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26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来的丫鬟不是别人,正是老太太房里的大丫鬟喜鹊。


  静姝以为自己听错了, 太子妃生辰要请她们去, 前世可没这样的事情啊!
当然这和前世静姝回京的时间也有关系,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如今的文景帝大约活不过这两三年了, 而静姝回来的时候,已是东宫太子即位, 如今的太子妃已经成了皇后娘娘。只可惜这位太子却是一个命短的, 即位没几年, 就患时疫驾崩了, 只留下皇后和太子孤儿寡母。


  谢昭的权势, 就在那时候得到最大的提升, 身为太傅, 他保举太子登为, 入内阁主持大局, 成为小皇帝最信任的人。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前世的几年之间, 而那时候的静姝,只是一个在后院守寡的妇人。


  “帖子是老太爷亲自带回来的, 说只让四姑娘和五姑娘去赴宴, 其他姑娘就不用去了。”喜鹊只开口道。


  宋家只有宋静姝和宋静妍是嫡出的,其他姑娘都是庶出, 老太爷对嫡庶很看重, 这样重要的宴会,自然不会让庶女参加。


  可静姝和宋静妍两个都还是十来岁的孩子呢, 进宫去参加这样大的宴会,若是没有大人带着,少不得会出错的。但请帖已经送了进来,推辞是不可能的,听说太子妃有了身孕,这次生辰是太后特意为她办的,就是想让她开开心心的诞下皇太孙。


  当然,静姝是知道的,太子妃这一胎必定一举得男。


  “老太太说,明日就让家里的针线房过来给两位姑娘量体裁衣,赶制两件好看的衣裳,好进宫赴宴穿。”喜鹊只高兴道。


  静姝点了点头,想起沈云薇来,她一项是最喜欢到处玩的,哪个地方也少不了她,这次老太爷没提到她的名字,只怕明天知道了,还不知要怎么闹一场呢。


  静姝就希望沈云薇闹起来,她多闹几回,老太太也就看清她的庐山真面目了。


  “谢谢喜鹊姐姐。”静姝甜甜的回了一句,她慢慢的靠着床头躺下去,忽然又坐了起来,谢昭是太子妃的表兄,那太子妃的生辰,他是不是也会去呢?


  ******


  第二日静姝起来的时候,就听见屋外似乎有抽噎的声音,她洗漱过了出去,果然看见沈云薇坐在靠背椅上擦眼泪,这会儿还没到晨省的时候呢,她来得倒是够早的。


  “沈姑娘这是怎么了,老太太还没起呢!”喜鹊上前劝慰道。


  沈云薇看见静姝走了出来,一双杏眼更是瞪得圆圆的,昨天的事情,她越想就越觉得憋屈,因此今日特意起了早,想赶在大家都没来之前,在老太太跟前好好哭诉一番,谁曾想老太太还没起来呢,宋静姝却已经起了。


  沈云薇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勉强把情绪给稳住了。


  喜鹊见宋静姝已经起来了,笑着道:“四姑娘怎么今日也起那么早呢?”


  从前大家都喊沈云薇四姑娘,她听见四姑娘这个称呼,还忍不住抬了抬头,却见喜鹊是在跟宋静姝说话,方才好容易止住的泪眼便又落了下来。一想到自己寄人篱下,现在又处处被宋静姝欺负,沈云薇终于忍不住,又呜咽了起来。


  可一大早的,谁这么有闲心思管你哭呢!况且这一大早的跑到别人住的地方哭鼻子,这也不吉利啊!


  喜鹊便没再去理沈云薇,只顾着和静姝说话。


  “姐姐不是说,今日有针线房的人要过来给我们量体裁衣吗?所以我就起得早了一些。”静姝估摸着沈云薇还不知道太子妃生辰的事情,毕竟帖子是昨晚睡前送进来的,就算尤氏在老太太房里安插了耳报神,那也不可能一早就去报信的。


  果然……听见静姝说要量体裁衣,沈云薇的哭声就停了下来,但她仍旧低着头,装作不在意的模样。


  “瞧你高兴的,老太太说了,去宫里见贵人可不是件轻松容易的事儿,今儿还要好好同你和五姑娘说一说,进了宫要注意些什么呢!”帖子只请了宋家的姑娘,老太太自然是不会去的,尤氏也不可能去,宋廷u一个从五品官员的内眷,还不至于被请去参加太子妃的生辰。


