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做仙啦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惊鸿一剑

书名:我不做仙啦 作者:笔下幻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擂台上,秦易与天浑在对峙。天浑的眼中显出猫一般警惕的神色,脚掌羽毛般抬起,又放下,谨慎地挪移,找到适合面对秦易的角度。他看着秦易,忽地高声问道:

    “秦易。我观你前几次虽然获胜,但却仅仅依赖于你那奇诡的毒,没有显现出你的技巧、身法来。为何不用招式?作为一名后天武者,不至于不会些战法吧?是觉得没必要,还是看不起我?”

    他这是要用逼迫秦易和他正面战斗。秦易并非傻子,相反,他狡诈得像只狐狸,所以只用沉默回应。天浑见激将法失效,无奈之下拔剑踏步,霜一样洁亮的剑光向秦易席卷开来。

    秦易却在这时做出出乎天浑意料的动作来。他同样踏步,向着天浑迎去,手中漆黑平凡似煤炭的长匕向着天浑手中的长剑挥击。激将法成功了?天浑眼中露出喜色。

    他向手中的长剑加了几分力,让它的速度仿若离弦之箭。长剑划过一湾月牙,银白色的光芒乍起,带着弧度向着秦易斩去。既然秦易敢迎击,天浑就敢让他带伤退却。

    秦易却仿佛没有发现,愣头青一般向着天浑手中的剑迎击。黑乎乎的长匕由下往上挑出,留下一道暗色的痕迹,和天浑手中的剑碰撞,发出锵的一声。

    天浑的剑煞白冷冽,像是高傲的孔雀,与秦易手中平凡无奇的长匕对比强烈,恰好是白与黑。长匕与长剑交击,落下盈盈火花,像是白昼与夜晚交融,黎明在这一刻绽开。

    虽然天浑擅长的并非力量,但先天武者和后天武者的差距仍旧使他形成碾压之势。这一剑直接使秦易手中长匕荡开,使他的手腕一弯,同时空门大开。

    天浑眼睛一亮,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未持剑的那只手炮弹一般轰出,直指秦易的胸口。秦易也发现不好,另一只手连忙补救,成掌匆匆挡在天浑拳头的前面。

    “晚了!”天浑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拳头力道又加了几分,使它的速度犹如大鹏冲天。空气撕裂成气爆声钻入两人耳帘,发出轰鸣,随即天浑的拳击中了秦易的掌。

    秦易的掌心传出彻骨的剧痛,拳头的力道如波纹般荡开,带起的狂风同时吹皱了两人的衣袍。他的一根指骨啪嚓一声断裂,但打击却远远不止于此。

    先天武者早已能够做到隔山打牛。大部分力道透过秦易的手掌,成为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浪冲击他的胸膛。气浪鼓动他的长袍,同时汇聚成一点嘭的一声轰中他的肉身。

    一个深深的拳印出现在他的长袍上,像是镶嵌在泥土中一般清晰。力道如毒蛇般穿进秦易的身躯,穿过他的内脏,然后再次化作银白气浪从他的后背穿出。

    秦易闷哼一声,感觉身体里一阵扭曲般的痛楚。哇地一声,他吐出一大口鲜血,像是朱砂一般艳红。得益于后天武者千锤百炼的身躯,他没有重伤,但也绝不好受。

    但秦易绝不是束手就擒之人,他忍着撕裂般的痛将手一握,攥住天浑的手,就像钳子夹住一根木钉,然后握住匕首的手向上一撩——而这时,天浑已经没有机会变招。

    顿时,天浑的胸口出现一道不长却很深的血口,就像剖开一个红果,汁液流了出来。天浑脸色变幻,愕然却不带慌张。他露出看破一切的笑容:

    “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在我身上划开一道口子,而你的匕首上涂满了毒素!别否认,我观察了你以前的战斗,每一个人身上都受了伤!”

    “但你的计谋到此为止了。”天浑想从秦易脸上看出慌乱,但却只看见他深潭般的脸庞,有些失望。天浑从怀里掏出一瓶瓷瓶,将其中的粉状物倒在伤口上,“这是上好的解毒粉,你的毒会在其中融化。”

    收回瓷瓶,天浑露出深渊般的微笑:“既然你的小伎俩已经失效,那么,是时候结束这一场比武了——冠军只能是我!”他持剑凝神,脚掌狠劲踏着大地,像是欲将其踏出一个洞来。

    然后他猛地踏地前冲,气爆声再起,狂风将长袍吹得大幅度颤动。天浑挥出了惊鸿的一剑。银白色剑光如雷电一般从空气中划过,带起了撕裂空气的刺耳声响。

    秦易迅速后退,瞳孔中倒映着如银白长蛇般的剑光。它身具击破千军之力,似乎会将前面的所有无形之人贯穿,让他们灰尘一样地爆开。而现在,它的面前只有秦易了。

    空气发出不堪重负的嘶吟,剑光在他的眼瞳中放大、放大。一开始是闪着寒光,尖锐似针的剑尖,然后是削铁如泥的剑身,最后连百炼的钝剑柄也出现在他瞳孔中了。

    这一招绝对不能挨实!仅仅就看那迅如奔雷的速度和锋锐无匹的剑身,秦易就毫不怀疑这一招能将他削豆腐般斩成两半。他的瞳孔骤然缩小,精神凝成一点——

    他真正认真起来了!迎着斩来的剑身,他将手中枯枝般的匕首向前挥去。秦易选择的打击点很巧妙,并非长剑的剑锋,而是剑的侧面,这样既避其锋芒,又为他的闪避动作提供了空间。

    他毕竟不是擅长正面战斗的武者,阴毒如蛇才是他的风范。下一秒,咣的一声响起,然后是刺耳的吱啦声,像是撕开一张草纸。秦易考虑到了这一招的落点,却没料到它这样快。

    如雪的长剑将匕首荡开,而余劲仍存。电光石火间,剑锋撕裂了秦易的深衣,刺破了他的皮肤,划开了他的肉身。一道可怖的红色伤口在他的胳膊处出现。

    “真他娘的疼。”即使坚韧如秦易,此刻也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但他终究是躲过了,而秦易坚信,等待他的是最终的胜利。

    他的手指动了动。

    对面的天浑突然寒毛乍起,一种极度的不安感如毒虫般侵蚀他的脑海。毫不犹豫地,他挥剑向前挥舞,像是与空气为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