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凶悍的他心里撒个野 58

书名:在凶悍的他心里撒个野 作者:春风榴火

  今天晚上族里会有一场集体行动, 抹杀公众的记忆。


  狼族的存在对于人类而言, 是绝对的秘密, 人类对于非我族类的智慧生物,表现得非常敏感,容忍度也很低, 因此想要在人类世界生存,他们必须隐藏踪迹。


  好在家族强大,族人众多且团结, 出了事只要在温馨小家的群里招呼一声,有空的都会出动,相互帮衬着,几百年倒是也相安无事。


  今天晚上外面太乱了, 顾怀璧没让边边回学校, 而是带她来了他现在住的地方。


  这栋别墅装修得非常精致,据说还是请了家族里的室内设计师专门定制的居住办公一体化别墅, 这位设计师听说是要给老大设计住宅, 激动得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觉。


  还有院子里的花,绣球、兰花、玫瑰...都让搞花草种植的族人承包了。


  顾怀璧说家族的确是人才济济, 干什么的都有,涉及各行各业, 且因为体能的先天优势,还出过不少卓越的运动冠军, 具体有哪些叫得出名字的,都是家族的机密, 等她嫁进来了才能告诉他。


  她发现,顾怀璧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神里笼着一层格外温柔的色调。


  过去他孤零零的一个人立足于世,不被理解也不被接受,把自己藏在黑暗中,独处了很多年。


  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同类族人,他们单纯地信任他,崇拜他,同时也深爱着他。


  顾怀璧曾经跟她说,要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而边边相信,现在的顾怀璧一定已经做到了。


  “所以,都想起来了吗?”顾怀璧将边边拉到卧室的床边坐下来,想要帮她一起回忆过去发生的事情。


  “你记得有一次,我们翻墙出去玩?”


  “记得啊,你说你很少出去,我带你去坐了摩天轮,后来回家,我还让杜阿姨打了手板心。”


  “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的原因?”


  边边想了很久,摇摇头:“谁会记得那种小事啊!”


  顾怀璧皱眉:“我记得,我记得第一次吵架是因为薛青;第一次你给我过生日,送给我一张自己画的贺卡;第一次...”


  边边忽然伸手捧住他的脑袋,摇了摇:“你的脑子是信息储存库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记得这么清楚,”


  “这不是小事,这是你和我做过的事。”


  他记得和她做过的每一件事,也记得和她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汇聚成了他心里的河流,与他的骨血融为一体。


  这些事,证明了他存在的意义。
边边看着面前男人那深榛色的瞳子,那样清澈明净,一尘不染。她捧着他的脑袋,顺势凑过去,宛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地吻了吻他干燥的下唇。


  这是边边第一次主动亲吻顾怀璧。


  顾怀璧脑子“嗡”的一声,在她即将移开的时候,捧住了她的后脑勺,用力压了过来,边边立刻用手挡住――


  “你...别咬我了。”


  少年近在咫尺的眸子里透着渴望:“不咬。”


  边边挪开手,他捏着她的下颌,抬起她的脑袋,一口叼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嘶,疼!”
“我没咬。”


  “你咬了!”
“咬了吗?”


  “咬了!骗子!”


  边边都有些怕了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狼族的人,有好些家伙嘴巴时常有破口,喝热水都烫着疼,他们接吻根本就是用咬的。


  然而,当顾怀璧暗搓搓地谋划着怎样毫不故意地滚进被窝里的时候,门铃响了。


  劳伦斯带着一帮长辈们过来,要汇报今天晚上这件事的进程情况,同时商议对策。


  女孩乖巧地坐在窗边,水润的眸子就这样望着他,顾怀璧真是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她了啊。


  但他也不能把一帮长辈们晾在门外。


  “今晚就在这里睡。”
“不用啊,我回学校。”


  “宿舍已经关门了。”
“没有吧,现在才九点。”


  “关了。”
“……”


  他非常强硬地要求:“留下来。”


  门铃继续响,劳伦斯电话也不停地催:“怎么还不门,老大你在不在啊。”


  顾怀璧关上卧室门,恋恋不舍地望了她一眼,“咔哒”一声,反锁。


  边边:……


  会客厅里,顾怀璧坐在长桌末端,劳伦斯和匆匆赶过来的几位长辈分别坐在两侧。


  “对李牧动手的家伙,身上沾了狼血,我们循着味道追过去,味道最后消失的地方,是在琅环台38号。”


  劳伦斯望向负责追踪的男人,问道:“你确定是琅环台?”


