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等你 第六章(中)

书名:我不等你 作者:琉玄

  4


  迟诺赶到便利店门外时,脖子上还挂着工牌,看来今晚上是加班了,直接从电视台过来的,他出了地铁站后就开始跑,远远地边跑边招手,“姐姐!”


  跑到跟前时,他已经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了陈依的身上,双手抓着左右两侧的衣袖在她胸口顺手打了一个结,边喘大气边歪着头问,“你不冷么?为什么不站在店里面?”


  看着自己被扎成一个蘑菇的样子,满面愁容的陈依被逗笑了,她摇摇头说,“里边又没座儿,一直站那儿碍着人家做生意挺不合适的。”


  “那我们去找个有座儿的地方,走。”说罢,迟诺拽着被捆在陈依胸口的两支袖子,好像孩子拖着玩具小板车一般往前走。


  “哎?你给我解开——”陈依整个身体因为试图挣开这件外套而拼命扭动起来,脚下步伐也七扭八歪,嘴里尖叫着,“你也太幼稚了吧!”


  迟诺被她蠕动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挡在她身前更故意地抓紧两条袖子,陈依往前走,他就倒着走,以防止她在挣扎中摔倒,果然陈依真的一个趔趄往前栽倒在他怀里,俩人同时一愣之后,迟诺笑得更大声了,被他的笑声感染,她也不恼火了,跟着他一起大笑起来。


  闹了一阵子之后,陈依被捂住了汗来,迟诺才把外套给她解开,边向陈依了解她今晚的遭遇,边领着她走向远处的一家麦当劳。


  “你叫我过来是对的,万一那男的动手打人怎么办?这么晚了,街上人少,也没人能帮忙。”迟诺认真后怕地拍了拍心口,他问,“那你联系我姐了吗?这她老公来找你麻烦,你得叫她知道啊。”


  “电话关机,估计也是为了躲郭忠学。”陈依盯着地上两个被路灯拉长的人影,后知后觉地感到羞涩了,也没敢看迟诺的眼睛,尴尬地笑着说,“谢谢你,没想到你真的愿意出来陪我……这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找谁好,刚才我确实有些慌了。”


  ——他完全可以不搭理她的,两个人谈不上朋友,也不是同事,平时在微信上聊天,她也总对他爱答不理的,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里,为工作奔波的人早已疲于交际,下了班后只想吃饱睡觉,哪有闲情去管他人琐事——可是迟诺却没有半分犹豫,甚至不追问她叫他有什么事情,只说了一个“好”字,就找到了她的定位,像极了随叫随到的召唤兽。


  她羞惭,是因为她知道并利用了他对自己的好感,他的心思纯净得近乎透明,他靠近她时,身后就像有一条藏不住的尾巴在激烈摇摆,空气里充满了他无声的嚷嚷,那是千千万万声的“喜欢你”,他喜欢她,太明显了。


  “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还没回家呢,今晚为了剪个纪录片本来打算睡在电视台的,从那儿往这边走很快的、很方便,而且我很开心,我一直在等着你找我,我也不是有很多本事的人,还能够被你需要,我感觉挺荣幸的。”迟诺毫不掩饰他的开心,滔滔不绝地说话间,脚尖垫起来在地面上弹着走了两步,又难掩兴奋地绕着陈依转了一圈后盯着她的眼睛说,“要知道你偏偏是找我来陪你,没有找别人,那说明我对你来说算是比较重要的人吧,说重要是我太自大了,但肯定不算是一般认识的人,至少是你信得过的人,你看,你都没找你男朋友……”


  见到陈依的眼神一瞬黯淡,迟诺却像是捡到一片星光般更兴奋了,“哦——”他扬起声调,指着陈依问,“你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吗?”


