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全文完

书名: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作者:蒋牧童

  第九十八章


  有个女儿是什么感觉呢。
纪染以前一直觉得小孩子应该都差不多, 可是发现真有了绵绵之后,感觉是不一样的,光是她房间里的颜色就全部都是粉色系。
就连买的小衣服都是粉嫩粉嫩的。


  哪怕是小婴儿, 但是哼唧哼唧的声音都跟十七小时候不一样,软软的, 娇滴滴的, 是独属于小女娃才有的声音。
嗯嗯唧唧都透着小奶调。


  就连沈执在抱着绵绵的时候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倒也不是说十七的时候他不小心, 只是感觉不太一样。
甚至就连换尿不湿什么的,沈执都会亲力亲为。


  明明那样一张高冷又有点儿禁欲的气质,如今竟是成了居家奶爸,纪染还偷偷拍了一个他哄着绵绵睡觉的小视频。
视频里面他温柔地抱着绵绵, 虽然没拍到眼神,可是不管是抱着绵绵的姿势还是动作,都是入骨的温柔小心。


  至于十七,纪染觉得她完全不需要再担心他会吃醋的问题,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喜欢绵绵。


  从他在医院看见绵绵的第一眼,就露出惊奇的表情,配着惊呼声问道:“爸爸, 妹妹怎么这么小。”
绵绵出生时候六斤二两,这样的体重在小宝宝当中算是中等。
当然了, 就是看着有点儿小只。


  “妹妹, 妹妹,”十七还没到房间里, 声音就在外面响起。


  纪染正在抱着绵绵哄她睡觉,小姑娘本来眯着眼睛要睡不睡的样子,谁知被她哥哥这么一叫,眼睛一下子睁开,完全没了刚才的睡意。纪染有点儿哭笑不得。


  十七推门进来立即冲到纪染身边,问道:“妈妈,妹妹睡觉了吗?”
说着他还踮起脚尖看着纪染怀里的绵绵,弄得纪染也哭笑不得,无奈说道:“你这么大声音,妹妹就算睡着也要被吵醒了。”


  小家伙这下知道了,眼巴巴地望着她,小声说:“对不起,妈妈。”


  纪染轻轻弯腰让他能看见绵绵,垂眸对怀里的小姑娘说:“绵绵,是哥哥放学回来看你了,你看哥哥多好,一回家就来看绵绵了。”
小姑娘此时的眼睛已经不像刚出生时那样细长,反而越来越大,有种渐渐长开的趋势。


  她在看见十七的时候,突然咧嘴笑了下。
满月的孩子偶尔就会无意识地笑起来,但是偏偏纪染刚说完她就笑了,看起来好像是听懂了纪染的话。


  十七立即开心起来,高兴道:“妈妈,妹妹在跟我笑呢。”


  “妈妈,我能抱一下妹妹吗?”十七有点儿哀求地口吻问道。
只是纪染觉得他也还小,并没有那么大力气抱绵绵,所以她低声说:“妈妈把妹妹放在床上,你跟妹妹一起玩好不好。”


  十七点了点小脑袋。


  纪染把绵绵放在床上之后,十七脱了鞋子爬到床上,坐在绵绵的旁边,一会儿伸伸小手戳一下绵绵的脸颊,一会儿又用手掌抓着她的小手。
绵绵也很乖巧,躺在床上两条小腿那么悠闲地蹬来蹬去。


  “绵绵,我是哥哥。”十七凑近奶声奶气地教绵绵。


  小姑娘居然咿咿呀呀地应了一声,十七惊喜地问:“你是不是在跟哥哥说话啊,在叫我吗?”
纪染坐在一旁听着他自言自语都觉得好玩。
她从来都不是十七还有这么小戏精的一面呢,实在是太逗了。


  “哎,我真想把妹妹带去一起上学,”十七再次摸绵绵小脸的时候,轻叹了下,用惋惜的口吻说道。
纪染:“……”


  昨天晚上沈执给小姑娘换完尿不湿之后,也是那么安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她,半晌突然来了一句,我想把她带去公司一起上班。
这还真是亲父子,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纪染不由有些好笑,问道:“十七就这么不想跟妹妹分开?”


