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天芳 061章 搭个梯子

书名:天芳 作者:云芨

  华玉跪在地上,一边拭泪一边招供:“池师妹自从回来朝芳宫,就闷闷不乐。我知她心系俞家公子,奈何家中有人作祟,只得退了这桩婚事。便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她探一探俞家公子的心意,故而做此安排……都是我的错,才引来这番祸事……”


  凌阳真人勃然大怒,喝道:“孽徒!朝芳宫乃清修之地,你怎么能安排师妹与男子私会?”


  华玉膝前几步,抱着凌阳真人的大腿苦苦哀求:“师父息怒,师父息怒!徒儿只是想,他们原就是未婚夫妻,若是彼此互有情意,反被拆散,岂不可怜?徒儿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叫他们见上一面,问上一句罢了……”


  凌阳真人气得直抖,冷声道:“便是如此,那也不对!你要安排他们见面,大可以安排在明处,这样孤男寡女关在一起,便是没什么,也不像样子!还有,不是你的安排,那蜜水又是怎么回事?”


  “徒儿,徒儿也不知道。”华玉一脸纠结,“我只是将池师妹带来此地,便安排了一位师妹去给俞二公子传信了……”


  众人齐齐看向俞慕之。


  俞慕之懵了一下,说道:“我说呢,怎么有个小道姑过来传话,却又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他的发言,证实了华玉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大家理所当然地,把她前面几句话也当了真。


  曹庆迫不及待洗清儿子的嫌疑,马上接道:“这就是了!定是那池小姐不甘退婚,想借着这个机会跟俞二公子发生点什么。可惜,传话的小道姑也觉得不像话,没把话传到,俞二公子没来,倒是郑小公子来了!”


  总之,跟他儿子没关系,他儿子也是被害的!


  ——等下,既然是这样,应该郑小公子跟池小姐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池小姐不在,反而他儿子在这里?


  俞慕之后悔:“早知道我就问个清楚,要是之前过来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大哥,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没事。”俞慎之面无表情,“你真是太不上心了!”


  傻子!没发现自己被华玉利用,当成证人了吗?


  临昌伯也想给儿子撇清干净,抓着另一个漏洞:“那我儿又是怎么回事?为何有人引他来此?”


  是啊,这个问题又怎么解释?


  众人齐齐看向郑小公子。


  郑小公子叫道:“我就是听说这里有美人,过来看看的。一进来,屋子里果然有个美人……后面就不知道了。”


  “看来关键在这位池小姐身上了。”临昌伯道,“她人呢?”


  凌阳真人转头吩咐:“来人,快去找!”


  俞慎之叹了口气。


  这个华玉,还真是有几分决断力。


  他本打算,揭出这事是华玉安排的,将罪名安到她身上。


  哪知她先一步自行招供。


  这番话说得极有水平,有确切证据的她全都认了,比如食水的安排,去传话的小道姑。


  推到池韫身上的,恰恰是没有证据的。


  比如蜜水里的药是谁下的。


  从常理推测,大家都会觉得,这药是池韫自己下的。


  因为她有动机,她想挽回俞二公子的婚事。


  华玉呢?她下药有什么理由?便是他提出华玉想害人的原计划,也缺乏证据。


  俞慎之一时想不到法子,索性等人来了再说。


  仅有的两次会面,他对这位池小姐印象甚好。


  看得出来,楼四对她特别关注。


  能让楼四那个人在意,这位池小姐定然不是传闻中蛮横无理的大小姐。


  何况,她被师姐陷害,竟然想得出这样的法子还击,总该有所准备吧?


  ……


  过不多时,凌阳真人派出去的人找到了池大小姐。


  看着款款而来的两个人,俞慕之叫出声:“楼四!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楼晏没说话,只冷冷扫过。


  华玉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有什么事不好了。


  临昌伯和曹大将军都很茫然。


  他们当然认得楼晏,只是奇怪,他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池韫脸色苍白,头发还有些乱,说话也怯怯的:“见过诸位大人,凌阳师叔……”


  她这样子,活脱脱经过惊吓的样子,弄得众人疑惑不已。


  凌阳真人皱眉说道:“池师侄,你方才到哪里去了?方才有没有见到郑小公子?是不是你……”


  她一句话没说完,池韫突然捂住脸,“呜”地哭出来。


  这个反应,弄得众人都是一愣。


  俞慕之更是摸不着头脑,叫道:“你别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先告诉大家。”


  池韫仍旧捂着脸,抽抽噎噎:“小女,小女没脸说……师叔,你让我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私下谈。”


  “不行!”凌阳真人还没开口,临昌伯已喝道,“事关我儿清白,你得说清楚!到底是谁引我儿来此,让他失智的?”


  “没错!”曹庆这回跟他站在同一阵线,“我儿莫名其妙来了这里,差点被冠上骗奸的罪名,你不说清楚怎么行?”


  俞慎之旁观,见她如此表现,心里有数了。


  这位池大小姐,看来已经找好了理由,那他送个梯子过去就是了。


  “池小姐,”他温言道,“此事对女子来说,确实不大光彩。但你若不当众说清楚,不止两位公子蒙冤,你自己的闺誉也要受损。这里没有别人,你放心说,只在跟你无关,我们绝不外传。”


  “真的?”怯怯地问。


  “真的!”


  池韫这才放下袖子,一边拭泪,一边道:“方才师姐叫我来此,说要送我一份大礼。后来我们饮了杯水,我就人事不知了。再后来……”


  “后来怎样?”临昌伯和曹庆同声追问。


  池韫咬了咬唇,低声道:“等我醒来,就看到郑小公子昏倒在地,而我身上衣裳都扯乱了……”


  临昌伯瞪眼:“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儿对你不轨?那你又是怎么醒的?他又是怎么昏迷的?”


  池韫仿佛被吓到一般,后退一步,看向楼晏。


  楼大人终于出声了。


  他道:“是我。方才正好在附近散步,看到华玉仙姑离开,郑小公子过来,觉得事情不对,便开窗看了一眼,打昏了郑小公子。”


  “哦!”曹庆幸灾乐祸起来,“原来骗奸的人是你家小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