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五章 一个视频一段历史(下)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灭亡和死的意思相近,却又不甚相同。

    灭亡,是指的灭绝和死亡。

    那些抬手间翻天覆地的圣灵会死。

    会一个不剩的死。

    韩飞羽很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惊讶,就好像内心深处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一般。

    “那个球形的空间?”他问道。

    韩谦再次呡了一口酒,抬着头看着满是尘灰的天花板,说道:“没错,那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

    韩飞羽有些口干舌燥,他问道:“后续呢?”

    “没有后续。”

    “没有?”

    “其实是有的,只不过那个后续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是神会根据刻在第二位面的壁画自己做的。”

    “壁画?”

    “是的,你要先看看吗?”

    韩飞羽点点头。

    ……

    他再一次进入了那个酷似真实世界的电影里。

    数之不清的怪物从各个大陆破土而出,挣扎着向大陆深处而去。

    一只浑身布满鳞片的蜥蜴从背后张开比苍鹰更宽阔的翅膀,进入了那座岩浆宫殿。

    一只蝙蝠从空中闪过,露出鳞次栉比的獠牙,迎着万丈雷霆冲入一望无垠的云海。

    战斗几乎同时在各个地点爆发。

    这是一场战争!

    韩飞羽有些口干舌燥,吞了吞口水屏气凝神地观看事态的发展。

    这是一场屠杀。

    大部分怪物都不是圣灵们的一击之敌,那个蜥蜴状的怪物被殇一枪钉死,然后混着无数早就死在殇的手下的怪物被一起冰封海底。

    殇抬起头,看了看其它的战场,略微犹豫之后还是冲天而起,去往下一个战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战局变得愈发简单。

    一共只剩下了十三个天使,他们的对面并立着十二个怪物。

    韩飞羽有些诧异,因为那十二个怪物的外形大体上竟然和生肖有些相像。

    镺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你们输了?”

    十二个怪物中的老鼠笑了笑,笑容间有金色的血液从唇角淌下。

    他说:“输了?你确定吗?”

    殇皱了皱眉,喝道:“刚刚你们千军万马轮战我们三十多尊圣灵,现在只剩下你们十二个,还妄想逆天不成?”

    老鼠低着头,沉思了会儿说道:“是的,虽然你们现在都应该是强弩之末,但不可否认的是你们的确更强。”

    圣灵们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老鼠突然大笑起来,许是因为太过得意,浑身上下都在不停地抽搐。

    就像是被喂下了一整瓶老鼠药之后再被鼠夹夹住了尾巴。

    那种不详的感觉在圣灵们的心中愈发浓厚起来。

    ⺗皱了皱眉,扬手间海浪冲天而起,向着怪物们而去。

    龙一声厉吼,海浪顿了顿,然后化成瀑布直愣愣地栽入水中,发出雷鸣般的爆响。

    ⺗向前踏了一步,准备发动下一次攻击。

    “停!”老鼠终于笑完了,青豆般的眼睛吐露着精光,出声制止道。

    韩飞羽心想,这尊佛要是能被你一个字就制止了的话那才真是见鬼了。

    在上一个视频中,数百尊天使中以⺗的脾气最为火爆,就连火属性的殇都要比他好些。

    同时,⺗也是最为嗜杀的那个圣灵,茫茫大海竟被他和镺两个人包圆了,足以证明他的手上沾染了多少同类的鲜血。

    果不其然,⺗捏起拳头,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对准老鼠就是一拳。

    空气微微泛起涟漪,⺗的拳意顺着空气瞬间抵达了老鼠的面前,即将打到他的时候又突然变化成了数百个拳头。

    每一个拳头都有山峰那般高大。

    老鼠瞳孔紧缩,可却并未流露出畏怯的神色。

    他举起了一杆小旗。

    小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就像是被⺗的拳头吓得瑟瑟发抖一般。

    圣灵们全都变了脸色。

    ⺗强行收回已经发散开来的拳意,闷哼一声吐出血来。

    他看着小旗,有些不可思议。

    他震惊地问道:“万物旗!为何会在你那儿?”

