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天芳 132章 太后

书名:天芳 作者:云芨

  太后自然是先帝的皇后。


  先帝去世后,太后便潜居深宫,日日礼佛,不理世事了。


  接连丧子丧夫,已经磨去了太后所有的心气,也失去了争权夺利的心思。


  是以,皇帝想像不出,姚谊到底是怎么冲撞太后的。


  匆匆赶到清宁宫,却见太后坐在正殿里,气得胸脯起伏。


  几个强壮的内侍抓着姚谊,将他的脑袋死死按在地上。姚谊想挣扎,却动不了上身,只有屁股撅在那里不停地扭动。


  康王妃一见,差点就哭了。


  “小八,小八!”


  她溺爱幼子,平时连蹭破块皮都心疼,眼见他被人当成小鸡崽似的对待,哪里受得了。


  没等她扑上前,太后跟前的老嬷嬷咳了一声,冷声道:“康王妃,太后娘娘在此,还不见礼?”


  康王妃这才抬头去看。


  太后与她岁数相近,此刻穿着常服,头发略见银丝,瞧着比她大了五六岁不止。


  ——这老家伙,三年来不好过吧?


  康王妃早年也是京城名媛,也曾费心选过太子妃,可惜败于卫家小姐之手,只能退而求其次,嫁给康王。


  眼看着当初的卫家小姐,成了太子妃,成了皇后,现在又是太后。


  康王妃既嫉妒无比,又隐隐感到快意。


  嫉妒的是,坐在皇位上的是她的儿子,可这个女人却占了她太后的名分。


  快意的是,就算当初她中选太子妃又怎么样?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后,最后还不是死了儿子又死老公,落个孤寡后半生的下场!


  “儿臣参见母后。”


  皇帝的声音,拉回了康王妃的心思,哪怕心里再得意,现在还得低一低头。


  她挤出笑容,缓慢地下跪参拜:“臣妾叩见太后娘娘。”


  原想动作慢一点,对方看在她是皇帝生母的份上,及时扶一扶,就不必跪了。没想到太后根本没这个意思,康王妃只能咬着牙把这个礼行完。


  太后冷眼看着,过了会儿,才道:“平身吧。”


  皇帝起身,很自然地向太后走过去,恭顺地坐到她身旁说话:“几日没见母后,瞧您脸色不佳,可是近日没休息好?儿臣吩咐过皇后,要好好伺候母后,留心您的凤体,怎么她这样不经心!”


  太后淡淡道:“与皇后无关,我身子不中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皇帝忙道:“母后千万不要说丧气话,您还很年轻,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能复原的。前些日子北襄进贡了药材,儿臣马上叫他们送来给您补身子……”


  康王妃听着越发不是滋味。


  明明她才是皇帝的生母,可皇帝却在太后跟前尽孝,倒把她给忘了,甚至连个座位都没给她安置。


  “呜呜,呜呜……”地上的姚谊,不甘寂寞地扭着屁股。


  怎么他们还说上了,快救救他啊!


  皇帝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没见他在孝敬太后吗?不把太后的脾气顺下来,怎么给他求情?


  眼看太后又皱起了眉,皇帝忙道:“母后别生气,儿臣听说这小子冲撞了您,就马上赶来了。他哪里不对,您告诉儿臣,儿臣替您出气!”


  太后只哼了一声,她身前的老嬷嬷说道:“陛下,这镇国公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里是后宫,岂是他放肆的地方?娘娘今日心情好,想着到外头转转,摘些萱草什么的做香囊。哪知道在花园坐着,摘花的宫女就叫他调戏了!还说什么,陛下是他的亲兄长,只要从了他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娘娘听了不像话,斥了他一句,他竟然还敢顶嘴!老奴倚老卖老,想替娘娘问一句,陛下您是嫌弃娘娘碍眼了,想叫别人入主清宁宫了吗?”


  说到最后,那老嬷嬷恨恨地瞪了眼康王妃,又低头抹起了泪。


  “娘娘真是命苦,当初陛下在先帝灵前发誓,会待娘娘如亲母,这才三年,就……”


  皇帝连忙打断她的话:“没有的事!朕召这小子进宫来,也是为了申斥他!母后,您要相信儿臣,儿臣才罚了他禁足,没想他还敢闯祸!”


  老嬷嬷道:“镇国公张口闭口,陛下是他的亲兄长,根本没吃到教训,想来您所谓罚他,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吧?”


  “这……”


  太后终于开口了,淡淡说道:“哀家知道,该死不死,在宫里招人嫌弃。没得法子,谁叫老天爷还不收我这条老命呢?”


  这话太重了,皇帝脸色一白,不得不在她面前跪下:“儿臣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先帝与母后对儿臣有大恩,儿臣绝对不会忘恩负义。”


  “是吗?”


  “当然!”皇帝一番赌咒发誓,太后的脸色终于好转。


  皇帝松了口气,劝慰道:“母后不要跟他生气,不值当的。朕来罚他,一定重重罚他,叫他吃到教训!”


  康王妃不禁叫了声:“陛下!”


  皇帝此时只想安抚住太后,怎么会理会她。


  他转过头,怒气冲冲看着姚谊:“你这个混账!才罚了你禁足,竟没吃到一点教训!连太后身边的人也敢调戏,你当后宫是什么地方?”


  那老嬷嬷阴阴加上一句:“后宫的女子,归根结底,都属于陛下。镇国公竟敢在后宫随意调戏,这是秽乱宫廷!”


  皇帝愣了一下,这说法好像还挺有道理,老八这是往他头上戴绿帽子啊!


  果真不像话!


  姚谊张口想辩驳,被皇帝一口截断:“连朕的后宫都敢伸手,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这京城,朕是不敢留你了。给朕滚回封地去!叫康王叔好好管教你!”


  姚谊“啊”了一声,拼命扭着屁股叫道:“陛下,陛下开恩啊!我、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犯了,真的不犯了!”


  他才刚进京,还没玩够呢!回去一点也不好玩,他不要回去!


  康王妃慌忙求情:“陛下,臣妾一定好好管教小八,日后绝对不叫他惹祸了,您罚他别的可好?这一走,臣妾可就见不着他了。”


  那老嬷嬷淡淡道:“王妃要是管得住,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皇帝看了眼神情冷漠的太后,只得咬咬牙,下令:“休再多言!三日后就启程,朕会派人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