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山河盛宴 第九十八章 一对大佬对着骚

书名:山河盛宴 作者:天下归元

  文臻和唐羡之,匆匆行走在街道上。


  就在方才,她吃了点夜宵,觉得疲惫,唐羡之便道船已经准备好了。


  她在吃的时候,唐羡之并没有吃,而是出去不知和谁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他回来,笑道夜市快要结束了。


  文臻瞧着果然如此,灯在一盏盏熄灭,有人把家伙什堆上小推车,准备回家。


  还有更早的一批,已经车轮辘辘离开了。


  文臻在街道上行走,那些散场的小贩,都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文臻心中有些诧异,心想难道这些小贩都住在这城中同一个方向?


  她披着披风,在街道上行走,心中忽有感应,回过头去。


  只看见漆黑的纵横交错的巷子,月光被托举在巷子的尽头。


  她的披风在风中翻卷,衣料摩擦声音细微,似有人在悄然叹息。


  ……


  燕绥忽然在小巷里抬头。


  然后他道:“不对。”


  德高望重等人吓一跳,都抬头看他。


  “这地面太干净。”


  众人再看地面,虽然残留一些夜市的痕迹,但是地面确实太干净,没有油迹,没有残渣,没有杂物,没有竹签,没有被人丢弃过的任何物事。


  德容言工们当初都见识过皇宫夜市,在早期开业的时候还帮过忙,当然知道一个夜市刚散场是什么样儿——残渣与碎屑齐飞,油腻共果核一色。低等杂役太监每次都要彻夜清扫才能弄干净。


  “这里不是夜市所在!”德高望重恍然大悟。


  他们一开始就被截胡了。


  被那些操本地口音的人们骗了。


  那些人是真的小贩,但是他们指的方向是错的。


  难怪这些人这么热情。


  那么真正的夜市在哪里?


  德高望重还没想清楚,燕绥已经飞身而起,上了围墙顶端。


  这里可以俯瞰近半个渭城。


  那些小贩虽然指了错误的方向,但两地相隔一定不远。


  很快他就掠了下来,德容言工们跟着,这回经过了那座菊花门楼,毫无疑问,便是真正的夜市所在地。


  但已经迟了一步,这里也已经人去楼空。


  ……


  文臻已经上了船。


  码头在城外三里,这么晚了,马车依旧顺利地出了城。不得不说唐家的力量很大,这么晚了,城门依旧开了。


  这么匆匆,到底为什么,文臻已经隐隐猜到原因,但她不想去戳穿,相反,她很配合。


  现在便是见了燕绥又能如何?他有他的执念,她有她的梦想,她能理解他,他却不一定能理解她,她最终给不了他想要的。


  与其枉费口舌最后还是大打出手,还不如直接避开。


  码头边不知何时停了三艘船,都中等大小,三艘船都一模一样。


  三艘船不远处还有一艘轻舟,看那造型装饰,就是燕绥风格,但是燕绥用这种毫无防护只求速度的轻舟,令她也深感讶异。


  唐羡之看了那轻舟一眼,忽然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三艘船立即同时开动,分波逐浪,直冲那轻舟!


  本就距离很近,只是一波浪还没涌至高峰,轰然一声巨响,三艘船尖尖的包了铁甲的船头,几乎同时深深戳入那轻舟的肚腹!


  就像三只巨型猛犸象,忽然狂奔而来,三只巨大头颅上的利齿,直接插入了一只豹子的肚子。


  嘎嘎脆裂之声连响,那轻舟哪里经得起这般凶悍的群殴,直接四分五裂。


  一些分外矮小的影子闪电般掠出来,纷纷落入水中。


  文臻目瞪狗呆。


  ……


  唐羡之举起的手落了下去,顺便把某人差点掉了的下巴给扶住了。


  三艘船上有人打旗,按照旗语迅速退开,巨象拔出獠牙,月光下可以清晰看见,插入轻舟之后,三艘船的船头上都染上了一种奇异的青绿色颜料,那玩意儿十分缺德地居然是夜光的,夜色里幽幽地亮,宛如一个鲜明的江上指路标。


  然而便是如此缺德心机又如何呢,三艘船角度差不多,力道一致,船头一模一样,染上的颜料形状因此也差不多。想要依此来判断该追哪艘,依旧是妄想。


  水面被犁出平滑的两道沟纹,唐羡之的船轻捷无声地隐入黑暗。


  船头上文臻回首,看着那惨白地浮在水面上裂开的轻舟。


  ……


  也不过她一回首再回头的时辰。


  呼呼几声,码头上已经站满了人。


  燕绥静静看着水面上裂成三块的凄惨的楔子轻舟,湿淋淋爬上岸的侏儒在他面前跪了一排。


  德容言工们面色铁青。


  殿下纵横东堂,从未有人敢这样挑衅他!


