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恋上深海的星星 第八章

书名:恋上深海的星星 作者:梦筱二

  奚嘉有段日子没骑马,上午训练了几个回合才找到最佳感觉。
  跟马有关的记忆,一点没少。


  莫予深送她的那两匹阿拉伯马,刚才她也试了试,挺不错。
  快到午饭时间,她去找武杨。


  此时,武杨正在水深火热中。
  十分钟前,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姜沁因为失恋,状态不佳,经纪人让她休息几天,就没给安排任何通告和活动。


  昨晚酒喝多了,今天睡到九点,醒来也无聊,在家发了会儿呆,她就一路开车开到了马场。


  姜沁过来顺便看看她的马,结果武杨跟她说,要等下次,上回那两匹都在奚嘉那。


  本来姜沁就对莫予深一肚子火气,于是彻底爆发了。


  姜沁刚才已经发了一通脾气,还是不解气,“你们凭什么把我的马送人,问过我了吗!”


  武杨垂眸,默默喝着咖啡。


  那匹马其实也不算是姜沁的,莫予深答应了姜沁,说等马到了,要是有闲置的,可以给她一匹。
  不知莫予深怎么想的,都给了奚嘉。


  姜沁也没那么热衷马术,不过是心血来潮,想养一匹。
  要是今天换做其他人要了那匹马,姜沁大概也无所谓,可偏偏是奚嘉。


  姜沁跟奚嘉,向来水火不容。


  起因是奚嘉跟莫予深领证,姜沁觉得奚嘉配不上莫予深,跟朋友背后吐槽奚嘉时,恰好被奚嘉听到。
  两人都不是个善茬,当面内涵了对方一番。
  自此,梁子结下。


  ‘叩叩’。
  敲门声响了。


  武杨猛地抬头,眼底闪光,简直救星,就在他开口刚要说‘请进’时,门外声音先一步传来,“杨杨。”


  奚嘉的声音。


  武杨的头皮一阵发麻。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两位姑奶奶扎堆来找他。


  眼前的姜沁要是同花顺,那门外那位,就是王炸。


  他现在只想给自己拨个120。


  姜沁眼神幽幽,望着武杨,“有人找你,听不见?”


  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武杨?”


  武杨起身,赶紧跑去洗手间。


  姜沁看的一脸懵逼。


  武杨装作从洗手间刚出来的样子,冲着门口,“奚嘉,进来。”


  随即,门开了。


  四目相对。


  姜沁一贯骄纵的眸光,奚嘉眼神平静,像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很快,视线从姜沁身上掠过,看向武杨。


  奚嘉早不记得姜沁是谁,还以为是俱乐部的客户,她略浅笑,跟武杨说:“不知道你有客人,你先忙。”


  武杨忙不迭道:“没关系,你找我什么事儿?”


  奚嘉:“也没要紧的,我老公送我的那两匹马,我挺喜欢,这段时间麻烦你费心照顾了。”


  画风突变,武杨都有点不适应,连连说:“应该的应该的。”


  姜沁在心底冷嗤一声,奚嘉这是故意炫耀,赤.裸裸打她的脸。


  奚嘉原本想请武杨吃饭,他这边有客人,她就没说出来,找个借口告辞离开,出去时不忘把门给关好。


  脚步声远离,姜沁出声,气不打一处来,“看到了吧,她刚刚就是故意装不认识我,然后狠狠嘚瑟一番,炫耀她抢了我的东西。那么心机一女人,你们都眼瞎,成天替她说好话。”


  武杨干咳两声,清清嗓子,“奚嘉记性不好,也许是真的忘了你是谁。”


  姜沁冷笑,“偏偏忘了我,记得你,记得莫予深送了她马?武杨,你脸怎么那么大呢?你还真以为现实里有什么选择性失忆啊?”


