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四十二章 抉择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韩飞羽收回踏出的右脚,转过头看着祝融,表情介乎喜悦与愤怒之间。

    很奇怪的是,祝融的表情也介乎于喜悦和愤怒之间。

    恍惚间韩飞羽甚至觉得他在照镜子,镜子外面的人露出悲伤和困惑的神情说着自己终于有了妈妈的消息而镜子里面的人却狰狞着怒吼道你这个懦夫你连所有的记忆都敢消散掉又有什么资格想要找回自己的妈妈。

    他是镜子外的人,而祝融就是镜子里的那个人。

    ...

    ...

    他知道现在的母亲并非他的亲生母亲。

    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

    原因很多,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生理方面的问题。

    他不是红绿色盲,而他的母亲却是。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这种差异只能证明他和母亲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有些感情,并非需要血缘才会显得真挚,而有些血缘,也只是成为了感情的寄托而已。

    就像父亲提起扫帚狠狠打向犯错的孩子之后会说打在你身痛在我心一样,你问他为什么他也会痛,他告诉你是因为你本身就是他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说直白点就是血缘间的联系,可事实上不是,他会痛,是因为他的感情在扫帚打到孩子身上的时候产生的感情共鸣。

    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他很享受来自于母亲的爱,就算没有血缘的羁绊,那个小医院的普通医生也待他极好,照顾他关心他呵护他。

    哪怕韩可颜出生了也一样。

    自他对这个世界产生记忆以来,他的母亲就拥有着天下母亲共有的慈爱、护短和细心......

    她是真的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看待。

    那么他也愿意一直将她视作生母。

    不关乎感情,而在于内心。

    所以在面对生母的问题上韩飞羽一直犹豫不决,他想去问问父亲,可是父亲一向以冷漠和高傲的外表示人,就算面对的是他也不例外。

    如果母亲发现自己想要找回亲生妈妈的话会很难过吧……

    他不想让母亲难过,一个慈祥的人不应该噙着泪水。

    所以很多事情都只能不了了之……既然他的生母不在他身边,那么不管是去世了还是跟着野男人跑了都会是一段很悲伤的过往……

    他也不想让父亲回忆起那段悲伤。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有个男人很有可能知道生母的线索,甚至知道生母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看着面前的光圈,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脚。

    祝融看着他有些悲伤的目光,不为所动。

    在明白了韩飞羽内心的想法之后他点了点头,有些满意韩飞羽选择。

    空气突然扭曲起来,那个靠在门上的男子消失不见。

    来去如风,无影无形。

    祝融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

    ......

    “他为什么会晕倒?根据赤瞳的检测结果来看,他的身体可是棒到令人无话可说!”伊万看着床上的韩飞羽,有些焦急的喷了布拉夫一脸的口水。

    布拉夫抹了抹脸,心想明明是你把韩飞羽送回来的,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昏迷状态了好吗?怎么现在好像变成了是我的错一样?

    他伸出手,搭在韩飞羽的脖颈处,细细地感受着他的生理情况。

    片刻之后他下了结论。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韩飞羽呼吸平和心律整齐,他现在应该是睡觉。”

    是的,种种迹象都表明韩飞羽只不过是陷入睡眠状态了而已,可是伊万不相信,他也只能跟着不信。

    他能有滋有味地活到现在,伊万着实功不可没,不然以他四年教死了四个学生的成绩来看,他不被下狱就不错了。

    他是伊万最头疼的弟子,也是伊万最心疼的弟子。

    因为他是最懂伊万的人。

    所以他知道伊万对韩飞羽这么上心到底意味着什么。

    “睡觉?你睡觉是能站着站着倒头就睡的?”伊万暴怒了,揪住布拉夫的衣领又是一顿口水的洗礼。

    ……

    ……

    韩飞羽睁开眼睛,发现情况不对。

    自己应该在伊万的办公室才对,怎么会突然到了一个烟雾缭绕的地方。

    就那么眨眼的功夫。

    云层一层层堆积如山,又千变万化成各个模样,天边隐约有日光浮现,像是初晨,像是朝阳。

    直觉告诉他云层之中潜藏着什么东西,可是他无法靠近。

    他被束缚在了原地,只能看着那片浑厚的云层。

    似乎能听到魔鬼的咆哮声。

    他有些心悸。

    束缚着他的力量突然消失,身体瞬间失重,向着大地砸去,空气因高速移动而变得无法呼吸,照这个样子下去,他很可能会窒息而死而不是高空坠落而死。

    他拼命地想要在极速下坠中使用神律,可他无法使用舍弃吟唱的神律。

    他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安然地躺在寝室里,终于安下心来。

    差点就要死在那种高空坠落的恐惧中了。

    急促地喘了几口气,韩飞羽才发现寝室里微妙的气氛。

    布拉夫和伊万看着他,同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布拉夫平静的脸下藏着难以融化的冷漠。

    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觉得布拉夫那张脸是如此可怕。

    韩飞羽把被子拖上来裹住自己,露出头看着寝室里面的两个人,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们有什么事吗?”

    布拉夫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伊万凑到韩飞羽的面前,有些着急地问道:“飞羽,你检查一下有哪里不对劲的没有?”

    韩飞羽被这个老头子的眼神看得有些毛骨悚然,他不着痕迹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发现裤腰带还紧系着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说话啊飞羽?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没听到回答的伊万有些着急。

    “啊…我没什么事,就是有些累…有些累。”韩飞羽漫不经心地答道。

    妈的总不可能说在和你谈话的时候突然被一个非主流神经病拖到另一个空间去了吧。

    真要这么说的话可能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就是自己了。

    布拉夫在伊万的身后撇了撇嘴,心想有生之年竟还能看到这个样子的老师真是毁三观。

    何况韩飞羽的说法存在很明显的漏洞。

    一个人要累到什么程度才会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突然就倒下去陷入熟睡状态。

    这种情况可能有,但不可能发生在一个数小时前还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身上。

    伊万点点头,说道:“可怜的孩子,估计是布拉夫那小子又给你灌输了什么鬼东西让你昨晚没睡好吧,你先睡吧,关于你退学的事情我们以后再商议。”

    布拉夫打了个趔趄,差点撞翻了自己的躺椅。

    我今天早上才抵达的学院,昨天晚上怎么可能影响韩飞羽的睡眠?

    难不成你怀疑伊织教了我影分身之术?

    这还不够,要做到你说的这件事我还得会波风水门的飞雷神之术才行!

    可惜形势比人强,他就算有一千个不满也不能表示出来,于是他只能摇了摇头,推开门离开了这个地方。

    场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他的离开。

    韩飞羽想着祝融当时的神情,觉得不似作假。

    只要自己从这里退学,别说是亲生母亲……他甚至还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是那样真实,就像因为所以那样简单。

    他装出一副迷糊的样子:“退学?有人要退学吗?”

    伊万有些惊讶,片刻之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大笑起来。

    布拉夫被这莫名其妙的声音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家伙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难道还要换根大腿抱?

    然后他听到伊万的声音:“对,从没有人说起过退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