  “不会有错。”


  会客厅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知道,琅环台是陆衍的住所,而陆衍是初代血族成员之一。


  血族和狼族不同,狼族信仰力量,以能者为尊。而血族相信时间是智慧的沉淀,也是宇宙万物生命的总和,因此,他们以长者为尊贵。


  陆衍恰恰是世间为数不多的几位初代血族,即便是年轻的成狼,也不敢轻易对初代出手。


  他们活着这么多年,身上总有些莫名其妙前所未见的小玩意儿,年轻憨傻的狼对上年长的血族,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玩死。


  因此,这些狼崽子们没有贸然闯进琅环台陆衍的居所,是绝对正确的决定。


  顾怀璧缓缓站起身,从包里摸出了一枚切割精致的血钻指环。


  在场没有人不认得那枚指环,这是百年前狼族战胜血族之后,狼王拿到的战利品,一枚以初代鲜血凝成的血钻指环。
这枚血钻,由狼族的首领代代传承。而现在,顾怀璧取出了这枚血钻,便意味着维持了百年的和平,或许就要结束了。


  “劳伦斯,派遣主管外交的家族,拿这枚血钻跟他们交涉,组织一次高层会晤。”顾怀璧偏头望向劳伦斯:“宣战前的最后一次谈判。”


  “如果他们拒绝呢?”


  顾怀璧那漆黑的眸子里泛过一丝凌厉的冷光:“那就直接咬断他们的脖子。”


  ……


  长辈们又叨叨叨地吵了起来,大概分成了两派,一派主战,另一派主和。


  每次开会,总会遇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不过狼族家族管理基本属于一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狼王一个人说了算。所以不管他们怎么吵吵,最终还是由顾怀璧一锤定音。


  谁都不希望爆发战争,本来在人类社会生存已经相当不易,这些年好不容易家族壮大,又挣了些钱,大家都过上了奔小康的好日子,谁都不想这会儿跟血族开战。


  但是狼族也是有血性的战斗种族,绝不会一味隐忍退让,血族几次三番的挑衅,如果他们再不亮出颜色来,只怕这帮死人会更加猖狂。


  众人散去已经是凌晨,狼族都是夜猫子,越晚越有精神,不过近些年不少老辈开始迷信朋友圈养生,硬生生把自己的生物钟掰成了晚上十点必须上床睡觉。


  他们闹到十二点,老狼们杵着拐杖要回去睡觉了,年轻的狼狼们继续完成今天的工作,确保万无一失,无人察觉。


  等顾怀璧回到卧室的时候,女孩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走到她面前,蹲下身看了她许久。


  女孩宛若小猫儿似的趴在大床上,细细碎碎的长发柔顺地环在颈边,她是无意识睡着的,模样有些憨态,手里还拿着一本杂志,是从他的书架里随手取下来的书。


  顾怀璧轻轻将书拿起来,回归原位,然后关灯上床,从前面揽着女孩,将她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对于狼而言,肚子是它们最柔软、也是最脆弱的地方,而这份柔软与脆弱,都是要留给最信任的爱人。


  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作为人,他那八块腹肌的肚子根本不柔软,半夜就把边边给硌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推开他,摸了枕头垫着继续睡,没过一会儿,顾怀璧从后面又将她揽回来,下颌抵靠她后肩胛骨,像搂洋娃娃一样搂着。


  静谧的夜里,边边能清晰地听到他低沉而缓慢的呼吸声,很安心。


  **


  两天后,边边给大洋彼岸的顾千珏发去了一张她和顾怀璧的合影照片,想试探试探她的反应。


  顾千珏看到照片的时候,惊呆了:“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跟我哥搞上的!”


  边边的心猛地一提:“你想起来了?”


  “这不是我哥顾怀柔么?”顾千珏兴奋地说:“为什么你会和他在一起啊,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你居然瞒着我啊!”


  边边恍然想起来,顾怀璧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名叫顾怀柔,以前听杜婉柔提起过,他和顾怀璧是双生子,模样神似,不过后来...顾怀璧疑似伤害了他,所以杜婉柔将他送出国了,现在应该还在澳洲。


  “他不是你哥哥顾怀柔。”边边试图向他解释:“他叫顾怀璧,怀璧其罪的怀璧。”


  顾千珏皱了皱眉头:“嗯...表情还有眼神,的确不太一样,我也很多年没见过怀柔哥啦,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呐,连名字都这么像,跟双胞胎似的。”


  他们就是双胞胎啊!


  劳伦斯曾经说过,被抹杀的记忆只是暂时忘记,如果他是对你很重要的人,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当然,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忘了也就忘了,不会有任何影响。


  曾经的顾千珏有多么崇拜和宝贝她这位亲哥哥,迟早有一天,她会像她一样想起来的。


  周二的实验课上,所有人都在议论,昨天陆衍在实验室里打翻了溶酸杯,险些酿成事故,被教授狠狠批评了一顿,他说是因为最近太累了,没有休息好,所以教授给他开了假条,让他回去休息好了再来。


  许崎不相信陆衍是因为没休息好,血族不像狼族,没有那么大的生命力和体力消耗,因此他们的睡眠很浅,不需要太多的休息。更何况,陆衍是何等谨慎的一个人,从来未曾行差踏错半步,怎么可能会一不小心打破那么危险的溶酸杯。


  肯定是出事了!


