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五十四章 诸神之战,开始!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韩谦的声音很平静,就像他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一般。

    但其实很没道理,你走过的路我就不能走了吗?同一条路,走的人不同,看到的和学到的都不一样,也许你经历的是漫无边际的黄沙而我却看到了漫天黄沙中那一抹洁净的嫩绿呢?

    韩飞羽很不开心,特别是当他看到父亲理所当然的神色之后。

    “你走过的路又怎么样?不是说您已经退出神会二十年了吗?二十年的时光可以把破损的老街旧巷变成繁荣的商业中心,可以把一个贫困落后的国家变成一个GDP总量全球第二的超级大国,我不信地灵殿会全无变化。”

    韩谦皱起眉头,问道:“那你是一定要去地灵殿了?”

    一定要去?其实也不是。

    我就是很不喜欢你说话的态度,韩飞羽想着。

    “算了,和你这小兔崽子没话说,但是我让你选择学生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选也得选,不选,以后就别回家!”

    韩飞羽吓了一跳,心想这是这么严重的事情吗?

    看到韩谦的目光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妥协,委屈道:“那就不选吧……你这么凶咋子嘛?”

    竟是连方言都说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韩谦的眉头瞬间松开,他再次拿出那个小盒子,从中倒出三个圆柱状的小东西。

    “按理说这东西应该在你年满十八正式觉醒之后再给你,不过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来这个地方了,就提前给你了吧,免得到时候你作为韩家后代竟然连把像样的兵器都没有。”

    故作神秘,韩飞羽有些不忿地想道。

    “这里有三个斛存,每个斛存中都藏有一把神会顶尖的武器,但最终你会得到哪一种,得看你自己的选择。”

    韩飞羽把玩着那三个被称为斛存的东西,有些好奇地问道:“都有些什么武器?”

    韩谦想了想道:“开个后门也没什么,谁让你是我儿子来着……这三个斛存里面分别装有一把剑,一把枪,一张弓。”

    “弓?”韩飞羽有些吃惊。“用弓的话我还不如用枪了,射速快威力大便于携带。”

    韩谦对这小子的无知嗤之以鼻,可也懒得浪费口舌去解释那把弓为何会有资格成为三个选项之一。

    他直截了当地说道:“选不选!要选就赶快!”

    韩飞羽听到老爹不善的语气,嘟哝着:“凶什么凶!老妈不在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韩飞羽突然又感受到那道数次出现在他背后的目光,也许没有恶意,但一定很冷。

    冷到他背后的寒毛几乎在一瞬间就全部竖起。

    他猛地转过头,发现身后除了紧闭的大门什么都没有。

    韩谦看着他回头的动作眯了眯眼,猜到了什么。

    可这种事现在还不适合说出来,这孩子和小雅相处得不错,没必要去破坏那份和谐。

    没找到目光来源的韩飞羽重新看向那三个斛存。

    一个偏暗色,一个偏蓝色,一个偏红色。

    上面都鬼画桃符般铭刻着一些图案。

    韩飞羽看向那个红色的斛存,想起神会通常称呼韩家为朱雀韩家。

    红色,象征朱雀。

    他移开目光,将红色斛存直接PASS。

    接下来是蓝色斛存,大海般的颜色,韩飞羽想起当初在三亚执行任务时看到的海洋就是这个颜色。

    他是一个旱鸭子,小时候老妈带他去算命,那个神棍先生说他三生忌水。

    三生忌水,三生祭水。

    也就是说他前世今生来世都会因水而死。

    他不相信,可他也难以对水这种东西生出好感。

    他看向那个偏暗色的斛存,发现那个斛存和其他两个的距离有些不对劲。

    仔细看去,才发现另外两个斛存都是并排的,和他的距离几乎相同,而偏暗色斛存却更靠近老爹一点。

    他来了兴趣,伸手拿过了那个斛存。

    “选好了?”韩谦瞳孔微微一缩,可是却没有制止韩飞羽的意思。

    韩飞羽把玩着手上的斛存,越来越觉得这个斛存十分适合自己,他有些欣喜,说道:“这个怎么用,直接捏碎吗?”

