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初吻日记 纪时衍X纪宁

书名:初吻日记 作者:鹿灵

  【番外一:我替女友开特殊通道】


  纪宁最近喜欢上了盐罐家的一个神仙站姐, 叫星河海盐。
站姐专注于纪时衍的各种机场和活动图,取景和调色能力堪称一绝,最主要的是还有在照片里P掉无关人员的修图能力。


  等纪宁关注上这位神仙站姐的时候,神仙刚结束一套PB的售卖――她没赶上。
PB就是艺人的图片集, 每次都会和周边一起贩售,一般会分为set A和set B, 简单来说就是不同的套餐, 不一样的套餐里也有不同的周边。


  好在每次售卖结束后还会多出来一些余量,余量会再次上架, 不过限量,得靠抢。
纪宁实在是喜欢站姐拍的图片,也喜欢里面各种胸章透扇之类的周边, 即使没有抢东西的经验,她还是打算一搏。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余量开售的那天晚上,她沐浴焚香虔诚洗净双手, 肃穆地将纪时衍搬到了自己旁边――
让正主在自己身边坐着的话,应该会提升抢到的概率吧?


  男人偏头瞧她:“要干什么?”


  她很专注地盯着屏幕:“等一下啊,我弄完了和你说。”


  结果没想到自己搞到了纪时衍,却搞不到纪时衍的周边。
几百库存的余量瞬间售罄, 她看着辛酸的提示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那一整晚,错失爱物的缺憾一直萦绕着纪宁。
就连某项漫长的睡前运动结束后, 她也来不及歇息放空,想到注定与自己无缘的限定胸针, 不由得叹了口气。


  正替她掖好被角的并对运动质量颇为满意的纪时衍:???
……什么意思?叹什么气?


  男人拿起床头柜的腕表看了一眼,确认自己的确非常优越后,这才转头看她:“不舒服?”


  少女以为纪时衍在说没抢到图册的事,声音弥漫着些微凄楚:“是啊。”


  男人的尊严在此刻又受到了挑衅,纪时衍收住要起身的步伐,再度证明并顺便突破了一下自我。
稀里糊涂又被吃干抹净一次的纪宁,于凌晨一点感受到了迷茫,


  “这次还有哪里不满意?”


  “什么这次?”纪宁把自己裹成一团,“我只有一次抢余量的机会。”
太多人没抢到了,她看超话里哀嚎一片,很多大粉都痛失所爱。


  纪时衍:“……”
“叹气是因为没抢到图册?”


  “是啊,”她的脑袋露出来,“纪宁怎么会连纪时衍的PB都不能拥有呢?”
那PB做得非常漂亮,很有收藏价值。
男人略作思忖,觉得有几分道理,问她:“是在哪里抢的?”
她打开手机,微博页面仍停留在意难平的星河海盐的主页:“就这个站姐发的链接。”


  后半夜她迷迷糊糊地睡去,身侧的纪时衍却找到站姐的微博,并礼貌地发出了一条私信:【你好。】


  星河海盐吓坏了:【?????我的天啊,哥哥本人???】


  纪时衍做了肯定回应,而后说明来意:【那份PB你有多留一份么?我可以高价收。】
女朋友想要,没办法,他只好试试看能不能用自己的身份……帮女朋友追自己。


  星河海盐仍然处于震惊状态中:【有有有的,我自留了五份!不用高价收!本来就是要给您做应援的!您要All set吗?】


  纪时衍真的没了解过这些,道:【All set是什么?】


  【就是全套~】


  那应该是要的,他道:【嗯。】


  星河海盐:【前两百名的特典(限量礼品)奶茶兜兜也要吗?要a还是b还是都要?】


  男人退出去看了一眼详情,才发现所谓的奶茶兜就是拿来装奶茶的一个小袋子。
现在的应援周边真是越做越花哨。


  不知道纪宁想要什么,纪时衍回说:【稍等,明天我问后给你答复。】


  星河海盐看着自家偶像明明不了解却在认真营业的模样,忍不住冒出一个肯定的猜测,试探说:【或许……是嫂子喜欢吗?】
男人的回答言简意赅:【是。】


  手机对面的星河海盐默默吞下了这突如其来的宵夜,在朋友圈内声嘶力竭地感慨:太、甜、了。


  于是第二天刚醒,纪宁喜提热搜――
#当我追的爱豆是我男朋友#


  【番外二:婚后综艺】


  婚后,纪宁和纪时衍在拍完戏的空档期接下了某个综艺的邀约。
综艺名是《蹭进你怀里》,主要嘉宾是两对真实情侣和两对真实夫妻,内容与《初吻日记》稍有不同,初吻是拉陌生艺人组CP,《蹭进你怀里》则是以游戏为主,恋情为辅,每期都有不同的游戏项目,也有不同的飞行嘉宾。


  第一次录制那天,海盐姐姐、柠檬姐姐、鼠标姐姐三家做了联合应援庆祝。在发现二人感情稳定并无任何离婚可能后,三家早已冰释前嫌握手言和,从敌人变为队友。
为了回应粉丝,纪宁和纪时衍也商量着做了逆向应援,二人开了个应援餐车,给到场的粉丝发放水和食物。


  节目很快开录,第一个环节的惩罚居然是给胜者的,赢的那一方要被撞击落水。


  第一个接受惩罚的胜利者是飞行嘉宾,嘉宾还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刚在水上垫子内站好,冷不丁对面冲过来一个裹在球里的人,砰地把飞行嘉宾一头撞到水里。
一旁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鼓掌和笑声此起彼伏,有人说:“这赢了的也太惨了吧。”


  第二个受罚的飞行嘉宾很叛逆,看着有人从对面朝自己冲来,说什么都要拉着球里的人一起落水――反正要死一起死。


  第三个嘉宾采取消极战斗模式,缩着身子承受撞击,如同一个冰块儿被丢进水里。


  最后一个受罚的是纪时衍。


  他站定,看到纪宁钻进充气的撞击球内,像一个长了腿的精灵球奔向自己。


  男人给出了和前三个单身嘉宾完全不一样的回应。
他瞧了她一会儿,最终展眉笑开,张开双臂迎接――
扑通两声,二人双双入水。


  夏天的泳池水温沁凉,纪宁徒劳地在水里扑腾了两下,手没法从球里伸出来,像块浮木漫无目的地飘,只能动腿,跟个章鱼似的。
她小声催促纪时衍:“你帮我把气放一下,我没手了。”


  哪知男人根本不听她的,伸手转动圆球,她就跟着小半圈小半圈地转。
纪宁抬腿想威吓着踢踢他,谁知局势所碍,她根本够不着,只能鼓着腮帮子仰泳出去半米,又被人拽回来。


  工作人员在围观了双纪二人十来分钟,连比赛都不看了,就在那看纪时衍折腾纪宁。
绑着马尾的女生感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惩罚是给胜利者的了,”


  一起观看的同事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为了看他们秀恩爱啊。”


  他们在水里,仿佛有一方自己的小天地,启唇说话时,弥漫出不可控的浪漫气息。


  喜欢这种东西是藏在喉咙里的,只要一开口,就会跑出来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