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一章 考题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许是清晨的缘故,街道上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

    整个城市冷寂的就像是一座坟墓。

    黄色的机械怪兽像闪电般掠过。

    这台跑车的桀骜本该显露于没什么人烟的高速公路亦或者是职业赛车手练习的跑道。

    可韩谦硬是在不足五米宽的城市街道上点燃了它的本性!在他娴熟的操作下,这台黄色的超级跑车就像是范迪塞尔的‘魔鬼挑战者’那般不可阻挡!

    仪表盘上的速度就没下过一百八十码。

    韩飞羽内心已经被那种名为震撼的情绪塞满了!然后猛然发现自己十八年来竟然丝毫没发现身旁男人哪怕是一点点的本性。

    内心不免有点失落。

    这......才是真正的父亲吧,热血......而又疯狂。

    许是察觉到了韩飞羽的目光,韩谦突然说道:“我本来想一直扮演一个合格的普通中国父亲,文质彬彬,朝九晚五,不求给你荣华富贵,但至少也要让你吃穿不愁。”

    韩飞羽一愣,这才听出父亲的意思是因为自己才让他一直压抑本性。

    有种突然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的内心有些堵。

    “别多想,你只是一部分原因,可你不是全部的原因。”

    老辣的韩谦头都不用回便知道了韩飞羽心中所想。

    “我一直在按照我自己的剧本出演着一个合格父亲的形象,可你终归还是不一样的。”韩谦说道。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韩飞羽问道。

    韩谦猛地一个急刹,轮胎与柏油路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嘶鸣声,巨大的惯性险些将韩飞羽从座位上直接甩出去!

    等到车速归零之后,韩谦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说道:“你的血统,你的灵魂,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血统?灵魂?这是些什么鬼?

    韩飞羽心说我我我....我可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忠实拥戴者,毛爷爷思想的坚定守护者,中国共产主义的未来接班人;我脑子里充满了关于科学与历史的知识!我可是一个身体里流淌着炎黄滚烫的鲜血,骨子里镌刻着中华千载的精神的中国人!

    祖国里像我这样拥有远大抱负的青年何止千千万,我的血统和灵魂为毛就不一样!

    “不......不会吧?”韩飞羽看着靠在车门上抽烟的父亲磕磕巴巴的说道。

    “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一直祈祷着你能是一个正常人……可我忘了你毕竟是我和她的儿子,指望你能过上平常人的生活这本身就不现实,如果你的能力和天赋被其他人知道了,我敢肯定的是,神会的各个分部都会直接疯掉!而B·G那些肮脏的鬼东西会不惜一切代价涌向重庆,把尚处于弱小的你扼杀在开始成长之前——毕竟谁也无法肯定你会成长到什么程度,你的上限决定于你的天赋而你的下限取决于你的经历,你可能变成一个寂寂无名的废物可你也有可能变成一个享誉古今的猎魔人!”

    韩谦明显没学到老祖宗们谦虚的精神,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对自己血脉的自豪。

    韩飞羽显然没有这么自大的念头,他现在唯一的梦想的就是老老实实考个好点的大学,再找份稳定的不错的工作,然后回到这里将那个嘴唇软软的个子小小的性格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娶回家当老婆!

    真要扯上血脉和灵魂之类的东西......

    韩飞羽在小说里看过,那是要去拯救世界的!

    妄图拯救世界的人......一般都会不得好死。

    他还有大把的青春,还没谈过恋爱还没生过猴子,鬼才想去拯救世界啊!老爹你儿子就想过平坦的生活,并没有你口中那过人的天赋和能力!您老可千万要三思,不,要九思呀!

    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对吧!

