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偏心眼 087 认定你无出息

书名:偏心眼 作者:简思

  “妈你……”


  霍清一脸不满意,嘟囔:“我有妈不替我出头,我有兄弟也不替我出头,你说我有没有家人有什么用?”


  人家的兄弟,姐姐受了欺负立马就把姐夫打半死,自己家兄弟呢?


  当没有她这人!


  *


  连考了两天,原本要开的运动会改成了开学前举办,又往后挪了一个月。


  各大校方给出的理由是,老师马上要进入到批卷的工作当中,一时半会的没办法再搞这种大型运动会,所以推到开学前。


  学生们只觉得是上当受骗了,考试之前说的好好的,为了运动会大家才愿意考试的,结果考完试就这样了,逗他们玩呢?


  考完试正常上课。


  “哎呀妈呀,原本以为老师判卷我们至少能放两天假的。”


  同桌趴在桌子上发牢骚。


  姚彦:“都高三了,还放假呢。”


  她现在只恨不得重头来过。


  重新回到刚进三中,她再努努力估计还有戏,眼见着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她有点没有底气。


  从桌位上起来,跑到后面去。


  “问你两道题。”


  “说。”


  寇熇头也没有抬。


  一般过来问题的她很少不给讲,但就是别太指望她有什么好态度。


  她这人就这样,能接受就问,不能接受就请走人!


  姚彦拿出来自己的本子递了过去,寇熇瞅了两眼,把本子斜在中间,拿起来笔。


  “这些你都不会,你考试怎么办?”


  人和人果然就是不同。


  姚彦没有好气;“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寇熇摊手:“跟我一样有什么不好,这么聪明这么完美!”


  姚彦表示自己要吐。


  臭不要脸!


  但讲实话,寇熇确实挺叫她羡慕的,全市中考那么多人,不是谁都能考进一中当榜首的,她当年想进一中可分数差了太多。


  “你有没有请家教?”


  她偷偷好奇。


  是不是请的老师水平很高呢?她现在就觉得自己上的补习班不是特别的好,老师讲课速度太快,不够细致,可自己周围大家上的补习班都差不多水平一样的。


  “我这脑子。”寇熇指指自己的头:“天生的,没办法。”


  灿然一笑,这聪明就和她的美丽是一样的。


  天生自带!


  羡慕去吧。


  因为霍忱那钱的事情,寇熇好几天没去楼下吃饭,倒是周末她和霍忱还是一块儿的去当球童。


  霍忱的这道新世界的大门就是寇熇带着他打开的,如果没有寇熇,他压根进不来。


  但他学东西学的很快,眼急手快。


  晚上七点钟进门,今天的客人很大方,给了他一千块的小费。


  一千块!


  霍忱想,有钱人的世界他果然不懂,一出手就是一千块。


  驮着包进门,他奶就在家里等他呢,没有睡。


  “你哪儿去了?你们学校今天下午没有课。”


  霍奶奶忍不住说:“霍忱你就骗我吧,不上课你去哪里野了?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那钱她一直就不相信寇熇说的话,霍忱肯定是出去搞那些不好的事情了,要么就是抢要么就是去偷,一想到这儿,霍奶奶只觉得还不如一头撞死的好,省得活着还得给孙子擦屁股,这说不定哪天警察就登门了。


  霍放就是这样歪的。


  搞不到钱,家里不给零花钱他就出去偷,就干一些混账事儿。


  霍忱脱了背心,后背上有印子,今天客户的球杆有很多,打球的时间也比较长,他是球童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没什么委屈的,再说付出的都化作钱了。


  “我问你话呢。”


  霍奶奶上手扯霍忱。


  “我跟你讲,你也不信,还问什么。”霍忱很是火大。


  霍奶奶骂他:“你个王八羔子,你说出来的话谁能信?你一个学生,随随便便就赚这些钱你让我怎么相信?”


