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十七章 三亚之行(下)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爱德华一个仰身将体位恢复正常,看着埃德目光渐渐凝重。

    这是他自被那个鬼东西改造以来第二次受伤。

    两次受伤,都和这个人有关。

    与其说是因为埃德的实力太强大倒不如说是因为埃德拿着的那把名为断空的刀过于锋利。

    他瞳孔微缩,视线中再次失去了埃德的身影。

    “你就只会躲躲藏藏的吗?”爱德华大叫道。

    一阵劲风从后背袭来,爱德华竭尽全力想要躲过去却仍然被断空划过。

    从肩膀到尾骨,他的背部一片模糊,绿色的鲜血顺着伤口零碎了整个身体。

    他回过头去,埃德把玩着短刀,平静地看着他,短刀翻转跳跃在埃德的手掌之间,那把杀人利器在埃德的手中更像是一只乖巧的白兔。

    这个年轻人很强。

    比他想象中的更强。

    想必也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好吃。

    “我从来没有试图过在战斗中躲藏起来,我只是抓住最好的时机和最正确的方位进行攻击罢了,至于你能不能跟上我的速度,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埃德淡淡说着。

    “跟不上你的速度?我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可是做什么都是最快的那一类人啊...”爱德华笑了笑,似乎背部的伤口丝毫没影响到他的信心。

    他有信心在这场战斗中活下来。

    他有信心从各种险境活下来。

    黑色的鳞片从爱德华的西装中蔓延出来,爱德华露在外面的皮肤像是加了一层钢铁般可怖!长长的尖爪从爱德华的指骨间冒出,背部巨大的创伤须臾间愈合。

    眨眼间,爱德华就从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变成了狰狞的魔鬼!

    “目标幽灵恶魔化,具体能力不详,初步计算各方面身体机能会提升接近百分之三十,尊敬的学生会长,如果你想要继续维持你不可反击的优势的话,建议你血脉化,你体内流淌的青龙血脉要凌驾于其他任何非圣灵血脉之上。”埃德听到耳机里传来机械化的女音。

    血脉化?让那令人恶心的青色鳞片覆盖全身吗?

    他宁愿选择战死。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再也没有使用过血脉化。

    他知道父亲的苦衷不代表他愿意原谅他的父亲。

    “不碍事,比起我的血脉我更相信我的信念。”埃德浅笑着回复那个人工智能,在断空再次在手腕上环绕了一圈之后反手握住刀柄。

    “如果你不打算血脉化的话那么我建议你动用神律,按照他的防御力来看,光凭借刀刃的锋利是不足以对他造成致命伤的。”

    神律?

    这把刀上本身就有神律,只不过差点灵力催动而已。

    埃德笑了笑,用大拇指在刀刃上划了一下。

    金色的鲜血从手指流出,并未顺着刀锋落到地上反而逆流到了刀背上。

    断空像是被点亮了一般在夜晚中煯煯发光。

    爱德华眼神一凝,嘲讽道:“你现在特别像那些五六岁的孩子,拿着闪闪发光的极光刀就以为能屠魔了吗?”

    埃德一言不发,向着爱德华冲了过去。

    恶魔化之后的爱德华果然实力不俗,不光能够捕捉到开启一瞬万年后的埃德的每一个动作,还能做出最有效的反击。

    那把至邪之刀依旧可以伤害到他,可是已经不能像最开始的时候给他带来致命的威胁了……至于血,他有的是血,也并不怕痛。

    反正伤口会在一瞬间凝结成疤。

    他身上的伤疤教会了他要想在战斗中活下去必须要保持必胜的信念。

    而不是不会死的信念。

    埃德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在格斗技巧的运用上显然要比出身特种部队的爱德华少尉逊色许多。

    那个趋近完美的学生会长已经从绝对的上风渐渐转化为相对的劣势了。

    大概每碰撞三次爱德华就能在埃德的身上划开一道口子。

    虽然每次碰撞爱德华也会被埃德划开一道口子。

    可这也没差,早在第一次弄伤埃德的时候爱德华就已经确认了埃德并没有自己怪物般的自愈能力。

    那些爱德华被那把锋利的刀在身上划伤的口子极速愈合,看上去就像没有受伤一般。

    而爱德华不过轻轻地在埃德身上划了四道口子,埃德便从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血人了。

    此消彼长,胜利几乎可以一锤定音。

    有超能力的人终究还是人,虽然他们自称是那什么神会的成员也一样。

    这改变不了他们并不是神的事实。

    “小朋友,现在还有杀死我的决心吗?”爱德华笑着问道,微眯的眼睛却死死盯着埃德紧握着刀的右手。

    声音嘶哑着有如来自地狱的恶鬼。

    埃德依旧没什么表情,拿起刀再次冲向爱德华。

    他决定行险。

    他本不必行险。

    可是时间已经够久了,再晚一点就不能在天亮之前回到玄武殿了。

    爱德华一掌劈过去,利爪在黑夜的空气中划出一道明亮的白痕!