    “说实话,你刚出生的时候我也很犹豫,你是神与魔的结合体,你的身体先天以来就可以免疫绝大多数的伤害,你对于天地之力的亲和度也是其他人所难以达到的!可你......还存在许多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韩飞羽醒转过来,刚刚听到的事情太过于天马行空,他一不小心就开着飞机飞走了,回过神来就听到老爹说他有许多问题,不由得有些好奇。

    “不知道,你身体的问题我探索了十几年依旧没有确切的答案。”韩谦也有些郁闷。他表面身份是钢铁厂的小经理,再深究一点他是国外留学的机械方面的教授,可最深处的身份——他是神史研究方面的专家,精通神与神的血脉传承、神魔间的血脉传承和神与人之间的血脉传承。

    他所受的教育和他多年来的研究,加上过去数千年一代又一代的觉醒者的研究精华都证明韩飞羽一定是有问题的。

    问题,往往伴随着危险。

    韩飞羽是危险的。

    韩飞羽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在他面前严谨了十八年的男人,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没探索出来就这么肯定的说你儿子有问题?我真的是你亲生儿子而不是某个旮旯里捡来的小白鼠?探索?这两个字用得贼棒!”

    棒得我想买瓶冰可乐捏着你的鼻子灌下去!韩飞羽心里补充道。

    韩谦有些心虚得摸了摸鼻子,在这个习惯上韩飞羽简直和他如出一辙。

    “你不是我亲儿子我吃饱了撑的养你这么些年?我供你衣食住行十八年顺便进行点学术探索怎么了?我一没放你血二没割你肉三没对你进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方位观察!你怎么能说我把你当成小白鼠呢?”

    似乎是越说越来气,韩谦抬起手一巴掌拍在韩飞羽脑袋上。

    “小兔崽子!现在竟然还敢质疑你爹了!再过几十年等你爹老了你岂不是要骑我头上拉屎拉尿!?”

    说到最后,温文尔雅的小钢铁厂部门经理的唾沫星子几乎爬满了韩飞羽整张脸。

    韩飞羽苦着脸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敢真说出来。

    怪物般的嘶鸣突然从远方响起,紧接着韩飞羽便看到了那刺眼的远光灯。

    又一台机械怪兽从远方疾速驶来,即使是临近了法拉利488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这家伙至少也有一百八十码!

    韩飞羽坐在车里略微有些紧张,心想怎么今天大家都像是生吞了炮仗那般火爆……

    韩谦没想这么多,依然悠闲地抽着手中那十块钱一包的‘软朝’,淡定的看着那台驶来的跑车。

    那是一辆布加迪威龙。

    一辆你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的车。

    布加迪车主一直保持高速到离法拉利很近很近的距离才开始踩刹车,熟练的转动方向盘,控制方向,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最终稳稳的停在了法拉利旁边!

    韩谦抬起头,看了一眼车里的老家伙。

    韩飞羽一脸惊恐——要是这个老家伙没有控制住那辆布加迪而是直接撞到法拉利上的话,他很有可能要在去拯救世界之前先去听听上帝的教诲。

    这人怕不是个疯子。

    布加迪里坐着的老头抬了抬眼睛上的骚蓝色墨镜,有些挑衅的看了韩谦一眼,又把目光移到了车里缩成一团的韩飞羽。

    “韩同学,我们又见面了!”老家伙笑眯眯地说道。

    韩飞羽现在只想对着这张老脸吐他一脸唾沫星子。

    “废话不多说了,我虽是曾经的神会长老席成员,可是要把自己的亲儿子送进那种地方我也是绝对不愿意多出力的,说服他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完不成任务可不关我的事。”韩谦看着伊万说道。

    老头一脸傲娇,用大拇指和食指对着韩谦比了个‘OK’的手势。

    韩谦扭头看了看韩飞羽,轻轻拍拍他的头,再向着伊万老头的方向点了点头,竟扭头走了!

    韩飞羽有些着急,急忙去解安全带,心说这算什么事?你身为人父竟然就这么放心的把自己的儿子交给了这个来历不明的老家伙了?说好的责任心呢?说好的父爱如山呢?小说情节里面那些一直用疼爱的目光守望着孩子的慈父呢?都是骗人的吗?

