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十一章(上)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1


  陈依近来不太习惯一个人呆着了,所以她几乎都和白家兄妹同吃同睡,力是相互作用的,白糖也更依赖陈依的存在,甚至到了夜里,白祁也无法与陈依同床,因为白糖拽着陈依在她的床上同枕聊天,她们已经像真正的姐妹了,也很像母女,因为白糖的成长中在亲情这一块是缺失的,哥哥是哥哥,妈妈是妈妈,可以对妈妈说的许多话,女孩子是不会对哥哥说的。


  “老陈,给你看看这个——”窝在被子里的白糖试图脱下睡衣,但又止住了动作,双眼闪烁着孩子气的光芒,“你先答应我别吓到,别骂我。”


  “我吓到了,骂你了,能改变什么?”陈依坐在床上,后背倚着床头,手里捧着电子书阅读器正在看《美国众神》的英文原著,她歪着头看向白糖时,眼神里全是无奈与宠溺相混合的柔情。


  白糖露出左边半截胳膊,在上臂位置有个纹身,是一只鸽子,脚下踩着一个变形的英语字母“G”,从那鲜红颜色看,应该是刚完成没多久,她兴奋地“哒啦!”一声,像是小孩子在展示自己的宝箱内容。


  陈依皱起眉头,但面对她如此兴奋的笑脸,也无法扫兴,她只好客观赞美一下,“还挺好看的。”


  白糖以指尖轻轻抚摸着还红肿的皮肤,得意地说:“情侣纹身。”


  “所以他纹了一颗糖?”陈依见到她点点头,终于还是笑了,“平时大话说太多,我都忘了你还是个孩子。”见到她一脸疑惑,她补充,“幼稚。”


  “切。”白糖踹她一脚。


  这时,白祁在卧室外敲门,“妹妹,能把你嫂子还给我了吗?”


  白糖边穿好睡衣边大声回道,“她是自愿跟我睡的。”


  白祁站在门外,委屈地扭一扭门把,“那你都睡了多少天了,也该我了吧。”


  “拿去拿去,一家人,谁跟谁睡不是睡。”白糖挥挥手,示意陈依可以走了,待她下了床,她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笑嘻嘻地冲她说,“老陈,明天陪我买衣服。”


  陈依回道:“可是我明天有课。”


  白糖纳闷,“你那班,还有什么好上的?”


  陈依想了想,“也是。”


  2


  白祁以给钱买菜为由,转了五万块给陈依的支付宝,她猜到他此举是要养她的意思,但他不点破,她也不追问,当陈依和白糖出门逛街时,买衣服、护肤品、小首饰和杂货,以及喝杯果汁、咖啡,吃个冰淇淋,总之这林林总总的一切都是白糖抢着刷卡,陈依觉得这也是白祁的授意,白糖也不隐瞒,还劝她大方花钱,“我哥的钱就是你的钱——”她转念一想,坏笑着补充,“——和我的钱。谁叫他就我们俩亲人。”


  这也就算了,平时白祁还找尽了日历上的黄道吉日、中外佳节,时不时给陈依包个大红包,似乎并不想叫她动用自己的钱来应付生活,他如此卖力在展现自己的诚意与财力,只想叫陈依放心辞职,他又追问过几次之后,收了“金主”这许多钱的陈依终于有些推脱不下去,向公司提出了请辞,而公司似乎早已经对她失望,批准得飞快。


  这之后,陈依更有时间闲在家里帮忙白家兄妹打点生活了,白祁见她也不太回去自己的公寓,于是建议转租算了,见到陈依很有些犹豫,白祁也不说话,只是温柔地看着她,抓着她的手以指肚揉了揉她的手背,像是在安抚一只终于有了家的猫——你对我可以百分百地依赖和信任——他通过肌肤接触向她发誓。


  她当然相信他,以白祁的人品,他说出口的话是绝不会变卦的,他这一刻有心要养她,即使有朝一日,他移情别恋了,他也会履行养她的承诺,就像终生聘用制一般每个月定时拨款给她。


  陈依即使不去住,也不愿意退掉租房是因为那间小屋就好像她的“娘家”,现在和白家兄妹虽然相处和睦,但人与人之间总是会有摩擦的,她不想有尴尬情形发生时,她只能去街上遛弯儿来化解情绪——有个属于自己的住所,终究是条后路——


  可是这番理智思考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还是退租了,现在的陈依好像脑袋已经被爱情多巴胺接管了,她失去了一切主动性能,只要白祁用那双深潭般的双瞳看她一眼,她就头昏脑涨地紧随他的意志行动。