  武杨眨了眨眼,也对,没道理奚嘉忘了这个死对头姜沁,还记得他。


  姜沁气哼哼的,瞪了一眼武杨,她就知道武杨心里还是偏向奚嘉,拿上包离开,关门时,‘砰’一声巨响。


  冤家路窄。


  去停车坪路上,两人迎面相遇。


  姜沁放缓脚步,她就要看看奚嘉怎么找她的茬。


  奚嘉面色如常,眼底毫无波澜,没给姜沁任何多余的眼神。


  两人擦肩。


  姜沁回头,看着那个高傲的背影,她心口发堵。
  这么嚣张又嘚瑟,还无视她。


  想到被奚嘉抢去的那匹马,姜沁意难平,打了莫予深电话。
  昨晚莫予深对她的冷言冷语,她都记着呢。
  新仇旧账一并算。


  莫予深在跟药厂研发中心的负责人谈事,直接挂了电话。
  直到傍晚,也没再回过来。


  姜沁气的给程惟墨发消息,【我跟莫予深绝交了,没意思。】
  她知道程惟墨会劝她,嫌烦,就暂时把程惟墨拉入了黑名单,眼不见为净。


  --


  奚嘉在马场训练了一下午,晚上才回市区。


  半路,接到闺蜜叶秋电话,约她一块吃饭。


  奚嘉:“今晚没夜戏?”


  叶秋在卸妆,“有,不过中间能歇两个钟头,够吃饭的。”


  剧组明天就要转场到其他城市,要在那边待上一个月,没法请假回来看奚嘉的比赛,今晚就当提前给奚嘉庆祝。


  两人约了吃饭的地方。


  奚嘉到餐厅时,叶秋已经到了有一阵子,咖啡都喝了半杯。


  叶秋上下打量着奚嘉,“变美了。”
  奚嘉:“我丑过?”


  “这个美不一样,一看就是有爱情的滋润。”叶秋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看来跟莫予深处的不错。”


  奚嘉想了想,“那人挺没意思。”


  不浪漫,不风趣,什么事都上纲上线。
  除了那张脸,勉强让人心情愉悦。


  叶秋:“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有的睡就行。”


  奚嘉是第一次来这家餐厅,档次一般,私密性等于没有。


  她提醒叶秋:“坐好了,你这样大大咧咧的,被媒体拍到又要掉粉。”


  叶秋笑了,“我倒是想被拍,就是我跑到记者镜头下,人家都要转一下,生怕被我蹭了热度。”
  说到掉粉,“我粉丝统共不到十万,还有一大半是僵尸粉。”


  奚嘉支着下巴:“我钱多,也花不完,以后每天给你买个热搜。”


  叶秋摆摆手,“省省吧,网友对我的记忆,就跟你对别人的记忆是一样的,绝对超不过第二天。”
  她也看开了,反正就是玩票,没红的命,就认了。


  期间,两人闲扯,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周明谦。


  星蓝之前公开征集剧本,今天下午已经有了结果。
  最终,有三人的作品被选上。


  这三个剧本,有望明年开拍。


  还有个内部消息,这三位编剧的风格,很合适改编岳老先生的作品,星蓝那边已经着手让三位编剧开始改编工作,最后从她们三人中选一个最贴合原著的剧本拍摄。


  叶秋宽慰奚嘉:“你真要想把剧本影视化,让你老公投钱拍。”


  奚嘉摇头,“既然剧本不到那个火候,就没必要拿钱打水漂。”
  虽然这么说,不过到底还是失落的。
  那个剧本她打磨了两年多,结果到了周明谦哪里,一文不值,他就只看了两页不到。


  叶秋岔开话题,关心道:“头还疼吗?”