  那个唐羡之,看着不言不语温和可亲,其实真是个厉害人物,骗得文姑娘心甘情愿和他走,还敢出手如此悍然。


  传说中的门阀第一人,回首之间,隐然露出森然的獠牙。


  先前落水的侏儒有人当时就去追船,因为同样有记号的船有三艘,只得分成三批去追,再派人回来禀报,人手眼看就少了。


  侏儒回报,那三艘船一艘往回转,一艘停在定瑶城码头,但是没有人下船。一艘直接越过了定瑶直奔前方。


  燕绥听完,忽道:“前方可有水道狭窄处?”


  “有。”


  “有无视线被遮蔽的情形。”


  侏儒犹豫了一下,答道:“……有。就在那水道狭窄之处,一度三艘船并排而行,将水道挤得满满当当,大抵过了半刻钟,才慢慢分开。这段时辰之内,我们能看见船尾的动静,但是船头就不能掌握了。”顿了顿他又道:“但是要有人下船换小舟,也得从侧面下来,当时根本无法从侧面下船。”


  “你以为就我们懂机关吗?”燕绥那种“鱼唇的人类”的眼神又来了。懒得和这群蠢货多说,冷笑一声,回头嘱咐德高望重,“上次研制的那种山地快车,调过来用。不用从水上追了,从陆路翻山走,走最近的路。”


  “殿下,那种车还没彻底做到完美,会存在一定危险性,能使用的也不多,除了几个参与制作的矮子队,也就我们几个能用,那就要有大批护卫绕路走,无法一直跟随您了……”


  “要尔等废物何用。”


  不是质问句。最平淡的陈述句。


  乖乖闭嘴。


  燕绥抬头看看前方峭立的山,看向山那头定瑶方向,淡淡笑一声。


  “买珍珠吗?”


  “那就买吧。”


  ……


  “买珍珠吗?”


  “那他肯定给你买过珍珠。”


  “啊呀呀气死我了。那个混账。说话跟刀子戳人似的。”


  一条纤细的影子在山路上攀援,脚下是万丈峭壁,她爬得险而又险,脚下沙石不住簌簌下落,有时候还哧地滑落一截,但她每次都能及时抓住岩石或者树藤,再蹭蹭蹭爬上去。


  夜色深浓,山风凛冽,她一边爬一边抖,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怕得,但偶一抬头,轮廓秀美的脸上,竟然蒙着黑布。


  这竟然是个盲爬万丈深渊的奇葩!


  奇葩一边爬一边还要碎碎念。


  “哎呀呀吓死人了,幸亏每次爬都蒙着眼睛,不然多看一眼可能就吓得失手掉下去了!”


  前方离崖顶已经不远,她似乎也能感觉到,几下蹭蹭爬上去,最后撅起屁股,猛地一翻,就势翻倒在山顶的平地上。


  那是一截突出的崖尖,也就一张床大小,多翻个身也就掉下去了,当地人叫这里鹰嘴崖。是横亘在定瑶和渭城之间的大山,号称飞鸟难渡,来往行商都绕路走,要么就走水路,这一绕就能绕出一天的路程。


  这奇葩在一张床大的崖顶当真滚了几滚,但滚来滚去,都险险地停留在崖的边缘。


  滚痛快了,她才爬起身,走到宽敞处,解开蒙眼黑布。


  那是一张容光明艳,不笑也风情自生的脸。


  这脸大抵和燕绥唐羡之这种属于同一档次级别,基本上谦虚说自己丑人家就会想呸一口说矫情的那种。


  方袖客。


  她爷爷号称老医枪,一个医字表明医术,一个枪字说明性格。她自己却像枪上的红缨,鲜亮耀目,柔软又刚硬。


  她看着山下,撇撇嘴,忽然一个冲刺,竟然是一个跟斗往山下就翻。


  选的还是最陡峭的那条路。当然也是最短的。


  这完全就是自杀,但是在她翻起的时候,她身上咔咔连响,忽然伸出无数木条钢条,这些东西闪电般拼接,转眼间便拼成了一个带着机械手脚的防护笼一般的物事,那东西咔咔咔咔声响不断,带着她行走山间如履平地。


  很精妙的东西,方袖客却似乎不太满意,嘀咕道:“忙了这许久,还只能下山,哎,听说那边的那个车,上下山都可以了呢……”


  转回头看看,身后早已没有了追缀的影子,她摊手笑一声,“追不上,怪我咯?”