  放弃安排自己,任由他人来安排的人生,真的很轻松,像是一条畅通无阻的下坡路。


  见到陈依“自绝后路”,白祁更确信她不会离开自己了,他感到自身的力量在不断膨胀,这就是安全感,是知道世上有人完全仰仗他,服从他,所产生的一种骄傲与责任并存的能量,他完全接纳了陈依进入自己的生活,他亲吻她,捧着她的脸叹息,“依依,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爱,你有我,你这辈子都有我管着,我会给你幸福。”


  陈依迷醉地看着他,心满意足地说:“我只有你了。”


  3


  褚凡终于办完了离婚手续,她包下了一家海鲜酒店的二楼,办了多达十张桌子的酒席以示庆祝,收到请帖的陈依不禁莞尔,这确实像是褚凡那动不动就大张旗鼓的风格,她于是也包了一个一千八百八十八块的红包带去现场。


  之前退租得到的十几万,白祁依旧留在了她的账户里,所以现在陈依的卡里有二十多万了,这挺不可思议的,她之前靠自己单打独斗了十来年,也没存下过这么多钱,她几乎不知道过去受的那些苦是图什么了。


  酒店大门立着一块红布招牌,上面写着“热烈祝贺褚凡女士与郭学忠先生离婚大吉”,走进店堂,还有服务生笑脸相迎地送上一张红色卡片,展开来一看,印刷的是褚凡与郭学忠被撕成两半的结婚照,因为俩人都是露出大白牙微笑,所以看起来还挺喜庆。


  上了楼,那被气球环绕的额舞台布置根本就是婚庆现场,可能接到业务的婚庆公司也没办过离婚庆典,所以拿旧模板随便改了改。


  见到陈依到场的褚凡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稿子跑过来,“快,快,这是你的发言稿,赶紧先过一遍。”她将稿子塞进她手里,面对她的一脸莫名,她说,“你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当然得上台发言啦,不然我这半小时的场子怎么撑啊。”


  褚凡穿着一袭红色旗袍,她的女儿琪琪正坐在一边的桌子上喝果汁,也穿着一条华丽的裙子,手中抓着一张纸,想必也是致辞稿。


  等来客陆续到达之后,陈依注意到褚凡并没有请来多少亲戚,首先没有老人,其次没有小孩,且年龄都是在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混过圈子的陈依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影视圈相关从业人员,有制片人,有导演,有各种服化道总监,甚至还有一个陈依曾经合作过的十八线艺人。


  人来齐了之后,褚凡上台先是简单说明自己如何眼瞎结了婚,又如何突然复明离了婚,她语言表达力强,又很会用一口纯正京片子来自嘲给大家逗乐,现场顿时一片欢声笑语,说完自己的私事后,她开始回顾过去在片场摸爬滚打的日子,甚至指着台下的朋友们一个个指名道谢地感激,被点名的人备受感动地站起来,对着台上的她拱手作揖,对着台下的众人挥了挥手,这一屋子都是同行,借着褚凡的牵线,大家互相认识一下,总有好处。


  最后,褚凡突然宣布自己要再度杀回影视业,要组建自己的影视公司,“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她慷慨激昂地一挥手道,“朋友们,你们的凡姐,回来了!”


  现场终于掌声雷动,就连陈依都奋力鼓起掌来,在心中暗暗惊叹,褚凡这脑子果然是生来为财而运转,竟用如此小成本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发布会。


  席间,褚凡领着陈依走向每一桌去敬酒,当她一遍遍夸大其词地向圈里友人介绍过去曾是演员的陈依时,她才意识到,她已经把自己理所应当地纳为了合伙人,等场子走完一圈,陈依忙问,“你要拉我入伙?”


  “废话,我挣钱,当然要带你。”褚凡挑起一边眉毛,得意洋洋地拍拍她的肩说,“前期资金已经到位了,我跟郭忠学离婚就是为了整顿资产,重新搏一份自己喜欢的事业,我反正破釜沉舟了,但是风险我自己担着,你别担心,你只管听口令、往前冲就是了,曾经你跟我混,只有粗茶淡饭,现在只要我吃肉了,就有你喝汤的——”她正自满地滔滔不绝,却没料到陈依竟会一脸困扰,于是话语顿住了,“怎么?你不乐意?姐们儿,醒醒,我们要回到我们的梦里了,你是太开心,脑子短路了?”


  陈依苦着脸说:“对不起……我马上就要去美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