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二十五章 警钟响(下)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所以…你知道时谢的伤势?”埃德看向梅塔尔。

    他的办公桌里有针对地灵殿主要组成部分的详细资料。

    根据资料上的信息,梅塔尔应该是一个沉着冷静,顾全大局的人。

    马马虎虎地带上十个人就来拆情报部这种事怎么看也不像是他做事的风格。

    可惜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埃德不信。

    梅塔尔看着医疗部的方向,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道:“殿主他…灵种受损…二级破坏程度…”

    “二级破坏程度?那现在是谁在负责治疗?”埃德吃了一惊。

    一般来说,灵种二级受损,会直接带走一个猎魔人的生命,即使他万幸活了下来,也会失去所有的能力,从而变成一个普通人。

    神会里的普通人,下场一向很惨。

    “不知道,听说是从封印地前线中临时调回来了一个擅长医治的专员。”梅塔尔挑了一块比较完整的石板坐下,地灵殿的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地坐下。

    他们都没有说话,看上去有些疲惫。

    身心俱疲。

    埃德见状也不再过多攀谈,简单地道别后转身离开。

    前线擅长医治的专员?

    什么样的专员才可以医治灵种二级受损!

    ……

    校长办公室内,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渗入,君子兰迎着阳光轻轻摇曳着。

    坎特坐在办公桌后面,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分析了这么久,那你认为这是情报部的失职还是有人精心策划想要将你们诱入陷阱后消灭。”

    埃德走到坎特面前,说道:“情报部千年以来很少出现过这种连续两个任务都分析失准的情况…要知道在这千年多以来我们甚至面对过魔主级的对手!在我的印象里,除了这一次,情报部提供的信息都无可挑剔!”

    坎特终于抬起头来,眼中吐出摄人的光。问道:“那你认为这是有人暗中策划的?情报部还是武器部?别忘了神会自成立以来都是一块铁板!猜忌同伴,那可是大忌!”

    埃德也不甘示弱:“武器部那边在我们上交武器之后是把它们直接封存起来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卡米恩家族在武器部中的势力我也拿不回断空!如果我拿不回断空,赤手空拳面对情报部说的那个“B”级幽灵的话必死无疑!而如果我在三亚殉职,时谢能得到最有效的帮助是来自于在蒙古色楞格执行剿杀任务的梅塔尔组!面对魔灵级狮鹫,以梅塔尔他们的实力只能是螳臂当车!所以时谢也必死无疑!”

    他直视坎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和时谢相继死去…库利扎尔学院会在极其短暂的时间灰飞烟灭…你信吗?”

    坎特看着他,突然笑起来。

    从浅笑慢慢变成大笑。

    不是嘲讽。

    而是欣慰。

    笑完了之后他问道:“为什么对方的目标是你和时谢?要知道你们虽然潜力无穷可毕竟没有在神会中正式任职!你们死了最坏的结果无非对库利扎尔学院不利…甚至照你所说的倒闭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神会最核心的部分却分毫未损!”

    埃德揉了揉眉心,心想这又开始麻烦起来了。

    学生会长不该这么麻烦。

    “因为敌人本身就在内部…他对神会了如指掌,知道很多关于神会,关于库利扎尔的事…我和时谢虽说没有在神会中履职,可是我和时谢的能力绝对是神会中数一数二的,说实话……那些曾经的毕业生们的实力真不怎么样,六级次神阶段,不管是库利扎尔还是神会,我都拥有着绝对的统治力…至于时谢…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好像已经领先了我一步。”

    “所以目标是我和时谢……也许还要加上韩飞羽和艾妮……神会现在的核心力量由我父亲那辈组成,更老一代的守护者们已经老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虽是神会已知最强战力可也高达一百零四岁!就算灵力可以让我们的寿命长于普通人…可是按照你的作风来说……我很难相信你还能带领神会太久的时间……虽然有些不敬但这毫无疑问是事实。”

    “而我父亲他们那一代人现目前来说还是太难搞了,我父亲虽说近几年来流连于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场所,可是毕竟是神会的青龙使,血脉化后甚至可以达到接近巅峰主神的实力,也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动的;韩教授是朱雀使,虽然说他退隐之后再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可是我敢肯定的是他一定在继续钻研着学术,他的自保手段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多;印度的沙尔玛是白虎使,本身就具有媲美野兽的身体,再加上他排名十九的天赋虎啸和八阶主神的实力,除了魔主级的东西几乎没有人能对他造成威胁;最后是土耳其那个变态的和尚...他就算站在那里让你打,你估计也很难对他造成伤害!”

