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十六章 三亚之行(中)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韩飞羽终于发现了埃德的异常,急忙联系好艾妮准备随时支援。

    这并非不信任会长大人的实力,只是根据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黑西装成员的描述来看,这次的任务目标显然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幽灵。

    既然被选中成为这次任务中的一员,他们想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哪怕一点也好。

    “你们别动,我一个人就够了。”对讲机里传来埃德冷静的声音。

    这个来自爱尔兰的贵族似乎并不清楚那个幽灵的实力。

    也许清楚,只不过他不在意。

    “你确定?”韩飞羽又从对讲机中听见艾妮的声音。

    “是的,这次的任务目标有点棘手,我没有办法在同他对敌的时候保护好你们。”埃德的声音微微有些凝重。

    韩飞羽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埃德竟是关掉了对讲机。

    他有些担忧的看向刚刚埃德坐的位置,虽然他知道埃德和那个鬼东西现在肯定已经不在那里了。

    但是他还是想在那个位置看到埃德的身影。

    大概是因为这样会更安心一点吧。

    ...

    “就在这里了吧,再远点的话我今晚就不能愉快地进食了。”穿着西服的幽灵冲着前方翻越在各个屋顶的身影喊道。

    他并不介意埃德会不会停下来,如果埃德不停下来,他会在第一时间转头回去,把那个已经默默观察了很久的中国女孩儿拥入怀中再带到某个地方吃掉。

    埃德前行的身体顿了下,竟然在半空中一个急停,转过身来一脚踢向后方的任务目标。

    那个幽灵显然没有料到埃德会偷袭他,匆忙之间只好侧了侧头让埃德的脚落在肩膀上。

    仿佛被铁锤砸中一般,他被踢落到下方的沙滩上,深深地陷入泥沙里。

    埃德落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时间不早了,沙滩上没什么人影。

    有也无所谓,在‘幻诞’的作用下任何看到他们的人类都会认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幽灵并不在意埃德的目光,他只在意埃德会不会趁这种时候攻击他。

    好在埃德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也放弃了第一时间动用底牌的想法。

    他挣扎着从土里爬出来,说道:“我本不该犯这种错误的...只是没想到你强者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懦弱的心。”

    “懦弱?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评价。”埃德笑了。

    “只有弱者才会出其不意地进攻,真正的强者,是不会趁人不备的,你的左胸,埋着一颗弱者的心脏啊。”那只幽灵终于出了坑,站了起来。

    埃德看着他身上的泥沙,轻笑道:“真正的强者?”

    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是这么理解的,我听过敢爱敢恨者是强者,可攻可受者是强者,针锋相对者是强者……可我从来没听说过恃强凌弱者,残害弱小者是强者。”

    幽灵讽刺地看着他,问道:“这是在说教?”

    埃德摇了摇头,说道:“我从不对死人说教,我说的话,只是在给你定罪而已。”

    恃强凌弱为罪。

    残害弱小为罪。

    其罪,当诛。

    幽灵有些愤怒,嘲讽道:“神会的人都习惯这么说话吗?”

    “哦?我们神会的人都是怎么说话的,不妨说来听听。”埃德来了兴趣,现在已经远离了人堆,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供他陪这个幽灵放松一下他松懈了太久的筋骨。

    就当是面对时谢的热身运动好了。

    刚刚被埃德的鞭腿砸在身上,虽然不是头部这种致命的伤势,不过既然埃德给了他恢复的时间,他也不介意多恢复一分。

    因为面前这个人很强。

    他说道:“喜欢把自己放在胜利者的角度上,那种自说自话的样子,我这几天看得太多了...你知道吗我本来对于虐杀你们这种拥有超能力的人类没有太多兴趣,毕竟那会耗费很多的体力和时间,可是每次看到你们装逼的时候我都有种将你们大卸八块然后丢进太平洋喂鱼的打算。”

    埃德眯了眯眼。

    虐杀?

    这个动词了不怎么好听。

    “‘赤瞳’,分析一下这个家伙的数据。”埃德突然低语道。

    被称作‘赤瞳’的系统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回答,埃德的蓝牙耳机中传来温柔的女声:“爱德华·伍兹,曾服役于美国海豹突击队,在经历一个堪称完美的军旅生涯之后带着少尉军衔于2011年退役,因不明原因恶魔化,根据速度,反应力,防御力及情报信息初步鉴定为A级幽灵。”

    A级?还在可控范围内。

    “爱德华少尉,我有个问题比较好奇,不知道你能满足我的疑惑吗?”埃德向爱德华·伍兹走去,语气轻松得就像是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爱德华无意识地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怅然地说道:“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名字,不过现在我不叫爱德华·伍兹了,我叫达克·伍兹!”

