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七十一章 黄昏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人群发出一阵劫后余生的欢呼声,庆幸伊万的到来。

    那紫色的火焰诡异得可怕,竟是连绝空这种超级神律都不能使其熄灭。

    但那也无所谓,火焰既然能凭空出现,证明了它要么是神律要么是天赋。

    而不论是其中哪一类,都不可能突破那种名为戒律的天赋。

    不出所料,那遮天蔽日般的火焰在戒律的限制下不断缩小,化为紫色的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渐渐露出了其中的模样。

    韩飞羽躺在地上,双目无神。

    周围是一片焦黑的地板,没有尸体。

    甚至没有骨灰。

    几个学员想去把韩飞羽捉起来,可他们发现越是接近韩飞羽空气就越稀薄,离韩飞羽不足十米的时候皮肤上甚至有灼热的刺痛感!

    他们皱了皱眉,稳妥地退了出去。

    回到场间,他们将韩飞羽身边的异常详尽地说了一遍。

    时谢皱了皱眉,拨开人群走了过去,片刻后,他把韩飞羽拎到伊万身边。

    韩飞羽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内裤,身体像是宝石般晶莹剔透,表面有浅浅的紫光流淌,隐约可以看到其中的经脉。

    众人瞪大眼睛,哪怕他们是神会成员,所见所闻都远非常人可比,也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

    伊万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表情,淡笑道:“没什么可吃惊的,那可是至尊火!历来最强的天赋!有些不能理解的地方再正常不过了。”

    韩飞羽眼里终于有了神采,他看向伊万,似乎想说什么,可他开不了口。

    伊万有些安慰地拍了拍韩飞羽,他不是地灵殿成员,没看过那场每个镜头都充满鲜血的电影,自然将至尊火视为历史之最。

    听到至尊火这个名字,学员们隐隐躁动起来。

    他们怕伊万会因韩飞羽的天赋生出爱才之心,从而保全他的性命。

    血债血偿,韩飞羽既然杀死了这么多的同伴,就一定要得到他该得到的下场!

    那就是死。

    伊万看着学生们的反应,神情微黯。

    “我素来喜静,很多时候都独自一人度过,唯有当年受三国演义的影响结识了大哥坎特和二哥莫兹,这大概算我与世间唯一的情感联系。”

    说到这里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刚刚还挺拔的身躯几乎在瞬间勾到地上,坎特急忙扶住了他,让他靠着自己的身体。

    调息片刻,伊万继续说道:“我这一生没有伴侣,自然也不会留有子嗣,二十六年前,好友韩伏带来了一个少年,希望我能收他为徒。”

    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想咳嗽,坎特提前将手放在他的胸口处,掌心处发出柔和的光替他疏动经脉。

    “开始我还有些犹豫,韩家虽是神会第一炼金世家,掌握着超出神会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科技,但也不排除出现废物的情况,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物的身上,我不如好好科研,争取能造出炎黄时期那种可大规模载人的空间穿梭机。”

    伊万的神情越来越低沉,老人斑肉眼可见地在脸上的各个地方出现,头发从银白色变成白色再变成有些昏暗的灰白色。

    这是将死之兆,学员们红着眼眶,静静地听着老人述说。

    “事实证明我错了,那个孩子岂止不是废物……在我看来,天才这两个字完全不够解释他的天赋,任何复杂难懂的图构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看懂……他几乎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便超越了我三十年的研究!”

    “我和他一同经历过很多事情,有些你们在书上已经看过了,有些没有。”

    他有些累了,闭上眼睛,放缓呼吸,尽可能地使自己的能耗降到最低。

    “可是书上能写出什么?无非是把惊心动魄的经历变成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罢了!众人都说我把韩谦视作最骄傲的弟子……这话其实不对。”

    他顿了顿,说道:“我是把他当做我最骄傲的儿子看待!韩伏早亡,我这个做老师的,是他在世上唯一的长辈!而现在韩谦生死不知……”

    伊万再次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白日可见的闪电,喝道:“从某当面说,韩谦的意外皆是因神会而起……我们何不给韩飞羽一年的时间,让他证明自己是属于这个学院的!”

