了一儿一女。


  郑国公很受今上器重,时任五军都督府右都督。这也是当今文武官员,都对谢昭另眼相看的原因。


  谢竹君如今主理郑国公府中馈,鲜少回门,今日特意过来,想必是谢昭请她来的。


  前世谢昭就希望静姝能学着点谢竹君,要有名门闺秀的模样,只可惜静姝是个付不起的阿斗。


  “要见世子夫人吗?”静姝听到谢竹君过来,莫名有些紧张。前世谢老夫人处处迁就她,可这个大姑子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个性,每次回谢家,都要指点她一二,静姝对她有几分惧怕。


  “她又不会对你怎样。”看见静姝一脸紧张的模样,谢昭笑了起来,其实这次倒不是他特意请谢竹君过来的,而是当日太子妃生辰,她因为身上不利索所以未曾去赴宴,又听家里的太太奶奶说起来静姝来,得知今日宋家要来谢家送年礼,这才特意过来瞧瞧的。


  这一世的静姝太过耀眼了,想来也不会想前世一样,被她那个继母埋没在闺中。


  可静姝却还是有些戚戚然,皱着眉心道:“我知道……”
这倒是让谢昭有些为难了,他那长姐就是严肃些,其他也没有什么的,“要不然,我先陪你去内院。”谢昭看着有些不忍心,静姝毕竟还小。


  “不……不用了。”外头等着的可是自己的父亲,静姝吸了一口气,咬了咬唇瓣道:“我这就去了,先生也先请吧。”


  谢昭看着静姝离开,月白色湘裙上的红梅逶迤摇摆,让她看上去身姿窈窕。


  她是特意穿这身衣服的吗?知道自己喜欢梅花?谢昭不禁勾了勾唇瓣。
******


  “老夫人,四姑娘来了。”


  到了静鹤堂的门口,春喜进去通报,静姝站在门前的抱厦里,烧得暖暖的地龙薰得她脸颊更红了。


  “快让她进来。”说话的声音不是老夫人的,正是谢昭的胞姐谢竹君的。


  静姝没来由又紧张了几分,紧接着便有小丫鬟过来引她进去,静姝低着头从帘子下走进去,眼神还有些紧张的扫了厅中的人。


  除了谢老夫人和谢竹君,另还有几个服侍的老妈妈并几个年轻丫鬟。
静姝站在那里,到像是给她们相看的一样。


  谢竹君瞧见静姝这模样,也是淡淡有些心惊,难怪谢昭和赵三姑娘的婚事要作罢呢,谢昭不会是安的这个心思吧?可她转念一想,那也不应该,她这个弟弟,最是正人君子的很,再怎样也不可能对一个孩子有那种心思,若有了那种心思,就更不可能收为女学生了,她大概是多想了。


  “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呢。”谢竹君难得笑了笑,那端庄娴雅的脸上就显得温婉了几分,和静姝记忆中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同。


  静姝松了一口气,就像是过了一关似的,她仍旧低着头,朝着谢老夫人和谢竹君福了福身子道:“给老夫人请安,给世子夫人请安。”


  谢竹君一听她请安的话,便知道路上遇上了谢昭了,不然这姑娘哪里能知道她是谁呢!


  “快起来吧。”谢竹君开口道:“坐吧,在我们家用不着客气,我听母亲说,明德很看重你这个女学生呢!他从小到大也不怎么亲人,倒是和你投缘。”


  谢昭性子冷,除了念书上头热衷些,对于男女之事一向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他若是在选妻室的时候也能同念书一样下功夫,前世断不会连续两次都看错了人。


  静姝实在有些心疼谢昭了:“谢先生人好,知道我从小没了母亲,对我特别关照。也不嫌弃我笨,还教我念书识字。”虽然只有短短一两个月时间,但对于静姝来说,足以受益终生了。


  “人好有什么用!”一想起谢昭说不想娶亲,谢老夫人的眉心都皱了起来。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和赵家交代呢,当初就是为了等谢昭守孝,赵三姑娘才耽误到了今日,如今他又说要不娶,这事情实在有些难办。


  静姝不知道谢老夫人在愁些什么,好在这话题没有继续下去,老夫人让人上了茶点上来。谢家厨房的豌豆黄做的很好吃,静姝前世就很喜欢,她拿了一块在手上吃起来,听谢竹君道:“母亲要不再等等,赵家都不着急,我们也不必着急,倒是先看看赵家是个什么意思?”


  “再等下去,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儿媳妇茶呢?”谢老夫人显然是等不下去了,过了年谢昭都二十四了,和他同龄人的孩子,都已经满地跑了!


  静姝听了却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今日来的还不是太晚,谢昭和赵品兰的婚事还没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