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17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静姝对父亲宋廷瑄太过了解了。他是一个懦弱又自负的人,他答应尤氏将沈云薇养到宋家来,也睁一眼闭一眼的顺了他们喊她四小姐,可再怎样,他不可能让沈云薇入宋家的祠堂,进宋家的名帖。


  这是尤氏跟前头一个男人所生的孩子,那个男人死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女儿,他怎么会去夺人之女呢!


  所以宋廷瑄是绝对不会让沈云薇改姓的,他是一个自诩为正人君子的学儒,不可能做小人之事。


  尤氏的脸色顿时白了白,可静姝这话分明说得没有错,沈云薇既然入了宋家的齿序,那改名仿佛也是情理中的事情,但是……这又是不可能的事情。


  “姝丫头可真是……才回来就想这些。”尤氏笑了起来,上前拉着静姝的手道:“这些事情等以后再同你父亲说。”


  静姝被她热络的拉着,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却是开口道:“若是母亲觉得不好意思开口,静姝可以帮母亲开这个口。”


  尤氏脸上的笑容越发僵了几分,但仍旧笑着道:“今日你头一天回来,咱先不说这个,老太太还等着呢,我们先去见老太太去。”


  静姝便也不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下去了,反正这件事情早晚都是要说明白的,却也不急在这一时,静姝有十几年没见老太太了,心里也有几分想念。


  “听母亲的。”静姝柔声道,任由尤氏拉着她的手进门,门口早已经候着三顶轿子,田妈妈扶着静姝上了最前头的一顶,沈云薇进了第二顶,尤氏拉着姗姐儿进了第三顶。


  轿子动了起来,一路上由婆子们领着往前去,遇到路人有问起的,便朗声道:“四姑娘回府了!”


  静姝听见小丫头子窃窃私语道:“四姑娘,是咱家的那个四姑娘吗?那以后可有两个四姑娘了!”


  小丫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丫头给呵斥了一声道:“咱家四姑娘年纪比沈姑娘小,老爷和太太既说沈姑娘入了咱家的齿序,那咱家四姑娘以后就是五姑娘了。”


  静姝前世独居在小院中十来年,耳力惊人,没想到这个技能带到了这里,也不知这两个丫头躲在哪个角落嚼舌根,却是让她一下子听了去。


  静姝冷冷的笑了一声,当初康定侯府嫡次子和沈云薇有私情,就是因为听说宋家四姑娘和他定过亲事,因此只当沈云薇是自己,两人私相授受,到最后便成了非她不娶了。静姝那时候觉得这只是巧合,现在想想,这又何尝不是尤氏和沈云薇的早就布下的一步棋呢!


  “快进去回老太太,就说四姑娘到了。”婆子的说话声打断了静姝的思绪,静姝挽了帘子往外头看了一眼,见轿子已经听在了鸿福堂的门口了。


  鸿福堂是老太太住的院子,也是这宋宅的坤位,老太太年事高了,府上的中馈早已经交给了尤氏,但老太爷在内阁任职,一家老小皆仰仗于此,因此家里大小事情仍需老太太点头行事。


  婆子扶了静姝下轿,静姝方抬起头,就瞧见老太太已经站在了正房的庑廊下等着自己。十二月里的京城正是最冷的时候,庑廊下又透风,老太太站在风口上,身姿都显得佝偻了几分。


  静姝眼眶一下子就热了,提着身上的大氅往里快走了两步,才看清了老太太的模样,声音一颤,只开口喊道:“祖母。”


  她这一声带着哭腔,衬着红彤彤的眼眶儿,让老太太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老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感觉到老太太轻抚她面颊的指尖有些冰凉,静姝一把握住了老太太的手,抬起头道:“祖母,外头风大,咱们进屋去说。”


  她的脸上还有两道泪光,乌亮的眼珠子就这样看着宋老太太,让她不忍心回绝:“咱进去,里面暖和。”


  祖孙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早已经把其他人等忘得一干二净的。


  静姝扶着老太太进了正厅,里头烧着火热的地龙,静姝才进去就觉得热了,小丫头上前替她解开了大氅,静姝就在老太太的脚踏上坐了下来,靠在她的膝头上,抬头看着她,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老太太也轻抚着她的发顶,一遍遍的摩挲着,努力的去想静姝离开时候的模样,却觉得仿佛想不出来了。那时候静姝才三岁,可如今却已经是一个十一岁的大姑娘了。


  “祖母一点儿也没变,还跟我当年走时候一模一样。”静姝笑着开口,用脸颊蹭着老太太的手背。


  “你又胡说,这都过去七八年了,我能不老吗?”老太太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忍不住高兴,姝姐儿还记得她以前的模样呢!