    韩飞羽闭上眼睛。

    这种情况,大部分人都不会说不,可时谢和埃德不是大部分人,他们是神会未来的领袖!

    时谢向前踏出半步,半跪在伊万面前,说道:“按理说主任的遗愿理当遵守,但是我不得不考虑库利扎尔的安全。”

    埃德耸了耸肩,接道:“万一又失控了呢?”

    韩飞羽双目微动,可最终还是没睁开眼睛。

    伊万没有再说话,垂着头,眼睛缓缓阖上。

    坎特看得最清楚,在埃德说出‘失’字的时候,伊万身体里的最后一丝生机就流逝了。

    可伊万却等到埃德说完了整句话之后才阖眼。

    这大概是某种执念吧。

    ……

    白天在不知不觉间从战斗中流逝,夜幕再次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有东西落到头发上,学员们抬起头,脸颊微湿。

    原来天空有雨。

    原来深夜无星。

    原来风声呜咽。

    原来雷电齐鸣。

    这是一曲深夜的送葬曲。

    坎特抬起头,看向场间众人,说道:“韩飞羽……这样吧,我先带他炼狱修行一年,一年之后,由他来给你们答复……还有交代。”

    时谢皱着眉,埃德皱着眉。

    在场所有人都皱着眉。

    暴雨蹂躏着他们的黑发,浸湿了他们的衣衫,让他们看上去狼狈不堪。

    可是气势这种东西靠的从来就不是形象,而是意志。

    他们的形象很糟糕,意志却很坚定。

    所以他们的气势很磅礴。

    坎特看着那些肃穆的脸庞,又看着无动于衷的韩飞羽,喝道:“韩飞羽是误杀了不少伙伴,可是如果双方一直不间断的交战,死的人还会更多!韩飞羽这次团灭了入侵的幽灵……其中还包括了一直八阶魔灵!按照库利扎尔的规矩,他的功绩也足以抵消一次死罪!”

    众人默然。

    这是事实,一个他们不愿接受的事实。

    ……

    ……

    在众人沉默的时候突然有四道红色的带状物体从雨幕中射出。

    一道直奔韩飞羽。

    一道直奔老迈的校长。

    剩下两道分别射向两大学生领袖。

    如果这次袭击成功的话,库利扎尔会同时失去影响力最大的几个人,神会也会同时失去过去和未来。

    伊万没回头。

    时谢没起身。

    一道光墙出现在坎特的背后,挡下了这次突袭。

    埃德耸了耸肩,对坎特说道:“看来也不是团灭。”

    他的手指周围有灵力缠绕。

    光膜是他使出来的。

    坎特轻轻地将伊万放在地上,转过身来。

    攻击的来源处什么都没有。

    这四道攻击就仿佛是从空气里直接射出来的一般。

    坎特随手捏了个冰锥砸向那个空无一物的地方。

    有碰撞声响起,冰锥顷刻间破碎。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鬼鬼祟祟可不是男人该做的事。”

    藏在暗处的人没说话,也没停止攻击,四条红带合二为一,狠狠砸在光墙上。

    就像是古代战争中攻城一样,攻城车撞击在城门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光膜应声而碎。

    坎特抬手,眼睛吐出精光,光芒随着某种规律轻轻地移动着,手掌处雷霆浮现。

    他似乎是很随手的将雷霆扔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

    雷光四溅,似乎是砸到了什么东西。

    红色的影子一闪而逝。

    坎特再次看向一个方向,淡淡说道:“全黑体材料制作的衣服?这可稀奇了。”

    时谢他们这才知道为何他们感受不到元素波动。

    那人根本就没用神律或者天赋,他的隐身,只是因为他穿的衣服是绝对黑体。

    这种材料可以吸收所有照在它上面的光,没了光的反射,视网膜无法成像,自然看不到人。

    被坎特点破身形,暗处的人终于不再藏头露尾,在雨幕中显露身形。

    那是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

    他扬着手,似乎是扔掉了什么东西。

    原来是那件全黑体材料的衣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