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14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静姝一点儿也睡不着,一抬眼却瞧见多宝阁上放着的白瓷净瓶。


  这船行动的时候摇摇晃晃的,空瓶子就收在箱子里,晚上船停了才拿出来,她都忘了把这瓶子给谢昭送去。


  可这个时候送过去又太晚了,难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静姝便道:“紫苏,你帮我记着,明日一早把这白瓷瓶给谢先生送去。”


  紫苏点头应了下了,吹熄了里间的烛火道:“姑娘睡吧,时候不早了,明日一早还要开船呢!”


  这一整天折腾下来,又是辞别了外祖母伤心、又是上了船忙碌,这时候闲下来,静姝还当真有些累了,即便是睡不着,她也不想再多想什么,只阖上眼闭目养神起来。


  瞧见隔壁船上的烛火熄了,谢昭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白天行船微微有些晃,晚上他才有机会看一会儿书。他站起来,撩开帘子走到船舱外的甲板上,□□水平,一轮上弦月挂在天际,也倒映在水中。


  沈静姝的出现终究还是让他有些乱了心神,早知道他不该答应何文旭住到何家,他们两人若不见面,兴许也会好些,可现在,瞧见了年幼的静姝,谢昭却如何将她与前世偏执、娇纵、又恶毒的那个她联想成同一个人呢。


  谢昭摇摇头,不知道此次答应与他们一路同行,到底是对是错。


  ******


  静姝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船已经又开动了,她揉了揉眼睛起身,丫鬟打了水过来为她洗漱,紫苏便过来道:“姑娘,方才三爷来过了,奴婢已经把那个瓶子让三爷带去给谢先生了。”


  谢昭是外男,自然不便每日过来,开船之后两只船又不靠在一起,那也只好开船前让何文旭带过去了。这分明也没什么,可静姝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的,支吾道:“那……那三表哥没问什么吧?”


  “三爷就说,他昨儿还瞧见谢先生房里供着一枝梅花呢,就差一个好瓶子,这下正好了。”紫苏只回道。


  静姝听了这些才释然了一些,她自己想哪儿去了,她和谢昭现在有的只是师生之谊,何文旭当然也不会乱想什么的。


  静姝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外头水上风大,她穿着一件大氅走到甲板上,看见远处开在前头的船上,也有人孤身站在船尾上,那人看见静姝出来,稍稍偏了偏身子,不过片刻,就又钻进船舱里去了。


  丫鬟没找见静姝,跑到甲板上看了一眼,只捂着脸拉着她道:“姑娘一早的怎么站在这里吹风,快进去喝一口热粥吧。”


  静姝被冻得打了一个寒颤,跟着紫苏进了船舱。


  谁知就早上片刻吹风的功夫,静姝就着了凉,到下午的时候,身上就发起了热来,可船还在河上开着,前面的船跟后面这艘隔开了百来丈的距离,丫鬟见静姝冷得直打寒颤,忙让船老大把船划快点,想要赶上前头那船。


  可前头那艘船的船老大见后面的船要赶上了,也跟着加快了速度,两艘船又隔开了百来丈,气得紫苏指着前头的船骂道:“没眼色的东西,等今日靠了岸,一定让三爷把他给辞了。”


  这些都是何家的私产,船老大都是用久的老家人,紫苏也不过就是说句气话。


  静姝却又难受的紧,刚才一阵子船行的太快了,她又晕起了船来,现在肚子里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只是吐不出来,她拉着紫苏的手道:“你让船家索性慢一点,前头的船看着我们跟不上了,自然就停下来等我们了。”


  “我怎么那么笨,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紫苏自责了起来,忙让其他小丫鬟去和船老大交代一声,船果然又慢了下来。


  静姝身上却烫得厉害,原本她前世这几日就是在病中,所以才又在何家住了下来的,谁知道现如今上了船,还是逃不了这一病。


  “姑娘觉得怎样,好些了没有?”紫苏探了探静姝的额头,越发着急起来道:“今晚靠了岸,可是要让三爷找个郎中来才好,姑娘这烫的厉害。”


  静姝却道:“不打紧,外祖母帮我在观音庙卜过卦了,说这一路上都顺遂呢!”


