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首辅大人最宠妻 第 2 章

书名:首辅大人最宠妻 作者:苏芷

  然而前世的静姝,却没有早早的回京城去。


  正如刘妈妈所想的,在何家过的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若是回到宋家,在尤氏手底下讨生活,可就不得而知了。


  静姝前世怕极了回宋家,听了这个消息就又病了一场,何老太太没办法,只好往京城送了信,说她病了,经不起长途跋涉。


  就这样,静姝又在何家住了差不多三年,等她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到了及笄的年纪。


  然而尤氏却不像那些戏文中所说的凶神恶煞的继母,她是一个美丽又温婉的女子。


  静姝的母亲何氏在她三岁上头就死了,静姝其实已经记不得她的模样了,如今又有尤氏这般无微不至的关心她,静姝恨不得把尤氏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即使她只在宋家住了短短的一年、即使尤氏带来的那个和她同岁的姐姐抢了自己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她还是没有去记恨尤氏。


  她以为尤氏是真心待自己的,平心而论,倘若自己去做别人的继母,她是没办法做到尤氏这份上的。


  但这只是静姝前世的想法,她活了这么一辈子,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尤氏那不是对自己好,那是一种让人瞧不出任何破绽来的、包藏祸心的坏,那叫捧杀。


  这还是她在谢家的时候,有一回听见谢老太太和谢昭说的话,才恍然明白过来的。


  那时候的她刚刚才改嫁给谢昭当续弦,老太太想把管家的事情交给她,可静姝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


  何老太太宠了她一辈子,却毕竟是外祖母,从来没教过她这些;尤氏面上对她无微不至,可从头到尾也没跟她说过应该怎样管家理事;即使后来她出阁了,嫁入了将军府,还有上头的嫂子管家,静姝仍旧是一无所知。


  她嫁了两回,却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傻媳妇。


  静姝这才恍然大悟,这世上有人对你好,也许是在害你;有人对你坏,也许是在帮你。


  只可惜前世的静姝却被这些表面功夫迷住了双眼,半点儿看不出尤氏的伎俩。


  “姝丫头这是怎么了?竟巴巴的要走了,我这当外祖母的可要伤心了。”


  外头忽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原是何老太太放心不下她,特特的一清早就带着人过来瞧她。何家人多嘴杂,老太太估摸着这事情未必能瞒得住宋静姝,这两日她话又少,没准是听到了一些什么风声。


  静姝还窝在被窝里,听见外头的动静,急忙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从锦被中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来。


  “外祖母!”她喊了何老太太一声,正要从被窝里爬出来,被老太太给喊住了。


  “还没穿衣服呢,快把被子盖好。”丫鬟挽了帘子迎何老太太进门,老太太见她探头探脑的,走到她床沿上坐了下来,帮她把被子掖好。


  跟在身后的三表姐何佳蕙也笑着道:“表妹,太阳都快晒屁股了,你怎么还没起来?”


  刘妈妈忙让丫鬟拿了衣服过来,服侍宋静姝更衣,何老太太坐到了对面窗户下的红木圈椅上,有些不舍的看着自己这个宝贝疙瘩肉上肉。


  若不是为了家族利益,谁愿意把自家的闺女远嫁,只可惜她那闺女命不好,早早的就去了,如今只留下宋静姝这一根独苗,老太太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可宋家也是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怎么可能放任宋静姝一直住在外祖家呢?如今又是宋老太太的大寿,何家本来就是要派人去贺寿的,不顺带着把静姝送回去,那就不像话了。


  尤氏都进门这么多年了,静姝作为原配留下来的嫡女,确实也该见见继母了。


  “你想回去,就回去吧,这回我不拦着你了。”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你继母都已经生下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了,你也确实该回去看看了。”虽说静姝的婚事是打小就定下的娃娃亲,可将来置办嫁妆,除了何氏生前留下的那一份,宋家再补贴多少,就要看尤氏的了。


  况且尤氏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是她跟前头姓沈的那个男人生下的孩子,那沈家前些年又犯了事儿,被发配到了偏远的云贵去,尤氏在宋老太太跟前哭求了一番,把那姑娘留在了京城,接到宋家养去了。


  做女人的,总归是心疼自己闺女的多些,沈家姑娘住在宋家虽然名不正言不顺,可总归是她亲闺女。


  况且她现在又和宋廷轩有了孩子,对宋静姝只怕更是照顾不到了。可再怎样,她也是宋静姝的继母,又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姑娘,论理也做不出不上台面的事情,让宋静姝早些回去,彼此相处相处,就算生不出什么感情,也好过将来跟陌生人一样。


  “我听外祖母的。”静姝已经穿好了衣服,趿着鞋子走到何老太太跟前,伸手摇着她的胳膊肘撒娇。


  何老太太脸上却还是有些凝重,只皱着眉心道:“只怕你回了京城,有了祖母,就忘了我这个外祖母了。”