    老鼠有些得意。

    他拍了拍蝙蝠般的双翼,说道:“这个宇宙没有什么我偷不了的东西,而发现事物的价值,是我这辈子最擅长的事。”

    他笑了笑,补充到:“没有之一。”

    圣灵们似乎是有些投鼠忌器,就连最为暴躁的⺗也没有再度发起攻击。

    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静了下来,就像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的开幕,所有的宾客都在等待着第一个音符的响起,在那之前,万籁俱寂,针落可闻。

    可是高空总不会因为什么而一直沉默。

    地球上有一种东西甚至比圣灵诞生的更早。

    甚至早很多。

    那是风。

    狂风呼啸,吹动了圣灵身边环绕的洁白光芒,也吹动了怪物们身上参差不齐的毛发。

    是的,他们都有钢铁般坚实的防御,可他们依然存在动物无法摆脱的特征。

    风声呼啸间,老鼠捏碎了手中的小旗。

    天空猛地颤抖了一下,雷霆混着闪电像暴雨般落下,然后缓缓向着地面坠去。

    地面也猛地颤抖了一下,山峰渐渐崩塌,沉入大地裂开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缝,所有的大陆合而为一,海水渐渐枯竭,然后再和原本大陆合而为一,最后缓缓升高。

    韩飞羽再次吞了吞口水,想起了某个古代名家将一系列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串起来所创作的酸腐情诗。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原来那位古人竟是看过这个视频的狠人啊!亏得自己还为她的坚决触动了好一会儿!

    原来如此!

    老鼠猖狂的大笑着,其他的十一魔倒没什么特别兴奋的反应。

    圣灵们面沉似水,低声商讨着什么。

    他们终于有了决定,四散开来。

    殇扑向了已经熄灭的岩浆大陆,化成了无数火山灰中最不起眼的一抔。

    ⺗扑向了冰川和海洋的交界处,化成了一块浮在海上永不孵化的坚冰。

    还有镺,还有⺌,还有很多很多。

    场间再没有圣灵的影子,这场世界末日也终于接近了尾声。

    天空终于不再下坠。

    地面终于不再上升。

    深蓝色肉眼可见地扩大,海水再度回到了这个世界。

    老鼠眯着眼睛,嘲讽道:“你们全都去填补万物空缺了,那谁又能阻止我们毁灭这个世界呢?”

    没人回复他。

    除了这个世界本身。

    落下的雷霆和闪电不知何时竟已经包围了他们。

    浮起的尘灰和水珠不知何时已包围了雷霆闪电。

    封印!

    怪物们有些意外,但还是没失去分寸。

    一般来说,灵力相同时,封印的7强弱和大小有关。

    圣灵们竟然心大到用整个世界来封印他们。

    那自然不堪一击。

    他们这么想到。

    老鼠张开嘴,飓风从口中射出,然后在冲入雷霆的一瞬间消失不见。

    牛有些不信邪,眸子一亮,两道炽烈的光束向着远方而去。

    一道火焰升起,光束瞬间被分解得无影无踪。

    活着的怪物们一个接一个的尝试,又一个接一个地败北。

    他们一起尝试,再次败北。

    圣灵们只是封印了他们。

    但是第二位面诞生的意志却想毁了他们。

    那些圣灵们的本命神通都被某个不算生命的生命体灌进了这座封印大阵。

    画面再度消失,韩谦依旧坐在韩飞羽的面前,就连姿势好像都未曾变过。

    韩飞羽讷讷道:“天使就这么落幕了!”

    韩谦严肃地看着韩飞羽,纠正道:“是圣灵。”

    韩飞羽才不管那到底是天使还是圣灵,他只关心那种毁天灭地的东西到底落幕了没有。

    他再度发问:“他们真的全都死了?”

    韩谦反问道:“他们不死,世界会像现在这样吗?”

    韩飞羽心想不愧是老爹,真是一语中的。

    虽然他觉得圣灵肯定没死绝。

    他再度问道:“那我们呢?从我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来看,我们似乎也有圣灵们那种力量,虽然弱小了点。”

    韩谦没回答这个问题,说道:“这个问题不在引路人的回答范畴之内......以后你去了库利扎尔学院会有导师专门为你解答。”

    “库利扎尔?什么鬼?不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伊万从外面走进来:“这个问题由我来解释好了,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只是一个幌子,因为神会是不能展现在世人之前的一个组织,为了使神会的成员能更好的融入普通人的世界,神会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建立伊始就派遣会员进行了渗透......过程很复杂,总之你不用担心这些事,在你完成库利扎尔的学业之后你会同时收到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的硕士学位证明。”

    韩飞羽有些懂了,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那什么库..什么学院”

    “库利扎尔。”伊万补充道。然后又说道:“我们九月出发,学院的飞机要到那时候才能空出时间,你也正好享受一下你的高考假。”

    韩飞羽偷偷地对着这个老家伙竖了竖大拇指,欣喜于他的体谅。

    有这三个月的时间他可以做很多事,可以把英雄联盟打上钻石,可以用热火再拿N次总冠军,可以把穿越火线升到大校……最重要的是,可以多陪陪某个女孩。

    伊万转头看向韩谦,皱着眉说道:“怎么,不舍得你的戒指?”

