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星河皆你 第74章

书名:星河皆你 作者:今婳

  微信上的消息贺青池起床没有注意到, 看到这几段密密麻麻的字时,表情也跟着蓦地愣住了,逐字认真地将温树臣发来的这些消息看了一遍。


  指尖先翻到最上面, 然后往下看――


  温树臣第一条消息:[我昨晚在想是哪方面露出破绽让你起了疑心, 后来猜到……应该是上次孟清昶催眠我治疗,宋朝说你在办公室里单独待了十几分钟,许是听到了什么。]


  第二条:[你在温宅听了几日故事, 还想继续听吗?]


  第三条:[说我的故事前, 先跟你坦白一件事, 在年幼时你曾将温越认错是我,因此我们很早就结缘了――]


  第四条:[你不记得这些,是因为生了场病把我和温越都忘了。那时候你很小, 才五六岁的年纪,而我在母亲刚病逝不久后, 就被送到堂祖母家住一段时间, 温越是我儿时的玩伴,没有身份被养在温家, 我走到哪他几乎是如影随形。初到晏城温家的那段时间, 经常有人把我和他认错,你就是其中之一。]


  以上的话,贺青池前不久在套房里刚逼问出来。
她重复知道第二次,呼吸还是忍不住屏住了。


  接下来的消息,又是一段长长的话。
除了故事里的来龙去脉外, 最后他还说:[你是我接触过的第一个女孩子,当时我和温越都很喜欢你这个小妹妹, 争先恐后的对你示好,想逗你开心, 而你始终以为我和温越是一个人。青池,这里我向你道歉,迟来的道歉,当初不该这样欺骗年纪尚小的你。]


  贺青池看到这,眼眶不受控制地发红起来。


  她高烧病了一场早就把事情给忘了,就算现在知道原来还有一桩这样的过去,也已经没什么愤怒的感觉,又怎么会埋怨温树臣当初的欺骗?


  温树臣:[你可能不记得有一个小哥哥很喜欢送你大白兔奶糖吃,每次你吃完当面感谢的却是温越,我只好下次继续给你送奶糖,想着哪怕送三次总有能换来你一次当面感谢对人。可惜都被温越捷足先登了……]


  消息顿了一条,后面又紧跟着:[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喜欢温树臣这个名字里的人,还是温越本身,所以我没把握跟你坦白真假身份,后来也没机会了。]


  ――为什么会没机会?


  贺青池眼中带着泪光,感觉往下翻。


  她看见温树臣发的消息字语行间在说:[当时温氏有一位老臣股东在外染上赌瘾,把身家赔的血本无归不够,还贪污了公司数亿的资金。他为了填补这个漏洞不被赶出温氏,便策划了一场绑架温氏未来继承人的阴谋来换取赎金,这场绑架案很成功,还多了一个贺家千金做手上谈判的筹码,而是我连累了你。]


  这条内容信息一下子冲击着贺青池的脑海,她表情麻木着又重新的看了一遍。


  温树臣说的很明白,再往下的消息让她心口顿时被扎了下。


  [我父亲拒绝了给绑匪赎金――]


  [他将温越私生子的身份公布于老宅,这场绑架案双方僵持了一个月之久,绑匪要的赎金数额过大,你贺家给不起……所以一个月之后,等温家把赎金谈到了两个亿,才把我们两个解救出来。]


  整整一个月落在要钱不要命的绑匪手上。
而且温家的态度还一再压低赎金,可想而知温树臣这个明面上的继承人下场有多惨了。


  现在没有缺胳膊少腿的,都算当年的绑匪善良。


  贺青池一点也记不起来还有这回事,她低垂眼睫又继续往下看。


  温树臣:[从那次绑架事件后,我休养好身体来过贺家找你却被拒之门外……送去的礼物也被你父亲退回,他不希望我和温越再来打搅你的生活。]


  年少时的淡淡喜欢,是最干净而纯粹的感情,没有掺杂一点世俗的欲望在里面。


  也不至于刻苦铭心,大人做主中断了孩子们的联系,时间一长,什么感情都淡了。


  倘若没有江城的意外重逢,温树臣永远只会记得晏城有一位小妹妹,却不会动打扰的念头。


  贺青池看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
难怪她父亲当初不同意,可是这场绑架案也完全怪不了温树臣,他也是受害者。


