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十八章(中)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4


  在这或许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陈依事后回忆起来都不太清晰了,她觉得那过程至少有三个小时那么长,但是从调出来的监控影像里看,确实只有三分钟。


  那陌生小哥在松开钳住陈依手腕的双手时,就这一瞬间,窗外又是一声巨大的响雷,陈依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终于又感受到了对身体的掌控权,在对方双手要摸上她身体时,她来不及思索便条件反射地摸到身边办公桌上的订书机狠狠地拍向男人的眼睛,只听见“咔哒”一声骨头被撞击的清脆声之后,男人发出吃痛的吼叫,一手捂着淌血的伤处,一手胡乱一推把陈依撞倒在桌面上,一阵杂物落地声之中,陈依大声呼救:“保安!保安!”


  男人慌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却被咬了一口,他这一痛,更是着急,一巴掌打在陈依的脸上,这力道叫陈依耳朵里嗡嗡作响,脸上立刻红了,这是她人生第一次遭遇没有缘由的暴力对待,再理智冷静的她也傻了,脑袋再一次死机,又失去了四肢的知觉,这短暂的停滞,给了男人用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的机会,好沉啊,原来男性使出全力要制服女人时,他的体重沉得就像一台汽车,陈依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


  他的一只手还死死捂着陈依的嘴巴,以几乎要叫她窒息的力道,另一只手胡乱撕扯着她的领口,忙活了数秒之后,他失去了耐心,直接探下去拽她的裙子,当他粗糙的手掌摸到她的皮肤,野兽般的喘息声紧紧贴着她的脸颊时,陈依终于哭了。


  好可怕,好可怕……她在心里无助地呐喊,但是她不会闭上眼睛,她凶狠地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她要记住他的脸,把他看清楚,她不会饶了他!


  还好她睁大了眼,看见了一个拳头从天而降砸在他的脸上,这畜生便飞了出去,顺着一声雷霆般的怒吼,陈依看见了迟诺。


  “我杀了你!”平时软绵绵又笑嘻嘻,看起来像个高中生的迟诺,这会儿竟然像一个被激怒的拳击手般发了狠,不管不顾地扑上前去压着那人一顿揍,嘴里没有遮拦地骂着脏话,全是叫陈依难以想象的,那个迟诺不可能骂的词儿。


  以前也不觉得迟诺高大,但是此刻,对方那被压制的小身板把他对比得像一个巨人,听见那人带着哭腔的连声求饶和好像要断气般的尖叫,陈依才缓缓站起来边整理衣服边走过去,她虚弱地劝阻几声,“别闹出人命……”


  这惨叫声终于把三个保安齐刷刷地引来了,他们见到这场面,先是把迟诺拉开,然后把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的男人一左一右架着拖了出去,听陈依简单交代了情况之后,他们说先把人


  关在保护室,报警等警察过来带走,陈依叮嘱他们把监控作为证据调出来,众人点头离去。


  室内再度陷入寂静之后,陈依见到迟诺还跪坐在地上,似乎还没从应激反应里回过魂来,陈依半边脸还火辣辣的疼,她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竟然见到他在哭,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她奇怪了,“你哭什么?”说罢,端起他的双手一看,关节处的皮肤都破了,可见他刚才动起手来真是没留余地,“是手疼吗?”她捧起来在嘴边吹一吹,“痛痛飞走。”


  迟诺突然地抱紧了她,又变成那个软糯的男孩子了,他嗷嗷哭着,“我不疼,我难受,我不想你遇到这种坏事儿,这种坏蛋,你不该遇到的,对不起,我难受——”


  “不难受,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因为你来了,所以我好好的。”陈依试着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却因为后怕而哭了出来,她也哽咽了,“谢谢你,如果你没有来,我不知道我……谢谢你……迟诺……”


  从未见过,甚至也无法想象陈依会掉眼泪——迟诺止住了哭泣——他双眼瞪得老大地盯着陈依,借助昏暗的光线看见两道泪珠组成的银丝从她的眼角一直滑落到下巴,他忙不迭双手并拢上去接,好像在抢救一对易碎的玻璃制品。


  这动作把陈依逗笑了,“你干嘛?”