  中药已经停了有两天,昨晚疼了一次,不过一会儿也就过去了。


  奚嘉:“比之前好多了。”


  叶秋建议:“那等比赛结束,你还是再去山里住段时间。”


  奚嘉点点头,她也有这个打算。


  这顿饭八点就结束,叶秋还要赶回剧组。两人在餐厅楼下分开。


  奚嘉到别墅区还不到八点半,先给莫予深发了消息,【在哪?】


  莫予深还在公司,在交代丁秘书:“暂时先不动,总得师出有名。”


  丁秘书点头,明白了,莫予深是在等莫氏官方宣布了人事变动,再着手对付莫濂和莫董。


  莫予深在便签纸上写了个号码给丁秘书:“宣布那天,让媒体尽量好好给他宣传,这个钱我出。”


  丁秘书意会。
  外人都说莫予深心狠,六亲不认,这些年他看到的是,莫予深懒得计较,可能是给莫老爷子面子,不想让莫老爷子一把年纪了,夹在儿子和孙子中间为难。
  然而莫董以为,莫予深是能力有限,没实力跟他这个董事长对抗。


  丁秘书出去忙了。


  莫予深这才看手机,回奚嘉:【在公司。】


  奚嘉搁下手机,把车停在别墅大门边。
  莫予深的别墅有独立安保,保安开了门,奚嘉对保安室摆摆手,没进去。


  莫予深比之前报备的时间晚了一刻钟,九点一刻才到家门口。


  汽车拐进院子里,莫予深才从窗里看到奚嘉的车,紧跟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一分钟后,奚嘉的车开了进来。


  车停好,奚嘉下来,对莫予深笑了笑,“你九点十五,我九点十六到家。”


  莫予深无言以对,他从来不知道,女人会这么无聊。


  车落锁,奚嘉上前几步,很自然的挽着莫予深,“今天挺忙?”


  “嗯。”


  两人进屋。


  家里的客厅对他们来说就是摆设,从不聊天,也没那个习惯坐一块看电视,以前为数不多的几次住在这里,也是回到家各忙各的,莫予深一般在书房,奚嘉就在卧室写剧本。


  两人进了电梯,莫予深摁了‘2’和‘3’。


  奚嘉随口问了句:“你还要加班?”


  莫予深:“没什么要忙的。”


  那就是不加班,奚嘉侧脸:“那你还要去书房?”


  莫予深瞅着她,她现在的记忆点,让人捉摸不透。
  一个白天下来,她早已经不记得他们是分开住。
  “我住二楼。”


  奚嘉点点头,大概明白,这种婚姻就是形婚,应付差事。
  她现在除了记得莫予深是她老公,两家联姻,其他一概忘了。


  奚嘉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同意这门婚事,要是搁现在,她不可能结婚。
  “这样的夫妻,多没意思,婚姻还存续干嘛?要纯粹为了应付家里,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大好时光,还不如离了算,各自寻找幸福。”


  “奚嘉,我们不是有名无实。”


  奚嘉表情变了变,眼底亮亮的。
  就说嘛,即便是联姻,她也不会把婚姻当儿戏。


  莫予深说出分开住的原因:“你现在记忆力不行,第二天一早就忘了我是谁。”


  奚嘉立即把手掌贴在他心口处,“给你捂捂,抱歉啊,激情之后就把你给忘了。”


  莫予深没说话,盯着她望,心脏处感受着她掌心的温度。


  电梯到了二楼,奚嘉摁了关门键,她坚持:“住楼上吧。”


  说话间,电梯再次停下,三楼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


  奚嘉拉着莫予深的手腕。嘴角处,早就不由上扬。


  她回头看着莫予深,“就算明早醒来,我不记得你是我的谁,就凭你这张脸,我也能原谅你躺在我身边。”
  说完,冲他扬扬眉。


  莫予深眼底尽是无语,一路被她牵着。


  到了卧室,奚嘉才松开莫予深。


  三楼卧室的衣帽间也有莫予深衣服,他找了睡衣去洗澡。


  奚嘉还不忘修改她的剧本,坐在靠窗的工作台前,打开电脑。


  十几分钟,莫予深从浴室出来。


  奚嘉正专注盯着电脑看,闻声,她回头,“你睡吧,我要加班。”


  莫予深不困,靠在床头看书,不时,也会扫两眼奚嘉。
  他已经猜不透奚嘉的路数,刚才那么热情,这会儿又要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