  “我说的是真的!”静姝开口,瞧见老太太头上戴着的一枝沉香木嵌绿松石发簪,笑着道:“那日祖母送我的时候,头上也簪这这支簪子,姝姐儿还记得呢!”这绿松石发簪是老太太的陪嫁,她最喜欢的一样首饰,隔三岔五就要拿出来带一回,别人或许不在意,但静姝是知道的。


  “这你都还记着呢?”老太太表示很震惊,一旁的田妈妈却道:“姑娘好记性,老奴也记得,老太太那日确实带着这簪子呢!还是老奴给梳的头。”田妈妈哪里记得这些,只不过见静姝这么说,估摸着老太太也记不得,不如哄老太太高兴高兴。


  老太太果然更高兴了,只笑着道:“你们都记得,我可记不得了,看来我是真老了。”


  静姝笑得埋到了老太太的怀中,偶尔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尤氏,她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眼神却很冷淡。静姝从脚踏上站了起来,给老太太磕了头,又转过身子给尤氏磕头,尤氏这才回过神来,弯腰虚扶着道:“姐儿,使不得,快起来。”


  静姝被尤氏扶了起来,又朝着沈云薇福了福身子道:“这几年我不在家里,烦劳沈姐姐帮我孝顺父母,服侍老太太,多谢沈姐姐。”


  沈云薇都没弄清楚静姝要做什么,听她这么说,一时倒是尴尬了起来,只忙回礼道:“宋家妹妹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然而静姝的言下之意却是:如今我回来了,这些事情也该我来做了。


  尤氏却是听出了这里头的意思,只略略清了清嗓子,忍不住又瞟了静姝一眼。她刚才已经托吴妈妈打探过了,静姝这次回京并没有带贴身服侍的老妈妈过来,那么她房里的事情,也就是她那几个大丫鬟服侍,那几个丫鬟看起来也是老实呆笨的模样,怎么静姝瞧着却一点也不糊涂呢?比起她的母亲何氏,似乎更精明几分。


  也许是她太过敏感了,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哪里能有那么多心眼呢?


  尤氏正想开口说几句,却听静姝又开口道:“祖母,我方才听母亲换姗姐儿七妹妹,可是三婶娘又给我添新妹妹了,我记得我走时候,五妹妹也不过在襁褓中,现在一定很大了吧?”


  “她呀!身量有你这般高了!”老太太笑着道:“今日是腊八,她和你三婶娘去甘露寺瞧你大伯娘去了,这会子也该回来了。”


  老太太正预备着去三房唤人,却听门外传来一行人的脚步声,随即是叽叽喳喳的声响,静姝只听外头人说道:“这下好玩了,我原来的四姐姐变成了五姐姐,她初来乍到的,只怕还不知道呢!”


  这话别人是听不见的,但静姝却听得清清楚楚,她捏了捏掌心的帕子,抬起头看了尤氏一眼,尤氏面色淡淡的,嘴角仍旧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老太太便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你五妹妹……哦,不对,现在是你六妹妹了,”老太太看着静姝道:“你沈姐姐在他们家排行第四,因此家里的下人都喊她一声四小姐,你父亲又决意要养她,就让她入了我们家姐妹的齿序,因此如今她是四小姐,你便是五小姐了。”


  尤氏见老太太把话给说明白了,送算松了一口气,老太太是她的亲姨娘,自然是帮着她的,况且这话是老太太说的,就算静姝心里不答应,还能跟老太太叫屈吗?当初让沈云薇入宋家的齿序,那也是宋廷瑄答应过的,为的就是叫着方便,如今都改口两三年了,连三房的人也没提出什么异议来,难道宋静姝就非要跟他们对着干吗?


  尤氏的视线忍不住往静姝脸上撇了撇,见静姝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模样,这时候外头帘子一闪,三太太林氏带着宋静妍过来了。


  静姝见人已经进来,这才悠悠的开口道:“齿序往后顺了,的确也方便下人们称呼,只是有一件事情,静姝有些不明白,还请祖母帮静姝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