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十章(中)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5


  白祁希望陈依做好随时辞职的准备,能和他去美国,他已经开始为她张罗签证了,但是陈依并不能马上答应下来,这是一条太重大的人生分水岭,她不能闭着眼往前走,还得左顾右盼一阵,不过白祁似乎默认她已经答应了,毕竟她这么爱他,没理由拒绝他。


  尤其现在陈依做的工作,也不过是图一个五险一金,并非她梦寐的事业,既然她没有了追求,他理所当然就认为,她的追求就是他,她跟随他,辅佐他就好了。


  “办美国十年签,需要你有去过其它国家的签证,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哪里玩一趟?”白祁边吃饭边问,“看你是请假还是干脆辞职算了?钱的事情不用担心,养你别说几个月,三五年的,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压力,你可以利用这个空暇时间去读个金融方面的私教课,先初步掌握一点儿基础知识。”


  白糖举起手中的筷子,“你们去哪儿玩?带我!欧洲行么?我保证不打扰你们浓情蜜意,只要我跟边上自拍,你们干什么我都看不见也不关心。”


  近来这些天,陈依几乎快在白祁家住下了,他衣柜里的女装越来越多,他们家洗手台上的漱口杯旁边也多了一根她的牙刷,她下班后,即使白祁没有时间开车过来接,她也会自觉地坐地铁过来,顺便买好菜,进门就主动做好了饭,最初白祁还试着阻拦,因为他们家是可以叫月嫂上门做饭的,但是现在他和白糖都已经完全习惯陈依的这一套操作了。


  毕竟外人做的饭,和家人做的饭,差距是很大的,白祁和白糖的胃口都已经被陈依养挑了,偶尔陈依忙于工作没有过来,白糖还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已经全身心依赖上陈依营造出来的家庭氛围了。


  陈依有些犹豫地说,“可是我现在工作做得好好的,而且马上要升职了,突然就辞职,有点儿对不起看重我的老板。”


  “你们那个英语班不会因为没了你就办不下去了,你腾出位置来给别人上位,人家会感谢你的。”白祁不屑地笑笑,“再说了,你也没打算当一辈子英语老师不是?你跟我去美国,能获得的成就更大得多。”


  见到陈依似乎不太乐意,只是沉默地低头吃饭,白祁有些不能理解地问,“依依,如果你有梦想,我一定全力支持,我不是那种一定要求女人当贤内助的大男子主义,你对我的安排感到不满意,你说出来,你想做什么?只要我帮得上忙。”


  陈依抬起头,露出一个假笑,“当你老婆?”


  白祁脸上肌肉凝固了半秒之后才回以一个轻巧的假笑,不再接话了。


  白糖这时间觉得陈依有些可怜,忍不住搭句话道,“要么当我老婆吧?也是白家人了。”


  陈依被逗笑了,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胳膊,冲她扭了扭身子摆出娇羞的模样来。


  白糖于是冲白祁放肆大笑起来,“那我们就去欧洲旅游吧,我顺便跟老陈把婚给结了。”


  白祁也笑了,摇摇头说,“家贼难防。”


  6


  虽然嘴上没有确切地答应白祁,但陈依心里十之八九已经决定会追随他去美国了,去哪一个国家都不重要,做什么工作也不重要,要消耗多少时间更不重要,不如说,跟白祁在一起,她希望耗去的时间越多越好,最好他能把她往后三五十年都包揽,她现在已经在迷雾中抓住了一条绳索,这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了白祁的身上,她只要闭着眼跟他走就行了。


  也正因为确认了未来的走向,陈依不再是要孤军奋斗的人了,她对待生活也不再严阵以待,在工作上,她开始敷衍了,犯错了,三次无故迟到之后,崔经理终于忍不住找她谈话。


  在办公室里,崔经理严肃地用钢笔敲击着桌面,以引起再度走神的陈依注意,“陈老师?陈老师?嘿,笑什么呢?听见我说话了吗?”