    可安全带像是被精铁焊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他只能冲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大叫着希望能得到他的注意。

    那个男人停顿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甚至连韩飞羽想的那种潇洒地挥挥手道别的情景都没有。

    明明远处已经隐隐流露出了晨光,可是韩飞羽没来由的却觉得天色更阴沉了一些。

    既然父亲已经铁定不会回头了那就算了,对于既定事实韩飞羽一向看得很开,他微微失神之后转过头看着布加迪里那苍老的面容。

    伊万有礼貌的笑了笑。

    韩飞羽没有笑,语出惊人骂道:“哈皮,你到底是个啥子鸡公卵?”

    很标准的重庆方言。

    虽然这很明显是一句脏话。

    伊万也一愣,嘴角的微笑僵住——看起来他倒的确不愧为老爹的老师,还知道自己这是在骂他。

    不过老头毕竟异于常人,虽然他很诧异韩飞羽竟敢对他出言不逊,可还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伊万笑着说:“很愤怒对吧?”

    愤怒?谈不上。

    顶多就是有些不爽罢了。

    当一个重庆人不爽的时候,骂人真就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这和血脉没什么关系,这是地域文化造就出来的个性!

    所以韩飞羽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很不屑的笑了笑。

    伊万脸上的笑意在看到韩飞羽的笑之后更浓了,倒是韩飞羽有些毛骨悚然。

    他觉得伊万现在的笑脸就和菊花没什么两样,虽然他至今分不清菊花和油菜花的区别。

    “跟我来。”伊万说道,随手在空气中划了划。

    韩飞羽在回过神来已经到了他梦想中的宝座的驾驶位上。

    “开着它,跟着我。”伊万说道。

    韩飞羽忙说道:“大哥你没搞错?你不知道我大中华对于非法驾驶的法律是有多严格吗?况且你让一个从没接触过车的人上手这种类型的车......我倒没什么大不了贱命一条赔出去了,可这车不是你的吗?真弄坏了你不会心疼的吗?”

    回应他的是布加迪威龙震耳欲聋的马达声和渐渐远去的尾灯。

    他暗骂一声之后只得硬着头皮发动座下的黄色怪兽,可是尝试了许久之后黄色怪兽依然纹丝不动,韩飞羽气得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骂道:“妈的给我动起来啊!追上前面那个老家伙!”

    许是听懂了韩飞羽的怒吼声,黄色的超跑竟慢慢动起来了。

    韩飞羽一惊,心说妈的妈的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达到这种程度了吗?感情声音才是这东西的钥匙?这车是钢铁侠发明的?

    仪表盘上的时速很快就突破了一百二十码,虽说街上依旧空无一人可韩飞羽还是有些小紧张——毕竟是城区啊!万一出现个人撞死了该怎么办。

    可是没人回答他内心的这些想法,黄色的法拉利没一会儿便追上了在前面悠哉悠哉的布加迪威龙。

    伊万教授似乎有些诧异,据他所知韩飞羽是没学车的,韩谦也从来没有教过他有关驾驶的知识,可后视镜里那台黄色的法拉利488行驶的极其平稳,它甚至还打起了超车的左向灯!

    不会驾驶又想发动那辆钢铁怪兽的方法只能也只有一个——神律。

    一个用语言引动天地之力从而达到施法者想要达到的目的的方法,也就是韩飞羽前些天口中的‘戏法’。

    这是伊万教授给韩飞羽准备的第一道考题,想进一所世界闻名的大学靠的可不只能是关系,要真因为韩谦的关系把这小子放进去了,以后真出什么纰漏的话自己能被长老会上那些真正的老家伙们弹劾成灰!

    况且他虽然是守护者,可是他骨子里依然流淌着东斯拉夫人桀骜的鲜血,被一个孩子那样辱骂,不愤怒是不可能的……要是韩飞羽真的连第一道考题都过不了的话,他丝毫不介意教一下这小子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韩飞羽的表现有些出乎意料,明明就是一个从来不知道天地之力的傻小子,他凭什么可以驯服法拉利488这种桀骜不驯的超级跑车!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即将参加中国高考的孩子与天地灵力亲和度极高!

