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3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静姝一下子就呆住了。


  谢昭怎么会来何家了呢?她怎么不知道谢家同何家还有什么交际的?


  前世也没听说过谢昭有来过何家啊?难道是因为那时候她病了,一直在自己的房里呆着,所以就不知道这事情了?


  静姝懵懵懂懂,仿佛身在梦中,何老太太却已是大喜过望道:“哎呀,是谢四爷啊,那可真是贵客了!”


  南北直隶哪有不知道谢家的,一门三进士,父子两探花,说的就是谢昭的父亲和祖父,但认识谢昭的人都说,以他的才学,将来必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静姝记得谢昭是乙未年的状元,那时候他已经二十四了,比他父亲中探花迟了两年,却是因为要为他父亲守孝,要不然的话,也许大周的史册上就有二十一岁的金科状元了。


  方氏和林氏都很欢喜,像何家这样的商贾人家,对读书人家有着天然的好感,更何况还是像谢昭这样特别会念书的,仿佛他来了何家,何家的子孙们就可以沾了他的灵气,都变成是文曲星下凡的一样。


  “那感情好,让墨哥儿、乔哥儿也过来见见谢四爷。”


  墨哥儿和乔哥儿是方氏的孙子,不过才六七岁光景,林氏听了就不喜欢,蹙着眉心道:“老三请人家来是讨论制艺和讲学的,你喊上两个奶娃子做什么?”


  “墨哥儿和乔哥儿怎么就是奶娃子了?老爷旧年就说要给他们了请西席开蒙,如今两人也开始认字学《百家姓》了,怎么就不能见谢四爷,难道只有老三这个中了秀才的叔叔才能见吗?”方氏不服,一边说话,一边还往何老太太那头看一眼,希望老太太能帮她说一句。


  老太太便问那小厮道:“三爷有没有问谢四爷住多久,是不是很快就要走?”这都十月份了,坐船回京也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只怕人家也呆不了几天。


  “谢四爷原本是说要马上动身走的,但三爷说,表姑娘的祖母年底过寿,咱家还要送表姑娘回京城去,让谢四爷要么跟着咱家的船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小厮只如实回道。


  静姝已经决定了要回京城,听了这话,倒也觉得合情合理,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妥之处。


  何老太太听了却有些不太高兴,何家到底送不送静姝回去,这事儿还没定下呢,老三这样在外头乱说,可见就是听林氏她们说了些什么。


  一旁的方氏又故意道:“老太太还没打算把静姝送走呢,老三倒是想到头里了,想必是二婶说起的?”


  林氏脸色都变了,只红着脸颊道:“我可没在老三跟前说过什么,他这样张口就乱说,我一会儿就回去说他去。”


  方氏又道:“算了吧,全家就他一个人中了秀才,你舍得说他?”


  妯娌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静姝前世只觉得好玩,现在听着,却也是内宅中的刀光剑影。


  何老太太没理会她们两人,问那小厮道:“那谢四爷答应了没有?”


  “好像是答应了,还说一会儿要进来拜会老太太,所以三爷让奴才进来给老太太回话呢!”


  他竟然答应了?


  静姝到现在还有些想不明白,谢昭出了名的不求人,才高八斗却喜欢独来独往、行事独断、从不拉帮结派,那时候朝中人有句玩话:京城最难进的门,不是紫禁城的宫门,而是谢太傅的家门。


  他怎么就会答应跟自己一路同行呢?


  静姝实在想不明白,但她又想不起来前世的事情了,也许前世谢昭也是搭了何家的船进京的,只是她病了没走,所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无论如何,静姝还是挺期待见到谢昭的。


  一来,她从来没有见过二十三四岁的谢昭,二来,她前世亏欠这个人太多,因此总想看一看他,若是知道他过的好,仿佛也能减轻自己心中的一丝自责。


  ******


  在寿安堂用过了早膳,何老太太便派人去请谢昭了。


  静姝特意去里间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才从内室走了出来。


  她一向知道自己容姿出众,要不是因为这个,当年谢昭也不会甘受别人的唾弃,也要强娶守了寡的她做继室。


  但现在只有十一岁的自己,看上去还是这般青涩,虽然乌黑清澈的杏眼和将来没什么两样,但脸颊上那两团白雪的软肉,仍让她保持着孩童而非少女的娇气。


  何佳蕙看见静姝出来,捂着脸颊笑了起来,凑到她的耳边道:“我常听三哥说,那谢四爷是北直隶有名的美男子呢,你见他还要先照照镜子,是不是喜欢他呀?”


