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毕业好多年 第49章 成为九千岁(下)

书名:我毕业好多年 作者:青浼

    徐酒岁有绘画功底, 她不用跟着那些初学者一起学画画,所以平时到了千鸟堂, 她总是在素描室转一圈, 给其他师兄师姐指点一下画后, 就可以走开坐在一旁做自己的事了。

    大多数时候她只是安静地缩在角落里翻那些纹身相关的书, 看纹身常用图腾和常设题材, 企图从里面找到一点点许绍洋给她布置的主题设计图的灵感。

    小船总是羡慕地说:“岁岁, 师父对你真好。”

    对此,徐酒岁非常茫然

    他对她真的好吗

    虽然她也曾经这么认为, 并甜滋滋地对他本人这么说过。

    但之后

    她又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一个月过去了,他只是不停地要求她,重画, 重画, 以及重画。

    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徐酒岁就会推开最后一间房间的门,许绍洋一般在里面, 有客人的时候就扎客人,没客人的时候就坐在那看书或者睡觉。

    徐酒岁则坐在靠窗下面的画架前,一遍又一遍地重画她的“邪神”。

    这种日子持续到一个月,她的画稿大概有了十几张, 没有一张是让男人稍微点头觉得满意的

    到了后面她都有点崩溃, 她对自己的绘画专业水平没有丝毫的质疑, 对许绍洋的刺青专业水平也不敢有丝毫的质疑,她只好开始质疑自己可能不是当刺青师的料。

    而许绍洋对此不置可否。

    只是在第三十天, 对徐酒岁交上的画稿,他蹙眉:“你到底知不知道纹身设计稿是什么概念不会的话抬起头看看外面的作品墙和你手上的资料室,如果是你做刺青,请问你愿意将一个像是游戏cg的副本boss纹到身上吗”

    白花花的稿纸被团了团,直接扔到了她的脚下,男人站起来淡淡道:“今晚你别回去了,只花设计图线稿,明天给不出满意的设计图,从今往后,你就只是其他人的素描老师。”

    徐酒岁倒吸一口凉气,抬起头一脸惊恐加茫然地看着他

    那一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

    不是失望于自己可能不能得到五百元一个小时的高额报酬工作,而是她忽然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她整个人都沉溺到了刺青这项技能学习中

    这些天不管吃饭还是睡觉,闭眼就是刺青相关的文献科普,还有纹身枪“滋滋”的电流工作声。

    来到工作室,包围她的是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纹身者,他们坐在沙发上充满期待地等着许绍洋给他们看属于自己的那份独一无二的设计图,然后将它们刺到自己的身上

    画卷可以烧毁,丢弃,遗忘,落灰。

    但刺青不会。

    一旦刺入,这些图腾将伴随他们一生直至老去,死亡。

    这是承载者与刺青师无须言明却统一达成的默契

    比教堂中的誓约更加神圣。

    徐酒岁喜欢这种无声的默契,就好像从此,承载者之后人生的喜怒哀乐,她都有资格伴随其见证与参与

    她能将自己引以为傲的画技,以另一种“永垂不朽”的方式在他人的人生轨道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很有存在感。

    徐酒岁喜欢刺青,她想要成为刺青师。

    这天晚上,她没有吃晚餐,当其他所有人都下班回家时,她坐在外堂作品墙下,看着一副副许绍洋亲笔画的作品,脑子里想得是第一次见到他在酒吧替人刺那副九龙拉棺时,她脑海之中的震撼

    是为什么震撼呢

    想着想着,总觉得好像悟到了一些什么,但是那想法又转瞬即逝,让人捕捉不到。

    晚上,重新坐在窗下的画架旁,徐酒岁第一次握着笔迟疑了,犹犹豫豫地下笔,脑海中一片混乱,画出了今晚第一个草稿,她盯着草稿看了几秒。

    然后直接将它拽下来,揉乱,扔掉

    这次甚至不用许绍洋来看,她自己都知道,这不对。

    视线被涌出的液体模糊,她用抓着笔的手背揉了揉眼睛,淡粉色的唇瓣被咬成了深色的蔷薇红,她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地流眼泪。

    无声地抽泣。

    “量身定做的设计稿,你需要很好地掌握载者的肌肉线条,让纹身成为他们身上本身就生长的东西,而不是后天多余的添加。”

    冷淡的声音至门口响起,徐酒岁愣了愣,像是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没走,整个人跳起来努力睁大眼看向门前

    模糊的视线对视上一双淡然的黑眸。

    “师父提醒过你,下笔之前,要想清楚,这纹身是画给哪个部位,画给什么人,他们有怎么样的诉求或者怎么样的故事想要融入他们的刺青里”

    修长的身影缓步走进。

    男人微微弯下腰,平日里那握纹身枪的修长直接扳起她的下巴,略微冰凉的指尖蹭过她的眼底,蹭去那怎么流好像都流不完的眼泪。

    徐酒岁僵硬地抬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目光平静地看着她:“哭什么,我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就像个榆木脑袋一样不开窍,你还委屈上了”

