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不二之臣 第六十四章

书名:不二之臣 作者:不止是颗菜

  最终,季明舒还是面上勉为其难、内心羞怯欢喜地收下了岑森这份不远千里、自送上门的礼物。


  晚上十点多, 季明舒被抱进浴室。她脸上红扑扑的, 下颌汗湿, 几绺碎发贴着细瘦脸颊。


  岑森将她放进温水中, 还帮她拨开碎发, 清净的眼瞳望向她,声音是一贯低沉, 似乎带一点点笑意, “体力不行, 多锻炼。”


  季明舒想都没想就在他脸上拧了一把,然后又按住他的脸往外推了推, “你烦死了!”
七分害羞三分撒娇, 就是没有字面意义上的讨厌。


  其实季明舒知道自己体力不好,但并不知道岑森的体力竟然能好到一次次突破她的想象。


  他昨晚才到巴黎,今天傍晚便已归家, 期间还和投资方谈了个合作,就算前前后后有人接送, 还在飞机上补了眠, 这不作停留的来回奔波都是极耗体力的。


  她还以为送礼过程估计就意思意思来个二三十分钟, 没成想太小看他了。


  浴池里温水潺潺, 季明舒洗好头发后,岑森用梳子帮她顺了顺, 而后又拧干水分给她戴干发帽。


  这些事情岑森以前没做过,这会儿也是季明舒指点一步才做一步, 动作略显生疏。


  好在季明舒并不介意,她伸手塞了塞漏在外头的湿发,眼角余光往后瞥,还忍不住偷偷扬了扬唇角。


  -


  季明舒晚上没吃饭,体力耗尽更是饥饿。洗完澡后,岑森就着冰箱里剩余的食材煮了两碗番茄鸡蛋面,还加了些午餐肉。


  填饱肚子后,季明舒也难得贤良淑德了一回,没再折腾他干这儿干那儿,只躺在床上给他讲这两天发生的糟心事儿。


  其实岑森已经从周佳恒那听过具体且详细的实时汇报,但周佳恒的汇报里不会包含季明舒的感受。


  听她时而生气时而好笑的絮叨,岑森忽然偏头,认真说了句,“对不起。”


  屋里窗帘是拉开的,落地窗外的冬日夜空中,天色墨黑如洗,还难得缀有几颗安静的星子。


  岑森将她揽至怀中,修长指节从她的柔软长发中穿过,声音似是被发梢未吹干的湿润浸染,比平时多了几分温柔,“让你受委屈了,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


  季明舒忽而鼻头一酸,虽然比起“对不起”她更想听到岑森说一句“我喜欢你”,但这句“对不起”,也一瞬勾起了她压在心底的委屈情绪。


  ――昨夜如坠冰窖般的惊惧齿冷,并不是一觉醒来就能全然忘却的。


  她不是明星不是网红,没有要靠粉丝网友的喜欢来赚钱生活,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坏事,又凭什么要求她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来面对他人无端的谩骂诅咒呢。


  她才不要顺势说什么我没事我很好我不怪你,明明就是他的错。想到这,季明舒在他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然后顺着他的话茬理直气壮道:


  “我可真是太委屈了!”
“那三十八线的小粉丝还给我P遗照呢!你知道那遗照P得有多难看吗?哦那小粉丝还挺注意逻辑,可能觉着我这么年纪轻轻死不了,还给遗照上的我P了皱纹和白头发!气死我了!”
“说起来都怪你!你就是典型的认错态度良好但是坚决不改,不行,你必须补偿我!”


  “好,补偿。”岑森应得干脆简短。


  季明舒不依不饶,“你准备怎么补偿?我现在就要方案,别想蒙混过关!”


  岑森想了会儿,“给你开个室设工作室好么。”


  “你是人吗?补偿就是让我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挣钱养家?”
季明舒有点儿不可置信,是不是之前独立人设尬过头了岑森现在以为她很想当女强人……?