  你干脆说天上会掉钱得了。


  霍忱连忙说:“对对对,你不信就算了,我累了要睡觉了。”


  他上了床,扯了被子直接开睡,霍奶奶就坐在床边一边哭一边埋怨,总是觉得这生活看不见希望。


  “……好好的人你不做你就非要搞那些邪门歪道,别人笑你妈是个烂人,结果你还不如你妈呢,你爸这辈子是倒了什么霉摊上你们娘俩,真是死了都闭不上眼睛,你说他死了倒是成全别人了,一条命啊换那些钱,便宜别人了……”


  丧良心的女人,早晚被车撞死!


  那种女人就该下地狱的!


  又看霍忱,悲从中来。


  就这么一个儿子,还这个德行的。


  “你哭你的吧,我睡了。”


  霍忱用薄被盖住自己的头,他很快就睡了,霍奶奶哭了半宿,哭霍忱是彻底走上歪路了。


  第二天霍敏回来了,还真的给寇熇买了一袋零食,上回不是吃了寇熇的肉嘛。


  刚开工资,给她奶买了一些排骨,想着干脆中午吃顿好的。


  霍奶奶骂霍敏:“就这个嘴,不吃你就能死,成天惦记吃点这个吃点那个,有点破钱就不知道怎么得瑟了。”


  她恨啊!


  就恨霍敏这个性子,有钱就不知道攒钱。


  霍敏这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你爱说啥就说啥。


  老太太人站在厨房破口大骂,霍忱也没办法睡懒觉,起床去了厨房先用水随便擦了一下身上,出一身的汗,也是实在太热。


  “姐。”


  看见霍敏叫了人。


  霍敏嗯了一声。


  “给你买了两件背心,你换着穿吧。”


  35一件打折的款,霍敏去商场溜达看见的,就顺手给霍忱买了。


  男孩子嘛,夏天背心得勤换。


  “给你同学买的零食,一会你给拿上去吧。”


  “她不能吃,你自己留着吃吧。”


  霍忱才不管。


  霍忱回屋套上背心,男孩子高高瘦瘦的,这种体型看起来就是个年轻人,挺赏心悦目的。


  霍奶奶那头没完没了的骂,霍敏实在不爱听了,就嘟囔了一句:“你这一天天的除了骂人就是骂人,谁爱在你身边待?霍忱又怎么着你了?”


  “你去问问他吧,学什么不好,学人家三只手。”


  咣当!


  霍敏捂着胸口。


  吓她一跳!


  霍忱踹了屋里的门,拿着书包扬长而去。


  霍敏就问了她奶,她奶就说霍忱手里有好几千不知道哪里来的钱,这肯定不是家里人给的,家里谁给他这个钱?你说谁日子富裕到这种地步了。


  寇熇迷糊糊下了楼,听见楼下霍奶奶的大嗓门。


  “寇熇,你的零食,姐买给你的。”


  霍敏自来熟。


  寇熇没接。


  她和霍敏不熟,也没打算熟!


  她一不打算和霍敏来往,二没打算给自己找个姐,这非亲非故的,实在没有理由拿人家东西。


  “谢了,我不吃零食。”


  “你上学啊。”


  “嗯。”


  寇熇往里看了一眼:“奶,你嚷嚷的满栋楼都知道霍忱是个三只手了。”


  这老太太也是挺可恨的,有什么话你藏着掖着点啊,恨不得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奶奶,其实有些事情没亲眼所见之前,别那么快下结论,自己的孙子都不相信你还能指望谁相信他。”


  她笑笑下了楼。


  霍奶奶仿佛被人给了一拳,那寇熇是有钱人,她讲什么自己倒是信,可就是觉得不可思议,哪有那种不劳而获的事情,再说真的那么好,大家都去干了是不是,她怎么没见别人去做呢?


