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二章 天赋初显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天空在那只生物出现时就变成了象征死寂与冰凉的那种灰色,乌云翻滚着不时降下几道巨大的闪电,狂风肆虐着像是要摧毁一切东西。

    只有那细雨,似乎永不会停止那样一直细细软软的,除了在狂风中七零八落之外,就连降下的频率都不曾改变。

    那只类鹰生物瞪着血红色的双眸,钢铁般的羽翼伸展开来截断了整片天幕。

    羽翼上的羽毛被闪电映照得煯煯发亮,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它悬在半空中,像帝王般君临天下,又像个复仇者般一声又一声的愤怒地嘶鸣着。

    它拍了拍双翼,巨大的风刃肉眼可见的从天而降向着伊万急驰而去,却又在伊万周围百米的地方消失不见。

    那声音听上去也许是嘶鸣,可下方的韩飞羽却更愿意把那理解为咆哮,对于某种极其悲伤的遭遇的怒吼声。

    韩飞羽不知道旁边这个看起来已经老得快死了的人对这头大鸟做了什么。

    他的三观在这两三天的时间里遭遇了极大的挑战,脑子里一直有个蚊子一般的声音嗡嗡地叫个不停。

    他有些头疼,只能微眯着眼打量那只悬在半空中的巨大生物。

    又一道粗如水桶的雷霆从天而降,劈在离他不远的小山坡上,一时间沙石飞扬。

    他吓了一跳,双腿不自觉的抖了抖。

    糟了!韩飞羽脸色一变,急忙捂住了肚子。

    腹部隐隐有些发涨,竟是差点给那道雷霆吓尿了。

    …………

    这是第二道考题?战胜它?驯服它或者是杀死它?

    开什么玩笑!这鬼东西离地二十丈!浑身上下都是钢铁般的色泽!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这该死的鸟很明显也会你们口中的神律,它随便拍拍翅膀就能用风刃把自己切成肉块!

    韩飞羽转过头看着那个来自俄罗斯的神经老头,说道:“你认真的吗?我能战胜它的前提首先是要给我一双可以支持我在这般恶劣的天气下起飞的双翼!其次我需要一把像屠龙刀之类削铁如泥的绝世兵器去砍开它那钢铁般的羽毛!最后我需要一副武装到牙齿的盔甲,不然我很可能还没接触到它就被他给撕碎了下酒!”

    伊万撇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说的这些东西我都没有。”

    韩飞羽气沉丹田,准备骂他娘。

    伊万紧接着说道:“你要高达吗?攻守兼备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韩飞羽大喜,心说你个俄罗斯老头竟然也看日漫?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天空中那只不知名的大鸟降低了拍打翅膀的频率,仰头嘶鸣。

    灵力旋转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在鹰喙处,形成了一个人头大的电球。

    韩飞羽向伊万讨要高达的话语还没传出便被不稳定的灵力撕碎了。

    声音的以波的形式传播,现在的情况,哪怕是光波也不一定能稳定传播,何况声音!

    在这个时刻就体现出猎魔人和普通人的区别了,伊万的声音丝毫没受损,依然那么清晰。

    他怒吼道:“飞羽!神律!这只地狱雷雀被我和你爹压制了很多年了!实力弱化得厉害!现在它就是在虚张声势!别给它恢复的机会!再让它恢复一会儿的话即便是我也觉得麻烦!”

    神律?对,刚刚是怎么发动神律的来着?

    骂脏话?好的!骂它!

    然后伊万看到韩飞羽饱含怒火,抬起头颅挺起胸膛,迎着漫天雷霆和闪电,对着天空中的地狱雷雀深吸一口气的动作。

    他有些欣慰,虽然姿势浮夸了些,好歹也是个可教之子!只要他能呼唤出潜藏在他内心的力量,被韩谦封印过后的地狱雷雀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就在这时,那边的韩飞羽干吼道:“狗曰的小鸟!快给爷爷滚下来!”

    天空中的雷霆停滞了,四周的狂风也猛然一骤,地狱雷雀的攻击还没来得及发出便炸了开来。

    伊万的嘴角还没来得及扬起便僵住了,脚步一滑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地狱雷雀歪了歪脑袋,似乎是在思考韩飞羽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伊万爬起来冲韩飞羽怒吼道:“小兔崽子!我让你用你的内心发出声音而不是用你的丹田来发出噪音!干吼和呼唤的区别知道吗?MD韩谦那样的天才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一窍不通的傻小子!”

    呼唤?好的呼唤!韩飞羽心里默默说道。

    给我来双翅膀,来把屠龙刀,再来个钢铁侠战衣!

    气氛有点诡异,一道手臂粗细的雷霆从天而降,劈在韩飞羽的身上将他劈得翻了无数个跟头后插在在十几米远的土堆中。

    伊万有些紧张,挥了挥手示意地狱雷雀停下来。

    那只地狱雷雀像看懂了伊万的手势似的竟然真的安分了下来,空气中的雷霆也都突然消失不见仅剩下不再密集的闪电。

    “咳……咳咳!嗬,tui!”

