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六十章 暗云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现出身形的两个狙击手距离并不近,可对于L115A1这种超远射程的重狙来说,这点距离也几近于零,子弹会在枪响的一瞬间准确的命中目标。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朱雀殿主甚至没有认真瞄准便抠动了扳机,重狙硬生生被她用出了加特林的气势!

    不管怎么说,既然时谢已经陷入了昏迷,那么自己就有责任帮他赢下这场战争。

    她吹了吹枪口升起的炊烟,看了看前方倒地的唐柔,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对不起。

    本来以她的实力和地位是不可能做出偷袭这种事情的,但是个人的底线在集体的荣誉面前毫无地位可言,她必须用最小的消耗取得最大的战果。

    她将那把重狙扛在肩上,转身准备离开。

    “就这么走了?”

    她猛地转回身,看见唐柔坐在还未完全倒塌的断壁残垣上,摇晃着双腿,一脸惬意。

    “你......”

    唐柔从断壁上跳下来,长发微扬。

    “不过是一具械身而已,你用不着这么吃惊。”

    朱雀眯着眼睛,看了看地上人事不省的女性,再看了看面前亭亭玉立的女人,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从身体的灵力波动和本人本无二致,刚刚击倒的那个唐柔不可能是神律幻化而成的虚影。

    那现在这种情况,是为什么?

    唐柔嚼着口香糖,笑着答道:“械神大人研究出来的小玩意儿......你知道我家那些老家伙就喜欢追着械神跑,自然能得到一些被械神淘汰的技术。”

    械神淘汰下来的技术?

    那也相当强了。

    朱雀微微皱眉,问道:“为什么?”

    似乎是口香糖黏住了牙齿,唐柔有些口齿不清,“什么?问我为什么不偷袭你吗?”

    朱雀没说话,不过意思很明显。

    唐柔摇了摇头,“有些对手不值得出手,能轻松解决就轻松解决好了,但是有些对手不一样。”

    她看着朱雀,目光灼灼,“珊莎,我一直想知道我和你到底谁更强,你可别让我失望。”

    朱雀听懂了唐柔的话,点点头说道:“现在开始?”

    本以为唐柔肯定会一口应下,谁知唐柔再次摇了摇头。

    “守在这个鬼地方看着那两个傻子打了一天一夜,我需要休息一下。”

    她的确需要休息一下,狙击手,最耗精力。

    ......

    ......

    “所以你叫我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沙尔玛坐在角斗场的观众席上,将双手搭在靠背上,一脸疑惑地看着韩谦。

    在教务处正厅里表现出来的愤怒都是假的,一个地位尊崇的家主,一个实力超绝的猎魔人,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地就被激怒呢?

    之所以装成那个样子,是他读懂了韩谦的眼神。

    也幸亏是他,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一定能从韩谦淡如止水的瞳孔中读出他隐藏的意思。

    “有点不对劲。”

    韩谦也看着他,目光凝重。

    沙尔玛也跟着韩谦的眼神紧张起来,皱着眉问道:“哪里不对劲?”

    韩谦摸着下巴,仔细回想着当时的感觉。

    “那个史密斯·金·科勒是什么人?”

    沙尔玛长出一口气,“一个情报部的七阶守护者而已,值得你械神这么费心费力地专门找我出来一趟?”

    韩谦平静地看着他,“那个人,是幽灵。”

    幽灵?沙尔玛吃了一惊。

    这个世界上存在可以潜入库利扎尔学院的幽灵吗?

    那个幽灵是魔主不成?

    韩谦点了点头,“论实力他当然不能和至高魔主相提并论,但是他给我的感觉......没错,在我四十四年的人生里,没见过比他的魔气更浓厚的生物......除了蝶音之外。”

    沙尔玛的目光愈发凝重。

    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蝶音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不过他显然是剩下的极少数人之一。

    “你的意思是?史密斯是魔主级别的生物?这怎么可能?”

    韩谦问道:“他最近出的任务是什么?”

    沙尔玛打开灵戒,迅速地调出了史密斯的资料。

    “最近一次......2014年5月12日的......探索封印地!”

    封印地?

    封印十二魔主的地方?

    沙尔玛看着光幕的目光逐渐凝重,“我去把这件事告诉老家伙。”

    韩谦伸手拦住了他,“不行。”

    “为什么?如果不制定详细的战术的话,库利扎尔会死多少人?别忘了当年林蝶音暴走的时候给神会带来的伤亡!”

    “可是他是刚刚完成S级任务的神会功勋,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在刚刚那段时间,向史密斯表达敬意和祝贺的人可并不少,其中任何一个都有驳斥首席长老的地位和权力!而你现在向坎特反应了这件事情,以他的性格绝对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你想过我们紧接着会面对什么吗?”

    顿了顿,韩谦继续说道:“我们会面对神会所有人的质疑!那会动摇神会的根本!”

    沙尔玛问道:“你没有证据?”

    韩谦摇了摇头,“只是我的感觉罢了,这不能成为定罪的原因。”

    韩谦的感觉?

    当今世界只有韩谦最了解那个阶层的生灵,没有人的感觉比他更靠谱。

    可是没人会相信虚无缥缈的感觉,除了他们三个之外......不对,也许还要加上坎特那个老家伙。

    他皱了皱眉,低声叹道,“我先通知布莱恩老头,让他随时准备支援库利扎尔,其他的再说吧,反正以赤瞳的能力也不至于让库利扎尔连手都还不上。”

    韩谦看着天空,也叹了口气。

    上次蝶音在暴走中依然死死地控制住自己的混乱意识,而这次的魔主不知是哪一尊,又怎么会对神会成员手下留情呢?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再次叹了一口气,向着后方招呼道:“偷听够了就出来吧,反正也没想着瞒着你们两个。”

    乔治和切特从他们背后的座位冒出头来,神色凝重。

    很显然,他们也对韩谦所说的事情心怀担忧。

    这些年他们都在尽力放权,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可不是简单的放权就能撒手不管的。

    可他们都没说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刚刚韩谦和沙尔玛都说了。

    沉默了很久,乔治仰头喝下一整瓶红酒,叹道:“反正我们在这里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不如回去好好地监视那个家伙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