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六零年代好妈妈 第8章 第八章

书名:六零年代好妈妈 作者:雪上一枝刀

    沈莉莉心里有点气恼,她这次来,是给王家送父母让她捎来的礼物,没指望能碰上王文广,更不想碰到赵珍珍,一切都是凑巧而已。

    这女人可真是,自以为嫁给了王文广就了不起了?根本不熟好吗,哪有上来就要做媒的,再说了,凭她的条件,她只是不想找和看不上而已,不然想结婚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她爱面子,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多谢,不用了!”

    赵珍珍不在意她的态度,而是把认识的未婚男青年都在脑子里过了一个遍,最后惊喜的发现,还真有两个人特别适合沈莉莉。

    一个就是她们厂办的主任,今年好像刚四十岁,是正经的大学毕业生,父母都是机械厂的退休工程师,虽然他早年结过婚,妻子因急病去世了,但并没留下孩子,本来他这样的条件是很好再娶的,厂里漂亮的女工一抓一大把。

    但无奈他的要求太高,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求女方也是大学生,就这一点就劝退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姑娘。第二个条件就是长相至少要中等以上,性格也要好。

    沈莉莉恰好都符合这些条件。

    还有一个就是平城大学的一个化学老师,三十多岁才订婚,没想到订婚后女方意外身故了,到现在还单着呢,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赵珍珍笑着说道,“别呀,俗话说的好,一家女百家求,像沈姐姐这样的条件,本来就有很多追求者吧,不过要想挑一个各方面都合适,自己也中意的也难,我说的这俩人文广也认识,你不信我,总该信他吧?”

    “文广?”

    王文广领着小建昌和父亲王稼轩在院子里闲聊,其实,他早知道屋子里的客人是沈莉莉,先不说他和沈莉莉的关系如何,单冲俩家长辈的交情他也应该进去主动打个招呼的,但顾忌到赵珍珍,他就没露面。

    这会儿赶紧进来,仿佛才知道沈莉莉来,惊讶且不失客气的说道,“莉莉来了!快坐快坐!”

    赵珍珍扭头对他说,“文广,你知不知道沈姐姐还单着呢,我说我一定要做个媒,你看我们单位的隋主任怎么样?还有你们学校的陈老师,都还不错吧,要不干脆咱们下周末都请到家里来,和沈姐姐见上一面再说?”

    竹马的妻子非要上赶着给她介绍对象,好像她一天不结婚,就会插足他们的婚姻似的,沈莉莉心里又羞又恼,但听到要去王文广家里,也有点好奇。

    王文广冲妻子笑笑,觉得这事儿挺靠谱的,说道,“好啊,隋主任和陈老师都不错,就看莉莉能看上谁了,看不上也不要紧,就当普通朋友处处也不错呀!”

    丈夫显然这是同意了,赵珍珍冲沈莉莉眨眨眼,说道,“那咱们就说定了,下周日中午好不好?”

    沈莉莉偷偷瞄了一眼王文广,尽管心里还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眼看到中午了,张妈下厨做了一桌子菜,席间曹丽娟忙着照顾几个孙子,不免有些冷落沈莉莉,还是赵珍珍不停的给她夹菜。

    沈莉莉一方面有些气恼,一方面也有点小得意。

    你嫁给了王文广又怎么样?在我面前还不是得特别巴结?

    很快又一个周末到了,早晨吃过饭,赵珍珍拿上钱和饭票去副食店买东西,恰好运气好,买到了一只白条鸡和两尾鱼,还买了不少新鲜蔬菜,再加上家里存下的咸肉和火腿,足可以做一顿丰盛的午餐了。

    沈莉莉刚过十一点就来了,很显然对这次的见面很重视,打扮的特别好看,因为她是梨形身材,夏天一般都穿裙子,今天穿得是一件粉紫色的布拉吉,小鸡心领上面露出一段白皙的脖子,脖子上挂着一串做工精细的金项链,再看看腕上亦带了一只水头不错的玉石手镯。

    长度及肩的头发扎了起来,在脑后挽上了,露出秀丽的瓜子脸,显得十分利索,再仔细看,脸上也化了淡妆。

    总而言之,一看就是长相秀丽的文化人儿。

    赵珍珍在看她,沈莉莉同样也在四处打量。

    王文广现在住的小洋楼,原来就是王稼轩老两口的专家楼,楼上楼下的格局没变,但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

    似乎哪哪都变得更加亮堂了。

    白色的墙面很干净,靠墙的书架也是一尘不染,窗台上除了两盆盛开的绣球,什么杂物也没有,木质地板似乎刚打过蜡,光洁的可以照人。

    赵珍珍正在和张妈商量菜式,还没来得及换上见客的衣服,身上穿的是一件半旧的粉色睡裙,她有些窘,满脸带笑的让沈莉莉坐下,给她端了一盘切好的甜瓜,冲一楼书房的方向喊了一声儿文广,自己匆匆跑上楼换衣服了。

    王文广在书房领着三个孩子读童话呢,不过,他读得特别板正,不如爷爷王稼轩讲得有趣,孩子们不是特别喜欢听,最小的建昌手里拿着两本书扔来扔去的玩儿,两个大的也听够了,赵珍珍一喊,孩子争先恐后的先冲出来了。

    王建民和王建国很有礼貌的跟沈莉莉打招呼,“沈阿姨你好!”

    小建昌也奶声奶气的跟着说,“阿姨好!”