  十七点头,抬头看着纪染问道:“妈妈,我什么时候能跟妹妹一起睡觉啊?”
他是真的很喜欢绵绵,那种晚上睡觉都想要待在绵绵旁边,只是纪染怕他睡觉不老实,会踢到绵绵,所以一直没同意。


  不过偶尔周末的时候,午睡时候她会让两个小家伙待在一起。
十七就会躺在绵绵的旁边,伸出小手拍着她的肩膀,轻声说:“妹妹乖,哥哥跟你一起睡觉。”


  也是绵绵出生之后,纪染才明白为什么长辈一直让他们再生一个。
她和沈执两人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没有体会过有兄弟姐妹的感觉,成长过程中,欢乐是自己的,不高兴也独属他们,没人会帮忙分享他们的开心喜悦。


  如今看到十七这么喜欢绵绵,纪染就觉得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这世上有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还是胜过孤单一人。


  “等明天中午的,好不好?”纪染知道他明天不需要上学,很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十七高兴地点头,又开始逗绵绵玩了起来。


  晚上沈执回来的时候,十七抱着他开始絮絮叨叨说起他今天跟绵绵一起玩的事情,还特别说道:“爸爸,妹妹一看见我就笑了,特别开心。而且妈妈答应让我明天跟妹妹一起睡午觉。”


  “妹妹看见爸爸时候也爱笑。”沈执神色微敛,嘴角轻轻勾起。


  纪染再一次被震惊到,所以沈执是在干嘛?这是给她现场上演什么叫做沈家的男人绝不认输吗?


  对于他这样的行为,纪染轻斜了一眼,张开嘴巴无声地说了两个字:“幼稚。”


  晚上时候,等两个小崽子都睡着了,沈执洗完澡上了床之后,一旁的纪染正低头看手机里的邮件,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开始回复,直到沈执伸手将她抱住。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沈执低头望着怀里的人。


  纪染微挑眉,她刚出月子,虽然还没有上班,但是已经开始处理手上的工作,以免回去之后两眼一抹黑。


  纪染正好把最后一段打完,放下手机:“我状态不太好吗?”


  沈执摇头:“明艳动人一如往昔。”


  对于沈先生突如其来的彩虹屁,纪染轻笑了声,沈执伸手给她捏了下脖子,他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捏的纪染忍不住轻嗯了一声。
惹得沈执低笑:“你再这样撩我……”


  他没说完,纪染轻嗤道:“心思歪的人才会乱想。”
但是下一秒她被沈执压在床上,他的唇几乎是在一瞬间贴上她的脖颈,略带着濡湿的唇那样柔软。


  纪染轻笑了起来时,沈执突然低声说:“染染,有时候我真怕自己醒过来,这都是一场梦。”
庄周晓梦。
这样的幸福让他偶尔心底会生出一丝担忧。


  生怕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是他梦想中的幻影。


  突然他感觉到脖子上的刺疼,是那种极疼的感觉,一口咬下来没带一点儿犹豫。等纪染松开嘴的时候,她才问:“感觉到了吧,阿执,这不是梦。”
其实她理解沈执的心情,在孤独中走过太远的路,以至于偶尔会怀疑这样的自己配得上拥有这种幸福吗?


  有她,有十七,还有绵绵。


  可是她的阿执啊,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配得上拥有一切。


  纪染轻轻抱住他小声说:“阿执,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等到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们都还会在一起。到那个时候,你还要牵着我的手,好不好。”
她的声音那样轻软,像是沾着蜜汁的甜糖糕,那样诱人又甜美。


  沈执轻轻嗯了一声之后,声音坚定说:“好。”


  *


  五年后。


  体育馆门口,很多家长正小心叮嘱自己的孩子,别紧张,慢慢审题,要是遇到不会做的就先想想平时老师是怎么教的。
说的多了,小朋友们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而带队的老师正举着手里的名单,一个个开始点名,等点到名字的时候,就有人喊一声到。


  “沈时礼。”老师低头看着名字喊道。
队伍里的其他人左右看了一眼,老师特别紧张地说:“时礼还没来吗?”


