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十章(上)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1


  在冰天雪地里兜圈的陈依感冒了,伴随着低烧,她请了假,在白祁家睡了三天,受到了他全方位的照顾,他亲自煮白粥,一口口喂她,他帮她洗澡,还耐心地为她吹干头发,无论白天,还是夜里,他就坐在床边用电脑处理工作,对她几乎是寸步不离了。


  其实第三天时,她感觉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白祁不准许她活动,她也乐在其中,所以又在床上墨迹了一天,人体很有趣,她枕着白祁的胳膊睡久了,竟觉得他是自己的另一层皮肤,两个人之间已经近到没有距离,融为一体就是这个感觉吧,她最初会问他,“我枕久了你会麻么?”


  他会把她企图离开的脑袋给拨回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老实呆着。”


  白祁也习惯了床上有陈依,就像她从未离开过,晚上他睡得迷迷糊糊时会伸手摸一摸她,然后揽进怀里,当陈依起身去上洗手间再回来,能看见他无意识地展开了一条胳膊,似乎在说,“您的VIP座位已经准备好了。”


  很幸福,她闻着白祁脖子处的洗发水气味,睡得很安稳,就好像俩人是一对年迈的老夫老妻,可能所谓美满婚姻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她开始相信,即使不结婚,白祁也可以给她一个家了。


  2


  第四天,白祁终于不能再呆在家里了,他出门去与客户见面之前,还再三叮嘱陈依不要折腾,好好养病,他为陈依因为自己而生病这件事儿,既感到亏欠,又有隐藏不住的得意,陈依注意到了,她愈是表现出为他抓狂失态的样子,他愈是感到满足。


  白祁很奇怪,有时他希望对她一切尽在掌握,但有时又喜欢她充满主见奋起反抗的样子,可能这就是双子座的人吧,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每一时刻要的不一样而已,无妨,陈依知道他爱她就够了。


  白糖结束了直播,从屋里走出来就看见陈依在厨房忙碌,她讨好地笑道,“老陈,烧退了?”


  陈依白她一眼,心里还记恨她间接导致白祁与她分手——最后那个误会也没能解开——白祁急到主动说出来,他看见陈依和迟诺约会,她才明白他为什么动怒,又不能“出卖”白糖,只好解释说,当时迟诺找她有急事,因为顾虑白祁不喜欢她与男性朋友见面,才不得不撒了个谎,但她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才勉强把白祁给哄好了。


  “你们和好了就行,咱们不在意过程,结果是好的就很棒棒了,是吧?再说了,我也算有功劳。”白糖乖巧地挽起袖子,主动帮忙洗菜,同时还不忘为自己邀功,“要不是我导了这一场大戏,你们俩可能就从此天涯是路人了,经过这一折腾,你跟我哥更相爱了不是?可能我就是神仙赐给你们的考验吧。”


  陈依的手接住水龙头下的水珠子,就扬起来朝白糖的脸上甩,不满地说,“我还是反对你跟向远歌谈恋爱,劝你主动向你哥哥交代。”


  白糖躲开飞来的水珠,不屑地说:“我这么大个人了,跟谁谈恋爱还得打报告,不至于吧?我又不是要填高考志愿。”


  “有时候,你挑选的恋爱对象,比挑大学还更要严肃去对待。”陈依拿出碗碟摆好,开始在案板上切菜,边头也不抬地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也一定听说了许多女生被人渣毁掉的故事,如果你没听过,现在我给你说,能说三天三夜。要么你去打开网页,随便刷刷一周的社会新闻,你也能看见。”


  白糖擦干净手上的水,站在一边不动了,她嘴角一咧,轻笑着说话时那表情和她哥哥如出一辙,“行了,说得好像我就要领证了似的,跟一个帅哥谈个恋爱而已,不至于就这么定终生了,可能我跟他在一起时间还没有大学四年长呢。”


  陈依奇怪了,“什么意思,我以为你对他是真爱?”


