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福星小娇娘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宴客

书名:福星小娇娘 作者:王梓芸

  许时秋得知他们的打算后,并不觉得意外。


  他是突然被瑞康帝安排到这里的,虽他爹曾经是一品镇国大将军,可他爹毕竟也去世好多年了。


  如今他突然来了这里,又一来就是一个不低的官职,这些人自然是不喜欢他的。


  当初与他同等官职的,年纪虽与他差不多大,可他们都是十几岁就参军,在军营里待了十来年才爬到如今这个位置的。


  更多的同僚,年纪都比他大,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人脉关系,可能到老,也就是个四五品,甚至六七品的武官。


  但许时秋不同。


  他的年纪其实也不小,可在这军营里,其实还是年轻的,更别提短短几个月,他就连升了两级。


  遭人记恨,实在太正常了。


  “将军,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吗?”张平看着许时秋,这消息虽然是叶烁帮着他打探出来的,可叶烁毕竟姓叶,有些事情,他还真的不好插手。


  许时秋听到张平的话,倒是不急,反而轻笑出声道:“此事不急,明日家中宴客,先紧着家里的事情,至于他们,我另有安排。”


  既然许时秋说了此事不急,张平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明日许时秋不来,军营里的将士们自然也是放假一天的。


  离家近的兵士们,今晚就会回家,只要在明晚营门关闭之前回来就好。


  至于路远的,他们不回家,但也约好了同样不回家的同袍,明日一早去京城里逛逛。


  许时秋管的严,就是在临走前,还不忘交代他们,出去玩可以,但绝对不可以惹事,更不能仗着自己如今的身份,欺负百姓。


  许时秋手下的兵士们自然是听话的,最重要的还是许时秋爽快,今日一早就自掏银子买了许多猪和羊回来。


  回家的兵士们,都将分到的猪肉和羊肉带回了家,至于那些不屑于带回家的京城官宦人家的庶子和路远不回家的兵士们,自然是将肉留在军营里,明天好好的吃一顿,补补油水。


  因着许时秋爽快,对手下的兵士们大方,时不时地自掏腰包买肉回来给他们补油水,所以平日里就是训练的苦一些,他们也是没有怨言的。


  当然,这事一开始叶烁也担心过,担心有人借着此事说许时秋收买人心,可等到得知自家三舅舅早就和皇祖父说过此事后,就不得不佩服自家三舅舅有远见了。


  这里许家宴客,叶烁自然也是要跟着许时秋回去的。


  他如今在军营里待了几个月,身上又带了官职,自然与之前不一样。


  最让叶烁高兴的,还是他爹已经和柳尚书提过了他和柳芳儿的婚事,只是如今嫡长子还未定亲,他不好越过他大哥抢先定亲罢了。


  柳尚书虽平日里不管儿子内宅之事,可在五皇子暗示过自己,甚至圣上也暗示过自己后,还是插手了儿子内宅之事。


  更别提,许暖雯早就找到机会,从宫中德妃处讨了两个嬷嬷去柳府教导柳芳儿。


  有这两个出自德妃宫中的嬷嬷在,哪怕如今柳泽不在家,柳芳儿在柳府的日子也要好过许多。


  因着自己的婚事有戏,自己如今也有了官职,叶烁对自家三舅舅那是更加佩服。


  所以这次得知张平要查事情,他才会主动凑上去帮忙,这次许家宴客,他也才会以许时秋亲兵的身份,在前一天傍晚跟着他来到许家。


  董姝看到叶烁,自然是欢喜的很。


  “烁儿如今长的可真快,要不是今日看见,再过些日子,我怕是都认不出来了。”董姝嘴角含笑地说着话,手里的动作却一点不停,待叶烁给她行了礼,她便拉住叶烁的手臂道:“舅母特地亲自下厨炖了一大锅的肉,你之前不是说最喜欢吃舅母做的肉吗?今日多吃些。”


  “那我今日可有口服了,还是三舅母疼我。”叶烁嘴甜,虽如今在军营里待了黑瘦了不少,可嘴甜的优点却是没有变。


  董姝见叶烁开口,自然也是欢喜的,“足够你吃的,正好你表妹这会还醒着,赶紧去你外祖母那里,还能和她玩一会。”说罢这话,董姝便拉着叶烁的手臂往主院走。


  至于许时秋,自然是含笑地站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娘子疼着外甥。


  当然,小娘子无视他的事情,待到明日宴客结束,他也是要和小娘子好好算的。


  许家今晚因着有叶烁这么个开心果在,虽还没有到宴客的日子,可气氛着实好了不少。


  等到第二日清晨,天还未亮,许家的仆人便起身忙碌起来。


  今日是许家宴客的日子,也是许时秋做官后,许家第一次宴客的日子。


  来的虽说都是亲戚,可该有的排场还是要有的,更别提如今的许家除了许时秋这个官身,董姝也是有身份的。


  虽然这个身份只是个在皇家并不显眼的‘乡君’。


  董姝今日也是一早就起来忙碌了,虽有许言珠帮忙,可到底是累的不轻。


  家里宴客的菜需要她过问,客人上门,女眷来了也是要她亲自接待的。


  元夕还小,有与她同辈的女客上门,自然就是由许言珠接待,要是男客,就是由叶烁接待。


  “老夫人,您家的儿媳妇可真是孝顺。”张老夫人陪着许老太太坐在一起,见董姝忙里忙外的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羡慕地说完这话后,又道:“还是您会调.教人,如今儿子出息,儿媳孝顺,过两年再生个小孙子就完美了。”


