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傲气如我 第122章 你们一夫一妻制就是费劲

书名:傲气如我 作者:白饭如霜

    虽说一到法国唐洛就在叶蓁蓁面前装大尾巴狼,但他对巴黎的了解真不是瞎编的,难怪既不带随从也不让找地陪,敢情他自己就是资深的地陪。

    florence从国内提前给他租好了车,唐洛连导航都不用开,带着叶蓁蓁走街串巷,哪哪都熟,带她看这个吃那个的,全程心情都非常愉快,一会儿教叶蓁蓁怎么起出芝士蜗牛,怎么分辨牛排好坏,怎么配酒和甜点,一会儿跟她说某个从窗户边一掠而过的雕塑是什么来历,但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全部是在对牛弹琴。

    事实证明苏桐当初对叶蓁蓁能撑过三天法餐的估计太乐观了,因为她从第二顿起就开始不停问:“哪有中餐啊?越南河粉也行啊,哎那里有个日本餐厅,我们进去叫个乌冬面或者寿司吧。”被唐洛深深的鄙视。

    哪怕真的吃乌冬面或者中餐,其实她也是食不下咽的,对巴黎驰名的美景也是视而不见的,脑子里光在想苏桐有没有找她,到底他会怎么解释,之所以只能想,是因为每次她跟唐洛要手机,唐洛都拒绝她:“玩什么手机,好好体会一下伟大的巴黎吧。”

    “给我啊啊啊啊。”

    “不给。”

    “给我给我。”

    “你够得着我就给,”手一举起来有两米多,气得一米六五的叶蓁蓁直蹦跶。

    打又打不过,抢又抢不到,叶蓁蓁一点办法没有。

    到了巴黎当地时间晚上五点,也就是中国北京时间晚上十二点,她和苏桐完全不联系的状态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已经逼近叶蓁蓁的极限。

    这可是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他们当时在香榭丽舍大街的一家咖啡馆坐着,唐洛总算从故地重游的激情中稍微恢复了一点,也就是说,他终于消停了一点,不再兴致勃勃想每隔一小时就去干点什么新鲜事了。

    叶蓁蓁对他下了最后通牒:“手机给我!不然我就去另外买一个啦。”

    唐洛这次倒是一点没犹豫,从裤袋里掏出电话啪就放她手上:“一直震。”

    叶蓁蓁瞪大了眼睛:“什么??”唐洛很理所当然的:“一直震啊,震一天了。”

    “那你不给我??”

    唐洛喝着咖啡,从杯子上方看了她一眼:“我故意的。”

    叶蓁蓁想要晕死过去:“你有毛病啊。”

    唐洛认为自己没有,还对她苦口婆心的开启劝说模式:“我是为你好,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干嘛要对感情那么认真呢?”

    他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初夏是欧洲最好的季节,尤其是巴黎,天气非常舒适,度假的高峰期又还没有来,热闹程度刚刚好,小唐总在这么美好的环境里,对真爱进行了全盘否定:“你这么在乎你男朋友骗不骗你的,是因为你相信真爱,我没说错吧,问题在于根本没有真爱这种事啊,你明不明白?生物学上来说,男的天生寻求多伴侣,女性天生寻求强伴侣,只要脑子里有补充够了多巴胺,肾上腺素、内啡呔、苯基乙胺和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这五种激素,你分分钟都在谈恋爱,跟谁都没关系。”

    “胡扯吧你就。”

    “第一我有科学根据,真的一点没胡扯,第二呢,我约会过不少有夫之妇,跟老公关系都不错,跟我玩得正开心呢,男人打电话过来,接起来就babe,sweetie,你想我了吗我我也爱你,电话一挂继续玩,换了你遇到过这样的,你也跟我一样想。”

    “呸,幸好我没遇到过。“

    唐洛不在乎自己被呸,站在理论与实践高度结合的基础上发表了总结:“总之,想开一点,别较劲,这玩意儿真不值得。”

    这些话换在一天之前能被叶蓁蓁喷得体无完肤,摆事实讲道理直抒胸臆,不慷慨激昂声情并茂演个两小时打不住,但现在呢,她就硬是哑口无言,不管想要说什么,昨天所发现的一切都化身为一块顶天立地的指示牌,上面镶嵌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在脑海中轰然砸下,无声的发出质疑。

    她只好苦笑着猛灌了几口咖啡,苦得眉头都皱起来了,唐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这个蓝山很正宗的,在国内基本都喝不到,你这个样子糟蹋东西,你是牛吗?”

    叶蓁蓁有气无力:“小唐总你到了巴黎之后变得很讨厌你知道吗?”

