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12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静姝还来不及回答,那人却已经伸出了掌心,示意她们把梅花给他。


  覆着薄茧的掌心微微有些苍白,静姝从何佳蕙的手中接过了梅花,鬼使神差一般放到了谢昭的手里。


  “那就多谢先生了。”静姝低着头道,又忍不住抬头偷偷的睨了谢昭一眼。他上辈子难道也做过这种帮人销赃的事情吗?总觉得这样的谢昭有些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明德你手里的花是怎么回事?”何文旭看见谢昭手里握着梅花,只反问道:“你们两个做什么?还要让四爷跟着你们一起胡闹吗?”


  静姝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被何文旭这么一说,脸越发涨得通红的,谢昭却开口道:“举手之劳而已,这梅花开的正艳,我帮你们带出去,你们送我一枝可好?”


  “好呀,谢先生喜欢,尽管拿去。”何佳蕙笑了起来,静姝却低着头不说话,只是偶然抬起头来看谢昭一眼,那幽香的梅花握在他的手中,映衬着他越发温润俊朗。


  ******


  慧能师太留了何老太太在庙中用斋饭,谢昭跟何文旭却是先走了,这是他们在扬州城的最后一天,还有朋友要替他们践行。


  回了何家之后,静姝在房里歇中觉,这几日要收拾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房里头如今既是静悄悄,又是空荡荡。


  静姝睁眼醒来,看见次间的多宝格上供着一枝腊梅。


  紫苏见她醒了,打了水给她洗脸,一边递帕子一边道:“三姑娘的丫鬟青雀送来的,奴婢找了个白瓷净瓶养了起来,姑娘瞧瞧好看不好看?”


  腊梅本就清幽,白瓷净瓶供养更是相得益彰,静姝想起谢昭也说要一枝梅花,不知道外头的客房有没有合适的梅瓶,便开口道:“我记得这白瓷净瓶原是有一对的,另一个在哪儿呢?”


  “另一个还收在柜子里。”紫苏开口道:“这些东西不带去北边,老太太也没说要,还说等姑娘大婚的时候派人运过去,全当姑娘的陪嫁。”


  静姝点点头,这也是她当初的意思,“你把另一个找出来,喊个小丫鬟送去清风阁。”


  其实明儿一早他们就都走了,这一枝梅花,养在什么瓶子里不是养着,可静姝却还是觉得,要给它找一个好的瓶子供着,才不辜负它开的这般幽香。


  “奴婢知道了。”紫苏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静姝道:“老太太刚才差人来请姑娘了,姑娘睡醒了就过去吧,明儿就要启程了,老太太只怕心里还舍不得呢!”


  千里送君终须一别,静姝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可她终究是要回北边去的。


  “我这就过去。”她站起来,定定的看着多宝格上的梅花,开口道:“你跟我一起过去,把这梅花也带上,我今晚要和老太太一起睡。”


  寿安堂那边已经开始准备晚膳了,外头天色暗了下来,黑漆漆又下起了雪来,静姝穿着大红猩猩毡的斗篷,走在抄手游廊上,外面的雪像鹅毛一样扑上来,落在她的斗篷上,落在她的脸颊上。


  这时候忽然有个身影从抄手游廊的那一头迎面走过来,静姝眯着眼眸望过去,看见谢昭正缓步走来。


  他穿着佛头青的缂丝夹棉大氅,身形高挑,这样的年纪让他看上去还显得有些单薄,但眉宇中的锐气,却一如前世那般。


  静姝整个人微微一愣,只等谢昭走近了,她才朝着他福了福身子,低声道:“谢先生。”


  昨儿的家宴没有请到谢昭,想必今日老太太是特意要请他来赴宴的。


  谢昭轻轻应了一声,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看见跟在静姝后面的丫鬟手中捧着供奉梅花的白瓷净瓶。


  和让丫鬟给他的是同一个式样,看来是她珍爱之物。


  他们两人还没热络的说起话来,里头刘妈妈却已经瞧见了他们,笑着迎了过来道:“谢先生快进来吧,还有表小姐……”


  静姝让丫鬟把梅瓶递给刘妈妈,就听刘妈妈仍旧说道:“今儿老太太什么人都没请,就请了谢先生和表姑娘,说是单独给两位践行。”


  在何老太太的眼中,谢昭是她的晚辈,却也足以能算上静姝的长辈了。如今这个长辈要陪着小辈一起北上,她这个做老长辈的,还有好些话要交代。


  “外祖母中觉可歇好了?”静姝问刘妈妈。


  “老太太想起姑娘明儿就要走,哪里还有心思歇中觉,只稍稍歪了歪就起来了,让奴婢们嘱咐了厨房,今儿只做姑娘您爱吃的菜。”


  静姝听了又觉得不好意思,这不还请着谢昭呢,光做她喜欢的菜怎么好呢?


