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君游四海求其凰 089、劫后余生(二更)

书名:君游四海求其凰 作者:侧耳听风

  大头朝下,全身的血都冲到了脑子里,姚婴觉得更晕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无法抗议,毕竟还得靠人家带着呢,他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


  齐雍扛着她,并没有顺着这石缝下去,因为下面聚集着数不清的四脚蛇和绿色的大飞虫。四脚蛇各自趴伏,但又知道上面有人,所以躁动。那些绿色的大飞虫在高于四脚蛇的地方飞,还想飞的更高一些,但是却根本上不来。


  姚婴的脑袋就在齐雍后腰的地方,随着他走动,她也随之摇摆,脑门儿不断的往他腰上撞。乱糟糟的头发全部垂下,她现在的样子像鬼一样。


  用不上力气,但也用尽全力的摇晃手腕,赤蛇也不知跑哪儿去了,得让它赶紧跟上来才行。


  她现在的力气,手腕摇晃的都不明显,有心无力,心中诸多气恼,却又没得法子。


  齐雍在向上走,石壁陡峭,但幸好不是平滑的,凹凸不平,就给他的前行带来了诸多帮助。


  这若是换做平时,于齐雍来说,这种地方就是小菜一碟,几下子也就跳上去了。


  可是现在,他攀爬的很慢,而且不过一会儿就粗喘了起来,她脑袋在后面都听得到。


  向上攀爬变得极为不易,姚婴也跟着甩来甩去,数次她都觉得齐雍可能要脱手,自己要掉下去了,但幸好最后他没松开手。


  “那上面有出路么?”她觉得自己眼睛都开始充血了,开口,声如蚊蝇,也不知齐雍是否听得到。


  “本公子会走死路么?”他听到了,而且对于姚婴的质疑,他显得不是很高兴。


  姚婴无语,想笑都笑不出来,希望他此时是自信,而不是自大。


  晕晕乎乎,大脑充血,身体疼痛,疲乏无力。她恍惚的觉得自己可能是在云上飘动,只是肚子不太舒服。被挤压的她很难受,恶心想吐。


  听得到齐雍沉重的呼吸,脑袋不断的撞到他后腰上,他的身体和石壁也没什么区别。而且好像因为高度集中,紧绷的连她都觉得他的身体可能会炸开。


  后来,又听到了一些巨大的声响,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又没力气。


  就这般晕乎着,半清醒半迷糊,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脑袋的晕乎感没有那么强烈了,这才发觉,她好像不再大头朝下了。


  眼皮沉重,好像被粘了胶水儿一样,她试探了好几次,眼睛才掀开了一条缝隙。刺眼的光线进来,姚婴立即又闭上了眼睛,她并不确认这光线是什么。是阳光,还是她在黑暗之中待了太久,出现了幻觉。


  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动,她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再次睁开眼睛,入眼的光线仍旧刺眼,刺得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这光线来自于太阳,不是她眼睛出问题了。她出来了,入眼的树冠密密麻麻,破碎的阳光从树冠之中穿过来,打在了她的脸上。


  缓缓地深呼吸,全身上下依旧无比疼痛,她侧身靠着一棵树,后背没有与树干直接接触。


  慢慢地转动眼睛,将自己视线所能看到的都看了一遍,没有瞧见齐雍的影子,树木荒草都奇高无比,她被安放在这儿,还真是个好地方。就算是有人路过,估计都看不到她。


  试探着想要挪动身体,可眼下除了能调动眼皮之外,身体其他部位都不成。


  蓦地,一条胖胖的身影从她腿上爬过来,慢悠悠的,一直爬到了她手上。


  转动眼珠往下看,就看到了那个变成了气球的赤蛇,除了脑袋和小尾巴还正常外,整个身体都膨胀到极限了。


  姚婴的眼睛睁大,目瞪口呆,她说怎么一直没瞧见它,搞了半天,去解嘴馋了。


  想把它抓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姚婴叹了口气,“贪吃。”自己的声音自己都听得不清楚,嗓子好疼。