  这话却是说错了……静姝不喜欢谢昭,甚至连一点儿都不喜欢。


  她怕他、敬畏他、像对长者一样的尊重他,却唯独不喜欢他。


  可她现在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就不能再像前世一样,做一些伤害他的事情。


  “表姐,我最喜欢的人永远都是外祖母!”静姝故作不知道。


  何佳蕙看了看宋静姝那张尚未张开的包子脸,觉得她可能是真听不懂自己的话,蹙着眉心道:“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静姝笑了笑,往隔扇外望了一眼,看见一群人正簇拥着两个人从垂花门外进来。


  她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绞着掌心的丝帕,嘴巴都抿了起来。


  她终于又见到了活生生的谢昭,也是她前世从未见过的年轻的谢昭。


  这样兰芝玉树、这样温润如玉、这样清风霁月一般的人物。


  连何佳蕙都屏住了呼吸,只等人走近了,她才用胳膊肘捅了静姝一把,在她耳边小声道:“我第一次看见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然后又有些郁闷道:“你说他一个男人,干嘛长那么好看?”


  但静姝私心里却觉得,现在的谢昭,反倒没有他三十岁之后的样子好看,那时候的他位极人臣、内敛冷峻、沉默稳重,才真正让人不敢直视。


  可即便如此,他在她的面前,却总是收起所有锋芒,温和又有耐心。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静姝随口回了一句,两个姑娘忍不住笑了起来,等再抬起头的时候,谢昭已经站在了厅中。


  何老太太皱了皱眉心,这也忒没规矩了,让人看笑话了。


  但谢昭却目不斜视,仿佛压根就不在意这房里发生的一切,三爷何文旭这才开口道:“祖母,这就是谢四爷。”


  谢昭朝着老太太拱了拱手道:“老太□□好。”


  “快、快别客气,坐吧!”谢昭能来何家,这都是蓬荜生辉的事情了,老太太高兴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笑着道:“尝尝看,这是今年新进的大红袍,五两银子一钱呢!”


  静姝听何老太太这么说,差点儿没憋住笑,老太太什么都好,就是这商贾人家爱算账的毛病改不了,不管是什么东西,总要说一说价格,仿佛只有价钱贵的,才是好东西。


  她是习惯了的,但像谢家那样的书香清流人家,一向是勤俭的,这么贵的茶,只怕谢昭都要咽不下去了。


  “外祖母,您这一吃东西就算账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呢?我知道您老这是好客,拿好东西招呼客人,可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您是要向人收茶水钱呢,五两银子一钱的大红袍,我可喝不起。”静姝嘟起了嘴巴,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实在灵活。


  谢昭这时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但也只是一眼而已。


  他很快就低下头,抿了一口杯中的热茶,淡淡道:“果然是好茶,多谢老太太款待。”


  本来他是不想来何家的,但鬼使神差一般就来了。


  他难道还舍不得这个人吗?怎么可能舍不得?上一世吃了她的亏,他不是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


  何老太太笑了起来,顺道向谢昭介绍道:“这是我两个媳妇、这是我三孙女、这是我外孙女、还有这两个是曾孙……”方氏还是派人把墨哥儿和乔哥儿都喊了来。


  谢昭向众人一一点了点头,视线落到静姝这边的时候,却只是淡淡的挪开了。


  好在静姝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一直都是低着头的,只偶尔才敢瞧他一眼。


  老太太便开口道:“四爷尽管在我们家住下,下个月初我这外孙女正好要回京城,到时候四爷搭我们家的船回京,这一路上还要请四爷照应一番。”


  宋静姝才十一岁,虽说有丫鬟婆子小厮跟着,但水路二十来天,要是能有个有见识的人一路同行,老太太自然更放心一些。


  谢昭这才又抬起了头,眼神缓缓的停留在了宋静姝的身上。


  她正在同身边的表姐说话,被暖炉熏得红扑扑的脸颊还带着几分稚气,梳着双丫髻,看上去娇憨可爱。


  前世他和宋静姝的那段姻缘算不上美满,她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室,偶有口角的时候,总是使出她小性子道:“我三岁就死了娘,父亲也不疼我,这些道理又有谁能告诉我呢,不如谢太傅你告诉我?你连皇帝都能教得,怎么就教不得我呢?”


  她真是……有些不可理喻的,却又让人不忍苛责。


  谢昭忍了一辈子,这辈子肯定是不想忍了。


  可今日看见她这般乖巧伶俐的模样,又觉得前世宋静姝的那些话,兴许都是实话。


  一个原配留下的嫡女,若是自己不懂为自己筹谋,结局必定是可悲可怜的。


  “那就听凭老太□□排。”谢昭缓缓开口,想了片刻才道:“方才遇上了贵府的大老爷,想请晚辈为两个哥儿做进学开蒙,不知道贵府的小姐要不要一起听一听?”


  她说她前世没人教,那这一世,他便亲自好好的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