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天芳 193章 落水

书名:天芳 作者:云芨

  于是池韫看了一路的话本……


  俞敏很紧张:“怎么样?好看吗?”


  池韫的目光复杂地在她脸上转了一圈。


  “到底怎么样嘛!”俞敏着急。


  池韫扬了扬手里的书稿,问她:“你是要买断呢,还是要分成?”


  俞敏大喜:“所以能行?”


  池韫点点头,说道:“你们兄妹挺有意思的,不走寻常路啊。现在市面流行才子佳人,神仙妖灵,虽说内容不一样,可细究起来,起句用词都有模式可套。偏偏你们两个,从写法到内容,竟是另起炉灶。”


  俞敏眼睛亮晶晶:“这是夸奖?”


  “当然了。”池韫再问,“所以你是买断呢,还是分成?”


  俞敏终于有兴趣问了:“什么是买断,什么是分成?”


  “买断就是,你写一本,我给你一本的钱。分成则是,卖多少按利与你分账,万一亏了,我赔钱,你赔稿子。”


  “我二哥……”


  “他分二成利。”


  俞敏马上道:“那我也分成!”


  池韫笑问:“你不怕亏了?”


  俞敏摆手道:“我又不是写来糊口的,反正打发时间,亏就亏了。”


  “那你先前还问能不能挣钱。”


  俞敏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听见,才小声道:“还不是月钱太少了,我想多买点话本,都得紧着花。出门交际要打点,我母亲又管得紧,说小孩子不能大手大脚……”


  池韫点头笑道:“行,回来我们签一下契书。”


  俞敏高兴地握了握拳,小声欢呼一下:“耶!”


  “不过你要留意一下,”池韫指着书稿,“我是才回京半年的人,都看得出来,你这里写的是曹府的秘事。下次要记得改头换面,不能让他们看出来,不然上门闹事可就麻烦了……”


  “嗯嗯。”俞敏小脸通红,她说什么都应。


  ……


  西郊到了。


  主人家过来相迎。


  章家三小姐章琦,与池韫年纪相当,长相肖似寿安郡主,脸庞圆润,皮肤细白,是贵夫人们最喜欢的有福气的模样。


  她笑道:“那日七夕人多,都没机会和池妹妹说话,这回就厚着脸皮把你邀来了。就是姐妹小聚,顺便避避暑。”


  这位章三小姐,还真是周到,连她的特殊身份都考虑到了。


  说是姐妹小聚,来的人可真不少。


  除了耿素素和俞敏,池韫还看到了阮六小姐。


  门阀世家,大都沾亲带故,这个姐妹的范围,广着呢。


  阮六小姐看到她,脸色迅速拉下来,就差翻个白眼了。


  耿素素小声嘀咕:“怎么把她也叫来了,真没意思。”


  俞敏道:“阮家和西亭侯府还有亲,她们的关系可比我们近。”


  耿素素想想也是。


  贵女的圈子就这么大,真想完全避着一个人,也不容易。


  “咱们三个一块儿,不理她就是了。”俞敏笑问,“耿姐姐不会嫌弃我吧?”


  耿素素嗔道:“说什么呢?那咱们就跟章姐姐说一声,住到一起。”


  “好。”


  等安顿好,章琦亲自过来请她们。


  于是一行人去了水阁。


  章家这座别院,水阁别出心裁。


  不止建在湖上,阁子里还有个大池子。


  池子阔大,足可以容纳百余人。水不深,踩到底也不过到胸口。


  耿素素跟她细说:“看到那两个门了吗?这是打球用的,就跟蹴鞠差不多。”


  “哦……”池韫心道,水上蹴鞠嘛,这还是无涯海阁创出来的玩法。


  无涯海阁就建在海边,一群精力旺盛的少年郎,等闲出不了书院,经常变着法想怎么玩。


  蹴鞠、马球玩厌了,也不知道谁想出个水上蹴鞠,很快风靡整个书院。


  池韫自己没玩过,毕竟要下水,男女有别。


  不过,她见多了,没事坐在临海的书阁里,悄悄看少年们年轻的……咳,过过眼瘾。


  贵女们大多不会游水,就脱了鞋袜,坐在池子边玩水。


  有几个胆大活泼的,吆喝着去玩。


  她们游水的机会不多,水性自然一般,也就不讲究什么技巧,只图个乐。


  章琦陪着池韫说了一会儿话,忽然被人泼了一脸的水,扭头去看,一个少女笑嘻嘻地喊:“章三姐姐,下来玩呀!你这个主人家怎么光坐着!”


  章琦指着她笑骂:“上回也不知道是谁,说我下场就是作弊,怎么,又欠收拾了?”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姐姐还记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回我可不会输给姐姐。”


  “行行行,”章琦捋袖子,“且等着我去收拾你。”


  有人瞅着这边问:“听说池大小姐打小跟着凌云真人,学了一身本事,想来打球也不难,怎么不下场?章三姐姐,你可别怠慢了人家。”


  章琦犹豫了一下,看向池韫。


  她原想着,姑娘家多半不会水,叫人家下水打球未免为难。现下一听这话,说不准她会呢?


  池韫摆手笑道:“水性不好,就不贻笑大方了。”


  章琦松了口气:“有事就叫那边的婆子,她们都会水。”


  “好。”


  俞敏玩着水,感叹:“有这么个池子真好,夏天都不热了。可惜祖父嫌弃耗费大,不肯建这样的水阁。”


  耿素素懒洋洋:“我还是觉得打马球好玩。可是她们都嫌太阳大,生怕晒黑了。”


  俞敏道:“隔壁就是平王家的吧?他们家就有好大的马球场。”


  “对,隔壁这几天也热闹着,我哥哥昨天就被邀来了。”


  “其实我们也可以去跑马……”


  “要不明天去?这附近的景色可好了。”


  “行啊,赶早去,就不会晒了。”


  闲聊了一会儿,俞敏觉得口渴,起身去隔壁拿果茶。


  耿素素被一个熟人叫去聊天。


  池韫觉得附近风景不错,站起来走走。


  盛夏季节,湖里荷花怒放。


  有一株荷花长得很好,离得又近,池韫便伸手去摘。


  刚刚碰到荷花,她忽然头皮炸开,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推力。


  来不及细看,池韫反手一抓,在摔下湖之前,抓住了一片衣摆。


  “啊!”惊叫声响起。


  “扑通!扑通!”两人齐齐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