  白糖更是觉得好笑,摊开手说,“大姐,我才多大一个人啊,这么年轻就决定谁是真爱,有点儿太着急了吧?你这都快三十了,才发现我哥是你真爱呢。”说罢,她又换下了轻浮表情,一脸很认真地说,“但是,我有句讲句啊,现在我对他还真的是真爱。”


  见到陈依露出“没空听你胡侃”的表情,看着就像对熊孩子的日常琐事很没兴趣的妈妈,她更是来劲儿了,绕着她边转圈边道,“真爱也没有时间限制吧,你不能说我爱上一个人,爱了一天一个月,然后不爱了,那我这个爱就是假爱,多少人和根本不爱的人结婚,一过就是一辈子,那这假的、凑合的爱,也不可能因为时间久变成真的。”


  陈依苦笑着摇摇头说,“你嘴巴厉害,我说不过你。”


  不知道是否因为她太“渴婚”,又或是她和白祁相互确认过感情以后,整个人散发出尘埃落定的踏实气息,在白糖眼里,她这表情、姿态、语气,都太像一个母亲了,也可能是因为白糖太想念自己的妈妈了,她忍不住从身后抱住陈依,把下巴压在她的肩膀上。


  她感慨地说:“老陈啊,还好我哥选的人是你,要换了别人从此跟我们变成一家人,那我一定不答应。”


  3


  这天白祁没有太晚才回家,可能是惦记陈依的原因,到了饭点就进门了,他的脚步声刚在门口响起,陈依就小跑过去打开了门,顺手帮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笑盈盈地夸奖他,“今天真准时。”


  白祁看一眼厨房炤台上正在煲的汤,关心地问她,“你烧都退了?都叫你别乱动,怎么还做饭了?吃药没有?”


  “我好透了,你快去洗手。”陈依转脸招呼还在卧室里呆着的白糖,“吃饭啦!”


  饭桌上,陈依一会儿看着白祁,一会儿看着白糖,偶尔还盯着自己碗里热气蒸腾的白米饭,全程满面堆着傻笑,白糖看着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挥了挥筷子说,“嘿,老陈,别笑了,怪渗人的。”


  陈依坦然地说:“我就是觉得开心,我好像有个家了。”


  白糖被她这话给噎了一下,她脑子也热了,看着摊了一桌子的四菜一汤,心里暖洋洋的,她夹起一块干锅花菜塞进嘴里,边咀嚼边看向白祁,为了化解自己脸上明显的动容之情,嫌弃地皱着眉头对他说,“比你做的好吃多了。”


  白祁笑一笑,伸长脖子亲了一口陈依的脸颊,他也是满脸笑意,身上没有一丝平日的傲气,从头到脚都像是从蜜糖罐子里捞起来似的,滴着金灿灿的糖浆。


  白糖翻个白眼,嘴角含笑地小声嘟囔,“恶心吧啦的。”


  4


  收拾完之后,陈依要回自己家里去,她明天得重整状态去上班了,白祁挽留她,说明天他开车送她去上班更快,陈依虽然想不到什么拒绝理由,但忍不住笑道,“我老住在你这儿,那个房子不就空置了,还租它干嘛?多浪费。”


  “你说得对,是可以退租。”白祁边说着边把她拉到沙发,在他大腿间坐下,从身后环抱着她继续说话,“我觉得我们在国内也呆不了多久了。”


  原本白糖也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见到身边这对“狗男女”如此腻歪,咂咂嘴回到房间里去开直播了。


  “今天我和一个已经接触了大半年的天使投资人聊成了,他会赞助我在美国开理财公司,你口语这么好,完全可以跟我一起去创业,做我的秘书,或是挑一个任何你想坐的职位,当然你也可以做副总经理,都不难,你跟着我身边看一两年,你就什么都懂了。”白祁动作亲昵地拨弄着陈依的双腿,使得她像一只猫一般被他轻轻一抬,就以侧身姿势坐在了他怀里,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们俩一起注册的公司,就等于是领了结婚证了,你开心么?从此以后,我们的人生,就都绑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