  这边霍敏买的排骨霍奶奶没舍得全吃,转身均匀分了两份,两个儿媳妇一人一份,她亲自给送上门了。


  老二那媳妇是后娶的,成天竟事儿,霍奶奶是惹不起,那给了老二就得给老大送。


  霍磊这成绩报的学校一般,他妈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分数上不去只能先这样,只求孩子毕业以后机会好点,给孩子拿着钱让他跟同学出去玩几天,正收拾屋子呢,听门响。


  开了门,外面站着自己婆婆。


  “妈,进来吧。”


  霍奶奶没进门。


  “我就不进了,给你送点排骨。”


  霍磊他妈心想,这好好的为嘛要给自己送排骨呢?也不过节的,这老太太发财了啊。


  她婆婆她是知道的,平时抠抠搜搜的,加上还要养孩子,确实没什么闲钱。


  “妈,你还给我送,你自己吃了就得了呗。”


  霍奶奶:“霍敏买的,买挺多的我也吃不了。”


  什么吃不了啊,自己家压根就没留,都给送出来了,不求儿媳妇对她多好,只求儿媳妇别闹腾她就行了。


  霍磊他妈想,这就对了。


  “霍敏什么时候结婚啊?”


  “结什么婚,叫人给踹了,睡的稀巴烂黄了……”


  提霍敏她就觉得丢人,自己也不这样,你看看孙女这个德行,放过去哪里有这种随便和男人睡的大姑娘啊,别人吐沫星子都得淹死你。


  “小年轻正常,处不到一块儿那就黄被……”


  “我问你啊,你知道球童吗?”


  霍奶奶叨叨叨和儿媳妇说了半天,把霍忱的事情讲了讲,又讲了钱,霍磊他妈一听,这不是闹嘛。


  霍忱明显就是撒谎啊。


  有这么好赚钱的事儿,大家都去干了,再说她怎么不知道上中有这种地方呢。


  “妈,你别听他说,这孩子说不定干什么去了,你可得好好问问他,别是跟着霍放干什么不干净的事儿了。”不是自己不愿意叫儿子和他这些堂兄弟玩,你说说看,有好东西吗?


  一个个的都是有妈生没妈教的。


  接触多了能有好处才怪呢。


  霍奶奶一听就更着急了。


  儿媳妇总比她见多识广的吧,儿媳妇都这样说了。


  “我家楼上搬来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孩儿……”


  她就说寇熇家怎么有钱,一张睡觉的床垫子四万块,霍忱和这丫头来往的挺密集的,那丫头说他去当球童赚的钱。


  霍磊他妈压根不信这话。


  你信吗?


  天上掉馅饼啊?


  有钱人跑你家楼上租房子住去?


  “妈,不是我说你,人家说床垫子四万你就信,你是跟着去了还是看到她交钱了,三中这学校现在比霍磊学校都不如,里面也是什么学生都有,不是只有大人才会吹牛逼的,小孩子现在这样多的是,我怎么不知道做什么球童能赚这些钱呢,我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这不是开玩笑嘛,我一个月上班才赚多少钱?起早贪黑我一个月工资才三千五,他一个小孩伢子,给人捡捡球比我赚的都多啊?你听着这正常吗?”


  “霍忱这是不是搞对象了?”


  霍奶奶支支吾吾的说没。


  “这孩子挺会为自己打算的,学没上明白,倒是找对象找的挺及时的。”


  做大娘的呵呵了两声。


  霍忱他妈就不是个东西,霍忱也学不来什么好。


  想起来那钱,她心都抽抽的疼,那个时候的钱那是一笔巨款啊,她和丈夫商量着,怎么地霍奶奶也有资格分点的吧,结果还没等她想呢,钱叫人卷跑了。


  叫霍磊他妈一通说,霍奶奶这心更是晃晃悠悠的。


  想信寇熇吧,但儿媳妇这边也是说的言之凿凿的。


  “行吧,那我走了。”


  “妈,你慢走啊。”


  也没留老太太,转身带上门,把排骨收到冰箱里,忙活了一会就去上班了,上班路上她想自己老婆婆说的话,不是她瞧不起霍忱,而是霍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爸妈都没了,现在就是混日子,将来也就是个打工的命。


  呵呵,当球童赚的钱?


  骗鬼呢吧,有这么好赚的职业,那谁还去干苦大力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