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菟丝花快穿回来了 084

书名:菟丝花快穿回来了 作者:锦橙

  订婚礼如火如荼着进行着,与之相比起来的热闹, 沈宅却是清清冷冷。
沈妄独缩在书房, 电脑屏幕上的代码程序密密麻麻, 他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紧盯着屏幕的眼一片赤红, 显然是一宿没睡了。


  敲门声忽然作响,沈妄指尖一顿, 依旧没有停下。


  “进。”


  门被小心推开, 是家里的阿姨,手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阿姨在沈家干了十几年, 面对沈妄也不显得局促,盯着他眼下疲惫,语气是难掩的心疼:“少爷吃点东西吧,你昨晚上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可别累坏了。”


  沈妄低低道:“谢谢陈妈。”


  陈妈也不敢继续打扰, 搓了搓掌心, “太太他们晚上才会回来,你要是想吃什么就和我说,我让厨房准备。”


  “嗯。”


  陈妈最后看了眼沈妄后, 踱步离开。


  书房又静了,然而沈妄已经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念头,他脑袋昏昏沉沉, 太阳穴一跳一跳作着痛,沈妄闭眼捏了捏眉心, 摇摇晃晃从沙发上站起,一个人在深色的沙发上躺着。


  房子里明明很暖和,却让沈妄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冷。他蜷缩在一起,控制不住开始想苏糯和赵云清的婚礼。


  他理应是无所谓的,也应该是不在乎的,毕竟他那么讨厌苏糯,苏糯和谁在一起又和他有何关系?可是他的内心本能做不到这么坦然自若,更做不了漠视不理。


  今天后,烦人厌的未婚妻将要变成别人的未婚妻;妹妹也不再是他的妹妹。


  苏糯已经有了家庭,有了真正的亲人,更会马上迎来一个爱人,可笑的是,她的一切都是他找来的。


  沈妄呼吸急促,心里不甘,一双拳紧紧攥在了一起。


  头疼的症状逐渐严重,他皱眉,起身下了沙发,跌跌撞撞拉开门,准备回房间找个药。
空荡走廊,他脚步踩在地上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在这万物寂籁时,沈妄听到有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那好像是苏糯的房间,沈妄脚步顿顿,抱着困惑的神色推开了那扇房门。


  薄薄晨光自窗外倾泻而入,背对着他的女孩身影纤细,那件纯白色的礼服衬得她倩影窈窕,不染尘埃。沈妄以为看花眼了,使劲眨了两下眼,她还在那里站着。


  “糯、糯糯?”沈妄试探性开口。
她慢慢回头,女孩儿的容颜姣好,清丽的眼眸定定看着他,半晌笑了,脸颊漾起酒窝。自从她自杀苏醒,她再也没有这样对沈妄笑过,看着那温暖似唇的笑,沈妄的心针扎一样疼。


  他走过去:“你不是去和赵云清订婚了?”


  “苏糯”摇头,眼睛里泪花闪烁,“我、我不和别人订婚,我只想和妄哥在一起。”


  “糯糯?”


  “可是你根本不会喜欢我的……”她哭着,声音细细小小,最后擦干净眼泪,一步一步向洗手间走去。
沈妄心跳如擂鼓,他隐约觉得怪异,但还是一步一步跟上苏糯步伐。


  洗手间里,“苏糯”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部手机,她紧紧攥着,语气近乎恳求:“妄哥,糯糯以后听话,糯糯以后再也不缠着,你……你回来好不好?”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回来。”


  “那你就去死。”


  洗手间里,这五个字比任何声音都要清楚尖锐。
沈妄身子一颤,眼睛不由瞪大,他肩膀颤动,感觉寒气从脚边升起。他永远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过分,多伤人,此时此刻,沈妄彻身体会到了自己的冷漠无情。


  他的视线不由移动到了女孩身上。
“苏糯”已经停止了眼泪,她像是玩偶般一脸木然,只见女孩放下手机,转身绕过他去了外面,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把闪烁着寒光的水果刀,她僵硬的跨坐到浴缸内,看着那锐利的刀子,最后毫无犹豫的,重重割向手腕,血液溢流,烈目的红色让沈妄无从反应。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了……”


  “糯、糯糯……”沈妄慌了,蹲下身不住用掌心按压着她的伤口,“你……你别这样,你不是麻烦,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对你,苏糯,你别这样……”


  他的眼泪不知不觉掉下,然而不管他怎么叫,怎么哀求,“苏糯”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闭着眼,生命的痕迹在她脸上流逝,消散。


  “苏糯……”