  “那怎么可能呢?外祖母永远是我最喜欢的人。”静姝脱口而出道,上一世,待她最好的人,就只有外祖母了,当她受万人唾弃改嫁谢昭的时候,只有外祖母,还给她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


  何老太太眼眸中立时就有了泪光,拍了拍静姝肉嘟嘟的手背道:“你回去吧,反正过不了多久,你三表姐也要嫁到京城去,到时候我拖着这把老骨头,去京城瞧你们俩去。”


  静姝愣了一下,依稀想起何佳蕙这时候已经定亲给了康定候世子做继室。


  何佳蕙坐在一旁,脸颊通红,低着头小声道:“祖母,我那还是一年后的事情呢!”康定候世子和他原配夫人伉俪情深,提出要为对方守三年的孝,好些人家听了这个就不愿意嫁过去了,何佳蕙却觉得对方有情有义,愿意再多等一年。


  ******


  静姝洗漱完之后,跟着何老太太去了寿安堂。


  大舅母方氏和二舅母林氏都已经过来请安了,丫鬟们布了早膳,方氏瞧见何老太太领着宋静姝进门,笑着迎了上去道:“这大雪天的,我还当老太太去了哪儿呢,原是去瞧宝贝疙瘩了。”


  何老太太实在太宠着宋静姝了,起初方氏和林氏都有些吃味,后来就见怪不怪了。反正她又不是何家的闺女,总有要走的一天,这不这一天不就到了嘛!


  静姝前世一直觉得两位舅母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好,如今却也明白这里头不知参杂了多少虚情假意。


  她都傻了一辈子,怎么可能再傻一辈子呢?


  “给大舅母、二舅母请安。”静姝乖乖的向她们服了服身子,方氏看见何佳蕙也来了,一颗心早就在她身上,也没功夫招呼静姝,倒是林氏朝她点了点头。


  方氏心里高兴,何佳蕙定下了康定候府的世子,虽然是去做继室的,可将来却也是个正儿八经的世子夫人,像何家这样的商贾人家,即便是嫡女,想要嫁入京城做勋贵侯门的正头夫人,那也是不容易的。


  但静姝要是没记错的话,仿佛这门亲事后来出了一点岔子,何佳蕙最后只做成了康定候世子的贵妾。


  只是这些事情都过去太久了,她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


  但无论如何,现在方氏脸上的喜气,是掩盖不了的。


  “都坐下吧。”何老太太招呼了一声,看了一眼两位儿媳,瞧着都低眉顺眼的,其实对她偏心疼爱宋静姝的事情,私下里没少嘀咕,今儿一早巴巴的过来,只怕就是等着静姝是走是留的消息呢。


  “静姝一小没了母亲,在我们家住了这么多年,如今她就要走了,我心里还当真有些舍不得呢!”


  “什么……?”方氏抢先开口道:“静姝这就要走了吗?”她顿了顿,强忍着内心的喜悦,有些不确定问道:“那还回来吗?”


  就怕去了又回来,那跟不走有什么区别?


  静姝偷瞄了方氏一眼,见她眼底都泛着喜气,觉得自己前世可真是傻,还当真以为两位舅母舍不得自己离开。可现在想想,她在何家住了十来年,除了外祖母,哪有不厌烦自己的。


  “不回来了。”静姝鼓着腮帮子,一本正经道:“我今年都十一了,再过几年也要出阁了,我还要学些针线女红什么的,总不能什么都不会。”


  “你要学针线女红?”何佳蕙笑了起来道:“快别糟蹋了好好的缎子,不如让它光秃秃的好看。”


  静姝前世什么都不会,经常听人私底下议论,这宋家的五小姐,是个连一双鞋底都纳不好的笨姑娘。


  “那可不行,我就要学。”静姝认死理的坚持,何老太太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两个小厮从帘外走进来,弓着身子在下头回话道:“三爷让小的进来回一声,说他请了个贵客回府,请老太太、太太们千万别怠慢了,他好容易才把人给请回来。”


  林氏听了只笑起来道:“这说的什么话,既是他请的客人,我们自然不敢怠慢。”她顿了顿,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只是……他到底请了个什么人回来?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的吗?”


  静姝也觉得有些好奇,她这三表哥仗着是何家学问最好的,总是在外头混一帮子的狐朋狗友,能请到什么贵客呢?


  她这厢正纳闷,那小厮只笑着道:“是谢四爷,他不是在苏州老家给谢老爷守孝嘛,如今期满回京,正要赶明年的春闺,三爷好不容易把他给请到了府上,让他给咱家学塾里的学生们讲几堂课。”


  静姝一下子就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