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十四章(中)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5


  陈依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和李却知一起吃饭聊工作,所以选择了咖啡厅,两个人可以快速地吃个简单下午茶。


  天暖和了,她穿着一袭黑色过膝裙子与一件稻穗色的薄风衣,还未进门之前,便已经吸引了店内靠窗就坐的客人目光,她沐浴着众人视线,犹如踩着红毯一般登场。


  原本正在看手机屏幕的李却知,受到周围所有视线上移的氛围影响,他也抬起了头,便看直了双眼,陈依是个漂亮女人,但他见过的漂亮女人太多了,非要计较高下,她也不算顶级的漂亮,但是她的气质是顶级——和上次见面不太一样了——上次见到她,还有些瞻前顾后的感觉,似乎肩上背负着许多无形重担,今天再见,竟全扔了,她气场轻盈的同时又稳重了许多,像一条劫后余生的船,也像是再度苏醒的火山,无数滚烫刺眼的火光从她身上蹦出来,但却是不伤人的,自顾自耸立着、燃烧着。


  陈依落座,笔直朝李却知伸出手去,“李总,久等了。”


  李却知反应了一会儿,才伸出手去与她握了握,松开之后还有些如在梦里般的神色,他好奇地问,“陈老师,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事情?”


  “一件好事儿也没有,倒不如说发生了不少坏事儿。”陈依轻松一笑,打趣道,“所以我现在就等李总给我一件好事情。”


  李却知一愣,笑了,“你变了。”他拍了拍大腿,竟有些不知如何应对陈依,原本他与她见面的目的,是想“压一压”她的“威风”,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他只想阻止她去竞争对手那里谋职,但是现在见到她这“不动如山”的气场,他觉得他的“话术”对她影响不大,还不如开诚布公,他直说:“我希望你回公司上班。”


  陈依点头微笑,“那太好了,我们期待的是同一个结果。”


  她的笑容也变了,过去像是迷雾笼罩下的清泉,现在这清泉之上则更是云雾缭绕了,以前那雾诞生于她的迷茫,现在这雾却是她迷人之眼的谜。


  李却知对她的好奇心盛了,他问:“陈老师,我想冒昧地问一下,之前你说你是为了爱情辞职,那现在你为了什么又想回来工作了?”


  “为了自己。”陈依坦率地回答道,“过去我说是为了爱情,但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因为都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我在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李却知有些欣赏她的回复,但他习惯了在话语上压人一截,所以忍不住嘲讽道,“你的爱情呢?现在你是主职爱情,兼职事业?”


  “作为我的上司,你只需要关心的我专业能力是否能达到你的需求就够了,如果你真的很关心我的私人感情生活,我倒也不觉得有隐瞒的必要。”陈依面不改色地说,“我已经和男朋友分手了,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我不会再遇见爱情了,所以我的主要工作,是过好我这一生,而好的生活是钱带来的,所以我需要这份工作,我也会努力通过工作获得更多的酬劳来换取更好的人生,换言之,现在我的主职是:事业。”


  为她一脸正色的滔滔不绝所震慑,三秒之后,李却知终于热恩不住鼓起掌来,“你很适合去高校做演讲。”


  “你忘了我本来就是老师。”陈依淡然一笑,“气定神闲地讲大话是我赖以为生的技能。”


  李却知追问:“现在我知道你的重心是事业了,可是你拿什么保证你不会又一时冲动,再因为爱情提出离职呢?”


  陈依说:“你可以和我签合同,甚至拟好违约赔付的款项,要签多少年都你来决定,但我也不会闭着眼点头,待遇还是我必须考虑的签约条件,不过我已经铁了心要加入你的队伍,一方面是为了回报知遇之恩,一方面我也相信在我熟悉的环境里,我更能发挥我个人最大价值。”


  “我很高兴你是我的战友,不是对手。”李却知摸了摸下巴,似乎在与陈依的对话中得到了不错的情绪回馈:他现在还挺开心的。他举起手来再说话时,已经不太正经了,很有与朋友“插科打诨”的意味,“不好意思,我还想关心一下你的私人感情问题,毕竟你曾为此离开了公司,所以我作为老板在聘用你之前,不得不再三考量,为什么你说,以后不会再遇见爱情了?”


  陈依面对这个问题,反应不再似刚才敏捷,似乎她花了一点儿时间才得出了总结,“因为我已经过了遇见爱情的年龄,在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我虽然谈过三次恋爱,但却只遇到过一次爱情,现在我选择放下了,从此以后,我只想关心我自己,爱情这个东西,来了就来了,我或许会提供招待,但再也不会去‘主动’寻找——”陈依说罢,又顿了顿,补充道,“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还在为自己开脱,没有斩钉截铁说再也不需要爱情了,但实际上我的态度从主动变成被动,已经表明,我再也不会把爱情放在人生的第一位置了。”


  “别这么快就给自己下判决书——”李却知的身体不自觉地前倾,双眼里是藏不住的赏识之情,他说,“你现在正是最好的年龄。”


  6


  陈依没有立即恢复入职,因为李却知并不准备将她放在原来的公司职位上了,所以她正在等新公司分部完成装修,他遵守了过去的约定,与她签下了五年合约,高新聘请她成为檀香山英语培训第二分校的校长,兼总经理与高级讲师,并预支了一整年的薪水以示“结盟”诚意,并表示年底会有年终奖与股票分红。


  拿到这笔钱后,她听取了李却知的建议,为自己添了几身符合“身份”的服饰,毕竟她不再是一般职员,而是公司的“脸面”了,然后她买了一大叠西方经济、哲学与政治的英语原文书籍,决心狠狠提高知识水平,在今年内拿下同声传译的资格证,为三十五岁、四十岁后可能遭遇的新生代力量发起的事业冲击做好准备。


  一旦把所有精力放在自身上,陈依才察觉,她其实有许多事情可以做,她该多学习,多挣钱,而且也该健身了,皮肤虽然还没有垮塌得明显,但她知道自己在逐年老去,这是自然规律,但她可以老得慢一些,老得更优雅一些,所以她又给自己报了个健身班。


  还有什么要做的?该看看房子了,她不能放着妈妈一个人守着空屋子,但是北京暂且买不起,她仔细考虑,可以看看北京周边城市的房子,再买台车,至于车牌再想别办法吧,或许可以先买个节能车上牌子,工作日住在出租屋里,周末就开车回到至少一百二十平的房子里,陪妈妈吃饭、遛弯儿。


  这么一想,也不一定非得绕着北京买房,她可以挑个适合养老的城市,比如杭州或是南方的沿海城市买个两层小楼的房子,以她现在的收入,完全可以承担的,大一些的好,可以养猫养狗,当她不在家的时候,小动物会哄妈妈高兴。


  等一等,为什么不两边都买呢?可以先买一个房,再买一个房,这都可以列入人生计划里——因为我还年轻啊——陈依为自己这突然蹦出来的念头一愣,是呀,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外的华灯初上,如果一个人一生中最耳清目明、手脚麻利的时间有六十年,那她还有三十年可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再执着于“结婚”的陈依,突然觉得自己并不老,原来一切都还可以“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