    沈莉莉其实挺喜欢孩子的,她上一段婚姻就是因为男方不能生育才离婚的,原本以为凭她的条件,再找一个贴心的丈夫不是难事儿,谁知道现在这世道对女子苛刻的很,媒人一听说她离过婚,都不肯将优秀的单身男人介绍给她了。

    仿佛介绍给她就是浪费似的。

    她一开始还生气,索性也不相亲了,后来过了几年眼看着年纪越来越大,父母也催得急,就忍着气不挑不拣,但见了几次面后,更生气了,那些媒人都介绍的什么男人啊?比她要低了好几个档次!

    甚至什么厂子里的普通工人,供电所烧锅炉的,也敢介绍给她!

    要是赵珍珍没撒谎,她介绍的两个人算是最近几年最好的人选了!

    沈莉莉摸了摸建民和建国的脑袋,这俩孩子长得和王文广简直一模一样!她也提前做了准备的,笑着从带来的挎包里拿出四个小木马,说道,“这是阿姨给你们的礼物,喜不喜欢?”

    小建昌将彩色木马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小胖手按了一下红色的按钮,小木马顿时转起来,还唱着小宝贝的儿歌。

    小建昌对新玩具很满意,嘎嘎的笑了起来。

    赵珍珍换好衣服,天气太热了,在家里穿的确良有些闷,她仍旧穿了纯棉碎花的短袖衬衫,下面穿了司林布做的黑色裤子,显得很端庄大方。

    小建明睡了一觉醒了,赵珍珍给他换好尿布,抱着下楼了。

    王文广和沈莉莉其实也有不少话说,虽然俩人成年后关系有点尴尬,但毕竟从小一起长大,高中之前,有共同的朋友同学和老师,光是问问这些人的近况,说上一天都说不完了。

    赵珍珍的婆婆曹丽娟是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娇小姐,当年曹丽娟的父母从上海来平城看女儿,因为工作要紧走得急,就给正在坐月子的曹丽娟找了一个特别不错的同乡保姆,就是张妈。

    张妈是上海郊县人,第一任丈夫是铁路工,她随着丈夫来到平城,因为没文化,家里又需要挣点钱补贴一下,就干脆做了住家保姆。

    因为现在是新社会了,大家都是社会的主人,都不肯做服侍人的活计儿,所以住家保姆很不好找,工资也就上去了,一个月五十块,比一般的工人挣得还多呢!

    张妈最擅长烧清淡的上海菜,但赵珍珍考虑到今天来的客人沈莉莉,隋主任还有那个陈老师都是北方人,就有点不放心,将孩子递给丈夫,转身要去厨房。

    王文广接过孩子,低声问道,“怎么不穿新买的裙子?”

    赵珍珍看着有点不悦的丈夫,觉得有些好笑,王文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有点不通人情,今天虽然是他们家请客,但女主角是沈莉莉好不好?她打扮的那么漂亮抢风头干什么?

    不过女同志之间的这点小心思,男同志一般不会理解,尤其像王文广这样的更不会理解,她笑笑,亦低声说道,“等他们走了,咱们下午带孩子去荷花池划船吧,我穿新裙子去!”

    王文广冲妻子丢了一个满意的眼神。

    夫妻俩的小动作自然没能瞒过沈莉莉,全程她都看到了,王文广和赵珍珍流露出来的十分自然的亲昵让她很羡慕。

    原本以为王文广娶赵珍珍是一时迷了心窍,但现在看来,的确不是,这赵珍珍虽然没文化,为人也鄙俗了一些,但的确还是有一些优点的。

    别的不说,王文广和赵珍珍结婚也有七八年了,他和她同岁,都是差不多四十岁的年纪了,虽然她保持的也不错,但实际上,比王文广状态差多了。

    她的眼尾已经有了皱纹,腰间也有了少许的赘肉,皮肤也没前几年白皙细致了,虽然这些都可以掩饰,但心境到底不一样了。

    人老心先老。

    王文广就不一样,目光还是那么直接单纯,脸上的表情藏不住任何秘密,有什么就说什么,当然了,除此之外,硬件条件也完全过关,头发浓密,皮肤有光泽,身材颀长,完全没有中年男子的那种疲惫感不说,看着比三十出头的人还精神呢!

    可见是婚姻很幸福了。

    这时候大门突然响了,然后听到了陌生男子的说话声,很快张妈就领着客人进来了,隋主任因为路远怕迟到反而先到了。

    沈莉莉有些矜持的站起身,她没想到隋主任外貌这么出色,除了比不上王文广身上的富贵气和书卷气,其他简直也不差什么了。

    她一眼就相中了。

    隋主任是媒人里的红人,隔上几天就会被安排一次相亲,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商量好了,都以为他会喜欢水灵灵的小姑娘,给他介绍的清一色的都是二十出头的女工,不说话看着还好,一开口全都掉地上了。

    隋主任打定主意要娶一个有内涵有文化的漂亮姑娘,但这样的年轻姑娘本来就站在婚姻市场的顶端,他条件再好也是二婚,而且马上四十岁了,根本够不到。

    在国棉厂赵珍珍的人缘很好,工会在她的主持下宣传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屡屡得到厂领导的表扬,隋主任作为厂办主任,经常和她打交道,看着关系不错,实际上隋主任有点看不起赵珍珍,觉得她是靠小聪明一步步爬上来的。

    这次赵珍珍给他做媒,碍于面子不得不来,但本来是没抱什么希望的,但见到沈莉莉,除了年龄可能稍微大一些,其他方面都确实很不错。

    他一下子动心了,虽然不像沈莉莉那么激烈,但觉得是可以发展的对象。

    住在本校宿舍的陈老师迟到了,而且外貌上有点吃亏,沈莉莉压根儿没看上,除了打招呼说了一两句,全程都在和隋主任交谈。

    赵珍珍一看就很有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