  赤蛇没力气走动,它最后爬到了姚婴旁边,在树根下盘起来,就不再动弹了。


  它应该是吃了不少那绿色的大飞虫,否则也不会撑到这种程度。


  静静地靠在那儿,等待着,她清楚齐雍不会把她丢下自己离开的,虽不知他去做什么了,但一定会回来的。


  闭上眼睛,她有气无力,终于,后面传来了一些声响。


  越来越近,她也深深地吸了口气,待得那轻轻地声音到了身侧,她也睁开了眼睛。


  “醒了。”齐雍的声音传来,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她眼前。旋身蹲下,他的脸进入视线当中,虽下巴上的胡渣好像被施了化肥一样,但他看起来挺干净的。墨发整齐的束起,除了脸颊上有一两块红紫的痕迹之外,他看起来还好。


  “我们出来了。”看着他,他幽深的眸子此时能当镜子了,因为在里面看到了自己,模样很糟糕,无比糟糕。


  “是从地下出来了,但还没走出旧城废墟。地势低矮,还能接着走下去,不知哪儿是尽头。”席地而坐,齐雍说道,虽嗓音不是那么精神健康,但看起来比她好多了。


  “公子的意思是,接着往下走?”看这样子,他并不想仓皇的离开,尽管他们俩现在情况都不怎么样。


  “已经走到这儿了,退出去不是本公子的行事作风。”他倚靠着树干,一边说道,看起来好像还不错。


  “是啊,已经进来了,不该退出去的。可是,公子是不是也应该先看看我们现在的情况。不说身体状况,说说其他,我们还有食物么?”她好饿,又渴,身体要废掉了。


  “都掉在地宫里了,不过,那边有水,可以饮用。”若是没有水,他又岂会把自己弄得这么干净。


  “我要喝水。”有水?太好了。


  “走吧。还真把本公子当成你的随从了,一路扛着你,我肩膀都要碎了。”齐雍边说边起身,虽看起来是不满,但也没耽误他做随从。


  姚婴也不吱声,他架住她,之后随着他的力气站起身。两条腿基本上没有自主迈步的能力,只是依靠着他的力量。


  赤蛇知道他们离开了这儿,拖着自己气球儿一样的身体,在后头慢悠悠的跟着。


  从荒草中穿过去,姚婴费力的挪动着双腿,边走边忍着疼痛,全身上下都疼,最疼的就是后背了。这后背的疼牵扯的内脏都抽筋似得,这娇弱的身体真是没招儿了。


  “别看像个豆芽菜,扛着时间久了,谁也承不住。你可以再瘦弱些,也免得到时再遇到这种情况,换做别人,早把你扔了。”齐雍揽着她,边走边说道。


  “我到底是个人,不是小猫小狗。”姚婴无语,她这体重还算重的话,那再能比过她的就只有街边的乞丐了。


  “你和小猫小狗的区别也没多大。”她高看自己了,就这小样儿,和小猫没差别。


  扯了扯唇角,姚婴没力气和他斗嘴,在这荒草中走了一段,才见到他所说的那有水的地方。


  不是一条河,而是一个大坑,有水从这大坑底下往外冒,这冒出来的水又沿着大坑周边的一些小缝隙流进去,以至于周边没有流出一丝多余的水来。


  “这是什么地方?”这水是循环的?自给自足,那刚刚齐雍在这儿把自己一通洗,这水还能喝嘛,再渴也不能喝洗澡水啊。


  “这里很显然之前是一口井,冒出来的是地下水。”齐雍把她放下,安置在旁边坐下。


  “地下水?那么这水井应当就是之前住在这里的那些巫人的饮用水。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水井的样子看不出来,地下水却一直都有。水才是生命之源,这地儿看来确实是个重要之地。”姚婴看着他,坐在那儿摇摇欲坠,说话的声音如同蚊蝇一般。