    “”

    徐酒岁吸了吸鼻子,男人垂下眼,这才看见她哭得鼻尖通红。

    他微微蹙眉,放开了她的脸,她立刻背过身去背对着他,肩膀继续抖啊抖的,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见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叹了口气。

    他也跟着烦躁起来。

    “别哭了,转过来。”他命令。

    已经习惯了被他一步一指令,徐酒岁背脊僵硬了下,不情不愿地转过身。

    “假设今天的承载者是个二十一岁的男性,二十一年来顺风顺水,天之骄子,高高在上,大学毕业后却在就业过程中屡遭打击,事业受创。现在,他希望在左肩背处有一个纹身,激励自己破而后立”

    “那不是我么”徐酒岁嗓音沙哑。

    “我说男性”许绍洋凉凉一笑,扫了她一眼,“算了,那就假设这个倒霉鬼是你,你想要去刺青记住这段刻苦铭心的失败经历,结果纹身师给你画了个四条腿着地两双翅膀四只眼睛的青色鳞片狮头蛇尾怪物问你这个行不行,你说行不行”

    他的描述是徐酒岁上午交的设计稿。

    徐酒岁:“”

    见她不说话,许绍洋停顿了下,又问:“品出哪里不对了吗”

    徐酒岁咬住下唇。

    许绍洋冷漠地看着她:“别撒娇,问你话。”

    徐酒岁慌张放开下唇,悟了,摇摇头:“不行。”

    许绍洋觉得这么提醒她还不开窍那大概就是笨得没药救了,深深看了她一眼,再也没说什么,只扔给她了一句“现在可以画了”,然后转身走开

    并没有走远,只是走到这个房间另外一个角落,打开工作台的灯,开始画他手上的客单设计稿。

    徐酒岁默默地盯着男人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咬了咬后槽牙,闭眼定神,这才重新提笔。

    八个小时后,凌晨六点,窗外天蒙蒙亮。

    徐酒岁放下手中的铅笔,揉了揉因为通宵熬夜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画

    这一次她画的是个非男非女的人像,苍白的下巴和重艳色的唇,下颚微抬成骄傲的弧度

    光只是半张脸,便隐约可见的邪性和明艳。

    他的上半张脸却是黑龙的模样,取代了人像的上半张脸,燃烧的火焰像是墨点,以肆意的渲染方式布满画面黑龙与人像下半脸完美融合,像是黑龙刚刚蜕变成邪性却高贵的神明,也像是神明正在火焰之中蜕变为龙。

    再往下,是完全的龙身,张牙舞爪,野性十足。

    徐酒岁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踉跄了下却没有跌倒。

    她抬起头看向不远处,晨光之中,角落的工作台灯依然开着,男人伏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目光微动。

    十一月初清晨微凉。

    徐酒岁顺手拽过放在沙发上的毯子,小心翼翼走到他身后,将毯子披在他肩上,而后悄无声息退出了画室,轻掩上门。

    五个小时后,徐酒岁站在门口千鸟堂门口时还有点紧张,生怕遇见许绍洋,男人劈头盖脸就问候她:素描老师,你好。

    心中忐忑走进刺青工作室,惶恐不安地推开素描室大门和其他学徒打招呼,一切如常。

    她这才从小船口中得知,许绍洋在家睡觉没来工作室。

    徐酒岁:“”

    你妈的,不早说。

    差点被自己吓死。

    顿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习惯性地又跑到走廊尽头那个房间去,房间里果然空无一人,早上的毯子滚回了沙发上看上去是随手被扔在上面的。

    不知道为什么,盯着那个毯子,徐酒岁脸红了下,心跳也慢了半拍。

    抬起手揉了揉滚烫的脸,她抬脚镀步到自己的那个画架前,很怕那副烛九阴已经被撕下来扔进垃圾框里,怀着开奖高考成绩的紧张心态凑过去看了看

    画还在。

    徐酒岁沉默了下,简直想出去跳个舞。

    一眼看过去她发现好像还有哪里不一样,微微眯起眼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的画被三两笔改动过,龙的轮廓被加深,邪龙的眼睛浓墨重彩充满邪性,火焰变成了黑色

    整幅画更符合了“邪神”的主题。

    整幅画的右下方,有龙飞凤舞的三个字:九千岁。

    徐酒岁:“”

    会进入这间工作室,修改她的画的,只有一个人。

    徐酒岁站在画前呆立片刻,逐渐的,她听见了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怦怦地几乎要突破她的胸腔

    她就像一股小型龙卷风刮出房间,扑进隔壁画室一脸懵逼的小船怀中,捧着她的脸在她的脸蛋上用力亲了一口,唇角快要裂到耳朵根。

    这一天,徐酒岁成为了刺青师。

    也是这一天,千鸟堂多出一名刺青师,名叫九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