  “才上船一天就病了,哪来的顺遂!”紫苏着急道。


  静姝只觉得昏昏沉沉,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眼皮沉得都快支撑不住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稍稍恢复了一些意识的时候,便听见耳畔传来了男子冷清的声线。


  “表小姐本就身子孱弱,如今又受了风寒,所以一下子发出来了,看着虽然有些吓人,其实是没有大碍的。”


  这声音太过熟悉,静姝想着一定是在哪里听过的,她努力睁开眸子,看见谢昭神情温和的看着她。


  “谢昭……”不知是梦是醒,静姝脱口而出,脑袋却像是要被炸开一样的疼痛。


  “真的不碍事吗?都病糊涂了,喊起你的名讳来了。”另一个声音在静姝的耳边响起。


  静姝很想再睁开眼睛看看那人是谁,却始终使不出一丝的力气来,只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捏紧了被褥,咬牙切齿的□□着,眼角落下泪来。


  被蓦然喊出自己的名字,谢昭也是愣了愣。前世的静姝很喜欢这样喊他,她从不喊他的表字,她说她不想让人看起来他们很亲密的样子,因此执意只喊他“谢昭”。


  谢昭、谢昭……一直喊到他死的那一天,他看见她手足无措的跪在自己面前,哭成了泪人模样,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去责怪她。


  要怪就怪自己对她太过上心,把她看的太重了。


  她也只是被人利用、想要为自己的家人报仇而已,也许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错过。


  但刚才的那一声“谢昭”,却和以往的都不同,放佛他是她茫然中的救命稻草,他险些就要脱口而出:“是,我是谢昭,我……在这里,在你的身边。”


  然而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且不说她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童,便是她已过笄龄,他也不能再这样回她了。


  他们的缘分在前世早已经耗尽了。谢昭今日才明白一句话:相见不如不见,他不该来见宋静姝的。


  谢昭握紧的拳头缓缓的松开,对何文旭道:“无碍的,只是说胡话而已,等她醒了未必记得。”


  何文旭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谢四爷自然不会和一个晚辈计较,更何况还是一个病着的晚辈。


  “不过船上的药草不够,一会儿找一个繁华些的小县城靠岸,派人上去找药铺照着我开的方子抓些药上来,喝上两三天也就好了。”舟车劳顿还生病,静姝这一路上只怕是有得煎熬了。


  ******


  静姝醒过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


  她又做梦梦见了谢昭,那人浑身是血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杀他,她吓得无处可逃,就醒了过来。


  “啊……”


  床上的动静惊动了坐在床前的丫鬟,紫苏抬起头看了静姝一眼,忙问道:“姑娘醒了?”


  静姝看见了紫苏,这才知道自己是真醒了过来,有些颓然的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问道:“什么时辰了?”


  她这一开口却是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嗓子哑的几乎发不出声音来。


  紫苏忙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看她喝了两口才道:“这会子都子时了,姑娘这病来的急,幸好谢先生懂医术,帮姑娘开了方子,让小厮去岸边的镇上抓了药回来,熬给姑娘服下了,这才好了些。”


  静姝却一下子愣住了,怪不得谢昭前世就知道是自己害了他,他是会医术的人啊,如何能不察觉别人在害他!


  可到底是察觉的太迟了,毒已经深入骨髓,任凭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他了。


  静姝倏然落下泪来,眼泪落到她捧着的茶盏里,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唇边咸咸的味道。


  “姑娘你别哭啊,谢先生说了,病是小病,很快就能好的,姑娘不着急。”紫苏以为她病中心急,忙劝慰她道。


  静姝吸了吸鼻子,把脸上的泪擦尽了,想着一会儿自己睡下,明天醒来船又已经开了,便对紫苏道:“明日若是见到了谢先生,替我谢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