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23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徐妈妈看见静姝的幽冷的目光,没来由打了一个寒颤。


  这眼神就像是已故的何氏看着她一样,让她打心眼里觉得害怕。
  何氏留下的嫁妆,她倒是一样不少的照管着,可这么多年生出来的利钱,她实在是已经花销了不少,总不能说这些铺子田庄这些年都没赚钱吧?那也说不过去,静姝回来的突然,她都还没来得及让铺面上的掌柜做一份假账目出来,这要是她忽然想起来查账,那她可是在劫难逃了。


  “徐妈妈这些年帮我照管着母亲的嫁妆,已是很辛苦了,我房里的事情就不劳她再辛苦了,她还帮我管着母亲的嫁妆便好,我才刚回家,那没空管那些,还要有劳徐妈妈多费心了。”静姝慢悠悠的开口,甚至对着徐妈妈微微勾了勾唇瓣,一副很笃信的模样。


  徐妈妈心里的石头顿时就落地了,便笑着道:“先太太的嫁妆我都管着呢,一样也不少,姑娘若是有空要看了,我送了单子过来请姑娘过目。”


  静姝便笑着道:“有徐妈妈照看,我很是放心,东西自然是少不了的。”


  徐妈妈没想到静姝竟这样好说话,微微的舒了一口气,却听静姝继续道:“旁的我就不管了,只两处田庄、三家绸缎庄子,这些年来的账目,你明儿让掌柜的送来,我也好过一过目。”


  “姑娘……要看账本吗?”徐妈妈顿时脸都绿了,前几年为了防着静姝忽然回京,她也确实做过假账,可后来老不见静姝回来,她就把这事情给忘了,如今要查账,那她的那些亏空,要如何拿出来呢?


  “姑娘这才回家,好好休息几日不好吗?怎么就想着看账本了呢?刚还说东西在我手上放心的很,一眨眼又要看账本,姑娘这不是不信我吗?”徐妈妈忍不住道,静姝才十一岁,想来是没多少主见的,兴许她这么几句话一唬弄,也就唬弄过去了。


  “我自然是信徐妈妈的,可这和看账本也不冲突啊?”静姝挑眉看着徐妈妈,又转过头来问田妈妈和吴妈妈道:“两位妈妈帮我评评理,我母亲嫁妆的账本,我难道看不得吗?”


  “姑娘说的什么话,这些将来都是姑娘的东西,姑娘自然看得。”田妈妈转头对徐妈妈道:“姑娘说要看账本,你下去准备就是。”田妈妈如何能不知道徐妈妈做的事情,这几年想着法子在尤氏跟前讨好,怕是没少花银子,如今她倒是想看看她怎么交差。


  徐妈妈连忙向吴妈妈求助,吴妈妈见静姝仿佛没有打消看账本的念头,只堆笑道:“四姑娘,吴妈妈年纪大了,管得东西又多,要不这样,姑娘宽限她几天时间,让她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再拿给姑娘看。”


  让她准备着送假账过来吗?静姝抬头扫了一眼吴妈妈,笑着道:“妈妈说的对,徐妈妈年纪大了,我母亲留下来的嫁妆又多,因此我特意想挑几样放到自己手里管着,也就不劳烦徐妈妈了。”


  “四姑娘!”徐妈妈一听这话,急得慌忙就跪下了,管着何氏的嫁妆,那是多好的差事啊,这些年她贪墨的银子,都在京城买了一个小四合院了,要是从此不让她再管,她可就亏大发了,徐妈妈连忙道:“老奴这几日就让掌柜的们把账册缴上来。”


  静姝看她跪在自己跟前,想着她十几年前跟着何氏来京城,当时必定也是最忠于何氏的,可后来尤氏当家,她见风使舵,也是逼不得已,到也没必要一竿子把她打死,便想着把她留下来以观后效。


  “我限你十日之内,把账册缴上来。”十天,足够她让掌柜的做一份假账本出来了,但到时候,就看她是交真账本和假账本了。


  几位妈妈走了之后,一直在一旁听着的紫苏才开口道:“姑娘何必跟那徐妈妈废话,让她今日就去把账本拿来岂不是更好,看她还敢不敢骗姑娘!”