  刘妈妈似乎也听出了这话语中的不妥,有些尴尬笑道:“老太太不知道谢先生的口味,问了三爷三爷也说不清,所以准备了几样我们家厨子的拿手菜,还请谢先生不嫌弃的好。”


  “老太太客气了。”谢昭彬彬有礼的回了一句,接过丫鬟送来的茶盏,略低头抿了一口。


  静姝年纪小,喝得是花果茶,酸酸甜甜的。


  老太太很快就从房里出来了,看见谢昭已经到了,只开口道:“今儿就我们三人吃饭,谢先生虽是外男,却也是你的先生,咱就不分席了。”


  和谢昭同桌吃饭,在前世来看,真的算不上什么,但今生却还是头一回。


  静姝点点头,总觉得谢昭在看她,可她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谢昭的视线只落在了手中的茶盏上。


  自己和他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早该坦然面对了。


  但静姝想想刚才刘妈妈说的话,却又有点失落,她前世是他的妻子,却连他喜欢吃的菜也不知道。


  老太太却是看见了刘妈妈放在多宝阁上的梅花了,心下欢喜,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今日回来分明没瞧见你们折了梅花,这又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咱家花园里可开不出这么好看的梅花来,你和你三姐姐还真是有办法。”


  说起这个静姝的脸就热了,偷偷的抬头去看谢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拧了拧眉心,最后还是道:“是托付三表哥带出来的。”


  “我就知道,你们又祸害你们三哥去了。”老太太笑了起来,瞧见谢昭还在那坐着,只笑着道:“让四爷见笑了,这两个姑娘,总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老三也由着她们,是我管教疏忽了。”老太太虽然这么说,可如今这梅花被静姝送过来孝敬自己了,她哪里还有半分管教的心思了,不过就是说说场面话而已。


  静姝忍不住低头偷笑,弯弯的眉眼中像是星光闪过一般,让人瞧着挪不开眼。


  谢昭微微失神了片刻,听见静姝开口说话,他才回过了神。


  “外祖母,我这肚子都饿了,您还不传膳吗?”静姝故意说到,她倒是不饿,只是谢昭的那一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


  谢昭很快就挪开了目光,又盯着掌中的青瓷盖碗,也不知道他那幽深的目光中到底透着什么意思,但只要不是落在自己身上的,静姝便觉得松了一口气。


  前世她把他祸害的太惨了,这辈子唯求两人进水不犯河水罢了。


  ******


  晚膳倒是很快就吃完了,有谢昭在场,静姝很认真的实行了“食不言”的原则,一句话也没说。可这样一来,她发现她比往常多吃了半碗饭,等放下筷子的时候,才觉得有些撑了,竟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这让一向主意仪态的静姝尴尬到了极点,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通红的,老太太只蹙眉道:“我刚才就想跟你说吃慢点,可你又说饿了,我也只好随你了,这下子可是吃撑了?”


  静姝正想回话,谁知道又打出一个饱嗝来,这下子她连眼眶都憋红了。


  谢昭忍俊不禁,同老太太道:“表小姐可能吃的太急了,让厨房熬一碗消食茶来,喝完了就舒服了。”


  老太太忙吩咐丫鬟让厨房准备消食茶,又对谢昭道:“你瞧瞧我这外孙女,我怎么好放心让她一个人回京城去,谢先生这一路可要多照应着她一点,他的三表哥倒是对她不错,只可惜是个粗心的,把静姝交给他,我是不放心的,不如托付给谢先生您。”


  谢昭二十三岁,虽然尚未婚配,可在何老太太的眼中,足以做静姝的长辈,况且他们俩还有师生之谊。


  “老太太放心,表小姐聪明伶俐、乖巧可人,这一路上一定顺利。”谢昭安慰老太太道。


  聪明伶俐、乖巧可人,这说的是她吗?谢昭从前可从来没有这样夸赞过自己,被他这么一说,她还有些受宠若惊呢!


  可这不惊还好,一惊她的饱嗝就又出来了。


  “呃……呃呃……”


  老太太看她这是停不下来了,急忙往外头喊:“让厨房快点上消食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