    韩飞羽从尘土之中爬起来,吐出了刚刚不小心吃下的泥土。

    他感觉他的身体都快被那道可怕的雷霆劈散了,疲惫和疼痛遍布全身,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睡了很久又像是很久没睡,双腿很难堪地自发抖动起来,他打了个趔蹴差点摔倒。

    他的内心有些绝望,这种对手,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战胜得了!

    他想屈服想跪地求饶哭着喊着说老鹰哥哥你别杀我我还没有孝顺父母还没有穿过帅气的新郎装还没有和哪个妹子一刻千金!我还有大好的时光需要度过......我看你似乎挺仇视那个该死的俄罗斯老头的,你劈他呀你电他呀你别把视线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我这身板还真的经不住你的蹂躏!

    可他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收拢起来,将身下的泥土和杂草死死的攥在手心。

    他低着头断断续续地说道:“畜牲!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空气突然凝固,那个怪异的男人出现在韩飞羽背后,眼中火海滔天。

    某种说不出来的愤怒充斥在他心里,他抬起头,火红色的长发随风飘舞,他怒视着那只仿佛是钢铁铸成的大鸟,杀机闪耀。

    然后他转头看着韩飞羽,咬紧牙齿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愤怒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说道:“飞羽,万事万物都有固定的法则,它飞在天上是因为这个大自然赋予它飞行的能力,可这没关系,让我们把它飞行的能力剥夺了就好。”

    韩飞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他盯着地狱雷雀,黑色的瞳孔变得一片火红,撇了撇嘴似是嘲笑,轻声道:“禁空!”

    地狱雷雀一个趔趄,竟从空中坠落下来。

    血红的眸子里全是不解......和恐惧,那道突如其来的灵力死死地压住了它的双翼,别说挣脱,它甚至连挣扎都做不到!

    不过好在它还有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顶级防御,就算是核弹,只要不被那些肮脏的放射性元素侵入体内,它也能正面扛下来!

    怪异男人低下头,俯在韩飞羽耳边说:“这种防御算个屁!除了吓唬吓唬那些尚躲在襁褓渴望着母亲的奶的小孩子们一无是处!”

    韩飞羽点了点头,盯着地狱雷雀下降的地方,瞳孔中火红的光泽隐隐闪烁。

    地狱雷雀钢铁般的身躯上突然涌现出大片大片的紫色火焰!

    钢铁防刀防枪,可它不隔热,那些透过防御的高温烧得地狱雷雀止不住的嘶鸣着!

    远处传来伊万震惊的叫喊声:“紫色火焰?至尊火?这是这孩子的天赋!?见鬼!飞羽快停下!这家伙是你父亲的本命灵兽,签订了生死契约的!要是它死了,你父亲也会随之死去!”

    听到父亲会随之死亡的消息,韩飞羽火红的双眸波动了一下,可是那些紫色的火焰仍旧跳动在地狱雷雀庞大的身躯上。

    伊万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本来这就是一道基础得不能在基础的入门考题,地狱雷雀是神会千年以来的守护者之一,它经常负责考核天赋异禀的学生,就算真的伤害到他们了地狱雷雀的唾液里蕴含的庞大的生机也会毫无后遗症的治好他们。

    可韩飞羽的天赋竟然是至尊火!

    而且他的天赋诞生竟然完全不需要依赖‘蕴生石’的力量!

    这般强大的天赋,按理来说应该会用掉神会近十年来所有的收入!没准蕴生石还会因为它而沉睡一段时间!

    伊万想了很多,可实际上只是短短一瞬。

    他在某场战争之后已经觉醒了八阶神魂,加上那名为戒律的精神类天赋,大脑运算速度就算与与当世顶级计算机相比也相差不大!

    他知道这个考题已经随着韩飞羽天赋的觉醒变得毫无意义,可他要是再没什么动作的话,地狱雷雀必死无疑!

    至于可能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他甚至算都不敢去算。

    他先是释放了自己名为戒律的天赋。

    远处的猛地一颤,韩飞羽只觉得像是一座大山猛地压在了他的背上。

    双腿一沉竟然险些跪下去,他扭过头,想看清楚那股力量的源头。

    似乎听到有人在吟唱着什么,语调怪异歌词古老。

    紧接着他的视线变得一片漆黑。

    “空棺.....”他听到有人喃喃低语的声音,心里有些慌,四下打量想要找寻那声音的来源最后却发现声音是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

    空气逐渐稠密,吸进肺里的慢慢的不再是气体而像是油一般的液体!

    韩飞羽抬起手,在空气中虚划一道。

    一道巨大的口子瞬间出现在了视线里,所有的黑色随着那口子的崩溃渐渐消散。

    韩飞羽迈着步子,随手一扬便将远处傻了一般的伊万教授打飞,消失在视线中。

    他看了看那个流星人锤,轻笑了一下准备将那个令自己很不舒服的老头子彻底变成烟花。

    可大脑突然刺痛了一下,他的双眼一黑,一股难以抗拒的疲惫感涌上心头。

    他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随着他的昏迷,那些紫色的火焰瞬间消失,只留下满身狼藉的地狱雷雀和断筋错骨的伊万趴在地上痛苦的哀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