  有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摇头喊道:“老师,他还没来。”
老师不仅有些着急,伸手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长打个电话,毕竟还有半个小时比赛就要开始了,再不来的话,真的要迟到了。


  “抱歉,抱歉,秦老师,我们来了。”纪染带着十七一路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学校的学生们都在这里等着。


  老师瞧见他们终于过来,微笑道:“没事儿,及时到了就好。”


  纪染尴尬地笑了下,身后就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声音:“哥哥,你怎么不等我啊?”
听到这话,算是让纪染气笑了,她转头望着绵绵小朋友,教训道:“要不是你一直在选裙子,哥哥怎么会差点儿迟到呢。”


  今天本来是说好全家一起送十七来参加比赛,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的数独大赛,而且还是全国赛。
因此全家上阵来送他参加比赛。


  连沈执都特地空出这天的行程,谁知他们都没什么事儿,反而是沈绵绵小姑娘出了点儿事情,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她最喜欢的一条粉色公主蓬蓬裙不见了。
小姑娘如今五岁了,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审美和穿衣风格。


  反正就是怎么小公主怎么来吧。


  于是她哭着要穿那条她最喜欢的带珍珠的小裙子,纪染耐着性子给她找,但是没想到居然是被阿姨拿去洗了。
那肯定是没办法了,于是纪染给她找了另外一条粉色蓬蓬裙。


  这姑娘的小裙子足足堆了一整个房间,衣柜的奢侈程度并不低于纪染。可谁知道纪染找的裙子丝毫不符合小姑娘的心意,她居然非要穿那条她指定的裙子。


  还义正言辞地跟她说,那是公主才穿的裙子,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一定要穿。


  纪染冷笑一声,表示要么穿她手里拿着的这条裙子,要么公主在出门之前挨一顿打。
小姑娘倔强的很,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地望着她,透着委屈说:“妈妈,我要穿公主裙子,公主裙子。”


  纪染二话不说开始给她穿衣服,结果这可是踩着马蜂窝了,小姑娘呀地喊了一声,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连纪染都被震住。
直到沈执赶过来看见对峙的母女两人,先是温柔地将绵绵抱在怀里,轻声细语地问了为什么哭,小姑娘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直到她抱着沈执的脖子,小声说道:“爸爸,我要穿公主裙子。”


  沈执问道:“绵绵有那么多公主裙子,你不说妈妈怎么会知道呢?”


  于是他亲自抱着小姑娘去了衣帽间选衣服,在知道那条她最喜欢的裙子被洗了之后,小姑娘终于认命地选了一条沈执帮她挑的裙子。


  此时见纪染又提到这个话题,小姑娘委屈地表示:“不是公主裙子不好看,哥哥会丢人的。”


  纪染:“……”
自从绵绵会说话之后,纪染就发现这小丫头有股子鬼灵精的气质,就是特别地人小鬼大。明明是她哥哥比赛,她以为这是什么选美现场还是她觐见臣民呢。


  此时十七伸手摸了下她的小脑袋,低声说:“绵绵这样也很漂亮。”


  十岁的小男孩有着一张极精致好看的小脸,长睫密密地压在眼睑,抬眼垂眸间,透着一股子凝静沉稳的气质。
本来他小时候还极像纪染,谁知越长大之后五官越发像沈执。
只是他如今骨骼还未长开,没有沈执脸颊轮廓那种刀刻斧削的深邃感,反而是透着温和宁致。


  纪染无奈地将十七拉到身边,小声说道:“你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比赛,并不是一定需要拿奖的,重在参与也可以。”
“妈妈第一次拿奖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我现在一样大?”


