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四十六章 悉达多弹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韩飞羽有些心猿意马,赶紧收敛情绪以防自己做出什么人神共怒的事情。

    看着女孩灼热的视线,他后退半步,转移了话题。

    好在他现在还有可以转移的话题,不然气氛会尴尬到让他落荒而逃的地步。

    以后可还怎么相见啊!

    以后可还怎么不见啊!

    他定了定心,问道:“那个...你知道诸神之战吗?”

    这是一句很明显的废话,面前的女孩儿可是大二的学姐,是个‘老资格’了。

    唐柔点点头,说道:“知道。”

    “那...…你会参加?”

    唐柔点了点头,说道:“这一届的诸神之战之所以还没开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还没来学校。”

    韩飞羽一愣,心里有些苦涩。

    果然,面前这个女孩儿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

    这就意味着,她也杀过人。

    不止一个。

    “可是...那不是会死人的吗?”

    这倒不是废话了,这是傻话。

    唐柔被这句话有点愣,皱了皱眉问道:“谁告诉你诸神之战中会死人的?”

    韩飞羽被唐柔的表情搞得有些心慌:“布拉夫...老师告诉我的。”

    本来想直呼名讳,但最后关头还是决定表现得尊敬一点。

    唐柔很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假的。”

    假的?但是那杆钢铁铸造的巴雷特可不是假的啊,还有凯茜释放的冰河……那都是以杀人为目的的攻击方式啊!

    他把这种疑惑问了出来,没想到得到的是唐柔更不屑的白眼。

    韩飞羽感觉自己的智商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地灵殿和学生会自建学以来就一直霸占着库利扎尔学生们的领袖地位,长期竞争之下,说它们是宿敌也不为过。”

    宿敌之间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也许要远远地超过敌意。

    虽说是你死我活的战斗,但是无论生死,他们都无怨无悔。

    就像燕南飞和傅红雪。

    也像西门吹雪和叶孤城。

    韩飞羽没能领会到唐柔话中‘宿敌’的真正含义,皱着眉说道:“就算是宿敌也不至于非要分个生死吧。”

    唐柔再次给了他一个白眼:“不会死人的,学院也不可能容许这么多极具潜力的年轻人自相残杀。”

    “那意思是诸神之战不会出现那些杀伤力极强的重武器?”

    “白痴吗?诸神之战举行的本意是考校学生们的战斗能力,不使用杀伤性武器怎么判断出学生的真实水准,库利扎尔,向来以暴力当道。”

    “这不矛盾吗?”

    ......

    有云彩飘过,挡住了自苍穹而来的阳光,唐柔素白的脸色被云影挡住。

    她从怀中摸出了一把枪。

    Raging Bull,巴西制造的左轮,子弹动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四千焦,就算是没被装备部那些神经病改造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打爆一切敢于挡在弹道上的东西。

    在它的面前,不管是公牛还是犀牛都只能低着脑袋瑟瑟发抖!

    “韩飞羽,做我男朋友吧?”

    韩飞羽吓了一跳,心想这是干什么刚刚不还在讨论着诸神之战吗?怎么频道一下就跳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了。

    真是跟不上这个女孩儿的节奏。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他不由自主地又后退了两步。

    他认不出来那是什么,不过看那枪口的直径想必打在身上挺不好受。

    没有枪打在身上会好受。

    “柔姐……这不合适吧……”

    唐柔盯着他,面容如冰。

    一秒天使,一秒魔鬼。

    她用枪口指着韩飞羽的头,又把枪口转过来指着自己。

    “要不打你……要不打我,你选一个吧……”

    韩飞羽感觉腿肚子都抽了筋,生生地疼着,冷汗从背后划过,难以忍受的痒。

    他嘴里发苦,就像是胆汁倒流进入了嘴里,那种恶心的感觉让他有些想吐。

    生平第一次升起后悔的情绪。

    他该逃跑的,在唐柔说出那句玩笑话之后。

    他哭丧着脸,说道:“能不能都不选啊……我不想死在这种地方……我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感受过……”

    唐柔听懂了他的意思,转过枪口对准了自己。

    韩飞羽吓了一跳,三步冲上去用右手捂住了那黑漆漆的枪口。

    唐柔在心里笑了笑,心想如果枪里装着的子弹不是特质的,别说是你的一只手掌,就算把你像纸一样对折八次也不能阻止子弹打到我身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么漂亮肯定能有很多人喜欢啊……不用只看着我一个人啊……我其实很糟糕的,又宅又懒又呆又蠢,真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唐柔静静地看着他。

    他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而且……你说过你只是开玩笑的……”

    玩笑?

    唐柔嘲讽地想道。

    这个世界有多少真实被这玩笑两个字掩盖,又有多少玩笑被披上了真实的衣裳。

    但她展颜一笑,对韩飞羽用手捂住枪口的行为十分满意。

    枪声在晴天旭日中响起,震耳欲聋。

    一抹艳丽的红色从伤口处绽放,韩飞羽看着那红色的液体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自己从此就失去用右手减压的能力了吧。

    可是为什么不疼呢?难道是子弹穿过手掌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神经递质还没来得及传到大脑中枢里吗?

    还是潜藏在大脑中枢的处理器在突兀的伤害面前死机了?

    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韩飞羽颤抖着看向自己的右手。

    完好无损。

    他睁大眼睛,看着手上那些红色的液体。

    有血腥味,可却不是血。

    “这就是诸神之战能够被学院批准的原因,披着学院外表的暴力组织也终究还是有一些学院的因素在内,又怎么可能让学员们死在彼此手里呢?要死,也得死在对幽灵的战场上才行。”

    我去?

    韩飞羽脸上火辣辣的,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表现。

    今天这人可丢到姥姥家去了。

    “这是悉达多弹,由机械部制造的诸神之战专用子弹,弹头部位装有微型感应装置,一旦子弹陷入皮肤中,子弹内装有的龙舌红便会炸开,制造出流血的景象。”

    唐柔顿了顿,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坏笑:“当然,龙舌红对于任何圣灵血脉都有强烈地催眠作用,用以制造阵亡的景象。”

    “催眠?”韩飞羽想了想这个词所代表的意思,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红色的手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就那么倒了下去。

    妈的……竟然被个妹子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