  她听说最近两族的关系很紧张,狼狼社都已经拒绝了和血研社的一切关系往来,甚至因为血研社要参加社联聚餐活动,狼狼社直接拒绝了社联的聚餐邀请。


  消失近百年的血钻重现于世,说明两族开战在即,狼狼们最好洁身自好,不要和敌人有任何接触。


  所以石俊和云景他们也好意提醒许崎,不要再和陆衍接触了,否则将来一但开战,先拿你祭天,治你个通敌叛族的罪名。


  许崎只好找边边帮忙,明里暗里地向顾怀璧打听消息,毕竟一把手身边的女人是她的闺蜜,这么好的“资源”怎么能不利用起来呢。


  于是周末上午边边陪着顾怀璧去听了一上午经济学教授的讲座,又从包里取出榴莲蛋糕请他吃,说是和室友一起去甜品店自己动手做的,让他尝尝味道。


  顾怀璧闻着味儿都被熏了个半死,为了逃过这致命的“毒物”攻击,终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她,当然,内容仅限于可以让她透露给她寝室那只不让人省心的串儿狼。


  “血族方面给到的说法,说那晚的事只是意外,李牧和那个血族的男人只是在咖啡厅发生了争执,双方都有些没控制住脾气,这才大打出手,暴露了身份。”


  “实际上呢?”


  “实际上...狼族的忍耐力绝对强于任何一个种族,发生口角争执,绝对不会让一只狼冒着难以立足于世的危险而变换形态,而更重要的是,正常情况下,血族根本没有胆量单方面挑衅狼族,他们应该知道,喉管动脉被撕裂会让他们珍贵的鲜血溅出两米高。”


  顾怀璧淡淡道:“因此,血族势必谋划已久且有备而来,所以告诉你的室友,让她离陆衍远一点,就要开战了。”


  边边将顾怀璧的话转告了许崎,许崎沉默了半晌,对边边郑重其事地说:“请你转告老大,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许崎生是狼族的狼,死是狼族的死狼,我不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边边:……


  “这、这么豪气干云的话,还是留着你自己去跟你家老大表衷心吧。”


  当天晚上,许崎的肌肉猛男老爸在下晚自修的路上截住了自家闺女,把她扛在肩上转身就走,一众女生都吓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人拐子都拐到学校里来了。


  许崎尖声大叫:“爸,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好丢人啊!”


  “跟老子回家了。”


  “回什么家,我还要上课呢!”


  “不上了,再上命就没了。”许崎老爸是典型的人狠话不多,连行李都没让许崎收拾,直接把她拐回了家。


  后来许崎跟边边发短信,说老爸不知哪里听来风言风语,说她在和血族的人谈恋爱,要把她关起来,省得她被人骗,连小命都保不住。


  许崎郁闷至极,说她老爸根本就是个不讲道理的,本来他最听老妈的话,现在老妈都劝不动他了,说要关许崎禁闭,什么时候风头过去,什么时候在放她出来。


  电话里,许崎都快哭了:“真要等到风头过去,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呢,我爸又是个倔脾气,谁的话都不会听,括弧――除了老大,嘤嘤嘤。”


  边边听她手动加括弧,又听她嘤嘤嘤地嘤了好半晌,懂了,这家伙是想让边边去求顾怀璧跟她爸说情。


  边边并不认为顾怀璧会听她的话,甚至...把许崎关起来说不定就是顾怀璧暗中授意,否则许崎老爸这么一个宠妻狂魔,怎么会连老婆的话都不听了?


  许崎过去跟陆衍走得太近,脖子上还挂人家戴了几百年的饰物,说两人没点什么,还真没人信。


  顾怀璧是护短护犊子的人,上次自家崽子被血族的人重伤,他甚至都拿出了那枚百年不现于世的血钻,不惜与血族开战。


  他不会再让自己人受到半点伤害。


  不过好在一周不到,许崎就被放回了校园,她在家和老爸斗智斗勇,五次险象环生的爬墙行动终于让他爸意识到,用关禁闭的方式阻止小孩谈恋爱,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小孩只会越关越叛逆,最后做出危险的事情。


  被放出来的许崎脖子上带了一个防失踪狗狗智能警报环,她爸在某宝上买的,只要她离开学校范围,警报环就会给老爸发送信息。


  就为这事儿,她被石俊和孙嘉平轮番嘲笑了好长一段时间。


  狼族和血族正在进行着艰难而漫长的谈判,具体的结果如何,谁都不知道,不过据石俊不知道从哪儿刺探来的小道消息,说血族内部最近正在进行一场大清洗。


  具体情况如何,没有人知道,反正现在听风就是雨,整个校园因为有为数不少的两拨人剑拔弩张的对峙着,也是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局面。


