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君游四海求其凰 006、诡异规矩

书名:君游四海求其凰 作者:侧耳听风

  姚寅的家书每个月都会回来一封,有时即便延迟,也不会超过五六日。


  这一次,是两个月没有一封家书送回,姚婴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安。


  就算是没有话跟她说,姚寅也会送回一封家书,上面寥寥数语的表示自己安好,叫她不要惦念。


  但,没有信件回来,而且是连续两个月,怎么想都是不正常的。


  这种情况下,一旦失联,她想去找人都求门无路。那长碧楼在哪儿,又怎么进去,没有门路的人,边儿都挨不着。


  想了想,能求助的也就是高威高将军了,但是他近来不在这皇都,上次去高家时,他就不在。、


  高夫人是别想了,典型的古代女人,所有的心思都在家庭上,若是向她讨教如何做贤内助,她倒是能说出一箩筐来。


  姚婴只能耐下性子来等,等下个月,看看姚寅会不会来信。如果还没来,她必须得去找他。长碧楼那个地方,如果一个人忽然间消失了,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死了,而且还死的不明不白的。


  一个月又过去了,又到了秋天,但是,姚寅还是没有信件送回。姚婴是真的坐不住了,那小子不会真的死了吧?


  要说这长碧楼也真是够无耻的,人死了,他们都不会通知一下家属的么?


  姚婴觉得再等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根据日子来计算,高威应当也回家了。于是乎,她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便动身离开了。


  临走时,把大门都严严实实的锁上了,一时半刻,她觉得自己也回不来了。


  前往高将军府,这里她来过很多次了。在侧门那里请家卫通报,不过片刻,她就进入了这偌大的府邸。


  高将军府和姚家那小宅子天差地别,大的可以当迷宫了。


  她直接说要求见高威,家卫也把她带到了将军府中一个会客的小厅里。坐在红木的大椅上,这玩意儿挺值钱,就是硌屁股。


  她坐在那儿等了将近一刻钟,高威就来了。姚婴也起身,屈膝给高威请安。


  “大壮啊,你这是知道高伯伯回来了,特意来看我的?”扶着她起身,高威如今见着她也很是高兴。总算是长大了,这样也能给她找个好夫婿了。


  “高伯伯,我有事相求,希望高伯伯帮助我。”开门见山,她也不会说那些客气话。


  “这又是说的什么客气话?这是你的行礼,是不是在家里住不下去了。也好,早就说让你搬过来住。”高威一眼看到放在另一个椅子上的包袱,以为她要搬过来住。


  姚婴摇了摇头,“高伯伯,我哥哥他已经三个月没有给我来过家书了。自从他离开后,每个月一封家书,从未断过。这一次,三个月不曾来过一封信,我很担心,他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闻言,高威的表情也不由严肃了起来,按着姚婴的肩膀让她先坐下,他也走到了主座上坐下,随后道:“姚寅已经去了长碧楼快三年了,想来也已经到了能执行任务的阶段了。你也别急,兴许,他是被分配了什么任务,所以没时间给你写家书。”


  姚婴却微微摇头,“哥哥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接下来有一段时间不能给我写信,那么会在给我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就告知我。但是没有,三个月前的最后一封信,他还说了许多高兴的事儿。”


  “这长碧楼,高伯伯也没法再随意的进去。就连小雯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太了解。到了那儿,人就是湘王的了,如何调派,都由他说了算。大壮啊,你别着急,高伯伯想办法去打听打听,你看如何?”高威知道他们兄妹俩的感情,相依为命,他们家就剩下他们俩了,惦念也是人之常情。


  “高伯伯,既然你也无法再进长碧楼,他们的情况外人也不能随意打听。那我想,法子只有一个。”她乌溜溜的眼珠子没有任何的动摇,说起这些话时稳重的模样,特别像一个老人家。


  “说说。”高威不知她是什么想法。


  “我也进长碧楼。这两年来的秋天,都是长碧楼选人的时期。我的年龄也正合适,所以,我想进长碧楼。只要进去了,就能打听到我哥哥的情况。他是死,还是活,我总要知道。”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不行。大壮,这事儿如果你爹在天有灵知道了,必然会埋怨我的。”高威第一时间反对。


  姚婴却很执着,摇头,“高伯伯,我不放心我哥,得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而且,若是我没有资质,相信进了长碧楼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送回来的。”


  高威看着她,这小丫头的神情分外的决绝,即便他再说出无数反对的话,她也摆明了不会听他的。


  想了想,高威只得点头答应,“这事儿高伯伯答应你。但是,进了长碧楼若是很辛苦,就不要坚持,赶紧回来。去了那儿,你可以找人打听打听姚寅的情况。高伯伯给你准备些钱,你拿着,到时打听姚寅的情况,有钱也好办事儿。”长碧楼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也只是认识湘王而已,甚至连交情都说不上。


  “谢谢高伯伯。”姚婴弯起眉眼,她笑起来时,两颊隐隐的出现两个酒窝,倒是显得极为善良。


  此事由高威帮忙,很快就来了消息,她可以入选长碧楼。出发之日定在三天后,她是第一批。尽管这第一批有多少人都是未知,但是这第一步成功迈出去了。


  高威给了她不少银票,钱这个东西是万能的,有备无患,姚婴也没拒绝。


  出发之日转眼到来,高威亲自把她送到了将军府后门来接人的马车上。这马车很小很狭窄不说,是没有窗户的,看起来更像个笼子。


  虽是不解,但姚婴也没任何迟疑的上了马车,高威看着还是很不放心,目送着马车离开巷子,他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马车仅一人驾驶,是个驼背的中年男人。马车没有窗子,门在她进来之后就被从外锁上了,当真是和坐牢无异。


  这到底是什么规矩姚婴不懂,但由此可见,长碧楼的行事还真是神秘,让人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