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22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宋家现如今加上静姝和沈云薇,共有六位姑娘。


  除去大房已经出阁的大姑娘宋静娴,剩下的便是二房庶出的二姑娘宋静如、尤氏所出的六姑娘宋静姗、三房庶出的三姑娘宋静婉以及嫡出的五姑娘宋静妍。


  宋家的四位少爷分别是大房嫡出的大少爷宋景行、二房嫡出的二少爷宋景坤、三房的老三宋景礼以及二房尤氏所出的四少爷宋景瑞。


  这里值得一提的便是二房嫡出的二少爷宋景坤,静姝的这位嫡出哥哥,原只是姨娘生的,静姝以前是有一个嫡出哥哥的,名叫宋景乾,养到三岁的时候忽然就没了,何氏伤心欲绝,就把庶出的宋景坤记到了自己的名下,当嫡子一样的养着,因此他便成了二房的嫡长子。


  只可惜在前世,这位二房的嫡长子却是被尤氏给养废了。大约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身世的缘故,宋景坤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家里除了他,其他哥儿都是从正房太太肚子里出来的,也难怪他会这样。可最关键的还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这身份的重要性,白担了一个嫡长子的名声,却没有嫡长子所应有的做派,连静姝都打心眼里瞧不起他,更别说跟他能有什么交际,听说后来娶了一个小官宦的女儿,被尤氏分家出去了。


  静姝一想起自己的母亲何氏是把他当嫡子养在膝下的,就觉得有些心酸。她还记得他的模样,走到他边上,亲昵的喊了他一声:“二哥哥。”


  他们俩原该是一条心的才是,要是他们懂得互相扶持,也许前世就不会被尤氏那般迫害。


  宋景坤显然没想到这个多年不见的妹妹会对自己这样亲昵,可他转念一想,何氏去了,他们俩是原配留下的一对儿女,他们俩不亲热,谁还能跟他们亲热呢?


  宋景坤想到这里,有些喜出望外的冲着静姝点了点头,静姝见他这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抬起头,恍惚间感觉有一道视线从她的身上缓缓划过,静姝抬起头来,目光不由和那道视线相触。


  大房的嫡长子宋景行,也就是静姝的大堂兄,宋家将来唯一可以依仗的男人,这位堂兄在宋家濒临灭门的时候力挽狂澜,保住了岌岌可危的宋家。


  静姝前世听过关于他的很多流言蜚语,有人说他不是宋家的孩子、也有人说他是大太太和贵人生下的孩子,凭着这一层关系,宋老爷子才坐上了次辅的位置。可究竟这些流言是真是假,静姝哪里能弄得清楚,但她知道一件事情,这位堂兄长得很像他的母亲张氏,却一点也不像她已故的大伯父宋廷玮。


  “今天把你们叫来,主要是让你们都见一见四丫头,七八年没见,你们可还认得她?”老太太这话一说,静姝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围着看的洋娃娃一样,让她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四妹妹长得真好看……”宋静如是被何氏养过的,还记得何氏的模样,正想说静姝长得像何氏,见尤氏也在场,就生生把话给咽了下去。


  “是啊,四姐姐长得真好看,我原先觉得,沈姐姐长得最好看,我们家就没有一个比沈姐姐好看的,现在终于有一个,能把沈姐姐比下去的了,你们说是不是?”开口说话的是宋静妍,昨天她在这里看了一场好戏,今天她还想看一场,可她才不过十岁光景,就算说出了什么过格的话,那也是童言无忌,难不成沈云薇和尤氏真的能拿她怎样吗?


  宋静妍一发问,大家都纷纷点头,下面六七八岁的孩子谁能知道宋静妍在给他们挖坑呢,一个个头点得小鸡啄米一样,就连尤氏的两个孩子,也一个劲的点头。


  沈云薇的脸色顿时比锅底还难看,她昨晚哭了一宿,眼眶还有些泛红,现在又涨着个脸,越发难看了几分。尤氏更是无话可说,她一个大人,怎么好意思去反驳一个小孩子说的话,只能冷着脸,皮笑肉不笑的端着。


  林氏只添油加醋道:“五丫头又胡说,沈姑娘也是美人坯子,就是比起你四姐姐不足些而已。”


  尤氏听到前半句的时候以为林氏良心发现要劝几句,再听到后面一句,差点儿气背过去,林氏就从来不会说一句好话。


  静姝高高兴兴的被大家夸奖了一番,心情不错,只笑着道:“我从扬州回来,带了两船的东西,等一会儿我让丫鬟送去给你们,有好多好东西,还有好多是只有扬州有的,进贡到宫里的香粉啊、玫瑰香油啊、茉莉香油,我从小就用这些,等你们用了,就能和我一样好看了。”