  陈依在幻想自己位于美国的家,白祁还不确定将落地在纽约或是华盛顿,但他告诉她,会在市中心租一间距离办公地点较近的公寓,同时在富人区买一栋供他们周末居住的别墅,于是她已经在网上看起了起居室用具和厨房用品,她曾经无数次幻想拥有的家——温馨豁亮的房子——马上就要摸着了,而且在充盈墨香的书房里,坐着她最爱的男人,他穿着她洗熨的干净睡衣,在台灯下敲击着电脑键盘,她依在门边时,他会抬首与她相视而笑,在临睡前,她会得到一个晚安吻,这温水般暖胃的日子,将如此平整地循环下去。


  她止住了傻笑,面露羞惭地说,“不好意思,我最近,确实有些不在状态。”


  “你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崔经理叹口气,“自从上回你因为感冒请了快一周的假,再回来,你这心思就不在工作上了,你知道我收到多少学员投诉吗?”她拉开抽屉,拿出一本蓝色文件夹扔在桌面上,遗憾地说,“你以前多敬业的一个人啊,这个本子里原本塞满的全是学员的表扬信,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那我情愿你多请几天假,彻底好了再回来,也不想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


  “对不起。”陈依低下头,真诚地表示歉意,“要么,扣我钱吧。”


  她这话,却叫崔经理不悦了,她阴阳怪气地问,“怎么?最近发财了,都看不上咱们这点儿工资了是吧?”她突然想起来什么,扶着额头重重地叹气,“对对,你要升职了,所以心飘了,野了,觉得现在做个讲师,是杀鸡用牛刀了,可是陈老师你别忘了,我们之所以看重你,是因为你努力,你拼搏,你珍惜每一节课的表现机会,你照顾每一个学员的能力差异,因为你尊重你的职业,看重我们公司,你才会被李总所期待,现在一切都还没定下来呢,你随时可能因为表现不佳,被其他人取代,要知道公司里的每一个讲师都表现得比你更想要那个位置——”


  “关于这件事儿,我还要说一声对不起。”陈依打断崔经理的长篇大论,脸上的羞愧之情更甚了,“我出于个人原因,可能无法接受公司的安排了。”


  7


  自从三天前与崔经理的办公室谈话结束之后,陈依明显感受到自己在公司里受到排挤了,或许是崔经理授意,所有同事都很是刻意地疏远了她,但是一些曾经不会交代给她的杂务活儿却一件件地往她桌上堆。


  此时此刻,她走进茶水间,原本正叽叽喳喳聊八卦的女同事们,立即收住了音量,扫了她两眼之后,众人如排水般哗哗流走,远去的声音却呼呼飘了进来,“那最后会选谁啊?不晓得我有没有机会哦?说起来,我比陈依的资历要老三年呢。”


  “得了吧,这公司里一般人都资历比她深好吗?”


  “说她被李总‘潜’了才上位的,怎么,现在是被甩了么?”


  也不知道这些风言风语是怎么起来的,或许以前就有吧,只是当时她是崔经理的得力爱将,大家不敢如此大声张扬,陈依接了一杯热咖啡,捧起杯子想,也不怨崔经理,她是她的上司,好心好意拉拔她,却被她回绝了,这心里滋味肯定不好受。


  自己在公司失去了立足之地,陈依也没有太难过,毕竟她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久留,这么一想,明明遭遇了他人的无理编排,她却又自顾自傻笑起来,这就是有爱人的优势吧?以前的她在这样的境地一定会郁郁寡欢,以泪洗面,现在她却能笑出来,因为她拥有爱情。


  她端着咖啡往自己的办工桌走去,却见到众人换了眼神看向自己,原来是李却知来了,他从崔经理办公室走出来,径直走向她。


  又是那种访谈节目里常见的笑脸,李却知冲陈依很是礼貌却不容反驳地说:“陈老师,现在有空吗?没有空也请跟我吃个晚饭吧,我想跟你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