  陈依挥开他的手,径直朝前走,迟诺并未收敛笑容,更是变本加厉地笑起来,冲着她的背影喊,“你和男朋友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啊,也许我可以让你开心呢。”


  5


  俩人坐在了麦当劳里,桌面上摊着汉堡、鸡块和薯条,以及一大杯可乐和一小杯咖啡,只有咖啡是陈依点的,迟诺肚子饿了所以点了堆吃的,陈依坚持要请客,毕竟是她邀请的迟诺见面,但是迟诺反对。


  “姐姐,给点儿面子,这主要是我在吃,你就一杯咖啡,我还是请得起的。”他边吃着薯条,边看着陈依揭开三个小小的奶精倒进咖啡里,仅仅是见到她用小搅勺搅拌的动作,他就有些憋不住要笑,是羞答答的那种笑,就像初中男生偷看仰慕的学姐,他觉得她怎么这么好看,举手投足都像是在拍电影一样好看,“你这么晚还喝咖啡呀?”他问过之后,喝了一大口可乐,以缓解自己的口干舌燥。


  “我对咖啡~因几乎脱敏了,喝多少也不影响睡眠的。”陈依说,“我喜欢这个苦味加上牛奶,有点儿甜,但又没有一般饮料那么甜,是苦得刚好,也甜得刚好。”


  迟诺一手捂着胸口,咬住嘴,低下头去,一手夸张地锤了锤桌子,以解放自己满心的喜欢之情,他再仰起头时,看到陈依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于是咧嘴一笑,解释起来,“姐姐,你说话调调太字正腔圆了,好像在说电影台词,又好像在拍广告。”


  “你笑我啊!”陈依反应过来之后,一巴掌打在迟诺胳膊上。


  “没有,没有——”迟诺挨了打,却更开心了,他真诚地看着她说,“我是觉得……你就像个真正的演员,太好看了,我看得有些移不开眼睛,看得心里有些紧张。”


  陈依被他盯得脸上一热,眼珠子似乎是为了散热般转了一圈再回来,看着他说,“我以前确实是演过戏……”——太久没对外人提及这段过往——她说出口时,只觉得胸口发烫,一小簇火焰猛然蹿起来,穿过了她的胸膛,直抵她的舌尖,“演戏”一词,竟像是一粒碰不得的火球。


  “真的吗?难怪,难怪——”迟诺惊讶得几乎快被薯条给噎到,他使劲咽下去后,鼓起掌来,“我就觉得你好与众不同,气质跟一般人的差距拉得天上地下的。”他激动地追问,“那你现在还演吗?可是你在教英语啊,那你是兼职演戏么?快告诉我你演过什么,也许我以前看过呢。”


  陈依并不想再继续,于是转开了话题,“别总说我的事情,也说说你自己。”


  “我?”迟诺今晚上第一次因为思索而皱起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坦然地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故事,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背景人物,我爸普通,我妈普通,我的梦想也和一般人一样,就是能有一个过得去的工作,和我的老婆有一个温馨的家,再养一个懂事的,不叫我操心的孩子,不用很有出息,平平安安长大就行。”


  “可以声称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就意味着一生无风无浪,已经是很幸运了,可以说是一个不算简单的梦想。”陈依有些疲倦地抬手托着后脑勺,以手肘支撑着桌面,歪着头问迟诺,“因为白糖不是一个普通的女生,不能陪你完成梦想,所以你就选择了别的女生吗?看来你的这个温馨小家,只需要一个老婆,不需要爱情呢。”


  迟诺知道她在逗他,但也忍不住认真辩解,“不是的,我——”他有千言万语,可是话到嘴边却语塞了,他垂下头沮丧地说,“我和白糖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感觉糊里糊涂的,一直很被动,然后等我反应过来,我在这段感情里应该也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好像把一切都搞砸了。”


  陈依直起腰,身体不觉前倾,她突然感到自己找着了盟友,于是不禁确认一下,“那你对白糖并不只是随便的态度,确实是有些喜欢的吧?”


