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20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她会给自己送拜帖吗?


  谢昭听到这句话,第一个反应的就是这个。她是自己的女学生,要是给自己送拜帖,好像也没有什么出格之处,谢昭笑了笑,转头对静姝道:“四小姐若是有事找谢某,就给谢某送帖子吧。”


  她马上又要有别的先生了,宋家的学塾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学堂里的先生必定也是好先生,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把自己忘了的。谢昭想到这里,却觉得有些失落,也许他今日从这里走出去,将来两人也就不会再见了。好在他方才观察过了,老太太对静姝是好的,她那个继母尤氏看着虽然面善,只怕不好相与,但有老太太庇护,她大约也是不会吃亏的。能让静姝在老太太跟前长大,定然不会养成前世那样孤冷的脾性。


  静姝就这样看着谢昭出门,他那一件佛头青的大氅把他的身姿衬得笔直挺拔,静姝前世认识谢昭的时候,他已经三十出头了,彼时他身居高位、睥睨天下,看她的眼神却也是温和的,但现在他也不过是个未婚的男儿,收敛了眸中的锐气,更是让人觉得温文尔雅,这样文雅的男子偏生有这么挺拔的脊背,让你看见他,就忍不住也拉直了身子,仿佛只有这样才配站在他的身边。


  “谢先生,”静姝还是喊住了谢昭,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他,而那人却停了下来,转身静静的看着她,仿佛等待着她的吩咐。


  “多谢先生一路相送,先生要保重身体,静姝等着先生金科高中。”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静姝松了一口气,又朝着谢昭福了福身子,那人却没有说话,但眼睛仿佛亮了一下,朝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没想到谢先生是这样随和的人,我只当这些肚里满腹经纶的才子,都有些酸腐孤傲。”老太太只笑着道,静姝心下觉得好笑,酸腐孤傲的是你的儿子,我的那爹吧!


  “老太太,我去送送谢四爷。”何文旭开口道。


  老太太点了点头,听见静姝道:“三表哥,你以后不准在介绍你的狐朋狗友给谢先生,也不准再带他去……”喝花酒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想着老太太也在,静姝终究不好意思起来,只拧了拧眉心道:“你知道我说什么的!”


  何文旭却假装一脸茫然,无辜道:“我可不知道,你好好陪着老太太吧,我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谢昭,静姝心里兀自想到。她虽然说要给谢昭写拜帖,可无缘无故的,她给他写拜帖做什么呢?等她入了宋家的学塾,宋家自有教她们的先生,想再见到谢昭,好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静姝想到这里,没来由叹了一口气。


  ******


  老太太把静姝安置在了碧纱橱里,晚上用过了晚膳,静姝就洗漱了,这一路上奔波劳累,她也确实乏了,等快要睡下的时候,外头的丫鬟却忽然进来传话,说二老爷回来了,特意过来看望她。


  静姝对宋廷瑄没什么感情,主要还是因为宋廷瑄对她也没什么感情,对于她来说,今日见宋廷瑄和明日见宋廷瑄并没有两样,但人既然来了,她也不好意思不见,又让丫鬟服侍着把衣服穿好了,来到正厅见人。


  老太太已经在数落宋廷瑄了:“姝丫头七八年不在家了,今日头一天回来,你这个当父亲的却不见人影,白白让人看笑话,静姝拜在了谢四爷的门下,你这个当父亲的原该见见的,结果让人白等了这半天。”


  宋廷瑄身上已经换了一身家常的衣裳,想来是回过房,被尤氏又催着过来的,因听说谢四爷,只忙问道:“是和我同科那个谢四爷吗?姝丫头怎么会拜了他做先生,这倒是奇事,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那谢四爷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当起静姝的先生来了?”