  半个时辰后她下了山,再半个时辰后她进了定瑶城,再半个时辰她已经在定瑶城最热闹的秀水街开始摆摊卖杂货了。


  但她的摊子上就一块布,啥都没有,上面写着一排淋漓的大字,“只卖有缘人。”


  字写得龙飞凤舞,十分引人注目,是她找旁边卖字书生写的,没付钱,对方听她哭诉了一下未婚夫琵琶别抱的故事,就免费给她写了。


  她戴着个当地流行的海女面具,蹲在摊位前,来来往往看一眼,不断有人搭讪想要知道她卖啥,结果都被她判定为“阿米托福,你我无缘。”


  此时几辆造型奇特的小车,载着侏儒,也越过了那鹰嘴崖,直奔定瑶而来。


  此时唐羡之和文臻正下了一艘轻舟,换上早已等候许久的车马,还是老样子,一模一样的马车安排了足足五辆,文臻唐羡之一辆,老太太一辆,其余每辆都坐了人,从各个门各个方向进城,同时往定瑶而来。


  ……


  方袖客的摊子开张没多久,忽闻前方一阵骚动,却是府衙的衙役列队而来,秀水街的里正一边敲锣一边大声道:“府衙有令。着令今年的珍珠税提前收取,三日之内结税必须完毕。延误一日则明年增加十之一,增加劳役七日……”


  话音未落,满街的店铺都开始骚动,客人不断被请出去,门板不断被砰砰砰关上,秀水街那些没有门面的零散的摊贩也开始收拾摊子,几乎一瞬间,人就走了一大半。


  定瑶捞珠卖珠是主业,全城老小几乎都从事和珍珠有关的工作。珍珠税是涉及人群最广的税种。也是朝廷处理监督最为严格的税种。因为气候海水的变化,珍珠的产出每年有变化,因此政策也常常调整。每年缴纳珍珠税都是定瑶最为繁忙冷清的时候,基本上所有店家,尤其是大店,都会闭门谢客数日,结算缴纳上年税额,为了避免临时入账导致账务不清或者多缴税,那几日也是不做大宗交易的。


  所以临时提前征纳命令一下,整个定瑶便没了好珍珠卖。


  这些政策本来和小摊贩关系不大,但也怕遇上衙役惹来麻烦,大多数人都走了,只有方袖客还蹲在原地,她摊位上什么都没有,来往税吏也没人多看一眼。


  转瞬定瑶成空城,所有人关在家里算账,便在此时,唐羡之和文臻的车马辘辘入定瑶。


  一进城唐羡之便发现了不对,他的打前站的护卫已经迎了上来,说明了情形。


  文臻一听,便知道作妖帝追来了,作妖帝作妖了。


  她开始隐隐头痛。


  燕绥和唐羡之,简直是一对妖,一对大佬对着骚。一个举拳群殴,一个釜底抽薪。


  可怜她夹在中间,还只能算汉堡包里的生菜,连个肉饼都够不上。


  马车往秀水街里走了一段,果然所有店家都关了门,至于摊贩虽然有,但总不能在地摊上买头面。


  唐家这样的豪门,自然和这些珍珠商人有一定联系,当下便有一个随从去联系,不多时好几个当地的珍珠商便亲自来了,请唐羡之和文臻去定瑶最好的茶楼喝茶吃点心,席间逢迎热切,十分恭谨,却再三致歉,称手头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珍珠,请唐公子伉俪见谅。


  按说这话实在令人无法相信,毕竟顶级珠宝商,素来和各大豪门联系紧密,手里时常要留下最好的货,以备这些豪门随时需要。怎么可能个个都没货。


  但看这些人神情也不似作伪,一问之下才知道,就在官府下令提前缴税的同时,并对所有大珠宝商的现有货品进行了集中盘点,说宫中要庆皇后寿辰,皇后喜欢珍珠,当地官府打算用最好的珍珠给皇后做一件宝衫。顶级珍珠向来产出极少,想做一整件宝衫难度极高,偏偏官府又给所有大珠宝商下了死命令,到期交不上这宝衫,这些人生意也就别做了,所以就在唐羡之和文臻到来前半个时辰,所有的好珍珠都已经被归整在一起,交到官府了。


  话说到这里,也没别的办法。这里不是川北三州之地,是朝廷的天下,地方豪强再牛逼,也不能公然和官府叫板。文臻也便假惺惺地道她不爱首饰,不必费心这些。


  她其实是真的不爱首饰,但爱钱,盖因为想要做的很多事,都和钱有关。所以唐羡之要给她准备首饰,她也没拼死阻拦,都打算嫁他了,拿他一套首饰怎么了?