  所以内心复杂的情绪是有,却谈不上失望。
反倒是完全松了一口气,弄清楚这些来龙去脉后,她也不用心思敏感地老是怀疑温树臣对自己有所隐瞒。


  她指尖抵着屏幕,往下滑了一寸。


  温树臣还有两条消息没看完:[你父亲情愿你嫁给我,也不会让你嫁给温越,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有朝一日发生什么事,温宅里的人会毫不犹豫让你替温越去死,就像当年那个股东想绑架的另一个人是他,最后却成了你。]


  与其说温树臣连累的贺青池被绑架,也可以说――
贺青池也是给温越做了替死鬼。


  这也难怪贺家对温越更加耿耿于怀在心。
留一条消息,便是:[你父亲应该也没有告诉你当年的事情,青池,我也不会说出绑架前后都发生了什么,你不记得便不要再记得了,我期盼你此生能平安喜乐,这场婚姻是我当初心怀叵测骗来的,你要后悔还来得及,天亮后我会先回江城,给你留在贺家多待几日的时间……]


  贺青池看到最后一句话,蓦地抬头,愣愣看向电梯门口。


  下楼来的是陌生脸庞的男士,没有温树臣的身影。


  她想也不想的起身,踩着高跟鞋直接朝电梯走去,可是就在要迈进去的那一刹间,又犹豫停了下来。


  现在贺青池脑子很混乱,起先只是发现端倪开始好奇温树臣掩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连对枕边的新婚妻子都要瞒着。


  后来一层层去了解下来……
才发现都和自己息息相关,已经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


  贺青池站在电梯之外,看着门又当面合上,也没有走进去。


  -
中午,贺家别墅。


  贺青池在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有管家通风报信给了书房里的贺大总裁。


  听到心肝宝贝女儿回来了,贺爸爸激动得跑到窗户前往下看,奈何什么都看不见,只好问个不停:“她怎么没回江城?不会是昨晚和温树臣闹掰了吧?”


  管家在旁边汇报:“大小姐是只身一人回来的。”


  这一听,似乎有戏!
贺爸爸情绪又开始隐隐激动地说:“看来是没谈拢要离婚了。”


  “贺庆庆!你就这么盼我跟曲笔芯一样成为豪门弃妇?”


  贺青池的声音突然从书房外传来,冷不了的,吓了贺爸爸脸庞肌肉差点都颤抖了起来,目瞪口呆地转身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女儿。


  “你这踩着高跟鞋,走的这么快啊。”
好死不活还逮住了他在背后说悄悄话的时候。


  贺青池回贺家就直接往书房里来了,也没耽误多少功夫当然快了。


  她走到沙发坐下,抱着膝盖也不知想什么。


  贺爸爸递给了管家一个眼神,后者很识趣先离开。


  书房里没了外人在场,贺爸爸在女儿的身边坐下来,看着她眼睫下微微的小迷茫,压低着嗓门问:“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跟爸爸倾诉啊宝贝。”


  贺青池把下巴轻轻抵在膝盖上,又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我想知道的事……你们又都不告诉我。”


  昨晚贺爸爸立场很坚定,就算把他送进棺材也不会透露出半句绑架案的事。


  他对贺青池母亲感情上是很混蛋,却是打从心眼里疼爱这个女儿。


  见贺青池说出温树臣已经坦白了一部分后,贺爸爸长叹道:“那场绑架勒索案后,爸爸差点儿就养不活你了,是眼睁睁看着你从小就容易做噩梦,街上撞见小偷,在电影院看个警匪片,遇上打群架的,你当天夜里肯定做噩梦,每次噩梦后就开始高烧不退……后来你开始养成重度失眠吃药的习惯,成年长大了慢慢才改善过来……”


  说到这,贺爸爸看着贺青池这张神似妻子的脸蛋,愧疚感又加深一层:“那时你外婆来了,做主把你接到了乡下养,没有电视机没有电影院,把你完全隔离到了一个与世无争的清净世界,这才慢慢地养好你的身子骨,女儿……爸爸和你外婆年纪都大了,经不起你再一次遭受这些。”


  贺青池指尖微微掐紧了手心,听到这些话心里也难受。


  她动了动嘴巴,久久哽咽什么也说不上来。
贺爸爸说的悲伤,想挤出一两滴眼泪来,发现眼睛都疼了也没成功。
只好作罢,用袖口擦了擦眼角,又说:“要不是看在你喜欢温树臣的份上……爸爸才看不上他这个女婿!”


  说着就来气,捧在手心的宝贝还是被他抢走了。


  贺青池笑了下,脸蛋表情却比哭还难看:“您要一开始就把事情来龙去脉跟我说清楚,可能我前几个月就不会跟他结婚了。”


  她会选择重新对待和温树臣的这段缘分……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感情培养了出来,贺青池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