  静姝捧着热热的果茶,停下来说道:“今日想治她自然容易,只是她帮母亲打理了嫁妆这么多年,母亲的嫁妆究竟有多少,只有她最清楚,我若是马上撵了她走人,一时半会儿去哪里找一个这样得用的人呢?到时候只怕一团乱,还要惊动到老太太。”静姝顿了片刻,继续道:“我如今还小呢,若是就惦记着这些,说出去也不好听。”


  “还是姑娘想的周到,可姑娘给了她十天的时间,这十天只怕她假账也已经做出来了!”紫苏还是有些不解道。


  “她要是敢给我假账,我自有办法让她把真的拿出来,她要是那时候还敢骗我,那我也只有请她去了。”徐妈妈是何氏留下来的人,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斩尽杀绝,若是能把她在拉拢到自己这边来,那是最好不过的。


  ******


  到了晌午的时候,静姝总算把要分给大家的东西都分好了。


  姑娘们每人一瓶茉莉香油、一瓶玫瑰香油、两盒鸭蛋粉、两盒玉指膏、两盒凤仙花胭脂、两柄团扇、两条珍珠项链;哥儿们责是每人湖笔两盒、徽墨两块、桃花笺两刀、端砚一个、折扇一把。


  静姝还送了家里每个小丫鬟一盒玉指膏、一盒鸭蛋粉,这可把小丫鬟们给高兴坏了,人人都赞如今新回来的四姑娘,人美心善,还最阔气。


  再比一下那沈家四姑娘,来宋家的时候只带了一辆马车,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看就是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可偏偏老太太宠她宠的跟什么似的,如今正二八经的四姑娘回来了,哪里还能让沈家的四姑娘鸠占鹊巢了呢?


  静姝也给老太太准备了很多东西,有精工的苏绣抹额、大师制的乌木发簪、还有观音庙里面求来了沉香木蜜蜡佛珠……


  “祖母,这些都是给你的。”静姝抱着一匣子的东西从里间走出来,满满的送到了何老太太跟前。


  何老太太自然不会没见过世面似的眼前一亮,可瞧见孙女这般孝顺,心里还是非常高兴,只开口道:“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给祖母呢?祖母什么都不缺,你给自己买些首饰不好吗?”老太太发现一件事情,静姝身上的衣服,虽然料子都是最好的,可头上戴的首饰却并不是很贵重,都是寻常姑娘家常戴的珠花。


  “我有好的呢!”静姝眨了眨眼,凑到老太太耳边道:“可是家里的姐妹们都没有,我一个人戴怎么好意思呢?所以我就都收起来了。”


  老太太听她这么说,只觉得心口上一阵阵说不上的舒坦。老爷子不准她们铺张浪费,因此她也拘着孩子们不要去追求一些华美奢靡的首饰,但姑娘家哪有不爱美的,逢年过节得了些好东西,便恨不得天天戴在头上,哪有像静姝这样,特意把好东西收起来的呢!


  “你还没见过你祖父吧,他这几日太忙,还没进过内院,等他过来,你就见到他了。”宋儒海在外院休息,由周姨娘服侍,平常并不怎么回内院。


  “我也很想见祖父,听我大舅舅说,祖父这几年又升迁了,孙女还想给祖父贺喜呢!”静姝笑着道。


  “升迁有什么好的,整日连人影也见不着。”何老太太轻抚着静姝的发顶,想着要是宋儒海有一天能告老还乡,他们两夫妻就不用这样整日里见不着面了。他如今倒是真的为她赚了一副诰命,可那又怎样呢!


  “祖母,祖父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呀!”静姝心里很清楚,如果宋儒海致仕,那么宋家就基本上完蛋了,宋廷瑄到现在都还只是礼部的一个员外郎,没有半点实权在手中,一旦失去了宋儒海这个靠山,根本没有人会把他放在眼中。


  “是啊,你祖父也是为了这个家。”何老太太只幽幽道。


  静姝想到这里,却又莫名想起了她的大堂兄宋景行来,宋儒海很看重宋景行,认为他是宋家的未来,可是……关于宋景行的那些流言蜚语,宋儒海他知道吗?


  她这厢正想着,外头有婆子进来回话道:“老爷和大少爷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