    涅那家伙说的确实有理,一个纯种传承者和这世上最可怕的女性结合,生下的不是废物就一定是天才!

    而对于神会来说,中庸,就是废物!

    这个韩飞羽,桀骜是没错,不过......天赋极高!

    韩飞羽完全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已经引发了某个老家伙对自己极大的兴趣,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晨风拍打在脸上有些微微的麻痒感,韩飞羽的笑声消散在擦身而过的风里。

    这种张扬激情的力量,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啊!

    ……

    两台世界最好的跑车就这样在城市里呼啸着向远处而去,最终停在了城外的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

    早就过了天亮的时间,天空却慢慢地暗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汇聚在韩飞羽视线所能看见的地方,明亮的电弧穿梭在云里。

    伊万教授从前方的布加迪上下来,向着韩飞羽比个手势,示意他跟上自己。

    这次韩飞羽终于没有再受到安全带的困扰,很容易的就下了车,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发现这是真的之后有些微喜,可刚准备溜就听到伊万贱贱的声音:“这座荒山离最近的城镇都有至少五公里,除此之外,这是韩谦为了抵御某种东西在重庆构建的次位面,没有足够的实力或者是韩谦给的钥匙,是不可能出得去的,如果你想试试也无所谓,不过我时间有限,到时候你回来了我不在的话你就真出不去了。”

    韩飞羽不屑的撇撇嘴,心想就算是一个其他的位面但我自己的老爹还能忍心把我困死不成?

    然后又发现自己并未讶异伊万老头和自己说的‘次位面’这种天马行空的东西,不由得有些懊恼,自己已经越来越不像个普通人了.......

    似是知道韩飞羽所想,走在前方的伊万教授淡淡说道:“韩谦在走的时候拍了拍你的头,之后向我点了点头,在神会的礼仪中,他的行为属于对你的认可和对我的请求,也就是说他确定你可以通过属于我的考核,从那一刻起到我同意你通过我的考核为止,你的一切都归我管而不是归他管,包括你的生死。”

    韩飞羽一愣,吃惊的说道:“生死也归你管?”

    伊万教授点点头,又说道:“本来你可以不用死的,最多进行一场由我主导的洗脑游戏罢了,可是你发动了神律完成了第一道考题。”

    韩飞羽问道:“神律是什么?”

    伊万瞥了他一眼,说道:“神言,天律!起!”

    韩飞羽感觉一股气流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脚下,将自己的身体缓缓的托了起来。

    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韩飞羽有些害怕,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伊万挥挥手,那股气流就消失了,韩飞羽从半空中直接砸下来,尘土飞扬。

    伊万说道:“这,就是神律!你心里最深处所想的东西,然后把它表达出来,最终由天地之力帮助你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的过程。”

    韩飞羽想起刚刚自己发动法拉利跑车的经历,沉默了。

    天空似有轻响,韩飞羽感到有些细微的颗粒打到自己的头发上。

    他抬起头来,脸颊微润,才发现竟然是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远处隐隐的有亮光闪起,震耳欲聋的雷鸣紧接着响起......虽然有些不确定,不过韩飞羽感觉他似乎是从雷鸣里听出了某种......名为愤怒的情绪?

    伊万看着远处的闪光,从荷包里摸出烟盒,抖出一支点上,韩飞羽偷偷瞟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重庆最常见最出名的‘魅力朝天门’,不由得有些想笑,心说你们这些外国人总表现得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来了我大重庆还不是得入乡随俗?

    天时尚早,天色已晚。

    烟头微弱的火光在灰蒙蒙的空间里格外耀眼。

    伊万有些疯狂的声音在雷霆的轰鸣中格外清晰。

    他怒吼道:“开始吧,这就是你的第二道考题!战胜它,然后杀死它或驯服它!”

    随着话音落下,天空中的乌云瞬间被剖成两半,一只巨大的老鹰带着满身雷电呼啸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