  至于这算不算骗婚,她觉得不算。她和燕绥走的近,唐羡之就住在宜王府,清楚得很,之前她也明确表示过拒绝,但他依然不顾她的意愿求了指婚,那就要做好被敷衍的准备。再说他这个求婚到底是什么用意还难说,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她多少算是个牺牲品,拿点补偿天经地义。


  但事情到了这个尴尬的情状,自然不能再腆着脸不说话。她表了态,唐羡之向来也是有风度的,自然不会为难那些商人。那些人连连致歉,小心翼翼退了出去。


  文臻有点失望,咕哝一声,叹息,“太没风度了。”


  到手的珍珠飞了,她心情不大好,本来只是被动地随唐羡之走,此刻却不想给那个害她破财的家伙好过,便和店家要来纸笔,给燕绥写信。


  她写啊写,写啊写。


  写到唐羡之都忍不住好奇地探头看,然后对那满纸的天书瞠目结舌。


  他犹疑半晌,道:“这似乎是洋外文字?”


  文臻哈哈哈哈哈,心想果然他是认识英文的,燕绥应该也认识,毕竟宫里养着几个洋外的教士,燕绥上次被她耍了一把,必然有兴致去了解一下,他那么聪明,随便学学应该也就会了。


  要的就是他会!


  因为!


  zhe shi pin yin!


  她写完满满一大张,交给店家,嘱咐他等会有人来打听她的时候,就交给那人就行。


  唐羡之携她下楼,这人也是奇怪,她当面写信,他明明猜得到是给燕绥,竟也不问不阻止。


  两人下了茶楼,下面就是秀水街,便随便走走,一眼便看见路边一个画风清奇的摊子。


  啥也没有,就一张看起来已经很老旧的布,布上面“只卖有缘人”几个大字,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双手抄在袖子里,昏昏欲睡。


  她被两人的步声惊醒,一抬头,文臻只觉得面具的眼孔里那双眸子突然光彩熠熠,心底顿时一阵恶寒,心想不会这么狗血吧?


  事实就是这么狗血,果然那人招手,用一把故意压低却还能听出属于女子的声音招呼,“两位!两位!”


  文臻忽然把手往唐羡之胳膊弯里一插,巧笑嫣然地道:“相公,前面那个摊子卖的书画似乎不错,咱们去瞧瞧。”


  她步子一迈,就把唐羡之轻易地牵走了,走路带过的风和沙土扑了方袖客一脸,鞋底还有意无意踩在那布的边缘。


  方袖客:“……”


  半晌她噗噗地吐出沙土,抓起那布,锲而不舍地越过那卖书画的摊子,在那摊子前一步,继续铺开那布。


  一边继续热情招呼,“两位,我看你们就是我的有缘人,怎么样,要不要来试试手气?”


  文臻看她一眼,笑眯眯,“不要。”


  好奇心会害死猫,她一向是个没有好奇心的人。


  方袖客侧头看了她几眼。本来对文臻只是好奇,并没有太看重,刚才见她第一眼,甚至是有些失望的,但此刻,她的想法又不一样了。


  她忽然叉腰站起,对着文臻,大声道:“这位姑娘,你是唐先生的未婚妻?”


  文臻倒有些意外,没想到这藏藏掩掩的家伙的思路如此跳跃,怎么忽然就跳出来了。


  “是呀。”


  “我是唐先生的仰慕者。”方袖客眨眨眼,“我等在这里,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文臻自来了这里,还从没见过这种画风的女子,顿时来了兴致,“好啊。”


  “请问你认为你自己是靠什么博取唐先生的青睐的?”


  “自然是靠我自己的聪明和美貌。”某人大言不惭地答。


  “好。第二个问题。请问你认为你自己最强的地方是什么?”


  “是自信啊。原因参看上一条。”某人笑得何止是自信,简直是自恋。


  “第三个问题——请问你能接受他人追逐唐先生吗?”


  ------题外话------


  昨晚带儿子睡觉的。


  从十点半到两点半,每分钟我要给他盖一次被子。


  然后我今天像抽了大烟,完全没有更新的兴致。


  你们可以说我懒,反正我更新也就这样了,能更我就对自己很满意。儿子太难带了,而且精力无穷,出了门就像撒野的豹子,尽往人群和危险地钻,我不能总让已经年迈的父母跟在他后面气喘吁吁,前几天我妈为了拦截横冲直撞的小兔崽子,直接摔了一个大马趴,镯子摔碎了还是小事,我妈腰动过手术,是不能摔跤的。


  所以我每天都想停更。


  后悔开这个文。


  我应该等小兔崽子上学再写山河。


  没兴趣要票,不想更新,不想干活,不想说话,啥都不想。


  我感觉我要抑郁症了。


  生二胎的都是英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