    两人间的距离一点点缩小,火药味充斥在整个空间。

    “按照你的军衔和军旅生涯来看,在你退役之后你仍然能过上比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都要美满的生活,要知道就在一个月之前你还在迈阿密的美航球馆看了一场热火对阵雷霆的比赛!你还因为杜兰特的超远三分起身喝彩!为什么会在一个月之后突然间灵魂变异,成为一个游走在三亚只知道疯狂杀戮的幽灵呢?”埃德问道。

    爱德华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灵魂变异之后帮他提升的身体能力敏锐的感知到了威胁。

    面前的年轻人虽然不如前些日子杀掉的那些A级专员那么老练,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要远远比那些人危险得多。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所以他要把更多的精神放在戒备上而不是一直进行没意义的聊天。

    他的伤几乎痊愈。

    他和他的距离极尽。

    保持警惕性是一个从入伍之后就养成的好习惯。

    这可是他能活着退役的主要原因之一。

    同期的队友几乎都死在了那个冰天雪地的战场上。

    埃德耸了耸肩,答道:“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毕竟我的任务是除掉你,那么不管你是不是会对过去犯下的罪恶忏悔都不会影响我会杀死你的决心。”

    爱德华目光一凝,视线中突然失去了埃德的影子。

    巨大的枪声从身后传来。

    明明只有一声枪响,可爱德华却明显感到有五发子弹同时击中了自己的后背,有些微微地刺痛感,他猛地转过身去。

    埃德手上的左轮处,白烟袅袅升起。

    那是M500转轮型左轮吧。

    号称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枪,换成一个星期之前的话光凭一发就能打掉自己的半个身子!

    绝对是骨与血的交响曲!

    可对于现在的自己也就那么回事了。

    那个东西对自己身体的强化绝非表面可以看出来的,他曾经就自己的承受能力做过实验...在某个夜里,从二十楼的高度一跃而下,最终竟然毫发无伤!

    甚至连一点窒息感都没有。

    这么看来的话这个年轻人的鞭腿威力竟然大过近距离手枪!

    他暗暗戒备,却又不动声色。

    “如果你就只有这点本事的话我会很失望的。”爱德华把握着前进的速度,一步一步向着埃德走去。

    埃德苦笑了一下,库利扎尔学院装备部给学员的统一标配是奥地利的Glock17型手枪,现在他用的这把M500虽说威力不错但终究并未经过机械部的改装,还远远没达到可以对A级幽灵造成有效杀伤的地步。

    甚至于连子弹附带的神经毒素也不能在爱德华的身体里传导。

    他丢开了枪,拉开了长风衣的拉链,风衣随着海风飘向远方,落到水里被海水带走,埃德俯下身子,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刀。

    刀名‘断空’,古中国的某些地方称之为‘苗疆之祖’,相传为上古三苗九黎部落联盟蚩尤的佩刀,当年那个魔神拿着这把刀从祝融部杀进杀出五个来回!除了祝融外没有甚至没有一击之敌!

    这个故事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传说,可每个神会成员都知道那是血淋淋的历史!那是神会与幽灵第一次极为正式的战争!

    这是一把至邪之刀,在那场战争后消失了无穷岁月,直到元代的时候被某个蒙古贵族意外拾到,此后兜兜转转历经千年,最终在1900年左右辗转到了卡米恩家族手中,在卡米恩家族数代炼金术士的努力之下,这把短刀被改造地极其可怕,堪称对待幽灵最有效的冷兵器之一。

    爱德华看到那把造型奇特的刀,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埃德看着达克·伍兹,平静的说道:“你不是很期待我的本事吗?你会好好看清楚的。”

    一瞬万年,开!

    埃德的身影再一次从爱德华的视线范围中消失了。

    在哪里,爱德华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

    人的速度再快也能有迹可循,空气随着身体的经过产生波动,波动传递的速度要远远快于人体行动的速度!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爱德华只能感知到周围空气连成一个圈,围绕自己高速转动着。

    那个年轻人在等待机会。

    等待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

    冷汗从爱德华的脸颊滑落。

    一股劲风从眉间传来,爱德华猛地仰身,上半身几乎和下半身达到了九十度才堪堪躲过了埃德这几乎称得上是必杀的一击。

    好快的速度!

    一道小口子从他眉心裂开,鲜血顺着眉心流下来。

    好恐怖的刀!