    韩谦点点头:“直接捏碎正中间的部位就好了。”

    韩飞羽找准正中间的位置,手指微微用力。

    ……

    灰色烟雾喷薄而出,呛得韩飞羽差点把肺从嘴里咳出来。

    韩谦早有准备,在韩飞羽手上用力的时候就打开阳台门走了出去。

    烟雾顺着开启的门缝飘进空中,越来越淡,露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把剑。

    两指宽,三尺余,黑色的剑鞘上什么都没有,单调到乏味的程度,剑柄也是黑色,金线交错。

    韩飞羽看着那把剑,心神摇曳,感觉就连意识都快被吸进黑色的剑身里。

    烟雾散尽,韩谦施施然走进来,目光复杂。

    “你最终还是选择了它。”

    韩飞羽心想难道你知道我会选择他?

    “记住,这把剑,采用真龙角和真龙齿所练,未入百器榜却不弱于任何榜上有名的利器,其名将夜。”

    利剑出鞘,割喉断腕,视线一片漆黑,故为将夜。

    “拔出来试试。”

    听到父亲的话韩飞羽伸手握住剑柄。

    隐隐听到高亢的龙吟。

    微微用力,三尺二寸的剑身便出现在视线中,剑锋处黑光闪耀,慢慢地,黑光变成火焰跳动着爬满剑身。

    火焰是黑色的,岂止是视野,韩飞羽感觉整个意识中尽是黑焰闪耀。

    他喉咙发干,干涩地说道:“好一把将夜!”

    剑上的火焰在视线中跳动,燃烧的地方却是心里。

    韩飞羽觉得眼睛涨得发酸,紧接着身体也慢慢灼热起来。

    像是浸没在水里,胸口闷得很难受。

    ……

    ……

    韩谦看了一眼韩飞羽,起身离开。

    其实那把剑并不是他做出来的,因为那把剑不是人力可为的,巧夺天工也不行。

    他摇了摇头,看着下方依旧未曾散去的学员们。

    右手从腰间划过,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小蜜蜂’。

    他将灵戒按在小蜜蜂上,赤瞳的声音顿时从喇叭处传来。

    “尊敬的朱雀圣使,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韩谦轻声答道:“帮我接通学院所有可以扩音的设备。”

    赤瞳没回答,喇叭传来了信号干扰的‘zizi’声,片刻之后又消失不见。

    赤瞳的声音再次传来。

    “尊敬的朱雀圣使,已经完成了。”

    韩谦点了点头,看着下方的人群,声音传遍了整所学院。

    “我,韩谦,韩家第七十七代家主,朱雀圣,库里扎尔学院第二十一届诸神之战的监察使。”

    下方本有些吵闹的声音在韩谦开口之后逐渐缩小,最后趋于平静。

    等到他们完全安静之后韩谦再次开口。

    “诸神之战的规则想必你们都知道,但是既然这次是我监察,那我便有权改变规则。”

    “我宣布,本次诸神之战,没有规则。”

    人群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哗然起来。

    没有规则意味着什么他们太清楚了。

    时谢的村正和埃德的断空如果不封膜,那得死多少人?

    半径为5.56毫米的子弹就算了,如果是半径12.7毫米的实体弹打在身上,又有多少人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下来?

    都说械神是个疯子,现在看来,这其实更像是一个疯魔!

    韩谦听着下方的质疑声,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同学们在担心什么,放心,时隔二十年我第一次拜访库利扎尔学院,没点礼物怎么行?”

    学生们听着韩谦的话,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韩谦脸上的微笑依旧没变,“在过去的二十年,我做出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个可以大幅度扩散神律的范围。”

    他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下一瞬便出现在了学员们的中间,“也就是说,只需要一个精通神律的教授站在上面无间隔使用圣愈,诸神之战便不可能出现伤亡。”

    学员们终于懂了韩谦的意思,嘈杂起来。

    “不会出现伤亡,那就无所谓了吧?”

    “只是伤亡?子弹打在你身上不疼吗?退一万步说即使伤口很快就会痊愈,但是伤口带来的影响你逃脱不了吧?”

    “不经历伤痛怎么能成长?难道以后上战场的时候幽灵会手下留情吗!”

    ……

    ……

    韩谦听着学员们的议论声,摇了摇头。

    自始自终,这些学员都忽略了一件事。

    他才是监察使,规则由他说了算。

    他咳了两声,被赤瞳放大之后迅速地扩散开来。

    重归平静之后他开口说道:“我宣布,本届诸神之战现在开始,胜负的判定取决于场上残留的最后一个学员归属。”

    他笑起来,“开始吧,记住不要留情,这次的评审团的组成结构是神会四大圣使,我们期待着你们的精彩表演。”

    明明是一场残酷的厮杀,在他嘴里却变成了一场轻松的表演。

    学员们面面相觑,觉得这种开场好生荒诞。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

    诸神之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