  要不是亲近人家,张老夫人也不会说出这话。


  许时秋和董姝如今的确让人羡慕,虽许时秋至今没有儿子,可董姝既然能生出女儿,那么她就是能生的。


  再说,生过孩子的妇人都知道,连续生孩子对妇人不好,待到明年过完正月元夕满了周岁,倒是也可以调养身子再要一个了。


  许老太太听到张老夫人的话后,随即一笑道:“你羡慕我做什么,你家的儿媳妇和孙媳妇也都是好的。”说罢这话,许老太太顿了下后又继续道:“至于他们夫妻俩以后还要不要孩子,这事我却是不管的,我们许家的女儿,比男儿精贵。”


  许老太太这话,自然是给自家的孙女们撑面子,尤其是长房的许言沫,如今许言浩亲事定下,叶氏正在给许言波和她寻摸亲事。


  估计叶氏也是怕瑞康帝身子不好,将来要守三年的孝。


  她毕竟是端王长女,如果瑞康帝去世,他们肯定是要守满二十七个月的。


  只是这事不好明说,但叶氏也没有遮掩,熟悉的人家都知道。


  既然说到了亲事,张老夫人就提了自家和许家长房的亲事,听她的意思,婚事怕是要定在年底。


  “两个孩子既然合适,早些办了亲事也是应该的。”


  许老太太刚把这话说完,张老夫人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这些话本不该我来开口,只是言浩这孩子着实喜欢练武。他要是想要参加文举,我们张家还能帮上忙,但是武举……”


  这话,张老夫人其实之前也提过一次,许老太太之前虽记下了,可许时秋之前忙她便没有提。


  如今张老夫人又再次提起,心知她也是心疼晚辈,许老太太这才开口道:“言浩到底是时秋的侄儿,他要是真的有心,亲自去寻时秋便是,难不成时秋能用其他人,还不敢用自己的亲侄儿?”


  有了许老太太这话,张家人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还真的怕许时秋拦着许言浩,不给他上进,如今看来,倒是他们小人之心了。


  毕竟之前跟着许时秋的人都获封了官职,虽品阶不高,可他们的年纪也都不大。


  看着叶烁的如今,张家人也觉得,如果许言浩跟了许时秋后不会吃亏,毕竟许言浩又是许家人,更有叶家的血脉。


  说定了此事,张家人面上的笑容就比之前真诚了几分,许老太太也没有在意此事。


  都是自己的晚辈,她自然不会看着孙子没有出路。


  至于让小儿子帮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更何况言浩这孩子,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等五皇子府上徐家来人,许老太太也亲热地和她们说话,都是亲家,孙子未来的岳家,许老太太自然是不会厚此薄彼的。


  张家的教养也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徐家的门第就看不起他们家的姑娘。


  张家姑娘和徐家姑娘虽是隔房的妯娌,可两个姑娘都是自幼熟读诗书的,也能说到一起去。


  原本这宴会也办的热闹,本就都是许家的亲家相聚,正是热闹的时候,谁知胡氏却在今日发动了。


  按理说胡氏怀孕的日子已经过了太医算好的日子好几天,今日本不该来的,只是到底是许时秋升官的家宴,而且胡氏也想给三婶一个好印象,想让她在胡皇后面前为胡家美言两句,所以今日还是来了。


  只是众人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生产,幸好许家住宅离着大房的宅子并不远,与其去找产婆来,还不如直接用马车送回家,如此一来,这家宴自然是有些虎头蛇尾。


  “这孩子想来定是个有福气的,竟然挑在今日出生。”


  徐常的妻子梅氏一开口,众人之间的气氛这才好了许多,毕竟在如今,妇人生产,可是被很多人嫌弃晦气的。


  “想来这孩子也是慢性子,拖了这么多年才愿意出生。娘,到底是我们许家长孙媳产子,您可要做曾祖母了。”


  董姝一开口,许老太太的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意。


  只是这个宴会到底没有按照计划一直到下午,吃过午饭,亲家们便相继离开。


  他们还要回家准备贺礼,要是胡氏顺利产下许家重长孙,他们可是要准备贺礼的。


  董姝也忙,自然就交代了不少事情给许言珠帮忙。


  许言珠虽然累,可她也忙的高兴,要是大堂嫂今日顺利产子,她定还能在家中多住两日。


  只是此时的许言珠并不知道,因着她今天的留下,会发生一件改变她一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