  “我、我不好。”苏糯自言自语,“我不应该总是缠着你,我不应该、不应该让你不开心,可是妄哥。”她说,语气是浓浓的绝望,“除了你外,我再没有其他人了。”


  沈妄指尖一颤,猛然不知作何反应。


  “我没有朋友,现在也没有家人,我只有妄哥,可是你不要我了,没人再要我了。”


  “妄哥,我走了。”她小脸刷白,“再也不会有人……有人烦你。”


  “苏糯。”沈妄掐着她手,心脏像是被藤蔓死死缠绕一般,无法呼吸更疼得厉害,他跌坐在地上,哭得像是个绝望无助的孩子。
沈妄从来不知道他对苏糯有多重要,他从来不会设身处地去考虑苏糯的感受。他只是烦她,厌她,痛恨她,更瞧不起她,他觉得她是象牙塔里刁蛮任性的小公主,却忘记她被家人抛弃,独自在孤儿院活的艰苦;他觉得她不可理喻,却忽视她冒着雪夜为她筹备资金。他总是觉得父母偏爱,可是忘记了,每次挨罚,为他求情挡在他身前的只有苏糯。


  父母不理解他的事业,苏糯理解;父母不清楚他的苦楚,苏糯清楚。


  她是个烦人的小小跟屁虫,她明明什么都不懂,却一根筋的喜欢着他,信任着他。


  而他呢?


  他扼杀了她的纯真,她的美好,到头来还要埋怨她的冷酷。


  浴缸里,苏糯的身影已经变成了虚浮的幻影,最后完全消失不见,所有一切都恢复如常。
沈妄身子晃了晃,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眼前发黑,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陷入昏睡的沈妄做了一个极其荒唐的美梦,这个梦真实到让他恍惚。在梦中,他看到自己和苏糯相依相伴着长大,妹妹喜欢黏着他,他也喜欢着妹妹,在他因为犯错而被罚不准吃晚餐时,小姑娘总会鬼鬼祟祟去厨房偷来一些小蛋糕。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晃过,两人开始长大。


  他们依旧作好,梦境中的少爷给予了女孩百分百的包容,看着她的眼神中总是带着浓浓的宠溺和喜欢,小姑娘也很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在第一时间找他。


  再后来,少年上了大学,女孩哭哭啼啼,他附身亲吻了她,那是他们的初吻。


  再后来,少年成为青年,正式大学毕业走出校园,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再后来,女孩重病手术,他连夜跑到医院,不吃不喝守了她两个晚上。
再后来……


  他们结婚生子,过完了一生。


  沈妄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跟在他们身后看完了这一切。
最后梦境破灭成随影,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梦里的沈妄还在,他老了,坐在藤椅上有一晃一晃,看着沈妄的眼里带着浓浓的嘲笑。


  “羡慕吗?”他说话了,“这些本来应该是属于你的。”


  沈妄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由凑近几分。


  “可惜,你也只能在梦里看看了?”


  “什么意思?”


  老年沈妄向身后一指,他抬头,黑暗中闪现出一块类似荧幕的东西,在那里,他看到自己为了一个女人三番五次的伤害自己的妹妹;他看到苏糯倒在浴缸,看到他无情无义,更看到一向疼爱苏糯的父母突然变得冷漠刻薄,最后毫不留情将女孩赶出家门。


  最后……


  她看到苏糯孤单死在了远方。


  而他,和孟亦苒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沈妄捂着泛痛的胸口,连连摇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我父母不会那样对待苏糯,我也不会和那个女人结婚,我根本不喜欢她!”


  “是的,你根本不喜欢。”老年沈妄继续晃悠着椅子,“所以,本是你的妻子现在属于了别人,至于你,孤独终老就是你的结局。”


  他看着沈妄,眼神刺骨:“你本应该幸福的。”


  你本应该幸福的……


  沈妄还没有琢磨出话里的意思,便被一阵巨大的吸力牵扯出了梦境。


  他刷的一下睁开了眼,头顶吊灯炫目的晃眼,沈妄眼珠子转了转,神色恍惚。


  “少爷你总算醒了。”陈妈坐在一边一脸担忧,“你在苏糯小姐的房里晕倒了,可把我吓坏了。”


  对,苏糯。


  他看到苏糯了。


  苏糯……


  他要去找苏糯,找苏糯……


  沈妄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可是刚起身,便又重重倒了回去,四肢发软的像不似自己的一样,使不出一丁点力气。


  “少爷你别动了,医生刚给你量过体温,三十九度呢,医生说是疲劳引起的感冒,你啊,好好休息,我现在去给你做点清淡的吃。”说着,阿姨走出了房间。
沈妄喉结动动,梦里的花园还在眼前流转。


  也许,那一切根本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