  岑森稍顿,又想了半晌,“那给你买个岛怎么样,买一个可以看到极光的。”


  前段时间他和南湾项目另一个投资人常先生见面,常先生惯常将妻儿挂在嘴边,正好说起自己最近在国外给妻儿买了私人岛屿,现在正在建设中,以后过去度假十分清净惬意。
常先生还说,如果他有需要,自己可以介绍稳妥的卖方,有的岛海水质量很不错,还能看到银河极光。


  当时他便有片刻意动,后来事情太多,一时也没记起。现下提起这一补偿,也不知道季明舒会不会满意。
诚然,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被金钱珠宝游艇飞机私人海岛这些物质上的极奢追求蒙蔽双眼,但季明舒会。


  她没有片刻犹豫就开开心心地应声说“好”,且态度一百八十度陡然转变。
刚刚气势汹汹就差怼上岑森的脸,这会儿她又温柔小意靠进岑森怀里帮他捏肩,眼睛亮晶晶的,还不忘兴奋追问这岛具体位置在哪,面积多大,能不能自主命名,产权期限多久,方不方便开趴体……


  岑森也是个办事效率极高的人,见季明舒有兴趣,便直接联系周佳恒让他去办,价格不是问题。


  周佳恒连着两回办错了事儿,回国也没听岑森要怎么处理他,正提心吊胆着这饭碗还能不能保得住。


  毕竟职场如战场,别看平日他寸步不离跟着岑森,俨然总裁身边第一心腹,其实总助办那么多助理都虎视眈眈擎等着他倒台好自己上位呢!


  这会儿来了工作,他陡然振奋,一个激灵便从被窝里爬出来,鞋都没穿就两眼发光坐在电脑前不停打电话和人联系。


  想到马上就将拥有自己的小岛,季明舒笑眯眯的,第一时间就跑群里通知了蒋纯和谷开阳,并让她们以后尊称自己为极光岛主。


  两人难得默契,同时发出了“神经”二字。


  蒋纯还怨念道:【你能不能看看几点了,扰人清梦你会被浸猪笼的。】


  季明舒:【还没十二点呢,睡什么睡,吃了睡睡了吃,叫你鹅真的是辱鹅了,猪笼给你自己准备准备吧。】


  季明舒全神贯注敲敲敲,聊个天也拿出了打游戏拿一血的架势,岑森便顺势看了眼自己手机。


  这个点,他们几个发小的群还很活跃,江彻正在问快过年了,送什么东西能讨他女朋友开心。


  岑森:【珠宝,游艇,海岛。】


  他刚哄人成功,好心传授经验。
可江彻并不领情。


  江彻:【你怎么这么庸俗,能不能有点新意。】


  舒扬:【?】舒扬:【我喜欢森哥这样的庸俗。】


  赵洋:【这得看女人类型,就和做手术似的怎么能一概而论呢,江总家那位显然不是这些东西能收买的,新不新意都不重要,心意才重要,对吧?】


  江彻:【对。】
江彻:【以前还没谈的时候送她一项链,她觉得我在羞辱她。】


  岑森:【……】


  他放下手机看了眼正在快乐分享自己岛主身份的季明舒,忽然觉得自己运气可真不错。


  他沉吟片刻,又给周佳恒另外安排了一项工作,让周佳恒没事儿的时候多搜罗点贵且稀有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


  转眼便至小年,帝都隆冬,大雪愈盛。
这时节的故宫红墙白雪,古意盎然。季明舒不爱凑那热闹,和岑森还有岑老爷子岑老太太一起,去京郊岑远朝养病的园子住了两天。


  岑森也不知道办错了什么事儿,两天都被岑远朝提溜着训话,而且一训就是半小时起步,声音大得她站赏雪回廊里自拍都能听见。


  她装聋作哑,时不时在岑远朝发飙发得正上头的时候进去送个冰糖雪梨银耳燕窝。
岑远朝面色不虞,到底不好对她这儿媳妇怎样,每至这时便挥挥手,让他俩一块出去少在这现眼!


  季明舒小声问:“你干什么了,爸怎么那么生气。”


  “没事。”岑森神色如常,还帮她摘了头上沾染的雪花,“工作上的事情。”


  季明舒也知道是工作上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临近过年了还天天去公司,回家也是电话不停,电脑开着从没关过。


  其实以前季明舒是不大关心岑森工作的,反正关心了也听不懂,而且她从大学毕业起就经常听家里人外边人夸,说岑森工作能力多么多么强,这男人多么多么有野心有魄力有手段……所以她也一直默认岑森在工作这一块儿是万能的。


  只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傍晚岑森还没回,季明舒在房里给岑季两家的长辈小辈准备新年礼物,她正打算去问问岑老太太,岑迎霜去德国调研今年还回不回过年,就刚好听到岑远朝和岑老爷子在书房里说话。


  岑远朝身体不好,不刻意提起精神头说话时总有些虚。
“……谈都谈好了,竟然不等签完合同再回来,愣是让阿杨给截了道胡,我现在真的搞不懂这孩子在想什么。哎,他主意太大,我现在也管不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