  “说的我怪紧张的。”静姝小声道,其实她是去过宫里的,前世嫁给谢昭之后,经常有机会入宫,她只是懒得去罢了。


  “你紧张些什么呀?”她这厢话还没说完,黄莺已经扶着老太太从里间出来了,老太太瞧见静姝,只蹙眉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呢?小孩子家该多睡会儿的。”


  静姝瞧了一眼坐在厅中的沈云薇,撇撇嘴道:“祖母,还有比我起更早的呢,沈姐姐都已经来了。”


  宋老太太这才看见了坐在下头的沈云薇,她也是很疼爱沈云薇的,可怜她年少丧父,母亲又改嫁得早,在沈家受过不少苦,因此平日里待她更胜过宋家的几个姑娘。


  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瞧见这姑娘,她却有些疼爱不起来了,这么一大早的过来,又红着个眼眶,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云姐儿怎么也起这么早,今日不等着你母亲一起过来吗?”老太太只开口道。


  沈云薇见老太太终于看到自己了,又委屈又心酸,又想着刚才沈静姝说的宫里的事情,实在不知道从何处说起,只撇了撇嘴,又要落下泪来。


  这就让老太太有些心烦了,一大早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有话就说,别哭哭啼啼的,我这鸿福堂可没有老虎要吃你!”老太太一下子严厉了起来。


  沈云薇原本就是来撒娇博同情的,被老太太这么一吓唬,脸上神色就僵硬了一半了,只支支吾吾道:“我……孙女没什么事情,就是……就是来给老太太请安的。”


  出师不利,她也只好收起了自己的委屈。


  老太太便也懒得理她,只点点头道:“没事就好,一会儿针线房要进来量尺寸,这都快过年了,你也做一身新衣服吧。”老太太在这上头还是很阔绰的,只要沈云薇听话,她就仍旧可以宠着她。


  可这话却更是激起了沈云薇的好奇心,她用帕子压了压眼角,一脸好奇问道:“我刚听四妹妹说她们要进宫去,不知是什么事情?”压在舌根下的话便是:我是不是也能跟着去呢?


  “太子妃生辰,请了你四妹妹和五妹妹去赴宴,这是老太爷吩咐的,家里的其他姑娘们也都没份呢。”老太太这话说的明白,太子妃只请了宋家的嫡女,庶女都没有资格去赴宴,你只是半个宋家的姑娘,自然是更没资格去的。


  可沈云薇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也是嫡女,且已经养到了宋家来,那她自己就是宋家的嫡女,若是你们不让我去,那就是不公。
可这话她怎么敢在老太太面前说呢?便只低着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正这时候,各房前来请安的人也陆续过来了。


  宋静妍昨夜也得了邀请,心情大好,看见宋静姝便迎了上来道:“以前宫里有宴会,从来都不请我们的,一来是年岁尚小,二来我父亲也没有官职,这次连我也请上了,可见是看在了祖父的面子上。”


  宋家年长一些的都是庶女,而庶女基本不会被正规的世家看重,能代表宋家联姻的姑娘,那就只有嫡出的宋静姝还有五姑娘宋静妍了。只是她们两个年岁尚小,现在考虑成亲的事情,似乎也太过早了点,但无论如何,帖子已经送了过来,这就代表着她们有机会见到更多的人。


  ******


  西胡同巷谢府,谢昭刚刚才从东宫回来,陪太子殿下喝了几杯小酒,微微有些上头。他拉开抽屉,拿出装着沉香木蜜蜡佛珠的匣子,东西还没有送给老夫人,他一项是想不到要送人东西的人,这东西若是送了出去,免不了又要被盘问几句。


  书房门口的帘子却是闪了一闪,荣寿站在门口回道:“四爷,老太太过来了。”


  谢昭还没来得及把东西收好,谢老夫人就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妙龄的丫鬟。


  “殿下又让你喝酒了?”老夫人问了一句,转身从丫鬟手里端了醒酒汤送到谢昭的跟前,太子德行上佳,唯一有的缺点就是好酒好色,谢昭小时候当过他的伴读,从此就成了太子的酒肉朋友。


  “你应该劝劝太子,让好保重身子,听说最近太医院又忙碌了起来,陛下的身子可是又抱恙了?”说话间老太太已经把醒酒汤送到了谢昭的面前。


  谢昭接了茶盅,低头抿了一口,眉心中带着几分疲惫道:“那也要太子殿下听得进去,他从小就是这爱玩的个性,我若多说几句,还要被他多灌几杯酒,倒不如少说些好。”


  他喝过了醒酒茶,正要把茶盅放下,却见老夫人低头看着书案上的佛珠匣子,问他道:“你这东西,可是送我的,怎么现在才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