  “真的吗?”几个姑娘忍不住问道,姑娘家哪有不爱打扮的呢,就连沈云薇都伸着脖子,想要听一听静姝后面说什么。


  “当然是真的,”静姝笑着道:“我昨天才落脚,东西都还乱着,等我整理好了,就可以把送你们的东西都找出来了。”


  宋家书香门第,说富贵也富贵,但老爷子一向清廉,不准家里人有任何奢靡的习性,因此吃穿用度,也不过一般而已。


  “四姐姐,那我就等着你的好东西了。”宋静妍开心的说。


  “我也要我也要。”宋静姗也跟着道,尤氏见自己的小女儿眼皮子这么浅,气得恨不得上去捏她的嘴,只是人多不好发作。


  ******


  见过了家里的兄弟姐妹,大家伙一起在鸿福堂吃了早膳,便都各自散去了。


  静姝房里的丫鬟还在清点带来的东西,老太太房里的田妈妈便带着一个丫鬟过来道:“老太太昨日见过姑娘带来的那几个丫头了,都是懂事得用的,年纪也不小,可终究还是少一个老成的,老太太让我把这晴雪丫鬟带给姑娘,以后就让她服侍姑娘吧。”


  静姝的视线落在了晴雪的身上,晴雪也是这几个丫头里,最后陪着她最久的人,谢昭死了之后,谢老太太把晴雪指给了荣寿,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好归宿。


  “给姑娘请安。”晴雪是很安静的性子,比不上紫苏能说会道、也比不上青黛能干,更比不上秀烟灵活,但她却是最忠心的。


  前世从扬州跟来的这几个丫鬟,后来一个个的都离开了静姝,静姝甚至想不起她们都是因为什么走的,反正都不见了,尤氏只说丫鬟多的是,走了自有更好的给她使唤,她也就没放在心上。只有老太太给她的晴雪,一直在她的身边,大约也是看在了老太太的面上,尤氏才一直没对晴雪下手。


  静姝想起这些就有些自责,她们几个从扬州不远千里的跟她来京城,她应该让她们过上安稳的好日子的。


  她们这里的话还没说完,外头又有丫鬟进来回话,说吴妈妈带着徐妈妈另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正往这边来。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静姝记得尤氏送的丫鬟叫香芙,模样娇美,是宋家丫鬟里的头一份,静姝起先还很感激尤氏,把这么好的丫鬟给她,后来也是这个香芙给她出的主意,让她送几个美人给谢昭。那时候还有小丫鬟给她当耳报神,说香芙想着法子在路上拦四爷,静姝还扼腕于她怎么就没得手,现在想一想,自己可真是蠢的可以啊!


  “田妈妈也在啊。”吴妈妈见了田妈妈第一句话便是这个,田妈妈扫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徐妈妈,点点头道:“是二太太让她们来的?”


  “正是呢,”吴妈妈道:“徐妈妈本来就是先太太的人,这几年管着先太太的嫁妆,如今姑娘回来了,自然还是要跟着姑娘的,至于这个小丫鬟,太太说难得模样这么好,人又机灵,叫也送来给姑娘使唤。”


  静姝前世回宋家的时候,已经十四岁了,因此那香芙也十四五岁了,可如今静姝才十一,这香芙看着就小了,静姝冷冷的瞧了她一眼,摇头道:“模样是不错,可惜年纪太小了,母亲赏的丫鬟,按说我不该推辞的,可我这里都是大丫鬟,忽然来一个小的,我若让她从三等的粗使丫鬟做起,又好像不大合适。况且祖母已经把晴雪给我了。”


  “这……”吴妈妈有些尴尬,可静姝说的也是实话,十一二岁的丫鬟,确实小了点。她不好意思把香芙硬塞给静姝,便开口道:“那就让徐妈妈留下吧,我看姑娘房里也没有个年长的奶妈子。”


  静姝的视线便幽幽的落到了徐妈妈的身上。按说徐妈妈是何氏陪嫁的人,应该忠于静姝的,可静姝知道,徐妈妈早已经被尤氏给收买了,她母亲留下的那些嫁妆,这些年生出来的利钱,也不知道被她孝敬了多少给尤氏。


  徐妈妈看见静姝的幽冷的目光,没来由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