  迟诺也挺起后背,义正言辞地拍着胸口说,“当然啊,我才不是随便的人,不喜欢怎么可以在一起?我从来不骗人,更不骗感情,我叫迟诺,就是许下的承诺就算会迟到,但也一定会实现的意思。”


  陈依点点头,“那我想和你谈一下白糖的事情。”


  6


  走出麦当劳,陈依认为郭忠学应该以及离开了,所以想和迟诺道别,但他坚持要送她回家,因为天色太晚,迟诺觉得再步行也不合适了,便快步跑到一台扫码单车前,用手机付费解锁后,对着后座拍一拍,示意陈依坐上来。


  迟诺把单车骑得很慢,几乎快与步行速度差不多,陈依从他高昂的后脑勺都能读出来他今晚有多开心,以及风里全是他的依依不舍,果然他问,“陈依,以后你还会找我吗?即使你没有和男朋友吵架,也会找我吗?”


  难以置信,快乐得像一条未成年金毛犬的迟诺竟也散发出几缕幽怨来,都怪这一时刻的夜风太迷眼,陈依试图将这气氛给敷衍过去,她笑道,“叫姐姐。”


  迟诺于是叫了,“姐姐,你和你的男朋友在一起,开心吗?”


  “还可以……”陈依的语气有些犹疑。


  迟诺便仿佛抓着了一丝希望,“姐姐,你爱你的男朋友吗?”


  “爱。”她这回却是毫不迟疑地肯定回答,“我爱他。”


  迟诺于是犹如被掐灭的烛火般突然没了声息,一言不发地骑完了全程。


  回到居民楼下,迟诺停好车,以担心郭忠学埋伏在楼道里为由,要看着陈依走进家门才安心,陈依推辞不过,只好由他跟着上楼,没料想真的有人影在台阶上等着陈依,把他俩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是郭忠学。


  对方坐在昏暗的台阶上,一身闪烁着寒光的凛冽气息与周围陈旧的画风格格不入,他的发型一丝不苟,风衣上也没有一道皱褶,身形修长,器宇不凡,迟诺很轻易就猜到他是谁了,一扭脸见到陈依神色抗拒地后退了数步,就更清楚了,果然男人站了起来,一双长腿形成的两道投影好像笼子般扣在了陈依的身上。


  见到迟诺这个陌生男人站在陈依身边,白祁猜忌而愠怒地瞪着陈依问,“你上哪儿去了?手机为什么关机?”


  陈依的手机只是没电了,但她并不想回答他,只是恶狠狠地与他对视。


  白祁为她的态度触怒了,也恶狠狠地命令道,“过来。”见到陈依一动不动,他朝下走了一级台阶,伸出手去,尽力换了个稍显温柔的语气说,“我请你过来。”


  迟诺站在陈依身后,小心地扯了扯她的衣袖,语气里是对她的心疼也是对自己的委屈,“姐姐,不理他。”


  见到陈依的肢体动作是偏向那个陌生人的,白祁又急又恼,他压低了声音唤她,“依依……”


  他一叫她“依依”,陈依就有些散了架子,好像被回收的风筝般往他去了。


  白祁深深叹一口气,“依依,我坐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等了你一个小时,担心了你一个小时。”


  他这样示弱的口气,更拦不住陈依走向他了,她恨不能把他当孩子般搂在怀里道歉,反省自己为何要叫他担心。


  迟诺见到陈依如此鬼迷心窍的样子,一着急便抢上几步,从身后抓住了陈依的手腕。


  白祁见了,再也耐不住火气,伸手把陈依用力拽到自己跟前,瞪着迟诺发问,“你是谁?”


  “我叫迟诺。”迟诺扬起下巴,气势毫不示弱地指着白祁道,“你,白糖的哥哥,如果你不珍惜陈依的话,那——”他顿了一顿,在半秒之间产生了一丝顾虑,但终于还是大声说出了口,“那我就会替你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