  “所以,本公子决定继续走。就是你这个累赘怎么办,还能撑住么?”食物以及水壶全部丢在了地宫中,不过幸好是齐雍身上还有别的东西,就是匕首。


  他用鞘装了水,然后拿给她喝。


  水入口,十分清凉,地下水就是地下水,进了嘴的味道都不一样。


  全部喝掉,姚婴也不由得长长的出口气,舒服多了。


  “你的后背怎么样?本公子看看。”蹲在她身边,齐雍看着她,她可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脸色惨白,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脏的都是泥土,简直比街边的乞丐还不如。


  “不用,除了疼,也没别的问题。我自己清楚,公子就不用费心了。倒是你怎么样?虽说看起来还好,不过,总觉得你体力不支了。需要我看看么?”他现在可是十分重要的运输机器,必须得保证他的体力,若是他跪了,那她也死定了。


  看她那认真的小样儿,齐雍莞尔,脸上的红紫是伤,衬得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顾好自己吧,我没事儿。”坐下,齐雍缓缓地吐口气,他自己什么情况,自己也清楚。


  视线落在他的后背上,他的衣服有破损,虽说比她干净一些,可衣服上的血迹却是实实在在的。


  “好累。”捏着那匕首鞘,姚婴觉得自己坐不住了。


  “再休息一下。”抬手罩住她的头,然后把她扒拉过来,姚婴侧身枕在了他的腿上。没有让后背接触地面,齐雍倒也不是粗鲁不细心的人。


  “还能枕公子的大腿,多谢了。”躺在那儿,她眼皮就支撑不住了。


  “你知我知,再有第三人知道,有你好看。”齐雍身体向后,威胁道。


  “嗯。”应了一声,姚婴没再理他。她可不会多嘴多舌的和别人说她与齐雍之间的事情,她本就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


  再次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后背的疼痛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以至于睡着了也不得安生。


  只有水没有食物的休整,不知何时会到头,反正姚婴自己心里清楚,不容乐观。


  可是,齐雍看起来是有自信的,她也认为他不会做那种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目前来看,就只能先相信他了,不能提出相反的意见来。


  疼痛撕扯的她再次醒来,不过却没有睁眼,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她脖子都僵了。


  这人的大腿和石头没什么两样,试想谁睡在石头上,都不会觉得舒服的。


  蓦地,一只手落在了她的头上,顺着她的耳边,轻轻地抚摸。


  虽说有些头晕脑胀,可也感觉得到,他的手顺着她的头发在游走。手很热,动作很轻,恍若在抚摸易碎的瓷器,她的头昏脑涨好像都被解决了。


  真难得,这种人还有给她缓解不适的时候,真是匪夷所思,想感动都不敢随意感动,毕竟难以猜测他心里在想什么。


  任他摸她头,只要能缓解缓解,都随他了。


  “能走么?若是能走,我们最好不要长时间的停留在这儿。”蓦地,他忽然说话,不像是对着熟睡的人说的,反而是知道她醒了。


  “试试吧。”她回答,也没打算继续装睡。


  摸她头的手一转,转到了她的脖子底下,施力一推,她木偶一样,立即就坐起来了。他都及得上人工智能机械手了,若是他能闭嘴不说话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忍着疼,顺着他的手站起身,这会儿好像有了些力气了,起码能控制住自己的双腿了。


  “还成,作为长碧楼的人,你这股韧劲儿是合格的。”抓着她的手腕,齐雍带着她走,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半夜了。


  天色黑暗,姚婴根本无法自己行走,她什么都看不见。


  “没有韧劲儿的话,岂不是就得被公子抛下了?公子,好像自从进了这片旧城废墟,你就没吃过东西。这么久,你撑得住么?”她那时还吃了不少呢,但此时也饿的不行了。


  “无碍。”齐雍回答,这会儿听起来他气力好像比之前足一些了。


  “你可真是厉害。所以之前我说的话是真的,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强的,并不是吹捧。”反正这个时刻,她是挺佩服他的。


  “知道就好。”齐雍笑了一声,颇为高傲,而且好像中气更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