  三月初,边边和许崎终于见到了长久未曾露面的陆衍,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精神状态看上去也不太好。


  那天下午上完实验课,所有人都离开了教室,陆衍将边边留了下来,关上了实验室的门,有话要对她说。


  “我现在没有办法见到顾怀璧了,我有事情需要告诉他,希望你代为转达,很重要,事关几千血族的性命。”
陆衍神情严肃,边边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专注地听他讲话,不敢漏掉一分一毫。


  陆衍直入主题:“这些年,血族一直在生物基因领域搞事情,想要更改自身的基因缺陷。最近有消息说,狼血能让我们重新变成人。”


  他正说着,走到实验台边,顺手将躲在桌下的许崎给扯了出来。


  许崎看到他,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既享有不老不死的肉身,就注定了你们不可能像人类一样拥有感知世界的能力,更不可能像狼一样拥有强壮的体魄,世界上哪有这两全其美的好事!”


  的确,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都是短暂的,血族的身体能够不老不死,注定了他们无法获得生命力。


  “但是有人成功了。”


  “什么?!”


  “血族最近出现一位新贵,他的血液里带了狼的基因,他变得很强壮,他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所以,族人对他的话言听计从。”


  边边曾经听许崎说起过,狼的血液就对于血族而言就像毒药,会烧灼他们腐朽的心脏,直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血族带了狼的基因而不死?


  “他的出现,开始让血族的部分人相信,狼血能让我们重新获得生命力。”


  “所以最近才会有这么多狼遭遇血族的攻击。”


  陆衍对许崎说:“上一次实验楼下的那两个家伙,便是想要吸食你的血液。”


  “那...那你呢?”许崎望向陆衍:“你想要变成人吗?”


  陆衍坐在了窗台边,逆着光,他苍白的肌肤显得无比通透。


  “几百年的时光太过漫长,我早已经忘了当人是什么滋味。但是我还没有愚蠢到会相信那种无稽之谈。”


  “血族坐拥万年不死的光阴,势必没有办法像正常人类那样去感受世界。世间万物运行有法,各司其职,强行改变自然生物规律,势必会受到惩罚。”


  陆衍对边边说:“血族不愿与狼族开战,我也不愿让我的族人无辜送死,所以...请你转告顾怀璧,血族内部的矛盾,我们会自己解决,请他给我一点时间,不要伤害我的族人。”


  边边点头:“我会帮你转告的。”


  “谢谢。”陆衍说完,深深地忘了许崎一眼,转身要走。


  许崎忽然叫住他:“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陆衍转头望向许崎,眸光深邃:“小狼,爱与恨于我而言,都太奢侈了。”


  他们只有孤独长年相伴。


  许崎纵使神经大条,也能听懂陆衍言辞中的婉拒之意,她眼里有些泛酸,可是她扬着脑袋,固执地不让自己哭出来。


  狼狼绝对不哭,就算被血族拒绝了,也不会哭。


  她走到陆衍身前,从包里摸出一枚大约拇指长的尖锐狼牙,递到陆衍的手里。


  “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送给你,这个...这个是我的乳牙,你收下吧。”


  一枚真正的狼牙何其珍贵,对于血族而言,狼牙是他们做梦都想要的宝贝。真正狼族的牙齿,能够让他们于夜色中隐秘踪迹,不会被嗅觉敏锐的狼族追踪到气味,是关键时刻救命的稻草。


  同时,狼牙对于血族也是最危险的致命物,若被它划破皮肤,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


  陆衍没有拒绝许崎的礼物,他用自己的黑手绢,小心翼翼地将它包好,放进了包里。


  “小狼,谢谢你。”


  “不谢啊,你还送我十字架呢,我就当给你回礼了。”许崎勉强挤出一丝难看的笑意:“那师兄...再见了。”


  “再见。”


  她转过身,扯着边边的手,拉着她跑出教室。


  边边看到女孩眼角渗出的眼泪。


  望着她决然离开的背影,陆衍伸手抚上心脏,那颗早已经陷入沉睡的心脏,就在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可...生命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的瞬间,他见惯了太多生离与死别,任何情感与羁绊都是烦恼。


  他告诫过自己无数次,不要心怀希望,他们之间的障碍不是家族的矛盾纷争,而是那无尽漫长的时光和不能陪伴老去的悲伤。


  可是...如果明天就要死去呢?


  陆衍不知道了。


  如果没有明天,对于任何人都是残忍恐怖的话题,可是于陆衍而言,未尝不是另一种解脱。


  如果没有明天,黎明来临之前,他只想在爱人温暖的怀中长眠,而不是冷冷的棺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