  听到十七的话,纪染笑了起来,她说道:“你是觉得妈妈做的事情,你也一定要做到。”


  十七点头。


  纪染伸手轻轻搂了他一下,小声说:“那就尽全力去努力,这样才不会后悔。妈妈相信你。”
很快,所有参赛选手们进了比赛场地。


  上午进行的是三轮的个人晋级赛,唯有晋级成功才能参加下午的个人决赛。因此一早上简直是人生百态。
十七比完之后,他是第一个出来的学生,因此其他很多人还没出现。
所以他就去了一趟洗手间。


  等他走出来的时候,绕着体育馆准备回到老师之前说的集合地点,突然听见旁边有个轻微的哭泣声。


  他好奇地往旁边走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正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
她低着头时身体微微颤抖,扎着的双马尾在半空中慢悠悠地晃动。
显得特别好笑。


  十七本来不想取笑她,可是越看越觉得有趣,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谁知他这一声笑惊动了小姑娘。
双马尾抬头看他,本来滚圆的大眼睛还蓄着眼泪,谁知一看见他的时候,突然憋住了。


  小姑娘也是极有志气的,当下把眼泪憋回去,还十分不输阵地问:“你为什么偷看我?”


  “你为什么哭?”十七淡淡问道。
这一下小姑娘强装的勇敢像是被针戳破的气球,一下瘪了下去,脸上又闪现过委屈的表情。


  十七略猜测了下,轻声问:“是因为比赛没比好吗?”


  “才不是呢,我肯定能进决赛的。”双马尾立即不服气地说道,可是眼圈里的红还是没褪去。
呜呜,其实她就是因为没比好才哭的。
要是别人进了决赛她没进去,多丢人呐。


  十七看着她强忍着的模样,又觉得她有点儿可怜,于是他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终于把兜里的巧克力拿了出来。
这是妈妈之前给他的,说是比赛紧张的话就可以吃一块。


  可他都不知道紧张是什么。


  于是他伸手将手里的巧克力递了过去,轻声说:“下一轮比赛,你要是紧张的话,就吃一块巧克力。”


  小姑娘低头看着他手里的巧克力,眼巴巴地,是想拿又不好意思拿。
还是十七又说道:“你拿着吧。”


  终于小姑娘伸出小手,把他手里的巧克力拿了过去。
十七见状,这才笑道:“我们下午决赛见吧。”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小姑娘突然冲着他喊道:“决赛我不会因为你给我巧克力,就输给你的。我会赢的。”


  十七笑了下,转身看着她说:“那你决赛输了,也别哭啊。”


  下午决赛的时候,十七转头看了一圈,果然在角落里看见了熟悉的双马尾,当他看过去时小姑娘也抬起头。
两人望着对方像是默默下了战书一样。


  决赛结束之后,很快就到了颁奖的环节,果然十七得到了甲组的金奖。


  当他上台领奖的时候,就看见一旁一个垂头丧气的双马尾。
显然,她还是输给自己了。


  这时拿着奖杯的十七笑得格外开心,就连在台下帮他拍照的纪染,都忍不住问身边的沈执:“咱们十七是不是有点儿太高兴了?”
沈执微眯着眼睛,看着十七的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双马尾小姑娘。


  突然,他也笑了一下。


  等纪染领着十七回家的时候,因为沈执先去开车,他们站在体育馆门口等着,纪染跟十七说话的时候,小少年还拿着手里的奖杯,只是眼睛在望着周围。
这会儿人潮人涌,家长们接着自己的孩子陆续离开体育馆。


  比赛结果不同,小家伙们的脸上表情也不同。


  终于十七看见马路边,穿着白裙子的双马尾正趴在一个很漂亮的阿姨怀里,而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又哭了,这个小哭包。


  纪染望着儿子一直盯着路边看,顺着看过去,可是人潮涌动,她也不知道十七在看谁,于是问道:“十七,你在看什么?”


  “一个爱哭鬼。”十七握着奖杯,轻笑了起来。


  纪染挑眉,终于她看见了路边的双马尾,因为小姑娘长得实在太过好看,穿着小裙子露出细细白白的小腿儿。
只是这会儿看起来有点儿不太开心的模样。


  很快,双马尾上了车,然后跟着她的爸爸妈妈离开了。


  正好沈执的车子也开了过来,十七望着车子,突然转头问纪染:“妈妈,你跟爸爸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其实关于他爸爸妈妈的故事,十七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哪怕他年纪很小,可是他也知道爸爸从很小就开始就很爱很爱妈妈了。


  纪染笑了起来,声音温柔地说:“就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
有些人虽然遇见的太早,但是她就是对的那个人呀。
在时光里,所有的安排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深意。


  比如,我遇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