    埃德上身猛地后仰,膝盖着地滑行着躲过了爱德华的爪击,然后反手将断空插进了爱德华的右脚踝处,用力向左一带顺便刺穿了爱德华左脚的韧带。

    右脚被利刃贯穿,左脚脚筋被切断,就算爱德华恢复力再强也不由得打了个踉跄,跪了下去。

    怎么可能,那把刀根本切不开我钢铁般的防御!爱德华在心里怒吼着。

    更别说整把刀都插进我的脚踝里!

    “很震惊对吧。”埃德从他身后走到他的面前。

    “对于像你这样的幽灵,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埃德从怀中摸出烟来点上,深深地吸一口之后说道。

    比如排行三十六名为穿透的神律。

    又比如断空之上刻着五个最适合短刀发挥的神律。

    再比如埃德是库利扎尔学院中最会把握时机的学员之一。

    至邪之刀当然不是徒有虚名,当刀身上面附带的邪气进入到体内的时候,不管你是幽灵还是魔主,想要活下来就只能把被刺穿的地方砍掉。

    可爱德华并不知情,他还在竭尽全力地想要拔掉禁锢自己行动的短刀。

    当他发现短刀像是长在了他的脚踝上了一样不可撼动的时候终于放弃。

    爱德华死死地盯着面前站着的这个年轻人,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自己就败了,胜利明明唾手可得!

    埃德也盯着面前这个跪着的年轻人。

    “我一直很好奇,从我们交手的具体情况来看你和其他的幽灵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其他的幽灵满脑子的血与破坏,而你不同,你能分析能判断,会嘲笑会反驳。你完全可以凭借你强大的实力做一些你曾经做过的事情,为什么会在那些年幼的高中毕业生的身上宣泄邪念和欲望呢?”埃德问道。

    这个问题他也问过赤瞳。

    赤瞳的答案让他沉思了很久。

    赤瞳的答案是愤怒。

    他想不出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个有血有肉的军人愤怒到甘愿变成一个沉溺于鲜血和体液的畜生。

    是的,在他眼中,爱德华就是畜生。

    不是指的形态。

    而是指的行为。

    “你也许认为你赢定了,因为我貌似不能从你的禁锢中脱离出来。”爱德华笑了。

    埃德有些不解,心想断空已经刺进了你的身体里面,你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甚至可以用秒来计算!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翻盘不成。

    埃德不知道爱德华到底想要表达个什么,只好闭着嘴巴不说话。

    “我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唯一能确保敌人死亡的方式就是用枪将他们的头打烂,如果情况不容许枪声的出现,我会将军刺捅进他们的心脏,再狠狠的旋一圈!而那些被我补刀的人往往都是已经被我杀掉的人……”爱德华低语道。

    邪气入体,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埃德眯了眯眼睛,对赤瞳下达命令:“扫描一下他的身体,确保他不会有什么藏起来的杀伤性武器。”

    赤瞳依旧保持着高效,几乎在埃德下达命令之后立即回复他:“没有。”

    埃德松了口气。

    他真的很烦那些电视里将炸弹绑在身上的人。

    虽然他不一定会被炸死不过他不希望被那些炸药灰弄脏。

    那样会很难看。

    爱德华突然大笑起来,疯狂地说道:“这场战斗你确实赢了,可是我神,必将得到最终的胜利!”

    埃德漠然。

    他从不在意失败者的言论。

    因为历史不会铭记失败者的名字。

    ……

    ……

    假日酒店里。

    “你一个人杀掉了那个幽灵?”韩飞羽瞪大眼睛看着埃德。

    早知道那个幽灵可是将整个海南分部折腾得支离破碎的狠角色啊!

    而海南分部不乏那些同样是A级的剿杀专员。

    埃德有些疲惫,他不像爱德华那样拥有可怕的恢复能力,失血过多作用在他身上就导致他的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

    “不是一个人,还有赤瞳和断空的帮忙……还好把断空带过来了,不然这次还真会费不少的功夫。”埃德低声道。

    韩飞羽心想这些牛逼的人都喜欢把功劳平摊吗?

    赤瞳他知道,学院研发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嘛。

    断空他倒是不知道,不过听埃德的语气不外乎就是某种武器。

    没有你的运用它们有个屁用啊!他想再问点什么,却发现埃德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巨大的噪音出现,透过窗韩飞羽看见暗剑停在了外海沙滩上。

    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艾妮的声音隔着门响起来:“你们准备好了吗?回学院了。”

    韩飞羽扭头看了看疲倦的埃德,打开门,在艾妮没说什么之前捂住她的嘴,又小心翼翼的将门关好,这才转过来对艾妮说道:“今天就这样吧,现在这里住下来,明天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