    “而我和时谢不同,我们虽然实力还不够强但是除掉我们的影响力却并不比除掉任何一个中生代弱。

    首先谈身份问题,时谢是这么久以来地灵殿唯一认可的领袖,在此之前地灵殿已经接近七十年没出现过真正的殿主了!我是卡米恩家族的跨代家主……我们都还小,但是我们已经是大人物了。

    其次是天赋问题,我和时谢,艾妮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纵观整个神会历史,能够与我们这一代媲美的也仅有校长那一代,我们死了,神会的未来几乎垮了一半。

    最后是声望的问题,虽然我和时谢才二年级,但是我们在一年级时可是完成了整个剿杀部百分之一的任务!相当于十个资深的剿杀部专员的成果!任务累积的可不仅仅是学分而已,还有无与伦比的声望,我们战死,会打击到神会的气势!

    既然效果是一样的,而我们又要比父辈们好杀得多,他们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地去策划对父辈们的袭击呢?”

    身后有掌声响起。

    埃德转过身,一个不认识的老头站在身后。

    穿着剿杀部标配的服装,手上把玩着折刀。

    埃德有些惊讶,又转回身面对坎特,说道:“你这校长办公室怎么什么人都能不敲门就进来。”

    坎特失笑道:“论起不敲我办公室门就进来的话...你觉得你有资格说别人吗?当初可是有个小子刚进校就冲进我办公室大吵大闹着要腾出一块场地供他决斗的啊!”

    埃德揉了揉眉心,知道是自己被时谢惹怒那次。

    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他当时认真地神色。

    有些头疼。

    有些怀念。

    不知不觉就过去一年了。

    想起时谢,他突然有些着急地说道:“校长,时谢的伤不碍事吧。”

    “我治疗的伤员当然不碍事,再过两天应该就可以活蹦乱跳了吧。”坎特没说话,说话的是身后把玩着折刀的老头子。

    门外传来凯茜气喘吁吁的声音,看样子估计是跑着过来的。

    “会长,时谢殿主他...醒过来了。”

    埃德一惊,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不是说好灵种二级受损吗?这么恐怖的伤势这么快就好了?这个玩着折刀的老头子究竟是什么人!

    “别想了,神律之一百七十二——圣临...只不过需要耗费点生命力力罢了,勉强还是能用出来。”那个老人笑着说道。

    埃德震惊了,神律和天赋一样,都是一百七十二种。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用出排名第一百七十以后的神律。

    这个老头与其说是医疗专家,不如说是神律大师!

    ......

    看着埃德离开的背影,老人对坎特说道:“真的很羡慕这些年轻人啊,年轻,有活力,最主要的是会有无穷无尽的桃花运!”

    坎特笑了笑,不接茬:“喝什么,茶还是酒?”

    老人熟练地坐在坎特的办公桌上,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折刀,说道:“我喜欢喝什么你难道会不知道吗?”

    坎特轻唾了一口,从办公桌下面掏出红酒。

    法国的拉菲。

    1910年产。

    和坎特同岁。

    “你怎么看刚刚那个年轻人说的话?”老人边喝红酒边问道。

    “埃德吗?...虽然说他有些时候有些英国专属的骚气,但是不得不说他的分析很有道理...这次的事件一定有人在暗中谋划,而目标,很有可能只是学院而不是神会。”

    “暗中吗?我记得你以前可是躲在暗处阴人的一把好手,没想到现在也会被人在暗处阴?”老人淡淡地嘲讽道。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一切为了神会的未来。倒是这次的事件很有意思……意味着情报部和武器部中存有对学院制度不满的人吗?”坎特把玩着酒杯,有些疑惑。

    情报部暂且不谈,按道理说,学院制度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武器部,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去实践他们内心的想法而不用受到剿杀部任务的影响,为什么武器部会参与到这场谋划中。

    “不一定是武器部...中国有句成语叫做借刀杀人,别忘了,当代祝融是中国人!三十六计这种事,太过于纯熟不过了。”老人喝下最后一滴酒,转身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祝融吗?坎特想着。

    不太像。

    这种做法不符合祝融的行事风格。

    那家伙既然名为祝融,做事如果还曲曲折折地话,又如何驾驭那把宁折不弯的朱雀枪。

    况且,以祝融的霸气,又怎么可能只把目光定在时谢和埃德两个人身上,他做的事,都应该石破天惊才对!

    可是如果不是祝融的话,又是谁对学院制度不满呢?

    坎特看着老人离去的方向,心想这个老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把烧脑的题目留给我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