  “是何家请了他给两位哥儿开蒙,姝丫头也跟着他学了一阵子,你还没见到姝丫头呢,她长得像你,又有那么点何氏的影子,模样却比你和何氏都强,我今日见了,想到丫头长这么大,我们都没管过,这心里就难受的紧,你往后可要对姝丫头好些。”


  宋廷瑄原本听尤氏说起了沈云薇齿序的事情,想到老太太这边问一问原委的,如今被老太太这么一打岔,他也没机会开口了,只一个劲点头称是。


  静姝已经从里间出来,看见宋廷瑄只觉得陌生的紧,她朝着他微微的福了福身子,轻声唤道:“父亲,女儿给父亲请安了。”


  她的声音像林间的黄鹂鸟一样清脆,宋廷瑄一下子就抬起了头。他对静姝没有多少感情,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他对何氏没有多少感情,想他这样的清流世家的两榜进士,就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了一个商贾女为妻,他一直觉得心里憋屈,直到后来何氏去了,尤氏进门,他才觉得他这辈子算是没白活了。


  至于何氏留下来的唯一的孩子静姝,又是个姑娘家,倘若是个儿子,他觉得他也会尽几分心的。但现在看见静姝出落的这般模样,宋廷瑄也有些惊讶,他企图从记忆中搜寻原先何氏的模样,却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了。静姝的容貌果真是有六七分酷似自己的,还有几分也不知道是不是何氏的影子,叫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眸子。


  十一岁的姑娘,按说是还没长开的,可静姝这样就是好看,这颦眉蹙宇的模样,仿佛唤起了宋廷瑄体内某种属于父亲的因子,他对着她道:“姝姐儿都这么大了,你祖母说的没错,你长的可真好啊。”


  他发现自己用不出别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女儿,当初他看见尤氏带着楚楚可怜的沈云薇的时候,他是被她可怜的模样给打动了,但静姝的脸上却一点儿也瞧不出可怜两个字,尽管她没了生母,从小寄居在外祖母家。


  “父亲是才应酬回来吗?天色不早了,父亲还该早些休息呢。”静姝慢悠悠的开口,他的衣服是换过的,想必已经见过了尤氏,也知道了沈云薇被摘出宋家姐妹齿序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开口,静姝静静的看着他。


  宋廷瑄没想到女儿这般关心自己,一想到今日自己分明知道她回家,却还跟着同僚们出门,便觉得有些对不住静姝,此时若再去讲齿序的事情,实在不是时机,况且沈云薇就算不入宋家姐妹的齿序,那他也养了她,也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这些虚妄的东西,她们实在不该这般在意才是。


  他这么一想,便觉得那是可有可无的小事情,如何能因为这样的小事情,伤了他和静姝刚刚才建立起来的父女感情呢。


  “爹爹不累,爹爹已经休息过了,静姝这一路上可累不累?”宋廷瑄很想拉着静姝的手问她,一时间又觉得不该这么亲密。


  静姝就站在老太太的身边,听宋廷瑄这么说,便开口道:“女儿身子弱,才上船就病了一场,亏得谢先生懂医术,开了方子帮我医治,不然女儿只怕回不来了。”


  前几年宋家写信过去,让何家把静姝送回来,何家用的借口都是静姝身子不好,所以这一回静姝索性就将计就计的说了,也好解开宋家对何家的误会。


  “我看你的模样,就像是有些弱症,等过几日,我让你祖父下帖子请了胡太医过来,好好为你诊治诊治,把身子调理好。”老太太听她这么说,只有心疼的份,对何家以前的推脱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多谢祖母。”静姝的话还没说完,宋廷瑄却开口道:“看来谢四爷不光是你的先生,还是你的救命恩人,改日我一定要亲自登门道谢。”


  宋廷瑄对于静姝能攀上这门关系非常高兴,谢昭是首辅赵冬阳的高足,而他的父亲,前任首辅谢东来也是门生遍天下的人,宋儒海一直让他学会结交有用之人,少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他要是能和谢昭结识,以后在官场上必有益处。


  静姝看着宋廷瑄恨不得马上去谢家的模样,心道他父亲果然两辈子都是溜须拍马的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