  “我——”迟诺收回了手,害羞地笑了,“我条件反射……你别哭了,你哭,我心里疼。”


  他的温柔,比窗外的大雨更叫陈依避无可避,她又忍不住要哭了,多久了,自从和白祁分手之后,她不知不觉间活得越来越封闭而坚硬,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为自己打造一座冰山上的城堡,她不是一个战士,她是渴望被拥抱和宠爱的,她曾经多么想要一个家,而不是一间与外界隔离的办公室,她不要做李却知喜欢的“女强人”,她想被呵护,她想做一个“小女人”,人各有志!她想要爱情,有错吗?比起追求事业,更期待爱情的她低人一等吗?——做自己——难道不是指的:世道如何看我,世人如何笑我,都不能动摇我,指使我去放弃我的追求吗?陈依想,不管了,是谁都好,她想要爱,她想要很多很多,将她包裹的爱。


  她拉起迟诺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红肿的脸上说,“我这里疼。”


  “那、那怎么办?”迟诺慌了,因为陈依看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像是细腻的春风,闪耀的小雪,那是一片诱人前往的清透湖泊,他想靠近她,想跳进去,整个人缓缓下沉,死得其所。


  陈依笑了,“亲一口也许就不疼了……”


  她的声音像是美人鱼对水手唱的蛊惑之歌,迟诺失了神般地将嘴唇贴上去,却没有碰到她的脸颊,因为陈依轻轻一侧脸,贴上了他的唇。


  5


  “我现在是全世界——”迟诺坐在褚凡的办公桌前,双手托着腮帮子,突然感慨出声,“也可能是全宇宙最幸福的人类。”


  众人正在褚凡的工作室里,就陈依需要的教学视频内容开会,所有人奇怪地看着他,正在发言的陈依感到无比尴尬地将手里的稿纸举起来遮着脸。


  褚凡冲他嫌弃地说:“你睡醒了吗?没睡够就滚回家去睡觉,别在这里说梦话。”


  “我清醒得很呢,只是有感而发……”迟诺说罢,继续对着陈依露出“嘿嘿嘿嘿”的失态笑容。


  “带走,带走……”褚凡扶着额头,冲陈依挥挥手,“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把你家这傻狗带出去,别耽误我们。”


  陈依边站起来边红着脸道歉,“不好意思,那我们先走了,你们继续。”说罢,拉着迟诺走向大门。


  听说了迟诺英雄救美全过程的褚凡,对着他的背影喊,“臭小子,便宜你啦!那天随便哪个人出现,都能泡到陈依,就是唐老鸭都可以。”


  迟诺扭脸,回嘴道,“唐老鸭没我能打吧?!”


  俩人离开了工作室后,朝着能打车的主干道走去,迟诺回味着褚凡的话,有些疑神疑鬼地问陈依,“姐姐,你真的是为了报恩才跟我在一起的吗?”


  陈依立刻回道:“当然不可能,我是个那么随便的人吗?”


  迟诺还有些恍如梦中地问:“我现在真的是你男朋友了么?”


  陈依微微一笑,挽着他的胳膊,用半边身体轻轻撞一撞他作为回答。


  迟诺开心了,绽放了笑颜,“那我以后可以叫你依依吗?”


  叫“依依”会使她想起白祁,但这话,陈依不好说,所以她只是以逗他的语气道:“不可以,你比我小,就该叫姐姐。”


  “那以后结婚了也要叫你姐姐吗?”迟诺惊呼,“多奇怪啊!”


  “我倒觉得很特别,很甜。”陈依漫不经心地说,“再说吧,我们还不一定结婚呢。”


  “我想跟你结婚。”


  “好好——”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迟诺不住地左顾右盼,最后在一排郁郁葱葱的杨树前停下脚步,这边有一栋奇形怪状的建筑,延伸出来的隔板正好将两人与行人的视线隔离开来。


  他忐忑地问:“我可以亲你吗?”


  陈依故作不悦地皱眉,“你这样问了再亲,很没情趣。”


  他说:“但是我怕突然亲你,会惹你生气。”


  “好吧,你可以亲我。”陈依扬起下巴。


  迟诺却退后了半步,摆着手说,“不是现在亲你,因为很没情趣,我先申请好了,等哪天出其不意再亲你,就很浪漫。”


  “好吧。”陈依点点头,拉着他的手重新走到光照之下,突然转过身来,踮起脚来,亲了他一口,继而笑着说,“够出其不意吗?”


  迟诺捂着半张通红的脸,低下了头,哀怨地说:“你……姐姐,你好会撩……这不公平。”


  “傻子。”陈依钻进他怀里,轻轻拍一拍他还垂着的胳膊,收到示意的迟诺赶紧双手怀抱住她,“你可是我的男朋友,你想亲我就可以亲我,你还要负责保护我,知道吗?”


  迟诺乖巧地连连点头,把脸埋在他曾经日思夜想的长发里,认真地说,“我永永远远保护你,把我的命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