    唐洛才不怕人讨厌呢,继续悠然自得看街边走来走去的人,还对穿得特别少的好看姑娘吹口哨。

    叶蓁蓁就完全不理他了,急急忙忙打开手机。

    短信告诉她,苏桐在国内时间今天凌晨打了三次电话给她,然后肯定就醒悟过来了她在飞机上,于是停下了。

    航班落地一小时后,又开始打,这一次很稳定,每隔半小时打一次,最后一次是十五分钟之前。

    信息里问她到了没有,然后就问怎么不接电话,然后就说小包子你接电话,不管什么事你也要听我说啊。

    最后一条简单明了:“我找高姐问了你在巴黎的酒店地址,我马上过来。”后面粘贴了他航班的信息。

    她盯着那条信息看,整个人忽然松了一口气,坐姿自然而然也往下出溜了一半,瘫在椅子上,这些身体语言昭然若揭,唐洛马上就明白了:“男朋友跟你鬼哭狼嚎求饶了吧。”

    他居然还沾沾自喜:“都是我的功劳。”

    叶蓁蓁瞄他:“十处打锣,九处有你,凭什么是你的功劳。”

    唐洛认为理应如此:“不是我把你手机拿了,你早心急火燎跟他说上话了,情绪不冷静,国际长途信号又一般,很容易造成误会的。”

    “小唐总你是认真的啊?”

    “可不。”

    “这都行?”

    唐洛再次显示了自己在男女关系中的战术修养:“我告诉你吧,我睡过的姑娘比你见过的都多,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气了马上就去哄的话,要花十倍的精力,带来十倍的麻烦,干脆利落先晾上两三个月呢,再沟通起来效率就比较高了。”

    “那万一晾完两三个月人家不要你了呢?”

    “王尔德说了,男人的爱情如果不专一,那他和任何女人在一起都会感到幸福,不要就不要了呗。”

    叶蓁蓁很耿直地搜了一下这句话,还真的是王尔德说的,但甭管谁说的,这是一般人能通用的人生经验吗?她让唐洛滚,唐洛不干,继续兴致盎然管人家闲事,这时候倒是很有王尔德时代那些嚼舌根爱好者的风范:“你男朋友怎么求你了?有没有说你听我解释,我有苦衷,或者我只爱你一个,其他都是玩玩的,这几句台词我都很熟。”

    叶蓁蓁要给他气死:“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有!”

    她摇摇手机:“只说明天晚上过来。”

    唐洛一听,这哥们阵仗太大了吧,飞几千公里至于吗:“来巴黎?飞过来?就为跟你解释误会?”

    “是啊。”

    “等几天会怎么样??”

    “我难受啊。”

    唐洛摇头:“你们一夫一妻制就是费劲。”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来,我送你回酒店倒时差去,你看你困得,跟只熊猫似的。”

    “你呢。”

    唐洛看看表:“今天还没有锻炼,我要先锻炼,然后去找个熟悉的地儿泡个妞。”

    叶蓁蓁想想自己这几天也没锻炼啊,拿起包就跟着唐洛走:“我也去锻炼吧。”

    唐洛在她背上拍一记:“一起泡妞去不?wingman是女人的话,成功率奇高。”

    “啥是wingman”

    “就是助攻。”

    “你泡妞还需要助攻?”

    “其实不需要,我当你这句话是夸我。”

    “臭美吧你。”

    两人一路互相攻击回到酒店,真的都换了衣服去锻炼老大一会儿,然后各回房间,叶蓁蓁把自己收拾完了,一躺到床上,整个人突然困得天昏地暗,一下就睡着了,在她睡梦之中手机还在不停的震,但她都没听到。

    话说苏桐为什么会挪用购房款五百万去投四平呢,很简单,他和王建平从上海回来之后,四平在任何意义上,都算是走投无路了。

    他们那天下午从上海回来,一落地,杨子意的电话就追进来问情况如何,苏桐简单地说不太顺利,可能要另外想办法,但没有把见到陆天明的事说出来。

    王建平对他那是肃然起敬:“你怕她认为是自己的责任,心里难过吧。”

    双挑大拇指:“苏总你真是条汉子。”

    苏桐苦笑了一下:“汉子不汉子的,不然能怎么办呢,也不是她的错。”

    他们回到公司,苏桐一屁股坐下,把椅子转来转去,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王建平在他对面看今天的业绩,跟几个主要部门负责人沟通工作的事,大家总结业绩回顾问题,你一言我一语的,工作群里非常热闹,这种热闹劲从上午九点,往往能一直延续到晚上十二点,要到当天业绩报告出炉才告一段落。

    四平这一年多上上下下,都完全没有了上下班时间的概念,清早来半夜走的很多,干了一份工看公司有需要又干另一份的也不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苏桐的带领和感染,员工们会拼到这个程度。

    他们各忙各的,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王建平抬头一看,是杨子意来了。

    她内心的焦急全都显示在行动上,嫌走得慢,一路小跑冲进来,一看两人的样子,就知道苏桐在电话里不是开玩笑,顿时就泄气了,一下靠在墙边脸色煞白,看看苏桐,看看王建平,张了几次嘴没敢问具体情况,三个人都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苏桐打破了沉寂,问杨子意:“公司现金流怎么样?”

    杨子意对数据很清楚,张口就说:“年前基本持平,三月和四月是旺季,有三四百万的盈余,都填了之前欠供应商的款,五月开始就靠收入平基本费用了。”

    一句话,没有钱,至少一段时间内,那是山穷水尽的没有钱,

    “这两个月有急付的款项吗?”

    问是这么问了,其实苏桐自己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