    韩谦苦笑了一下,从怀中摸出一个戒指扔给韩飞羽,同时对着伊万说道::“怎么可能,这本来就该是他的。”

    戒指很古朴,小小的环里刻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图案。

    韩谦在一旁解释道:“每一个神会成员都会有这样一个戒指,代表了他作为成员的身份,一般来说戒指上面图案越多地位就越高,你这一枚是韩家祖传下来的,好好保管。”

    身份证明?韩飞羽有些不解,他掏出那天晚上那个神秘女子给他的白卡,还没开口说话手中的卡便被父亲抢了过去。

    “谁给你的东西?”韩谦似乎有些着急地说道。

    “啊?有天晚上有个叫‘噬蛇’的东西进入了我的房间......”韩飞羽还没说完就又被打断了。

    “这根本不可能!我在家的周围设有‘瞒天阵’你的灵魂力量根本不可能被外界发觉,又怎么会被噬蛇那种喜好吞食灵力的东西盯上。”韩谦斩钉截铁的说道。

    伊万在一旁点点头,如果不是韩谦的通知,神会都不知道这个中国城市还藏有一个这么有天赋的年轻人,要知道神会的‘地藏王’是那种可以在一秒内扫描整个地球N次的超级卫星系统!‘地藏王’都发现不了在重庆的某个小城潜藏着的少年,更别谈噬蛇那种中阶幽灵了!

    韩飞羽有些委屈:“可是那个怪物就是‘噬蛇’啊!最开始像针一样又细有硬,然后被那个女人攻击后突然变得又粗又大,还可以分出一个头来咬我咧!”

    韩谦皱紧眉头,有些困惑。

    伊万适时提醒道:“‘噬蛇’的事先放在一边,反正飞羽没出什么事,但是既然那边的人都出现了,我想我必须得提前把韩飞羽送到学院去了。”

    韩谦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韩飞羽却不依了,怎么说走就走,刚刚不是还给了我一个假期的时间吗?

    他想说点什么表示抗议。

    韩谦说道:“就这样吧,那边的人出现的话,仅凭现在的我可拦不住那个拿枪的家伙。”

    他看向伊万,说道:“小雀受伤了这次你就别带回去了,用掠天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路上记得给我儿子讲讲拉丁文,那毕竟是最接近神的文字了,他一窍不通可不好。”

    伊万点点头,韩谦伸出手来打了个响指。

    就像是小时候玩的正方体游戏,房顶突然打开,然后四周墙壁平直地向着地面倒去。

    韩飞羽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一直处在一个钢铁地下世界里,入眼的是各种只能在美国电影里才能看到的科技,数不尽的机器人在那些看不懂的机械上敲敲碰碰,像是在铸造,但更像是在维修。

    头上是一片阴影,韩飞羽抬起头,才发现那些机械不过是某个东西的部件。

    那个东西很大,很精密。

    就像囚笼一样。

    伊万感觉有人碰了他一下,转过头就看到了韩谦递过来的香烟。

    点燃之后两个人都没说话,看着上方由钢铁铸成的世界愣愣发神。

    已经过了整整二十年,时间真快。

    半空中有雷霆声传来。

    伊万转过头看着韩谦,身姿挺拔,说道:“ ожидаемследующейвстречи。”(期待下次的见面)

    韩谦点点头回礼:“Этоядолжентебепожалуйста,яедувроссиибарбекю。”(那你可要请我吃一顿俄罗斯烤肉才行)

    话音落下,巨大的钢铁怪兽从天而降,每一块钢铁都露透着令人发寒的冷冽。

    韩飞羽下意识地想逃。

    他还有事想做。

    他真的很想和那个女孩说句话,哪怕是一句再见也好。

    可是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衣领,伊万拖着他上了飞机。

    力气大得不像是一个人类,韩飞羽甚至连挣扎都做不到。

    他看着父亲,希望父亲可以帮一下自己。

    韩谦看着韩飞羽的眼睛,点了点头,然后背过身去,抬头望着那些忙碌中的机器人。

    韩飞羽垂下头,有些丧气,任由伊万将他拖上了飞机,然后粗鲁的将他困在了副驾驶座上。

    钢铁怪兽腾空而起,他看到父亲挥了挥手,脸上的表情竟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